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杜彼圆桌骑士系列DBEX1058腕表

我们的DNA就是颠覆成规 专访罗杰杜彼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

2023年12月28日 06:0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腕表之家 人物采访]颠覆成规,是罗杰杜彼Roger Dubuis的核心制理念。熟悉罗杰杜彼的表友们也都了解,从品牌创立之初的传统经典,到现如今设计风格往新锐酷炫上转变,也融入了更多的创新材质,创新技术,一切都是为了突破界限并颠覆传统,也在外观美学以及重要的适戴性方面,不断地打破传统规则的束缚。

第十代圆桌骑士腕表

    我也一直认为,圆桌骑士就是罗杰杜彼最具辨识度与代表性的作品,包括很多表友一提起罗杰杜彼第一反应就会是它,而不是罗杰杜彼本人打造的一系列传统制表作品,或者走酷炫风格跟兰博基尼合作的大牛小牛,甚至不是那款惊艳腕表领域的四游丝摆轮,就因圆桌骑士是蕴含了罗杰杜彼精美绝伦的艺术之美、非凡的珍稀工艺、以及桀骜不羁的创意。

罗杰杜彼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

    2023年12月5日,罗杰杜彼于北京正式发布第十代圆桌骑士系列腕表。在发布会当天,腕表之家有机会与罗杰杜彼现任全球产品策略总监Gregory Bruttin一同聊了聊新作,也针对腕表材质跟设计,以及功能性做了一次深入探讨。那下面就先请他为我们对圆桌骑士最新作品做个简单介绍。

Gregory Bruttin:如果让我来形容介绍这款最新的第十代圆桌骑士腕表,我想关键词会是惊喜。因为这一代的圆桌骑士,其实是延续了上两代的设计语言,盘面主体工艺都由意大利传统玻璃艺术工艺,穆拉诺玻璃完成,以呈现出拥有极致艺术美感的碎裂冰体,包括十二微雕骑士们动作,也改为头戴头盔、身着盔甲、手拿各式武器的战斗姿态。

从左至右:第七代、第十代、第九代

但我们并不想这一代圆桌骑士,跟前两代圆桌骑士一模一样,这样没有办法给大家带来惊喜感。所以我们在延续的同时,也会用到更大的色彩反差,也会有更不一样的材质加入,像冰蓝穆拉诺玻璃与白色利摩日素瓷做搭配,壳体也采用大马士革钛金属打造,我们最希望通过这代圆桌骑士诠释的,是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惊喜感。

而对于罗杰杜彼来说,我们的DNA就是不断的创造,然后不断地打破现有规则的束缚,既颠覆成规,而每款巅峰杰作的诞生,也都是罗杰杜彼传承与超越的最佳表现,在这款第十代圆桌骑士当中,我们也充分地去诠释了这样的制表理念。

从左至右:第二代、第一代、第三代

    圆桌骑士于2013年正式推出,从第一代到这款最新第十代,该系列作品也整整跨越了十年,而当我们列数过往作品,从第一到第三代圆桌骑士,也作为圆桌骑士的第一篇章,其美学设计皆以传统工艺为基调,像微雕骑士就是罗杰杜彼最具独创性的工艺美学展示,尤其是初代作品还应用了传统珐琅工艺,还原了挂在温彻斯特大会堂城堡上的亚瑟王圆桌。

罗杰杜彼RogerDubuis第四代圆桌骑士系列腕表细节

罗杰杜彼RogerDubuis第五代圆桌骑士系列腕表细节

    而从第二篇章开始,第四代至第六代作品,则通过低多边形艺术(low poly art),让微雕骑士不再只是传统的金雕,罗杰杜彼反而将金雕融合了创新,开始加入了更多尝试。再到第三篇章,也就是从第七代作品开始算起,传统与创新酷炫做融合成为了设计基调,就像现如今其他王者系列腕表一样。我们也向Gregory Bruttin提问道,罗杰杜彼是如何在作品中平衡传统与创新?在这一过程中,又遇到了哪些挑战?他本人则直接回答,平衡本身就是最大的挑战。

Gregory Bruttin:要找到平衡点本身对我们而言非常困难的,因为在圆桌骑士腕表当中,我们不能够去牺牲的就是它的微雕骑士。那微雕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传统的技术,这种传统工艺我们也一定会在圆桌骑士的产品上保留下去。

品牌创始人罗杰杜彼先生就有一个制表理念,就是他要用最古老的技艺,做最现代的诠释,因此我们在创作每一款腕表作品时,都遵循这一理念,尤其是创作圆桌骑士,我们在保留微雕的同时,也会不断在其他地方,寻找新的突破点。

