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卡罗琳·舍费尔(Caroline Scheufele)的快乐访谈

2021年05月08日 13:11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官网动态 作者:张大陆

        [腕表之家 品牌新闻]Chopard萧邦联合总裁兼艺术总监卡罗琳·舍费尔(Caroline Scheufele)是Happy Sport经典腕表的缔造者。在谈到由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主演、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执导的全新《Happy Diamonds》影片时,卡罗琳·舍费尔(Caroline Scheufele)分享了自己的灵感来源和观察视角,以及对萧邦的创作动力。

当您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您用铝箔制作了您的第一款腕,并且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了您父母。请问您的父母是如何引领您进入这个创作过程的?  

      在认识字母表之前,父亲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运用一枚米奇腕表来读取时间,这枚腕表是他从美国带给我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腕表,因此我搜寻所有能找到的材料,例如纸、铝和其他任何东西,希望能亲手打造出属于我自己的腕表。而我唯一犯的错误是把它与我的钢琴课混淆了,我在表盘上写了肖邦(Chopin),而不是萧邦(Chopard)!

萧邦是制表业为数不多的家族企业之一,您也经常会和家人一起出席重大活动。您的家族是如何帮助您成就现在的自己的?

      家庭关系非常亲密是我最喜欢亚洲的一个特点,那里有一些传统,例如周日一起享用午餐,或者孩子们更喜欢在家里消磨时光。我们的家庭与之非常相似。除了住得很近之外,我们在工作上也紧密合作,我和我哥哥一直是共用一间办公室的。萧邦是一家独立的家族企业,这是我们的主要优势之一,在很多方面都是一大幸事。对于事情的意见,我们时常会有不同,但是我们依然希望能作为一个团队进行合作,在业务发展、全球战略、生产、分销、新设计和新产品方面共同制定决策,并且能够坚持以这种工作方式进行下去。

您认为一个人是如何能成为创作者的?在您的童年时期,你们兄妹俩跟随一位老师学习绘画,这位老师对您的成长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个阶段的经历对您的创作过程有多重要?  

      我们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家庭,我的哥哥非常擅长绘画。无论是我哥哥掌管的男士系列产品,还是我负责的珠宝和女士系列产品,在我看来,那个时候的课程的确开启了今天我们在萧邦工作的大门。我的哥哥对腕表的机械原理和复杂机芯也非常感兴趣,尤其是收购了另一个腕表品牌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后,更成为他津津乐道、表达自己内心追求的话题。

即使在今天,您出门时也会带上素描本。作为一名艺术总监,您认为通过设计表达思想的需求是创作者与生俱来固有的,还是必须通过努力培养而形成的?

       我认为两者都有。一方面,创造力永无止境,另一方面,创作者总是在寻找新的事物。 一个人不能简单地按一下按钮就灵感迸发。这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创意通常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正因为如此,我手边总是放着我的素描本,包括晚上在床边,因为我可能梦到了什么,第二天早上就记不起来了。所以我可能会写下一个词,以便早晨能回忆起晚上发生的事情。在一天中的任何时候,甚至是在晚餐时,都有可能灵感迸发,我有时甚至在餐巾纸上素描!创作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但它也是一种责任,因为必须要提出一些新的东西。

1985年,您为萧邦创作了首款珠宝——Happy Clown。它最初旨在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作品,推出不久后便大获成功,标志着萧邦珠宝领域的开端。绘制此手稿时,您有意识到这个小丑的潜力吗?

       从没想过!设计那个小丑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小时候,我喜欢去马戏团。除了杂技演员和所有动画之外,我最喜欢看小丑表演,尽管他们很悲伤,但能让人发笑。因此,我设计了在腹部镶嵌钻石的小丑。没想到当我父亲看到这个设计时,他把它制成圣诞礼物送给了我。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件只属于我的礼物,但是之后等我去到工作室,看到了很多其他相同的作品。这就是萧邦珠宝的开端。

灵动钻石的想法源自瀑布和水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景象。您能告诉我们更多有关它们的信息吗?  

       实际上,“Happy Diamonds”这个概念的存在时间比我进入萧邦的时间更长。我一直对这些精巧钻石旋转的样子很着迷,准确地说它们是在珠宝或腕表内欢快舞动。

       我的母亲创造了Happy Diamonds这个名字。当她在工坊看到首个原型作品时,她说道:“自由无羁的钻石更快乐”,就好像一个人不受束缚般自由幸福。每个人都认为她的评论非常准确,这个系列的名字也由此而生。

上世纪90年代,您决定以灵动钻石打造一款全新腕表——Happy Sport腕表。当您提出这个项目时,工坊负责人最初不相信这个想法可以实现,这是真的吗?

