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时光120年

2024年04月09日 15:06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安时间OnTime

2024年“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日内瓦高级钟展今天揭幕,作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重要性首屈一指的钟表领域年度盛会,自然吸引全球钟表从业人员以及表迷、藏家的高度关注。

要说表展上最为重要、最引人关注的品牌,卡地亚Cartier)绝对当仁不让,这不仅体现在卡地亚发布的新品数量,更重要的在于其发布的新品质量——信手拈来的经典复刻、奇思妙想的大胆创意、精湛绝伦的传统工艺、美不胜收的造型设计,以及令人击节赞赏的技术突破。

卡地亚Santos-Dumont Rewind腕表

“安时间”的读者对于卡地亚肯定不陌生,“安时间”做过多次报道,人们惯常以“珠宝商的皇帝,皇帝的珠宝商”或是“腕表造型大师”来表述卡地亚,但我更愿称其为“时间奇想家”,就像20世纪上半叶的法国先锋导演让·考克多(Jean Cocteau)说的:“卡地亚变身一位奇妙的魔法师,用一种迷人的方式,从一缕阳光中捕捉月亮的碎片……”

在这位奇想家的神奇想象下,100多年前就开启了人类由怀表过渡到腕表的全新时代,几乎什么几何图形都能在品牌的系列腕表中发现;它不走寻常路,总能不断带给消费者惊喜,在珠宝镶嵌、猎豹图腾、镂空机芯等方面做到了极致;甚至还发明了让时分针飘浮在半空中的神秘钟与神秘腕表。

每年当卡地亚在表展推出全新力作之际,都如同一场精彩至极的表演,让观众沉浸在大胆想象带来的震撼中久久不能自拔,让人们认识到钟表世界的无限可能。2024年,卡地亚又将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与感动?

今年是卡地亚“经典”“传奇”的Santos山度士腕表面世120年,用上“经典”“传奇”这两个形容词绝对是实至名归。故事源于1901年,法国先驱飞行家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Alberto Santos Dumont)驾驶Santos六号飞船飞越了埃菲尔铁塔,但因成绩比规定的时间超出了40秒而挑战失败。当晚,他向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抱怨,因为双手要操控方向盘,他无法腾出手从口袋里掏出怀表查看时间。卡地亚由此灵机一动,在1904年特别为他量身打造出一枚可以佩戴于腕间的腕表,而这枚被称为Santos的腕表也于1911年量产,从而开启了一个全新的腕表时代。

卡地亚Santos de Cartier双时区腕表

在接下来的120年,Santos持续改款升级,因应每个时代的不同审美在外观上做出调整,并在技术上进行精进,后来还衍生出两个子系列,与原款Santos腕表如出一辙的Santos-Dumont系列,和前卫优雅的Santos de Cartier系列。今年两个子系列都有新作,和当年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热爱自由、征服天空、挑战时间观念、突破地心引力的无畏精神一脉相承,两款腕表再次演绎着品牌对时间的独特理解。

卡地亚Santos de Cartier双时区腕表

Santos de Cartier双时区腕表让佩戴者可以同步读取佩戴者所在地(第一时区)和原居地(第二时区)时间,恰恰延续了飞行家阿尔伯特·山度士·杜蒙当年突破时间和空间界限、大胆前卫的时代精神。要知道,正是因为飞机的发明以及一代又一代飞行家的勇敢冒险,缩小了地理距离,让人们探索未知世界的跨洋飞行成为可能。也因此,有什么比一枚时区功能表款,更能致敬那个无所畏惧的飞行启蒙年代?

