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马仕W403249WW00腕表

时尚大佬的高级制表经

2024年07月04日 17:16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万表琦观

今年钟表与奇迹展,我被爱马仕展台亮相的一枚重量级作品—— Arceau Duc Attelé 陀飞轮三问震撼到。而在此之前,场外的一所庄园里,GUCCI的25H三问腕表刚刚带给我过同样震撼。当时我的第一直觉是,他们哪来的实力能做出如此分量的作品。随后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从前的刻板印象拖慢了我对于他们改变的认知。

每年一款孤品座钟是香奈儿制表多年延续的传统,今年这座高定工坊音乐钟开幕当天以260万欧元售出

记得十几年前,在看爱马仕或者香奈儿的发布时,如果你不经意的蹦出“时装表”这三个字,那简直是触碰到了它们最敏感的神经,马上会有人站出来纠正你,“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时装表,我们是专业制表。”时至今日,当我们再看到他们在高级制表方面的表现,你就不难理解当初他们的敏感和坚持。确实在制表业,其他时尚品牌的力不从心与这几个头部品牌的积极投入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即便在专业高级制表领域,他们也获得了值得尊重的一席之地。

Erin O’Keefe为爱马仕设计极具艺术氛围的沉浸式展厅


有人说,他们是高级制表的未来。对于这个说法,我持一半肯定的态度。相比于从怀表演变到腕表的那些动辄几百年历史的专业制表品牌,仅从无法改变历史积淀来比较,差距就显而易见。但时尚巨头的背景,又让他们在美学造诣、前卫设计和雄厚实力等方面具备优势。所以,是不是未来我不确定,但他们绝对是制表业一股极具朝气的势力。今天,我们从各家的新品入手,一起聊聊财大气粗的这些头部时尚品牌在高级制表业投入的力量。

爱马仕 HERMÈS

爱马仕今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是Arceau Duc Attelé ,配备三轴高频中置陀飞轮叠加三问功能。一个是Hermès Cut全新女士系列。一繁一简,却将爱马仕的制表哲学和美学诠释的明晰具体。


Hermès Cut的设计简约,却不简单。它是爱马仕的广泛产品线,暂时还没有叠加除走时外的其它任何功能,但造型却让人过目难忘。它之所以叫Cut,我猜想主要是因为它的表壳形状,好像是用刀削出来的一个非完全标准的圆形,与表圈的标准圆形正好形成一种反差。同时,利用缎面和亮面两种抛光效果,于细节处将这种反差放大,这种绝妙的造型设计组合一定是爱马仕巴黎的杰作。而专用的时标字体和反常的表冠位置,也时刻的在诠释着标新立异。

Hermès Cut 的另外一个记忆点,就是Hermès第一次将自产机芯应用在女装腕表。爱马仕自制的H1912机芯,出自Vaucher机芯厂,这是爱马仕早期在高级制表领域重要的一个布局。这家以设计制作复杂机芯见长的机芯厂,目前爱马仕和山度士制表等都是他的重要股东。

今年亮相的超复杂Arceau Duc Attelé,对于爱马仕有着更非凡的意义,这是目前为止爱马仕高级制表中最复杂的款式。尽管在2020年的 Arceau Lift 同样具备三问和陀飞轮的结合,但一个是三轴陀飞轮,一个是单轴陀飞轮,绝不是一个量级的比较。

如此重量的作品,自然要把爱马仕的灵魂元素悉数呈现。所以我们看到了Arceau系列的不对称马镫表耳,马车车轮为灵感的镂空机芯齿轮,马头侧影的三问音锤,以及巴黎福宝总店电梯铁艺为灵感的双“H”抛光钛金属三轴陀飞轮框架。

爱马仕漫游时光腕表在2022GPHG同时获得男女最佳复杂奖

其实从2006年参股Vaucher机芯厂开始,我们便看到了爱马仕在高级制表领域的勃勃野心。而它目前为止最高光的时刻,我也亲眼见证,就是2022年凭借Arceau Le Temps Voyageur漫游时光腕表同时斩获GPHG男士和女士复杂腕表的奖项。但背后爱马仕在高级制表领域的付出绝不仅于此。

爱马仕的制表部门 Montres Hermès 早于1978年便在瑞士比尔建立,同时推出了Arceau,Cape Cod等经典系列。在参股Vaucher之后,爱马仕又接连收购了从前的合作伙伴Natéber表盘厂和Joseph Erard表壳厂,后来将其合并为Les Ateliers d'Hermès Horloger。

爱马仕Arceau L’heure de la lune月读时光腕表(2020)


从前期的“暂停时间”到后来的“漫游时间”,爱马仕为高级制表业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遐想,而实现这些遐想,因为雄厚的财力背景,他们可以选择一个又一个聪明的“外脑”作为合作伙伴。

爱马仕Arceau Le Temps Voyageur漫游时光腕表(2022)