      实际上,不仅仅是车间经理,还有整个腕表开发团队,包括我的父母……他们认为,钻石通常由白金或铂金承托,将钻石放入精钢表壳中是一个疯狂的想法。但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个想法的落实。精钢不是贵金属,但它很酷炫,很年轻,很有趣,可以全天候佩戴。这是一场艰巨的挑战,在开始制作时,每个人都以为我疯了。但我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很难向“不行”妥协。听得越多,我就越坚定。最后无论如何,它确实发生了,结果也显而易见。我记得工坊负责人说过,每售出一只腕表,他都会给我一朵玫瑰。我现在应该拥有一整个玫瑰园了! 

他信守诺言了吗?  

      因为我们下了这个小赌注,最终,他信守了他的诺言。一个星期天早晨,我收到了一片美丽的玫瑰花花圃! 

Happy Sport腕表的技术挑战是什么?

      最初,在经典的Happy Diamonds腕表中,灵动钻石只能围绕表盘旋转。在Happy Sport腕表中,它们是完全自由的,仿佛悬浮于腕表上。这是一项技术挑战,因为我们必须在表壳、表盘、第一层蓝宝石水晶表镜、灵动钻石的位置和第二层蓝宝石水晶表镜之间找到美学上的平衡,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当然,腕表必须具有防水功能,这又是另一项技术挑战。

     对我而言,当你说“快乐”时,它就说明了一切。里面的钻石实际上是真正自由的。它们不受桎梏,不会无法移动。当你看到它们舞动时,你会意识到挑战是值得的!

与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一样,他发明的奢华成衣让女性每天都能穿上品牌服装,您推出的Happy Sport腕表也打破了珠宝腕表的神秘色彩,使女性可以全天候24个小时佩戴。您创造了90年代象征女性自由独立的腕表。那么在当今时代,您认为女性的自由精神意味着什么?

        当我发明Happy Sport腕表时,最重要的是因为我自己也很喜欢运动。这就是为什么“运动(sport)”一词出现在其中的原因。在萧邦,我们有几款夏日腕表,它们都是很酷的运动型腕表。但是,我真的希望打造出一款可以全天候佩戴的作品,适合游泳、滑水、打网球、购物、送孩子上学、去办公室或参加鸡尾酒会。即使没有时间更换衣服,手腕上灵动的精巧钻石便足以让你光芒四射。对我而言,这就是自由精神的意义所在,因为如今的女性都非常活跃,无论是照顾孩子,从事慈善事业,还是旅行或工作……这款腕表在所有场景中都非常适合。

女性不再简单地读取时间,而是花时间去关注钻石的舞动旋转。您是否意识到您将彻底改变我们与时间的关系?

       我并没有真的想要撼动制表行业,我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这也是我的激情所在,那就是创作和设计。也许我确实提出了一些非常不同寻常和意想不到的想法,这都是创作的理想情况。但我没想到我们会带着这块腕表走那么远。

您如何解释Happy Sport腕表在今天仍然和1993年创立时一样具有时代性?当年轻女性来到您的精品店时,要求佩戴与她们的母亲和祖母同样的Happy Sport腕表时,您会有什么感觉?

      不经意间,这款腕表已经跨越了几代人。我认为当某些东西从祖母传给母亲,再传给女儿时,经典之作便诞生了。我最初设计时并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您如何佩戴自己的Happy Sport腕表?它应该打造什么样的风格?

      我既会将它单独佩戴,也会用它进行混搭,比如搭配精美的Happy Hearts手镯或者其他钻石手链。另外,我还会用标志性的小丑吊坠与之搭配,所以它能够百搭多变。这就是Happy Sport腕表的美妙之处。当然,你也可以轻松地将精钢款式与钻石戒指搭配。

自2015年以来,Happy Hearts系列也已成为珠宝业的经典代表作。这个系列的设计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那是在一个非常无聊的会议上诞生的!当我觉得无聊的时候,我就开始设计,于是便随意乱涂乱画起来。当时我们已经设计出了一些带有简单空心心形的长项链。我想给它们增添一些颜色,然后开始给心形涂色。人们通常会忽略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随后,佩戴大量链条、幸运坠饰和手镯在年轻女孩和成年女性中成为一种流行。因此,我们打造出这款既漂亮又可爱的手镯,并且它佩戴起来非常舒适和便捷。

您选择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来代言Happy系列。她是一个无可替代的选择吗?为什么选择这位特别的女演员?