腕表以精钢打造,尺寸40.2 x 47.5毫米,深灰色表盘经缎面打磨,带有太阳放射纹效果。表盘6时位置为第二时区副盘,能同时显示第二时区的昼夜。值得一提的是隐藏在表壳中的“QuickSwitch”系统,这是卡地亚研发的表带快速替换系统,只需按压位于表背的按钮,即可让佩戴者自行更换各种款式的表带或表链,搭配不同的场合与心情。“SmartLink”金属表链调节系统是另一项卡地亚的专利技术,同样无需工具,即可轻松调节金属表链长度,更加贴合手腕。这些细节非常贴心,让腕表真正与佩戴者产生关联,有了互动,更加个性化,佩戴也更为舒适。

卡地亚Santos de Cartier腕表

除了这枚Santos de Cartier双时区腕表,卡地亚在表展上还带来了几枚Santos de Cartier全新表款,不同的材质、配色、尺寸,继续壮大Santos de Cartier系列家族,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

卡地亚Santos-Dumont Rewind腕表

如果说Santos de Cartier双时区腕表是常规操作,那Santos-Dumont Rewind腕表就是不按牌理出牌了。首先我们端详表盘,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再仔细瞧瞧,发现表盘上的罗马数字时标竟然是倒着排列的,这其实是一枚颠覆传统、以“逆时针方向”运转的腕表。

天马行空、奇思妙想、离经叛道、匪夷所思……对于卡地亚的大胆、无畏、创新的时间奇想,我们可以找出很多形容词,那对于20世纪初的那些先锋飞行家而言,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为什么钟表指针的运行就一定得是“顺时针方向”的呢?不正是这种对“为什么”的勇于发声,推动着世界不断地进步前行——无论是飞行领域还是钟表领域。

除了攻克技术挑战,腕表在美学方面同样激进,在忠实延续1904年原型表款优雅设计的同时,31.5 x 43.5毫米铂金表壳搭配红玉髓表盘,深邃细腻的色调个性鲜明。表背镌刻带有倒影效果的“Alberto Santos-Dumont”签名,限量发售200枚。

卡地亚Santos-Dumont腕表

除Santos-Dumont Rewind腕表外,该系列亦推出三款限量新作,分别为橄榄绿色搭配铂金材质、孔雀蓝色搭配玫瑰金材质、灰褐色搭配黄金材质,皆覆有厚度不到千分之一毫米的漆艺薄层,经手工打磨和抛光处理,细腻的半透明漆艺令表盘色彩亮眼深邃。此外,表壳饰有金属镶边,时标采用阿拉伯数字,均让新作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卡地亚Cartier Privé系列Tortue腕表

今年同样唤醒百余年前奇想记忆的还有Cartier Privé系列下的Tortue腕表。Cartier Privé系列是卡地亚自2015年开始通过现代美学重新演绎历史表款,以致敬品牌各种造型的经典腕表,而这些限量发行的标志性时计也成为收藏者不容错过的臻品。继推出Crash、Tank Cintrée、Tonneau……等腕表后,2024年带来的则是诞生于1912年的Tortue腕表。

前文说过,几乎什么几何图形都能在品牌的系列腕表中发现,而这些造型有的还有有趣的命名,像是坦克形的Tank、浴缸形的Baignoire、酒桶形的Tonneau、玻璃罩形的Cloche、鹅卵石形的Pebble-shaped;Tortue则是龟壳形,非常形象和生动。

圆润的曲线,紧凑的线条,全新Tortue时分显示腕表忠实再现原型表款的设计精髓,但表耳线条沿着表带向外延伸,使整体轮廓更为纤薄轻盈,搭载的也是卡地亚腕表最纤薄的手动上链机芯。此外为致敬1912年首款Tortue腕表,全新作品搭配苹果形指针,并将分钟轨沿置于表盘最外缘。有限量各200枚的黄金表款和铂金表款,以及限量50枚的铂金镶钻表款。

卡地亚Cartier Privé系列Tortue单按钮计时码表

除了时分显示腕表,今年Tortue腕表还带来具有单按钮计时功能的表款,单按钮计时大家比较少见,现在绝大多数的计时码表采用的都是双按钮,这在上世纪30年代后才固定下来,但在此之前,计时码表只有单一按钮。单一按钮可以直接安置在表冠上,也可以独立于表冠外,单按钮除了可以让表壳显得更为简洁圆润外,自带一股复古情调。

