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邦雪山傲翼系列295393-5002腕表

萧邦的C大调狂想曲

2024年05月17日 15:38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王寂

一直对萧邦去年三文鱼盘的小三针耿耿于怀。它的学名是,L.U.C 1860 Lucent Steel™精钢款。这名字取的,没有中餐佛跳墙的隐晦;也不像西餐、每个单词都能丈量出配料和配比,是可以照方抓药的菜谱。但那么好看的表盘,居然云淡风轻到,只字未提。

中性的36.5mm,除了萧邦,现在还谁敢把手表做到这么小,请举手。珍珠陀自动机芯,有日内瓦印记和瑞士官方天文台双重认证,那设计非常古朴,像三十年前的老照片,全不是这个时代浮躁又浮夸的靡靡之音,它也许和你不是同道中人。但毕竟表圈混迹多年,有眼力的都能一望而知,谁才是可以写进愿望清单的传家宝?

好几个朋友问我,这表,买不到了,有平替么。嗯哼。我鼻炎犯了。心心念念的东西,从没有退求其次这回事。看今年罢。

Booth里同事很热情招呼我,小晖哥,喝点儿什么?不喝了。我多喝一口,可能我看中的手表又没了。人总得汲取点经验教训罢。今年有甚么好玩儿的,来几只要紧的、看看。

Alpine Eagle 41 XP TT ,雪山傲翼41mm的5级钛金属表壳款。镂空表盘,7点位、能看见避震器。它正反两面的整体结构,像我小时候用的蚊香,但有非常迂回、且很清晰又复杂的布局;昆汀会说,这叫环形叙事。关于镂空表和镂空表,圈子里一直有种只为混淆视听的说法,拆掉表盘、光天化日了,就叫镂空。不是的。看图说话罢。Alpine Eagle 41 XP TT的难度,在于无死角。所见即所得的每个细节,都有抛光和打磨。相当于,M7的黑安格斯牛肋条,它的线条和观感,没丝毫的容错率。


萧邦的同事问我,晖哥,这表,您说点啥呗。我双手支吾着表示无语——要么我还是喝点啥罢,无糖的、都行。一只大两针、厚3.3mm、167个零件,简单一点的陀飞轮、都没有这样复杂和精巧——印象里,萧邦好像从来都不会和谁比个高低的,它只做自己想做、又能做到的东西;于我、这个故事,说起来,那可真是至少有十几年的草稿,姑且,未完待续了。

Alpine Eagle XL Chrono,雪山傲翼的大号计时表,44mm,钛金属和18K玫瑰金两种材质。表盘都是有些说法的。18K玫瑰金款,灰色伯尔尼纳表盘,来自阿尔卑斯山脉上的岩石;钛金属款的蓝色,出于阿尔卑斯山的罗纳河。

它的三个小表盘,都有些全然不同的特别之处,是非常有年代感的传统风格。新闻稿里没有写的很详细,我姑且猜测一下,这可能来自于各种古董车的仪表盘。毕竟萧邦早在1988年,就已经是意大利Mille Miglia1000英里赛的合作伙伴和官方计时。这三个表盘,引经据典,都有来历的。我,回家好好自修、翻书。

机芯是萧邦自制的03.05-C,瑞士官方天文认证,很多品牌都会觉得这是种成就,但在萧邦、很常态。310枚零件,直径28.8mm,厚度是7.6mm,飞返计时功能且一体成型——它的基础机芯,就已经是只计时表

要我选,钛金属那只,阿尔卑斯雄鹰,有很冷冽的山野气,橡胶表带,哪里都去得;那蓝色表盘、全不张扬。

L.U.C Qualité Fleurier,这只表可说的故事极多。名字直译,就是它有弗勒里耶认证,是彼时、萧邦联合几个位于弗勒里耶的钟表品牌,特别针对机芯的一种品质保障。之前,同事问我,弗勒里耶认证,比日内瓦印记如何?嗯哼,我这治不好的鼻炎——你可别忘了,萧邦也有日内瓦印记的,它敢盖戳的东西,你说错的了么?