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第十代圆桌骑士,本身同该系列其他作品都是不一样的,它就完全是以一个不同的形象,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对于我们而言,传统既是微雕,在钟表上应用金雕工艺拥有源远流长的历史,而我们做第十代表盘所使用到的设计,同样都是由非常古老的艺术工艺完成,穆拉诺玻璃起源自13世纪,利摩日素瓷源于18世纪,无论哪一项都拥有几百年历史。

然而工艺本身展现出的是一种非常传统的审美视觉效果,但通过我们的设计,在色彩上,在材质上,不断寻求它们的突破点,最终效果就是冰蓝色穆拉诺玻璃当做碎裂冰体,利摩日素瓷则指代冰川上层的皑皑白雪用作顶层,既新锐酷炫,也让圆桌骑士变得越来越有年轻感。从传统上寻找创新的突破点,将传统做现代感的诠释,这便是我们的平衡之道。

    本次新作第十代圆桌骑士的表壳处理也很有意思,它使用回了第六代圆桌骑士以大马士革锻造工艺打造的钛金属。其实近年来可以看到创新材质,在腕表领域越发的主流化,随着材质技术飞速发展,陶瓷、碳纤维、钛金属、石英纤维等这类材质应用新作频出,并且不少腕表品牌也在致力于创造更多可能。

王者竞速系列Revuelto飞返计时码表—C-SMC片状塑模碳纤维打造表壳

    罗杰杜彼也确实是个材质领域全才,创新且具颠覆性的材质选用,同样是罗杰杜彼的标志,而除开大马士革钛,像陶瓷,兰博基尼同款C-SMC碳纤维,以及CCMTM钴铬钼合金,MCF矿物复合纤维都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Gregory Bruttin也向我们讲述了应用创新材质制作表壳所获得的好处。

王者系列单飞行陀飞轮腕表—CCMTM钴铬钼合金打造表壳

Gregory Bruttin:在我看来创新材质给腕表带来的最大好处,是赋予腕表与众不同的美感,以我们特有的创新材质白色MCF矿物复合纤维来举例,白色从色彩上看,它就允许你在设计时做非常多的创造,而从审美上看,MCF矿物复合纤维表壳的白色又极具特点,此前也被称作是腕表领域最白的白色壳体。

王者竞速系列双飞行陀飞轮COUNTACH腕表—MCF矿物复合纤维打造表壳

罗杰杜彼将材质的美感,永远都排在第一位。同时MCF矿物复合纤维又是我们自主研发,以二氧化硅,也就是石英为主要原料制作,所以比起陶瓷、碳纤维表壳都要轻,它又非常便于佩戴,这个是它作为创新材质所带来的一些附加优势。

再比如这一代圆桌骑士我们所采用的大马士革钛金属,该材质本身的制作工艺方式,在腕表领域是非常新奇的,成品而且是很美观又极具高辨识度。我们通过大马士革锻造法,将2级和5级钛板做堆叠锻打,后浸酸处理,使表壳形成迷人波浪纹样。

大马士革锻造,作为历史悠久的武器锻造工艺,在我们的圆桌骑士故事中,它跟骑士们善于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形象又是能够吻合的,所以它能为我们的顾客、消费者,带来独一无二美感,同时又赋予腕表一些新颖的元素。这也正是我们在使用创新材质的过程中,重要的动力来源。

王者系列星际镂空艺术家合作腕表—刘韡

    现如今,腕表玩跨界联名也是常规操作了,合作方向也早就不限于大家最熟悉的汽车,这类车表合作了。从动漫游戏IP到潮流艺术,再到服装设计师,时装品牌,腕表合作玩的花样也是越来越多,仅以我个人角度而言,我很喜欢腕表做跨界合作,因为在我看来这能证明腕表本身是对于不同艺术效果,设计形式的包容性极强,而与各方合作在一定基础上,也拓宽了腕表品牌在视觉效果上的新思路,让腕表设计不再被传统局限。 

王者系列星际镂空艺术家合作腕表—空山基

     像罗杰杜彼就一直在与不同行业进行深度合作,以汲取灵感来创作腕表。品牌同兰博基尼赛事运动部,顶尖的轮胎专家Pirelli倍耐力一同探索时间与速度,也向当代艺术世界迈进一步,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如涂鸦艺术家Gully、纹身艺术家Dr. Woo、中国当代艺术家刘韡、日本艺术家空山基携手合作,共同探索当代艺术世界中,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那无论是跟空山基这样的艺术家,还是跟兰博基尼这样的顶级性能跑车品牌,我们也带着好奇向Gregory Bruttin先生提问,他本人如何看待腕表与不同领域之间的交流创作,或者说是“思维碰撞”。

