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表构成的条件

2018年07月12日 14:27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大写的萝拉

INFLUX引想力工作室
由专业机械腕表评论家Laura Lan蓝思晴创办,从事精品、钟、文化领域的专业顾问、讲座、文章与创意方案。

要在众多制表品牌中列出真正的十大名表可能吗?就客观性来说,其实不太可能,但就主观性而言,名表确实是可以透过几个条件而被定义。

几年前,高级制表基金会(FHH)曾发表一份高级制表白皮书,将目前钟表业界的品牌以各自的定义分做了四大类:历史世家、现代品牌、奢华品牌、独立手工制表品牌,并广邀了全球不同领域的人对所有制表品牌进行评估,最终出炉的整个名单含括了超过70个品牌。即便这份白皮书尽量客观地去定义所谓的高级制表,但其实就某些层面而言,仍旧是不够客观的。每个人在欣赏或选购手表时,会因为某些工法、某些细节甚至没有人知道的个人情感,对产品产生了不同的感受而在心里定下价值。也就是说,高级制表或名表始终是没有客观性可言的,落到消费面来看,深入了解这个领域与产品本身比盲目的去相信所谓的十大名表还来得重要。

制表世界既广且深,不只有数百年的历史发展,还连带包括技术材质、知识工艺以及人文的探索,唯有透过深入了解这个领域的各个层面,才能懂得如何欣赏与了解所谓的高级制表,并且建立自己心目中的名表。也就是说,透过了解制表产业的几个层面是可以定义出名表应具备的条件,以下是几个提供鉴别名表的构成条件做为参考。

构成条件⓵
制表历史实力与经验传承

要定义名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制表经验。悠久的历史对钟表的重要性在于,机械表经过数百年的发展,积累许多功能变化、专业的知识与手艺,如果没有历史发展的传承,有些技术可能就因此而失传了,如果有表厂可以保留这些失传的技艺,也就拥有有别他人的专业知识和独特性。


高端制表领域涉及包括人文、美学、制造工艺与技术,有些拥有悠久历史的表厂也因此能保有几进失传的古老技艺而具独特性。

江诗丹顿是目前所有制表品牌里面最古老的品牌之一,他们有未曾间断260年的制表经验,并传承了非常丰富的制表技术和工艺,甚至借由丰富的经验再变化出创新的技术。江诗丹顿目前拥有全方面制表的工艺便是累积自两个半世纪以上的经验与技术,也因此可以提供如阁楼工匠这样从无到有的完全客制化服务。阁楼工匠客制化服务是完全可以凭空想像自己喜爱的表款功能与面盘设计,经由与江诗丹顿专人一对一研讨后,委托江诗丹顿将其打造落实为真正独一无二的个人化表款。


积累超过260年制表经验的江诗丹顿,因为拥有全方为的制表技艺,可提供完全个人化定制的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服务,此为2018年的新作孤品超卓复杂“帝鳄图腾”腕表

客制化对大部分的人而言,或许高端且遥不可及,不过江诗丹顿的入门门槛倒也不见得都高不可攀,以2018年江诗丹顿全新推出的伍陆之型系列为例,其不锈钢材质自动上链款式的定价才不到9万人民币,成为有史以来最容易进入江诗丹顿制表殿堂的入门级款式,这对江诗丹顿而言倒是一大突破。

江诗丹顿2018年全新推出的伍陆之型自动腕表定价89,000人民币,为目前江诗丹顿的入门系列。

江诗丹顿的伍陆之型系列全日历腕表玫瑰金款定价273,000人民币。

历史久远的品牌还包括拥有超过260年历史的宝珀,虽然曾因历史曾经中断而被质疑宝珀是否可称之为历史悠久的品牌,但就制作实力来看,宝珀现今确实拥有强大的技术后盾,包括宝珀拥有的FP表厂以及位于La Brassus的制表工坊。前者FP机芯厂堪称是全瑞士高级机芯占有率最高的表厂之一,在隶属于宝珀之前,曾为很多高级制表品牌提供过机芯,在瑞士制表业举足轻重,加入宝珀后为宝珀带来强大的技术实力与生产力支援。

曾为许多高级制表品牌提供机芯的高端机芯厂Frederic Piguet,目前隶属宝珀,于2010年正式更名为Manufacture Blancpain,是目前宝珀重要的技术后盾。

宝珀的La Brassus制表工坊则集合了许多传统手制工艺的作坊,与FP机芯厂相辅相成给予了今日宝珀在研发与制造方面的实力滋养。以宝珀2018年所推出的Villeret经典系列飞行陀飞轮跳时逆跳分钟腕表来说,这只表采用了非常难制作的大明火珐琅工艺制成面盘,大明火珐琅折损率相当高,特别是白色或黑色这样的纯色面盘。

