爱彼CODE 11.59系列15210BC.OO.A321CR.01腕表

为啥顶级名表比珠宝、服装、豪车都Dior那么一丢丢?

2020年07月16日 11:35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王寂

很多年前的“恶少”路易·迪厄多内·波旁身高只有一米五六,娘xī pí太没面子了,一气之下发明了高跟鞋,据说那鞋跟有十几厘米,加上假发,愣把自己搭配出了一米八的既视感,完后人家还喜欢穿丝袜、戴珠宝啥的,总之各种嘚瑟各种显摆各种舞蹈各种骚,毕竟,这货是不可一世的太阳王,路易十四。以前是男权社会,老爷们儿搞外观装修相当有一套,现在好像完犊子了只有名表“可以彰显男人的品位和地位”,坊间邻里说名是男人的珠宝,对于一切好奇的我开始琢磨,“真假的啊?”横向比较之下我发现,名表其实比珠宝服装和名车都高出一个等级,最最起码,它非常非常独特。

我觉得老李的观点非常棒,他说他为啥喜欢顶级名表呢?

顶级名表是罕见的,能够融合古典手工艺制造,以及先进高科技高精尖制造的一种精品。将这精神融合和体现得最典型的超级杰作是江诗丹顿的面具系列,把历史创造出了一种未来感,实在了不起;就算不要贵到几百万辣么离谱的,比如部分德系手表机芯的零件由最高精尖的、最现代化的精密仪器制造,完后、这些零件再经过人手打磨和修饰,展现零件的独特质感和美感,最后再来一份摆夹板雕花,一个机芯就融合传统和现代。

摄影:程飞

汽车显而易见越来越高科技,古典传统手工艺,介入不到;

高级珠宝的加工已停滞了不知多久,现代科技和CNC对于珠宝加工镶嵌完全帮不上大忙,或者起码起不到一个推进作用;

虽然服装面料是可以不断研发的,可以靠砸钱在某种意义上推动的,但实际上经典和顶级的纺织面料基于原材料本身的特性已经被“压榨”得差不多,难有大的发挥空间,比如羊绒羊毛或者棉基于其纤维的长度,我们没有办法做出更细的纱线,且更细更细,除了为挑战而挑战之外毫无意义。服装加工方面,传统手工在高定上有大量的体现,但高科技就没有。我在德国看过一种织布机器可以实现类似于3D打印,非常精密高端直接用纱线立体“打印”出一件衣服来,这件衣服因为是直接纱线立体织出来的所以没有一个缝纫接口,不过,这玩意儿只用于很小众的运动服饰,因为这种“圆滚滚的”衣服真的不好看哪。

名表具有非常强的时代感,且可以“时光倒流”。尽管体积基本最小,但鼎鼎大名的经典款辨识度极高。甚至越贵辨识度越高。也即诸家之间外观上的重合度非常低,互相抄袭的现象更是基本没有。

珠宝由于其“功能”有限所能呈现出的设计元素某种意义上比手表单一,灵感都是自然,要么动物、要么植物,要么是某个地区的色彩风格(如宝格丽的意大利式花花绿绿),所以,珠宝的款式基本没有时代感,也可以说珠宝贯穿古今从不过时;几万块的手镯之类品牌可以利用一些设计元素和符号,如螺丝还是钉子营造出明显品牌icon,但贵到几十万至几百万的大型珠宝到底是卡地亚还是卡迪欧很难识别,都被大石头所掩盖了。

服装设计确实可以纵横古今,各种风潮可以随便吹,不过时装有时偶尔有个很严重问题是没有底线地抄,真人真事儿:某天香奈儿的美女姐姐发了个微信问我一件衣服如何。我看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就是说不出来,经典的和稀泥回答是“挺好的。”她说,“嗯,这件是GUCCI……”我接着回复:“这也行?!”另外,服装你很难跟一个品牌,大概率是换了设计师就跟换个牌子一样的。

大牌汽车肯定不互相抄,前些天宝马的朋友圈广告还是“2019,感谢所有针锋相对”,帅出一脸血。但汽车的问题是,设计是一条单行线,基本只有未来感,绝少复古调调,我更是没有听说“复刻”这个概念,比如复刻70年代经典款式限量卖。没有的原因我感觉是供需问题。历史短但审美变化快,很难说哪个最经典,复刻也未见得能卖出多少台,销量有限那势必导致成本绝高,更没人埋单,藏家不如直接买天价古董车就算逑。

事实上只有手表可以干得出这种事儿:复刻几十年的款式,甚至为了追求极致,里里外外,连机芯都一样,完后表迷呱唧呱唧给掌声,唉呀妈呀,漂酿,美腻!赞不绝口。这叫Vintage,这叫Heritage,这是精彩再现的感动,是往昔光辉重现的魅力。

传统汽车领域显然容不下任何新手,目前的品牌早就饱和,现有的一些老弱病残还半死不活呢——阿斯顿马丁、莲花、迈凯伦,更不用说新秀,冒出一个什么新的跑车品牌概率低于零。像小众品牌如世爵之类的,更是不知可能会卒于何岁。当然,主要的原因是,汽车是重型的超级高精尖研发和加工领域,门槛实在太高了。原创一枚精美且坚固的机芯和原创一台发动机根本不是可以在同一世界讨论的话题。

服装领域我感觉新手出头也不易,因为服装的美与丑,时髦与不时髦,很难有像手表那么明确的“潜规则”。制表领域本质上是个非常传统的领域,在某种意义上,它的门槛不高,所以支持新秀,使得这个“游戏”那么好玩,有点像体育和武侠,废话不多说,勇者胜,只要真牛叉,出头没问题,你要能拎起拍子干翻桃田贤斗,没问题,你就是天下第一,只要在“古典主义”这条道儿上走到黑就是比Philippe Dufour牛叉,那铁定出名,随便ins上抛抛真喜欢表的就会愿意掏钱。

至于珠宝,留给新人的可能性我觉得大家用屁股都能想象。

前段时间看到Petermann Bédat新作一见倾心,这表太精彩了,这机芯布局太Dior了。小文去问了价格,六万瑞郎。这个价格不低,但我相信愿意埋单的不在少数,他一年又能做多少表呢。如果他去巴塞尔看看如果觉得戴着顺眼我也会咬牙弄一只。一个能给新人出道机会的行业,某种意义上是生机蓬勃的。

同事说叫我写一些“有观点”的文章,我努力“干货”所以放弃了文章的结构、修辞,甚至,我都不想认真写一个结尾。

编辑:马旭辉 于夏晨 李妮|责任编辑:王寂
摄影:程飞| 黑白插图:来源于网络|校对:赵奕
流程:刘维丹|图片审核:黄海生|焦点图:陆汉森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1款产品

325 5

最新评论

黑马Fitz
黑马Fitz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2020-07-21
00 00
TonyLee秋泽
TonyLee秋泽

贵了贵了,而且这蓝盘好看是好看,好看到好几个牌子都有了

2020-07-19
00 00
AHAHAHAHAHA
AHAHAHAHAHA

因为既脆弱容易坏又被偷了抢了不好找。

2020-07-17
00 00
豆本豆豆奶
豆本豆豆奶

头头是道,句句在理。

2020-07-16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