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海上霸主与准时的重要性

2018年11月07日 19:14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转载 作者:安时间OnTime

大航海时代

前两天参加了两场品牌活动——沛纳海雅典,巧的是,这两个品牌的历史与作品都与“海洋”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事实上,钟发展史与航海史的确息息相关,而这一切要从“大航海时代”说起。

15与16世纪交接之际,欧洲人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也开始“地理大发现”。

1497年,瓦斯科·达·伽马从葡萄牙里斯本出发,绕过好望角,横渡印度洋,抵达印度西海岸,成功开辟了西欧直通印度的新航路,同时也开启了西方帝国主义对东方的残酷殖民。


2014年11月12日,万宝龙在南非开普敦举办新品发布会,推出了多款向瓦斯卡·达·伽马致敬的表款,我也是3位受邀的中国媒体之一。

从1492年到1592年间,克里斯多弗·哥伦布四次带领船队从西班牙西行,最终发现了西印度群岛和美洲新大陆,也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土著带来悲惨命运。

1519年,费尔南多·麦哲伦由西班牙圣卢卡港启航,绕过美洲大陆南端进入太平洋,抵达菲律宾,虽然在这里他被当地原住民杀死,但他的部属继续西行,于1522年返回出发地,完成人类史上第一次环球航行,也进一步证实了“地圆说”。

葡萄牙与西班牙的战舰不断地从东方与新大陆载回满满的金银财宝、香料茶叶、丝绸瓷器,惹得其他国家心痒眼红,很快的,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的船队也纷纷加入了掠夺的行列。

江诗丹顿于2004年与2008年推出4款探险家系列纪念腕表,分别向郑和、麦哲伦、马可波罗、哥伦布致敬。

航海天文钟

越洋航行有着极大的风险,除了暴风雨袭击,在那个没有GPS导航的年代,要在茫茫大海中辨别方向,靠的是经验、星象与简单的仪器,然而误差导致的迷航与触礁往往伤亡惨重。要如何辨别船只在无尽汪洋中的坐标?纬度还好办,藉由北极星与太阳中天的高度即可推算,但经度就比较困难,若只藉由星座定位,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当时人们想出的方法是“时间”。地球被划分为24个时区,每个时区跨越15经度,24个时区便是360度。每1小时15度,每1度4分钟,以船只所在位置与出发地的时间差来推算所在经度。

办法很好,但问题是当时的钟表技术达不到这样的要求,尤其是在波涛汹涌的海上颠簸起伏,钟摆无法规律运行,更别提提供精准的时间。以赤道为例,赤道圆周约为40,075公里,一天是86,400秒,因此一秒钟就能带来约463公尺的误差,一分钟误差就达到约27.8公里。

如何制造在海上可以精准运行的航海天文钟,成为海上霸主们最需迫切解决的难题。

经度战争

16世纪末,西班牙政府就发出“悬赏令”,以高额奖金悬赏可以测量海上经度的办法。1714年,英国国会通过《经度法案》,让更多优秀的钟表匠投身这场“经度战争”。

英国的约翰·哈里森便是其中之一,从1728年到1757年,他花费了30年时间制作出四代航海钟,从H1的大型座钟到H4的大型怀表,尤其是H4,在海上航行了161天,误差竟然不到1分钟,就算放到今日也算奇迹。

最终哈里森获得了奖金,而这些由他制作的历史巨作,目前陈列在伦敦格林尼治天文台,2008年我曾在此亲睹真容,正是这些旷世杰作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的荣光。

从左至右,约翰·哈里森制作的H1~H4钟表,现存于伦敦格林尼治天文台。

法国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1814年路易十八钦点阿伯拉罕-路易·宝玑进入经度委员会,并于次年封他为“法国皇家海军御用精密时计制造师”。宝玑先生除了改良了船钟的走时精度,还出版了多本如《船钟操作说明书》的著作。随后宝玑成为法国海军的主要供货商长达一世纪。

随着库克船长的舰队抵达了澳洲大陆,地球已没有能再被发现的大陆,而随着航天器的发展与无线电波定位技术的出现,海上探险及航海天文钟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

向航海DNA致敬

宝玑旗下有一个航海系列(Le Marine)腕表,正是对品牌这一段历史的致敬。此系列从简单的大三针带日期显示,到两地时、计时、陀飞轮、万年历、时间等式、闹铃,延伸出很多功能款式。今年巴塞尔表展则推出了3款新作,分别是大三针的5517、计时功能的5527,以及具备两地时与闹铃音乐功能的5547。表盘上装饰有波浪图案,小秒针上饰有基于海事信号旗设计的字母“B”,更加强调来自海洋的基因。

从左至右,分别为宝玑5517、5527、5547腕表。

1846年,雅典(Ulysse Nardin)于瑞士力洛克创立,主要就是以制作航海钟起家,其制作的多种精密钟表屡获殊荣,在伦敦、巴黎、芝加哥等博览会都获得过金奖。同时,雅典的航海钟也成为50多个国家的海军配备,其中也包括近代中国海军。雅典至今仍传承着与海洋的深厚渊源,其商标上便有一个船锚图案。

雅典于1996年品牌150周年时也推出了航海系列(Marine,盘面设计便来自航海钟。中央时分针,12时位置为动力储存显示,6时位置为小秒针副盘。其自动摆陀上还有两个船锚,动力储存60小时,防水100米。

航海系列在2016年推出的大航海旗舰陀飞轮腕表也非常有趣,盘面造型有如甲板,上方是跳时显示视窗,可由表壳2时位置的按钮快速调校。盘面顶端有根外形如帆船桁杆的深蓝色分钟逆跳滑杆,它由极细的超强韧纳米纤维线牵引,每隔60分钟会返回原位,返回时不是瞬跳,而是耗时约3、4秒缓缓归位,颇有戏剧效果。此外,6时位置还设有飞行陀飞轮。腕表44毫米表壳以铂金打造,限量18枚,定价31万瑞郎。

品牌和海洋的缘分还不仅于此。雅典之前每年会推出一枚Classico鎏金珐琅限量腕表,以掐丝珐琅工艺将历史上一艘知名的战舰搬上盘面,以呼应大航海时代的海上风云。这个传统已至少20年,但不知为何,2017年却中断了。图片显示的是郑和宝船,这是十五世纪初明朝著名航海探险家郑和七次下西洋中最大的一艘木制主船。

最后顺道提一件事。11月1日,雅典在上海世博创意秀场举办了一场“Freak me out”奇想之夜派对,这是继纽约、莫斯科、吉隆坡后的最后一站。会场被打造成海底世界,品牌的标志性大鲨鱼在其中缓缓游动,这也是雅典今年的传播主题。

雅典全球总裁Patrick_Pruniaux宣布,自2019年起,Freak腕表将接受私人订制,依照个人喜好选择表盘、表带、指针、表壳的材质与颜色,打造独一无二的专属款。此外总裁还透露了明年一月SIHH将推出全新的Freak X腕表。

于2002年推出的奇想系列腕表是一枚大胆、创新、奇特、精彩的腕表,下次有机会再为大家详细介绍。


>>>雅典奇想系列腕表<<<

本文含大量原创图片,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任何人不得擅自盗用,转载请联系我们取得授权。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安时间OnTime
已发表 25 篇作品

James An与你分享30年高端生活领域的所见所闻所感,作为传统媒体界的一名老大哥,也有过不少辉煌的名头,如台湾版《GQ》《Esquire》杂志总编辑,以及《itTime国际精表》《VLIFE》等精品杂志编辑总监。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