宝珀2018年所推出的Villeret经典系列飞行陀飞轮跳时逆跳分钟腕表,以简洁不凡的布局双双凸显陀飞轮与跳时功能,蕴含深厚的制作实力。

这只陀飞轮腕表采用了纯白的大明火面盘衬托陀飞轮以及逆跳加跳时结构的时间显示布局,虽然精简,却是只有行家才看得懂的细节。

直径42毫米的Villeret经典系列飞行陀飞轮跳时逆跳分钟腕表,除了布局简洁,偏心时间显示盘与陀飞轮视窗的边框线条与打磨,也是暗藏其中的细腻技术。

悠久历史的品牌代表还包括了宝玑,这个由宝玑大师于1775年所创办品牌,在历经超过200年的发展中,发明过无数至今仍沿用在钟表世界的技术与美学设计,虽然大家对宝玑大师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与敬佩,但宝玑的制表实力不管在中国市场还是亚洲市场多少有些被低估。宝玑除了有显赫的创办人历史之外,其实还拥有一个实力相当坚强的Lemania机芯厂。

宝玑拥有创办人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的显赫背景,以及将近250年的悠长历史发展。

Lemania和前文提到的FP机芯厂一样,过去提供许多机芯给其他高端品牌使用,不少知名的高级品牌所使用的计时码表机芯几乎都来自Lemania,Lemania机芯厂隶属于宝玑后,逐量减少对外供应计时机芯,使宝玑独占了Lemania计时码表的技术与生产优势。

鲜少对外开放的宝玑制表厂。

Lemania机芯厂过去是许多高端品牌计时码表机芯的主要供应厂。

Lemania机芯厂目前隶属宝玑所有,其美丽且享有盛誉的计时码表机芯除了少数品牌外,仅供给宝玑使用,图为搭载Lemania机芯的计时码表:Ref.5287(左)与5947(右)。

宝玑拥有一个工艺强项,也是宝玑面盘设计的鲜明特征,就是古老的机刻雕花。宝玑的表厂拥有应是目前业界数量最多的机雕装备,宝玑亦致力保留这些古老美丽的装饰雕纹,甚至研发创作新的纹路。此外,宝玑还擅长打造各种复杂功能,包括问表、万年历,以及由宝玑大师所发明的陀飞轮装置。今年宝玑推出的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将整只表款重点放在凸显陀飞轮装置的美感,因此简化了盘面上许多其他元素并以素净高雅的珐琅面盘搭配衬托。

宝玑2018年全新Classique经典系列5367超薄自动上链陀飞轮腕表。

选择这些历史悠久的品牌,对进阶的消费者或一般的消费者来说,几乎都是不会错的选择。被公认为世界名表之一的百达翡丽,因为悠久的历史背景与表厂规模,让百达翡丽拥有完整的产品线、服务与维修,这对消费者来说非常重要。

百达翡丽不仅制表历史漫长,且拥有完整的归档与零件储备,甚至设立独立的古董维修部门,已确保能永续提供对自家生产的腕表的后续维修服务。

所有的高级制表都有几个相同的特质,例如面盘以极其精致细腻的工艺处理细节,今年百达翡丽针对旗下Golden Ellipse推出了五十周年所推出的纪念款,拥有特殊纹路设计的面盘装饰,或许是百达翡丽少数不被外人所知的新款。若不是经过时代传承以及经验的积累,这些独特工艺与技术便无法幻化为眼前细腻高雅的表款,又怎么可能赢得其名表的地位与名声。

这款仅限量100只的Ref. 5738/50P-001 Golden Ellipse腕表,百达翡丽特别选择了黑珐琅衬托面盘上细腻手工雕刻的藤蔓图腾。

构成条件⓶
杰出的设计与复杂工艺

在鉴别是否名表的条件中,是否拥有杰出的设计和突出工艺也是辨别名表的重要条件之一。就这一条件而言,爱彼便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品牌。爱彼其实也是拥有悠久历史的品牌,而其突出设计的代表就是旗下几乎人人都认识的皇家橡树系列。爱彼今年推出了一只皇家橡树RD#2超薄万年历腕表非常引人注目,其重要性在于爱彼在万年历的结构有了突破性的改良。一般传统的万年历机芯拥有相当复杂精密、层层交叠的齿轮,也碍于复杂的齿轮结构因此使万年历的使用与调校受限许多,比如大多数的万年历都不能前后调校,因此万年历的使用操作性一直都不太便利。也由于万年历结构复杂,因此改良万年历可说是浩大工程,必须拥有扎实的制作工艺才有可能实现。