      当我们首次讨论推出一部《Happy Diamonds》影片时,团队说能有一个拥有迷人微笑的形象大使会很好。于是,我立刻建议了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我说过,在我看来,她拥有这个地球上最灿烂的笑容!谁不喜欢漂亮女人呢?谁不想成为漂亮女人呢?她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女演员之一。 她拍过许多很棒的电影,例如《永不妥协》。她是那种从内而外闪耀的女演员,而且是个非常快乐的人,拥有阳光般的能量,感觉仿佛一切都会重生,甚至比以前更美丽,并具有令人着迷的魅力和坚定不移的“乐享生活”态度。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 是我觉得唯一能够传达Happy Diamonds那种自由随性魅力的人,这正是我希望诠释Happy Sports腕表的方式。

把这部影片委托给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的想法从何而来?您是怎么认识他的?

      他是戛纳电影节的宠儿之一,我就是在那里认识他的。作为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我立刻想到应该邀请他参与我们的项目。他观察力敏锐,注重细节,所以能捕捉到我想传达的情感,这也正是他拍摄电影的热情所在。他对与萧邦和朱莉娅·罗伯茨(Julia Roberts)合作的想法着迷,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说到这里,让我们来关注下您与戛纳电影节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也反映了您对电影的热爱。您是什么时候感受到这种激情的?给我们讲讲你们合作的故事。

       从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起,我就喜欢看电影,现在也是。电影的美妙之处在于,无论它们是浪漫的、恐怖的还是有教育意义的,它们都会在两个小时内把你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想这就是最初把我带到戛纳的原因。我一直远远地关注电影节,直到有一天,我建议在电影节期间开设一家精品店,因为镇上有很多名人名流。我去巴黎研究了可能性,并会见了当时的电影节主席皮埃尔·维奥特(Pierre Viot)。他很有魅力,并邀请我为50周年纪念日重新设计金棕榈奖杯(Palme d'or)。那天下午,我带着旧版本的金棕榈奖杯离开巴黎,冲进我哥哥在日内瓦的办公室,告诉他我要重新设计金棕榈奖杯(Palme d'or)。他看着我,好像我完全疯了一样,但这就是一切的开始。在全新的金棕榈奖杯(Palme d'or)以目前的形式亮相24年后,传奇故事仍在继续。自2014年以来,作为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奢侈品之路”的一部分,该奖杯由“公平采矿”认证金原料制成。我们还在2001年设立了Chopard萧邦最具潜质演员奖(Trophée Chopard),以表彰年轻的演艺新秀。萧邦与戛纳电影节已密切相连,我们将继续携手坚定前行。

作为自由独立的女性代表之一,您在2013年发起了萧邦“可持续发展的奢侈品之路”。如今,可持续发展已成为所有主流品牌关注的核心。告诉我们您是如何构想出这一富有远见的想法的?

       2012年,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利维亚·费斯(Livia Firth)问我们的金原料来自何处。我立即回答:“从河岸淘来的”,但这并不是我期望的答案。实际上有数以百万计的男性和女性在淘金,他们经常在不安全的条件下工作,他们的工作只得到不公平的报酬,或者根本没有。从那一刻起,我决心担负起一项使命,不仅要改变萧邦的企业形象,而且要改变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是一段永无止境的旅程。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把保护当地居民作为我们的首要任务,因为他们成就了我们的事业。 一旦意识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萧邦的所有人都深信将伦理道德问题置于我们核心位置的重要性。为我们的腕表和珠宝产品采购以负责任方式开采的金原料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奢侈品之路”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

认识您的人都说您的乐观和积极非常具有感染力。您的幸福秘诀是什么?

       首先,我认为你必须让自己开心。否则,你不可能让别人开心。微笑无需成本,但是它却价值连城。我总是看到杯子是半满的,而不是半空的,我认为带着好心情醒来,带着好心情去工作,并与你的团队分享你的好心情至关重要。

您最喜欢的座右铭是什么?

       保持快乐! 当然也要与你的Happy Diamonds共舞。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