王者系列星际镂空艺术家合作腕表—Dr. Woo

Gregory Bruttin:对我而言,合作最重要的点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碰撞,我很乐意将腕表合作,比作是一对情侣的日常相处,这两件事是一样的道理,因为在交往相处的过程中,是需要双方拥有共同的价值观,你需要分享同样的价值,你需要分享同样的生活理念,你需要分享同样的愿景,彼此才能够相处得下去。

与不同领域进行交流创作也是这样子,如果只是单纯为了生意而合作,为了合作而合作,那到最后产品呈现上一定是没有美观,或没有价值性的,因为这只是为了卖产品而已。所以对我而言,每一次的合作最重要的就是,同我们合作伙伴能够分享同样的价值,我们能有同样的理念,我们有同样的愿景,我们愿意创造出具有共同价值的产品,这样的合作才是真正意义上能够带来火花,带来灵感,带来成功的合作。

Monovortex™锥形单涡轮陀飞轮双追针计时码表

    在今年,我们也很高兴看到罗杰杜彼带回了计时功能,从超级腕表概念系列Monovortex锥形单涡轮陀飞轮双追针计时码表,到王者竞速系列飞返计时码表,再到最新大牛Revuelto版本,三款作品都令人印象深刻。

王者竞速系列飞返计时码表

    但我们也比较期待之后罗杰杜彼,是否会再次以创新的方式诠释一些经典功能与设计,比如像是万年历或者逆跳功能,或者是用创新材质创作Sympathie那样的经典壳型,Gregory Bruttin先生也直接表明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

王者竞速系列Revuelto飞返计时码表

Gregory Bruttin:从这两年的作品中其实就可以看到,无论是单摆轮还是我们的计时表,基础都是要把罗杰杜彼目前已经掌握的传统制表工艺,也以非常现代的方式去进行诠释。在过往的产品中,我们已经在不断的把这个概念,带回到我们的设计上。

Sympathie系列双逆跳万年历计时腕表

罗杰杜彼从品牌创始之初,我们就做过所有的复杂功能,像万年历、逆跳、三问等等我们全都做过,这是品牌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曾经罗杰杜彼先生也一直在坚持,说我们一定要把这些传统的高复杂功能,体现在自己品牌中。所以我们会做的事情是不断的创新,在功能上设计上,用现代的方式去诠释,而不是去做单纯的复刻。我们会用符合现代审美的方式,重新去诠释这些高复杂与经典设计,它们一定是在罗杰杜彼的DNA当中,也一定是我们未来会坚持下去的。

     腕表之家也了解到Gregory Bruttin先生平时热衷旅行,也会将业余时间用于一系列户外和海洋活动,如潜水跟徒步旅行,也包括滑雪,那恰好新作圆桌骑士也是冰雪主题,我们也向他问道生活中的爱好活动,是否也会带给他更多的创作灵感?

Gregory Bruttin:个人爱好当然一定会影响到很多,比如做事情的方式与哲学理念。但这代全新圆桌骑士,只是恰好呈现了冰雪主题,跟我的滑雪爱好是没有关系的,相反我的个人爱好,对我在制表这件事上的影响非常小,以圆桌骑士腕表距离,因为亚瑟王与骑士们,本身是一个非常丰富又波澜壮阔的故事,所以我在创作圆桌骑士系列腕表的过程中,也一直不断地去研究整个传说故事。

而光是探究这个故事本身,就已经给了我足够的想象空间,来做每一代产品的研发,所以相反我会更加跳脱出我的个人生活,跳出个人情感,我只会把更多的重点放在关注圆桌骑士本身的诠释,以及我对故事的理解上。在我看来这段创作过程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一边创作,一边不断在浏览亚瑟王的传说故事,也让我越看越入迷,这对我而言已经是一个非常长的史诗篇章了,也是一个源源不断的灵感源泉。

     Gregory Bruttin先生的回答,也让我想到之前曾看他在其他采访中说过,为了在制表这件事上更专注,他在日常生活中从来不戴手表,这有助于他本人保持创造力,用这种方式为未来的新时计腾出灵感,也不断突破界限。而作为一位深耕制表领域多年的制表师,我们也直接向他提问道,以他的角度来看腕表设计与机芯功能,两者之间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Gregory Bruttin:其实在制表业分两大类制表师,一类是讲技术,一类是讲设计的,那这两类人是不沟通的,因为讲技术的是工程师,讲设计的是设计师,一部分是艺术家,一部分是工程师,就像理性与感性,他们没有办法直接相互之间去做沟通,所以很大一部分的腕表也是没有背透的,因为在部分制表师眼里机芯就是机芯,机芯是用来运行的,而不是用来看的。而在罗杰杜彼看来,设计与机芯就该是环环相扣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在设计的同时,来最大程度改变机芯的运行,以满足设计师们所需要达到的美感要求。