1928年,卡地亚首次在Tortue腕表上搭载单按钮计时功能,在将近100年后再次演绎,苹果形蓝钢指针、带有镂空配重的中央秒针、表盘四角的三角形图案、置于罗马数字时标外圈的分钟轨、左右布局均衡的计时副盘,这些精美考究的设计元素再次成就独树一帜的美学风格。最后,为彰显表款优雅气质,搭载的是厚度仅4.3毫米的手动上链导柱轮机芯,这也是卡地亚打造的最纤薄机芯之一,让腕表整体厚度仅为10.2毫米。腕表以铂金或黄金打造,各限量200枚。

卡地亚Reflection de Cartier腕表

看着卡地亚今年带来的时间奇想,是不是很让你怦然心动?但卡地亚的时间奇想不仅引领着男士翱翔在120年前的巴黎上空,还将伴随女性前往另一个神奇瑰丽的绝美之境。

不知道大家对于这两年卡地亚的Clash [Un]limited、Coussin de Cartier和Cartier Libre系列腕表还有没有印象,这几款挑战创意与工艺结合新高度的表款,在推出之际简直让人拍案叫绝。这些作品在延续隽永风格的同时总能另辟蹊径,践行着“技艺为美学服务”的理念,这体现在两部分,一是美学先行,针对实践全新设计的困难必须研发全新技术加以解决;二是技术再怎么令人叹为观止,也绝不能在美学设计上做出妥协。很抽象吗?看看今年卡地亚再一次给出鲜活的例子。

卡地亚Reflection de Cartier腕表

Reflection de Cartier腕表完美体现何谓“腕表即珠宝,珠宝即腕表”,它如同一件开口式手镯,手镯本身的弯曲结构为镂空设计,线条饱满、棱角分明,通体经镜面抛光,在光线映射下流光溢彩。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手镯的一端设有表盘,由石英机芯驱动,而在手镯的另一端同样镜面抛光,能隔空映照出相对的表盘,让时间呈逆向流转,仿佛呼应着前面提及的Santos-Dumont Rewind腕表的时间哲学,在虚实之间开展一场时间奇想,展现当代女性的不同个性、双重魅力。

卡地亚Reflection de Cartier腕表

这款作品推出了多种款式,包括黄金、玫瑰金表款和白金镶钻表款,以及两款镶嵌不同颜色宝石的白金表款。白金表款通过铺镶不同的宝石组合,演绎不同材质的妙趣碰撞。钻石镶嵌采用雪花镶嵌与倒置镶嵌两种工艺错落呈现,除了营造令人着迷的触感,还能让作品更大程度地绽放光芒。其中的倒置镶嵌工艺虽然仍采用传统的爪镶,但宝石则反转倒置,将亭部朝上化作饰钉,一颗颗凸起,让作品个性更加鲜明,甚至流露一股不羁的朋克风。这种迷人且自带锋芒的倒置镶嵌,是上世纪中叶卡地亚高级珠宝创意总监贞·杜桑(Jeanne Toussaint)女士最为钟爱的镶嵌工艺。

卡地亚动物条纹装饰高级珠宝腕表

最后,让我们一同进入卡地亚的奇想动物王国,通过金属微雕、珐琅彩绘、珠宝镶嵌……等各种传统手工技艺,以逼真的写实手法或是神似的抽象意境,让猎豹、鳄鱼、老虎、斑马们无不生动呈现。除了精湛的制作工艺造诣,设计师以创意奇想营造出的强烈视觉张力、野性美学,相信才是真真正正让我们心驰神往、欢喜赞叹的主要原因。

自1904年诞生了品牌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枚腕表,120年来,卡地亚的奇思妙想总让人们目眩神迷,有时它带领我们重回百年前的美好时代,有时又指引我们通向未知的惊奇国度。时光可以神秘,可以逆行,可以反射,可以在虚实与不同的空间跨越,然而,最重要的还在当下,在凝聚于腕间的那一份美好悸动。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表家号

安时间OnTime
已发表 287 篇作品

James An与你分享30年高端生活领域的所见所闻所感,作为传统媒体界的一名老大哥,也有过不少辉煌的名头,如台湾版《GQ》《Esquire》杂志总编辑,以及《itTime国际精表》《VLIFE》等精品杂志编辑总监。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