愛彼2018年所推出的皇家橡树RD#2超薄万年历腕表展现了爱彼在复杂功能的研发与制造实力。

爱彼这款RD#2超薄万年历腕表表壳厚度仅有 6.3毫米, 相比皇家橡树系列自动上链超薄Jumbo腕表薄了近2毫米,它虽然应该不是世界上最薄的万年历,但绝对是一个最特殊的万年历,而它的最特殊来自所搭载的机芯Calibre 5133。爱彼针对万年历结构做了突破性的改变,使用了一个特殊设计的齿轮和零件取代了传统层层叠叠的万年历轮系,大幅降低了万年历的厚度。

皇家橡树RD#2超薄万年历腕表搭载超薄的5133自动超薄机芯。

Calibre 5133机芯将传统机芯的3层结构创新改良为单层结构,重组整枚机芯的结构与功能,以提高空间利用率、机芯效率以及稳定性。这枚专利机芯研发了5年之久,厚度仅有2.89毫米,创下当今自动上链万年历机芯的纪录,爱彼在复杂功能的整体研发始终拥有坚强过人的实力。

5133机芯厚度仅有2.89毫米,搭载装壳后表款也仅有6.3毫米厚。

在设计与复杂功能制造领域享有高度评价的还有来自德国的朗格,虽然有些专家认为朗格曾因历史中断有过断层,而拒绝承认其为正统古老的制表品牌,这个在1990到1994年间才复兴重生成为现代品牌,却在短短的时间内以过人的研发制造技术征服了许多爱表之人,不可否认朗格的表款每每推出都会受到众多男性的青睐。

朗格2018年推出了一只可进行多个小时比较计时的Triple Split计时码表,不仅展现高超的制作技术,亦仍维持朗格完美细节打磨的高水准。

朗格的研发制造工艺展现在今年的新款Triple Split追针计时码表上,这只腕表做到了可多重计时以及长时间计时的复杂功能,这对许多表厂而言都是难以企及的成就。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在富艺斯春季拍卖上,朗格1815“Homage to Walter Lange”不锈钢款以852,500瑞郎的价格拍出,改写朗格表的拍卖纪录。也由此可应证,朗格凭借着多年在技术的研发以及制作工艺的严谨态度,逐渐在市场上站稳了高级制表的地位。

朗格1815“Homage to Walter Lange”不锈钢款在今年富艺斯春季拍卖上拍出了高价。

前文提到的多是大多数人所认同的名表的主流代表,但对一些资深藏家而言,仍渴望在市场上寻找独特且真正少数的表款,独立制表师品牌就成了独特的另类主流。独立制表品牌的选择不少,且这些品牌通常成立不会超过30年,也因此需要更长的时间取得市场的认同。在目前所有的独立品牌中,F.P. Journe是可被认作名表之一的品牌,其他的独立品牌则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观察其发展。F.P. Journe由独立制表师François-Paul Journe所创办,他也是少数可以独立制作三问和大自鸣的制表师,F.P. Journe也因此是目前制表实力顶尖的独立品牌。

F.P.Journe创办人François-Paul Journe拥有修复古董钟表的经验,也是屈指可数有实力独立制作大小自鸣的制表师。

今年F.P.Journe推出的新款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Rattrapante追针计时码表是F.P. Journe比较有运动风格的表款,其实首次推出是针对2017年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当时采用了钽合金的特殊材质制造表壳,最终拍卖成交价高达115万瑞士法郎,相当于7、8百万人民币,成为当年Only Watch所拍出的第二高的表款,也多少可以看出F.P. Journe所拥有的品牌价值。

2018年发表的新款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Rattrapante追针计时码表。

F.P.Journe为2017年Only Watch所打造的Chronographe Monopoussoir Rattrapante追针计时码表唯一孤品。

构成条件⓷
证明富豪地位

每个人选购手表都是在满足某种程度的需求,其中有一种需求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财富,也就是说有某一种人买表就是要证明自己是富豪。以这一层面而言,Richard Mille即是非常成功的代表,主要的原因在于Richard Mille的创办人本身就是富豪生活圈里的一员,他知道富豪要什么,知道富豪在买表的时候喜欢与不喜欢什么。

Richard Mille创办人本身便来自富豪圈,对这依领域的需求与喜好了若指掌。

但不要轻忽Richard Mille,就以为这只是一个擅于炒作市场的品牌,其实Richard Mille和其他的名牌表厂一样,有自己的表壳厂、自己的机芯组装厂,即便搭载外援机芯,Richard Mille大部分的表款搭载的是与高端机芯厂APRP合作研发的机芯,少数款式搭载的机芯则另一个知名高级机芯厂Vaucher,这两个都是瑞士数一数二顶尖的机芯供应商,如此高规格的态度也就更符合Richard Mille所代表的富豪象征。