所以我们也是少有的,在产作品中都采用背透的腕表品牌。因此我们非常自豪地讲,罗杰杜彼的腕表设计在先,然后我们会为了达到设计目的,来改变整个机芯运行的方式,这也证明我们同时又是非常好的工程师。而我的工作就是要确保罗杰杜彼制表团队,工程师与设计师能够完美地沟通和对话。

     Gregory Bruttin本人对复杂的钟表工艺很着迷,他也尤其是喜爱陀飞轮这项传统大复杂功能。但我在与很多钟表爱好者交流后,发现不少人如今都认为陀飞轮的艺术欣赏价值,已经远超过它所带来的功能实用性,在谈起这些消费者对于陀飞轮的不同观点后,Gregory Bruttin也围绕理解,给我们讲述了他本人,以及罗杰杜彼对于这项品牌标志性大复杂功能的看法。

RD512SQ单飞行陀飞轮机芯拆解图

Gregory Bruttin:首先陀飞轮对罗杰杜彼而言,无论从设计角度看,还是功能角度上的考量,它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复杂功能。功能性上看,它通过一个精巧的笼架将擒纵机构包围起来,并做旋转,从而抵消地心引力对钟表机件造成的误差,因此它也在机芯设计上,对比其他复杂功能,反倒是为我们留出了非常多的留白,也就是更多的设计空间。这种留白又能够允许我们从设计的角度,可以看透整个机芯的布局,让我们思考如何去做得更好,也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所以陀飞轮腕表对我而言,是最具有想象力的产品。

罗杰杜彼魔音三问腕表 钴铬钼合金款式

RD107机芯,集飞行陀飞轮三问报时于一体

也因为这种空间留存,再从与其他复杂功能做结合的角度上看,陀飞轮也是最完美的。市面上大部分陀飞轮功能机芯都是做叠加的,像我们也会做三问陀飞轮,那款魔音三问,就是因为陀飞轮本身占的空间很小,这就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也恰好说明陀飞轮本身,就具有很强的研发性属性或者说是概念在内。

罗杰杜彼王者系列四游丝摆轮腕表 由Gregory Bruttin打造于2013年推出
历经7年研发,并获得2项专利,成为世界上首款搭载着四个游丝摆轮和五组差速器的腕表

而对我们而言,陀飞轮最非凡的一点,就是它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钟表的意义。我们为什么要发明陀飞轮?最初就是为了抵抗地心引力,那陀飞轮的整个运作,基本上就完美的展现了一只手表,在运行过程当中,如何来抵消地心引力。有这样的一个基础,我们才能够往外延伸,去推出双陀飞轮腕表,才会再有四游丝摆轮这样地设计理念,以及单、双倾斜陀飞轮腕表。陀飞轮就等于是我们的一个理论基础,通过了解陀飞轮的整个运行基础,它如何来起到抵消地心引力的作用,这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腕表运行模式。

罗杰杜彼第八代圆桌骑士中置陀飞轮运转效果

现在能做陀飞轮的品牌不少,但是又有多少能真正理解陀飞轮是什么?陀飞轮如何运作?陀飞轮在运作过程当中如何通过不同的位置逆差,来弥补地心引力对于腕表精准度的影响?那去理解钟表这种最深层的意义,这整个概念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所追求的。所以陀飞轮对于我们来说,它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复杂功能,我们通过它,去进一步的来推动我们整个的产品发展,这就是我们对于陀飞轮的看法,也是罗杰杜彼做陀飞轮腕表一个最根本的意义。

王者系列霓虹Spin-Stone™腕表

    临近采访结束,我们也向Gregory Bruttin先生问了两个关于圆桌骑士后续作品的问题,圆桌骑士是否会在之后应用上动偶技术,让十二骑士们真正动起来,又或者是像王者系列霓虹腕表将发光效果融入到设计中。他表示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像夜光效果,罗杰杜彼在未来会有这个计划,但也一定会找一些新的技术,而不是再沿用现有的霓虹技术。

    与Gregory Bruttin的交流,让我们进一步了解第十代圆桌骑士,同时也提供给了我们全新的视角去看罗杰杜彼这些不断颠覆成规的腕表作品。此前腕表之家也为第十代圆桌骑士,做了详细的文章与视频介绍,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搜索观看。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1款产品

69 9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万仔腕表
万仔腕表

都是西方武士,搞点中国武术与传统...接地气

2024-01-30
00 00
鑫暖鑫
鑫暖鑫

恕我直言。。虽然买不起,但是这种碎裂的头皮屑我真的看着不适。。。

2023-12-28
00 00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