其二,又得说回Lucent Steel™,萧邦自己炼的钢,去年出的。用含量不低于80%的再造钢材、制作合金,只为低碳环保。我记得,萧邦着重强调过一件事,它的制表工厂到钢厂,整个运输车程,都已经被推算到最合理的尾气排放标准。是东野圭吾都预计不到的细节罢。说回正题,今年这只L.U.C Qualité Fleurier,是第一款既有弗勒里耶认证、也有Lucent Steel™的作品;以及,还有瑞士官方天文台的实名。

它的前作,出于2005年,现在表壳直径和厚度,还是39mm和8.92mm;只有表耳和表冠做了微调。除了荧光的时分针和刻度,没有丝毫点缀,不同层次和工艺、只为修饰所有细节的打磨,全灰色系,很可以。很多手表,都担心设计过于单调,会特别渲染出一点颜色,当调剂或者摆盘,萧邦?没有。

L.U.C XPS Forest Green,绿野仙踪么。这几天持续发烧、以及一直在调整表展期间该死的时差;看着它,我真觉得,至少能再多睡两个小时。表盘设计,介乎包豪斯和装饰艺术之间,那是盛行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又逐渐沉寂在六七十年代的遗迹。直到,萧邦在2005年重新复刻。

L.U.C XPS Forest Green的布局,就是这样字斟句酌、会给每个细节定义以出处。就算没好好翻过一两页钟表史,只看图,也会觉得这设计非常古典,对不对。我非要固执己见的罗列数据和专业名词,没意义罢——老大跟我说,写东西要浅显易懂, 咱们是科普。所以,去年找我答疑解惑的朋友们,这只,能翻篇儿了。

L.U.C Full Strike,最初在2016年;2017年的18K玫瑰金款,得了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的金指针。做三问的不多,这功能,从前辈们的怀表时代至今,每个品牌都试图做的不一样,把音锤放在表盘正面的更少。理由么,实在说来话长。L.U.C Full Strike,传英式,没有拨杆,靠表冠的按钮启动报时功能。像单按钮计时,看起来很干净。

手上弦、日内瓦印记加瑞士官方天文台的双认证,只有20只;瓷化钛金属表壳,灰绿色表盘;以及,是L.U.C Full Strike第一次用到彩色表盘。那灰绿色表盘、我只能形容为,很通透。昏昏沉沉几百里的旅程,忽然导游说要下车了,你抬头看看窗外,就是那一眼的沁人心脾。

瓷化钛金属表壳——说来惭愧,我们这些做表媒的,大概都得补修个理工科。它是把通常意义上、维氏硬度300的5级钛金属,氧化到可以媲美航空航天材质的维氏硬度1000。前两年,萧邦出过一只L.U.C Time Traveler One Black,同样材质的表壳。当年没看见实物,但 Traveler这名词,我非常敏感。

那是可以整夜坐飞机火车,西装很难有褶皱;手表表壳的跌宕起伏,几乎没有磨损。半梦半醒里、按一下表冠,就能透彻清晰、叮叮作响的知道几点,不用打开手机,还有一道白光那么晃眼。我们跟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什么不能和解的。

Mille Miglia Classic Chronograph JX7。最后才提及,因为这历史有点久远,涉及一些渊源和前辈,但这表很有意思。致敬传奇车手Jacky Ickx,也是萧邦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和Jacky Ickx的第七次合作。计时表,一款是限量250只的 Lucent Steel™精钢,一款是50只的Lucent Steel™精钢混搭18K黄金。

表盘都是午夜蓝,Jacky Ickx当年头盔的颜色。那个时代,好像都有些再没法被复制的传奇,它因为有个不妨碍视线的遮阳面罩,被取名为猫头鹰,总之,看见这头盔,你就知道是谁来了。

新闻稿里说,Karl-Friedrich Scheufele和Jacky Ickx,认识三十六年了。这只表,实在有太多细节可以表达;两位先生的故事,不怕你看不懂,我们就在手表上、嘻嘻哈哈的做个笔记,这人生已经很好。

今年去萧邦Booth,拍了很多表,姐妹们很有礼貌的送了一只保温杯。我这人,很跳跃,忽然又想起去年那只三文鱼,心里至今余音绕梁。算是种被保温过的温度吗。

半夜里,写到萧邦和弗勒里耶认证,想起很多故人。他们跟我的故事,盘根错节;也很难在只言片语里说的清楚。

这时代如此失衡。我们被迫丢掉的东西,如果可以许个痴心妄想,在哪里捡的回来。一本书,一支笔,一张车票还是一只表。我已经退化到只想自言自语。人声鼎沸,但从来抵不过我耳朵里,一只手表的滴答作响;以及,Karl-Friedrich Scheufele和Jacky Ickx先生,你们这三十六年,都有过很多开怀大笑罢。(撰文/小晖)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3款产品

12 7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表家号

王寂
已发表 58 篇作品

去过全球所有顶流名表大厂 持续买买买表超过20年 创办两本专业名表杂志和一本高端生活方式期刊~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