当年的“暂停时间”,就是与Jean-Marc Wiederrecht合作的创意,梵克雅宝著名的情人桥机芯同样出自这位大师之手。而“月读时光”和“漫游时光”中可以环绕旋转的表盘创意,则是与Chronode 的 Jean-François Mojon 合作完成。今年这枚超复杂的Arceau Duc Attelé陀飞轮三问,爱马仕选择的合作伙伴是拉绍德封著名的机芯制造商 Le Cercle des Horlogers,Biver的新表机芯,Speake-Marin的机芯都是出自这家工厂。另外一个重要客户,还有我们后面要说的路易威登

香奈儿 CHANEL

钟表与奇迹2024香奈儿展厅

据我的不完全统计,香奈儿今年在钟表与奇迹表展亮相的新品,从款式数量上应该稳坐前二,与卡地亚不相伯仲。而展厅中央悬浮着的巨型金针与表盘,则静静地诉说着这个以巴黎高级定制服为起点的品牌,在深耕高级制表的同时,永远也不会放弃自己的时尚基因。

香奈儿今年最亮眼的作品,是这枚搭载最新高级自产机芯CALIBER 6 的 J12 高定工坊动偶限定腕表。从2017年开始,Gabrielle Chanel 女士作为香奈儿永恒的灵感缪斯,出现在了之后历年的表盘之上。这次的 J12 高定工坊动偶腕表,香奈儿不仅利用复杂的凸版印刷工艺,复原了巴黎康朋街21号香奈儿高定工坊的原貌,更是让卡通COCO活灵活现的动起来。只需按动8点位的按钮,便会呈现出20秒的生动场景。

看清楚了吗?表盘上的COCO扭头,扭腰,舞剪,同时半身人台上下移动。能够呈现如此精彩的场景,主要归功于拉绍德封香奈儿表厂新一代自制高级机芯CALIBER 6,短短几年时间里,这已经是这个表厂出的第八枚高级自制机芯。

看机芯的构造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枚CALIBER 6其实是脱胎于第一枚自制机芯CALIBER 1,因为CALIBER 1是男表MONSIEUR的机芯,尺寸偏大,所以表厂依据CALIBER 1建构了适合J12 38毫米尺寸的CALIBER 6,同时叠加了动偶功能。

另外一枚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同样来自香奈儿的限定系列。这枚J12高定腕表中,香奈儿女士经典造型依靠在工坊的沙发上,背后是衣挂,半身人台像,针线,山茶花,剪刀,针垫等工坊常用的剪裁工具图案。而且这层表盘并不是静止的,而是一直在不停地旋转着,每五分钟旋转一周。表圈镶钻的款式数量更稀少一些,仅生产55枚。

之所以选择这两枚新款,因为他们背后是香奈儿制表实力的一个缩影。第一枚从机芯设计到成表,几乎全部由香奈儿表厂自行完成。这是一家有着悠久历史的表厂,它的全称应该叫G&F CHÂTELAIN,原本是一个家族企业,成立于1947年,当然那个时候香奈儿还没有开始进军制表业。后来香奈儿将这家工厂买下,用来生产自己的腕表作品和基础珠宝作品。没错,香奈儿配饰的潮流宠儿coco crush也是这里出品的,还有香奈儿注资的bell&ross都出自这家实力雄厚的表厂。

香奈儿制表厂G&F CHÂTELAIN

这家工厂除了可以为香奈儿提供自制高级机芯,同时拥有一流的精密陶瓷生产技术。J12的全陶瓷部件,均出自这家工厂。在陶瓷技术的研发和生产上,这家工厂处于瑞士的一流水平。

而第二枚腕表所搭载的香奈儿Caliber 12.1自产机芯,则是出自Kenissi机芯厂。这家以劳力士集团为主导的机芯厂,香奈儿于2019年成为其股东,拥有20%的股份,这也是香奈儿在基础自产机芯的一份重要布局。

香奈儿Caliber 12.1自产机芯

自产陶瓷,自产机芯,香奈儿在制表业的这盘大棋还不止这些。除了Bell&Ross,备受钟表藏家追捧的F.P. Journe,Romain Gauthier都有来自香奈儿的资本注入其中,这些都将会为香奈儿制表带来正面的影响。

CHANEL珠宝暨腕表总裁Philippe Mougenot与前爱彼CEO Georges-Henri Meylan


而香奈儿合作伙伴的名单中,也曾出现过爱彼的大名。早于2008年,爱彼便曾经利用自家经典的3120机芯,改造为J12 Calibre 3125供香奈儿J12使用。而香奈儿高级制表里程碑作品,J12 神秘飞返陀飞轮,更是联手爱彼旗下独立复杂机芯研发机构APRP合作开发,放在今天也是难以逾越的神仙作品。

香奈儿 J12 神秘逆行陀飞轮腕表(2016)

古驰 GUCCI

每年的表展,我都会去老朋友GUCCI设在日内瓦湖边一个私家庄园展场,去看他们的新作,顺便放松一下在庄园里喝杯咖啡。而今年的这杯咖啡,我是用来压惊的,我没想到会被GUCCI今年呈现的25H系列的三问表所惊到。