Richard Mille拥有自己的机芯组装厂及表壳厂。

Richard Mille之所以能成为富豪的象征代表,在于这个品牌敢于不计成本地引入当今最先进的科技技术,以及产业从未曾尝试过的新式材质,无论是打造当今最精准的机械腕表、最轻量的腕表,或可让各领域的职业运动员佩戴进行各种激烈赛事的高抗震腕表,其中甚至搭载了普遍认同是复杂精密且脆弱的陀飞轮装置。也因此Richard Mille的表款通常要价不斐,以今年目前唯一所发表的新作RM 53-01而言,定价便高达7百万人民币,而且应已售罄。从富豪们对Richard Mille趋之若鹜的市场反应看来,彰显富豪地位已成为今日构成名表的要件之一。

2018年Richard Mille推出RM 53-01 Pablo Mac Donough手动上链陀飞轮腕表,以精密的悬吊技术将机芯悬吊于表壳中央,达到惊人的抗震效果。

构成条件⓸
价值
的永续性

除了上述条件,大众购表最关心的重点还包括什么?就是保值性。许多人选购手表会想了解这只表的二手价表现如何?是否具有保值性?但事实上是:手表要保值,那是不可能的。买表不应该先考虑未来的二手价,而应该看的是如何保有这只手表的价值,以及如何确认手表的价值会一直延续下去到很远的未来,这才是看待高级制表时更为重要的环节。如何观察一个品牌未来是否仍能保有其价值,许多人会从拍卖会上寻求答案,毕竟拍卖会的成交数字是对表款历经市场与时间的变动后仍能被大众青睐的最直接的肯定。但拍卖会的成绩并不全然具代表性,如果长期观察拍卖会的结果可以发现,通常在拍卖会能拍出高价的多数还是集中在几个品牌、高价或非常珍稀的物件,因此对于衡量一个品牌是否具有永续价值,拍卖会便并非是唯一且绝对的观察管道。

劳力士可说是目前钟表所有品牌中最具保值性的代表。

从过去到现在,仅有少数的品牌可以二手市场或拍卖会上始终保持高价的成绩,劳力士就是其中的代表。无论生产自哪个年代的劳力士表款,今日仍能在拍卖会上表现亮眼,是因为劳力士数十年来以其严格与谨慎的制表态度建立起的品牌价值。劳力士建立品牌永续价值的其中一个关键就是不变性。无论市场风向如何变动,劳力士的表款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保持这种持续性的经典标志性设计,五十年前出的水鬼,到现在还是水鬼,从来没有变来变去造成大众对这一表款认知的错乱,也因此能经过那么多年维持相同的市场认同与价值。

劳力士自1953年推出第一只潜水表至今,维持将近50年几乎没有太大更动的外观,成为劳力士的经典标志性设计。

一个品牌能坚持严格掌控品质且从一而终的落实,是让市场消费者对产品产生信心的关键要素。劳力士今日拥有品质稳定可靠这样深入人心的形象,来自于劳力士数十年来对钟表性能与质量的把控严格丝毫不妥协,成为劳力士如此保值的重要条件。以今年劳力士主推的格林尼治型 II棕黑双色陶瓷款为例,一般陶瓷圈烧制出来多少会有色差,更遑论劳力士的双色表圈设计,在这款棕黑双色的格林尼治型II腕表上,劳力士将陶瓷圈上的颜色制作的非常饱和与鲜明,且几乎没有色差,足见劳力士在每一个细微之处对品质掌握的严格要求,劳力士能成为公认不畏时间与市场变动的具保值性的名表象征,从来都不是一蹴可几的。

劳力士对品质的严格要求,也可从2018年新款格林威治型腕表的表圈细节看出,其成色饱和的棕黑陶瓷圈,可说是挑战了双色陶瓷圈的制作难度。

鉴别名表当然并不能仅透过上述的几点便可以得到绝对性的定论,但上述几点确实是名表不可或缺的几项要点,就如同一个品牌的信誉与品质必须经过众多消费者长时间的验证才能建立起来,定义“名表”也必须透过对整个产业脉络演进有全盘性的理解,以及深入理解产品的技术核心,凭借知识与经验才能从而累积判断力,进而分辨价格与价值的差异所在。这些所列出构成名表的条件,也就是借由几个要点的观察积累个人对钟表的认识与鉴赏,从理解其价值去定义自己心中的名表。

*【本文内容撷取编辑自蓝思晴于钟表品牌内部人员的培训演讲内容】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广天
广天

这样的帖子值得收藏

2018-07-23
00 00
大漠孤旅
大漠孤旅

很好,历史名表就是不一样

2018-07-19
00 00
billylou
billylou

宝珀的那支陀飞轮相当惊艳

2018-07-13
22 00
ufcwn123
ufcwn123

江诗不是借尸换魂的嘛?

2018-07-13
00 00
时空memory
时空memory

历史就是财富!

2018-07-13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