有点钟表常识的朋友都知道,判断一枚三问的制作水平,第一就是找个安静的环境,细细的品味这种纯机械打造的音质。当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品牌朋友谦虚的希望我在听后能够给出中肯的反馈。接下来现场制表师的一波操作,在我看来是不够专业的。现场不够安静,他也没有任何能够辅助声音传播的道具。哪怕是个木质的托盘也好,通过共振可以稍稍提高一些音量,可惜这些都没有。

可是当我听到这枚三问所发出的声音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给任何意见直接要求再来一次。第二次再次听到同样声音的时候,我直接告诉品牌好友,你们创造的是一枚非比寻常的三问。

首先这枚三问所呈现的声量,比我以往听过的任何一枚三问腕表的声音,都大出好多,甚至不在一个量级。不需要安静的环境,不需要借助任何辅助道具,它的声音都可以清晰的传到我的耳朵,当然也不用我把它拿到耳边。而它的音锤,既不是传统的两锤,也不是大教堂的四锤,而是极为少见的三锤,自然音律也是极为特殊的。

除了特殊的音质,这枚腕表表盘采用镂空形式,而镂空的图案就是这枚腕表的音波振动形成的图案,所以这枚腕表号称要让声音看得见。最后这枚三问腕表启动三问的方式也很特别。整枚腕表看不见任何突出的滑杆,启动三问功能的方法是转动表圈。

最后我用寸镜仔细地看了一下这枚机芯的打磨和6点位带有品牌双G标志的飞行陀飞轮,告诉品牌朋友我的感受,这绝对是一枚三问的神作。这样一枚神作,在咖啡时间我问品牌,这是你们做的吗?得到的答复是与专业机构合作的,合作方暂时保密。

另外一枚使人印象深刻的腕表来自Interlocking系列的中置陀飞轮跳时腕表。这枚腕表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叠加在一起的多层表盘。设计理念是跳时显示既然省去了时针,那就把分针也藏起来,还表盘一份清净。

分针被隐藏在了第二层和第三层表盘之间,仅仅露出一个醒目的红色针尖来指示分钟。硕大的飞行陀飞轮占据了表盘的中心位置,摩登线条的陀飞轮框架上,品牌的双G标志彰显其尊贵出处。

坐落于瑞士科尔塔约的GUCCI腕表实验室

四个头部时尚品牌中,在制表业的建树GUCCI应该看作是起步最晚,进步最快的一个。2021年才拥有独家机芯的GUCCI,在近三年已经将三大复杂功能陀飞轮,万年历,三问以自己的形式悉数呈现,这些都要归功于2020年组建的GUCCI腕表实验室。

虽然叫实验室,但是从它的各种职能来看,已经是一个标准的制表工厂。因为GUCCI腕表从设计研发到配件生产,再到整表组装都可以在这里完成。这座占地9000平米的实验室,将是GUCCI腕表产品线可期的未来。

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

虽然路易威登制表并不参与表展,但本月发布的全新版本的Escale腕表也的确值得我们好好品鉴一番。


其实新款的Escale与我们原来印象之中的Escale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类别的物种了。路易威登本可以将这个系列重新命名,但是他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依然叫做Escale,我想这背后的意图是在有意的强调,他们的制表作品正在变得正式且传统。唯一让我觉得与早期作品有所关联的,就是表耳与表壳的连接,延续了路易威登经典旅行箱黄铜包角的设计。

此次Escale一共亮相了四个款式,其中两支为玫瑰金材质,另外两支为铂金材质。铂金材质的盘面为陨石或缟玛瑙材质。玫瑰金奶白色或蓝色细致颗粒质感盘面为特别工艺打造,以呼应路易威登Monogram帆布质地。

从去年发布的一体钢链奢华运动的Tambour,到近期的这枚Escale,路易威登制表在家族小公子Jean Arnault的指挥下,变得越来越严肃,越来越正统。我们看到这枚典型的正装腕表Escale放弃了之前的色彩斑斓的风格,却将越来越多路易威登经典箱包的元素,利用严肃的作品细节呈现出来,比如四方的大号时标,以及表背的铭牌。



这枚腕表的机芯,与去年的Tambour使用的是同一款机芯LFT023。只是将Tambour的小秒针设计改成了大三针。机芯编号的前缀LFT是其制表厂La Fabrique du Temps的缩写。从机芯的各种打磨抛光倒角的细节可以看出,的确是下足了功夫。

这枚优质的机芯是La Fabrique du Temps与机芯专家 Le Cercle des Horlogers 联手打造的结果。2012年,路易威登凭借雄厚的实力,收购了这家由Michel Navas与Enrico Barbasini两位制表大师于梅林所创立的高级制表厂,去年集团又将原本在宝格丽名下的两大制表品牌Daniel Roth和Gérald Genta划归至这里独立发展,可以看出集团对这家工厂给予的厚望。所以未来的某一天,路易威登如果搞出来一枚日内瓦印记,也无需太惊讶哦。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4款产品

4 57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