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给消费者一个品质承诺 专访北京表品牌总经理徐创越先生

2017年07月02日 08:0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吴一冰

      [腕表之家 人物专访] 2017年6月22号,第28届中国(深圳)国际钟展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这是中国自己一年一度的钟表盛事,超过500家企业积极参与其中。和飞亚达集团携手走过近两年时间,北京表一步一步的改变,我们有幸亲历。今年的北京表,给我们带来了两组作品,“灵燕”陀飞轮和苏绣主题腕表,在北京表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华精粹与机械制表的相互融合,国表原创正在释放它的真正魅力。同时,我们也带着疑问,这个极其重要的国表品牌,将走向何方?一直被诟病的国表品质,是否在新的管理团队之下得到好转?它会是扭转国表印象的先行者吗?我们采访了北京表品牌总经理徐创越先生,来听听他怎么说。

北京表品牌总经理徐创越先生

腕表之家:飞亚达集团与北京表已经携手走过近两个年头,您觉得北京表有哪些重要的改变?

徐总:在过去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飞亚达集团和北京品牌的团队有非常多的相互学习和交流,去年10月份,我们确定了合作模式,北京表从产品研发、设计、生产、制造、销售、推广等等全由飞亚达集团旗下独立公司去运营,自此开始,我们认为北京表进入了既有传承又有更新换代的历史阶段,所以今天在展台上看到的品牌格调,东方美学的特色变得更清晰,包括红黑主题,以及大面积的留白,我们逐渐去展现这些美学印记。

      产品层面上,我们带来了两个主题,首先是陀飞轮,北京表从1995年诞生第一枚陀飞轮机芯至今,它是我们坚持去做的在技术层面上非常强的产品。其次是刺绣的作品,北京表已经沿用多年,今年我们把时尚的元素和中国传统的刺绣工艺做一个整合,比如水墨画风格的铃兰用刺绣去表现,极简的梅花用黑色底盘来做金线刺绣,这些都带有非常多的当下审美流行的极简元素,但又穿插着中国最经典的刺绣工艺,这也恰恰是我们希望北京手表表达出来的东方美学现代表达的精神。

      同时飞亚达集团来运营北京品牌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改变。我们有年轻的设计师团队给北京品牌整个产品专门去做独立的开发设计;同时我们会对以往北京表沉淀下来的机芯技术做进一步的挖掘和调整;依托飞亚达集团30年发展过程中沉淀下来的渠道资源,比如亨吉利世界名表中心以及博观连锁表行加起来在全国有超过400家门店,这些都是给北京品牌带来非常重要的产品销售渠道通路,因为以往的北京表在线下销售门店只有两家,今年仅仅在上半年我们就开了48家门店。

      另外是对北京品牌产品的制造装配。飞亚达集团的制造平台每年完成超过100万只表的装配和生产,有着领先的制造水平与实力,现在为北京表提供这样的制造实力和供应商资源,这也是有利于北京表快速将产品达到国际品牌质量标准的一个路径,这是非常重要的飞亚达集团带入。同时,飞亚达集团对机芯质量的品控有一套标准,在过往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将北京表的品控标准提到了更高的一个层面,这也是为了北京品牌能够达到国际品牌需要的质量标准。这些在今天是能够看到的,无论是产品的设计,技术的改造,产品最终的装配和生产,以及整个品牌的定位,这些都是在过往两年中一直在推进的。

腕表之家:在高峰论坛上,大家在倡导国表走向“中高端”,而北京表无疑被寄予厚望,那么北京表是否有这样的计划?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做到“中高端”?

徐总:中国以往来说,整个的手表产业是基于人工成本低,材料成本低,环境(破坏)成本低,知识产权的成本低,我们走过了一段快捷径或者说赚快钱的年代,但是想要往中高端的品牌去走,首先我们要理解什么是品牌,什么是中高端品牌。如果说我们中国的腕表品牌能够在整个世界的腕表产业当中成为别人尊敬的竞争对手,那首先需要一些国际规则是一致的,这涉及到知识产权、设计原创、技术原创等等。其次,我们当然希望北京表是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因为北京两个字的分量太重了,整个中国在国际格局当中正在不断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频繁亮相,那当北京手表拿出去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它代表着中国,代表着首都北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有这个义务也理所应当把北京手表做到中高端这样一个层面上去。

      当然,对中高端的定义大家也是不同的,北京表一直以来存在一个模块叫“高端定制”,其实有非常多的名人是在北京表定制手表的,这里包括一些政要和非常有名的企业家,这种定制产品的客单价基本上达到了瑞士高端品牌的复杂表定价,比如说定制一枚双陀飞轮,基本要在五十多万以上,而且每年都有,所以这种类型本身就代表了一个品牌的高度,我们原来的“游龙戏凤”腕表100万成交,它是目前中国最高单表成交记录的保持者。第二个来说对于中端来讲,依照中国人消费水平的增长,大家很大程度上消费一个一万元的产品不会认为它是一个高档品,而只是认为这是一个中高档的产品,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因为中国的腕表产业都聚焦在2000元以下,那实际上4000-10000元之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间,我觉得未来北京品牌也有望能够通过自身技术的差异化,包括我们自身对中华文化的理解和一些中国工艺的带入,我们能够为消费者提供一些好的腕表,不管是在技术、文化,还是在设计,那我相信它是有机会在中高端市场有一席之地的。

腕表之家:现在都在谈“工匠精神”,制表在传统上是一个手工业,它的发展首先是工匠对钟表的执着追求,那么从北京品牌这边来说,您认为手表行业的“工匠精神”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如何将它转化为品牌力量?

徐总:有一个技术可以体现出来我们一直对品质、技术等的坚持,我们的陀飞轮,一直使用无卡度手工抽游丝这样的装配工艺,我们都知道这是对能工巧匠要求非常高的一个环节,现在有很多不同的机芯厂商或者品牌,都开始改用快慢针调拨,这样的话可以量产,质量稳定,但手工抽游丝要达到质量稳定就非常考验你的技术,那这些都是体现我们对高端工艺这一块的坚持,我想这也是匠人精神的一种诠释吧。第二个我想举一个例子,中国第一只陀飞轮的设计开发者,也是现在中国钟表大师许耀南老先生,从他天大毕业开始就一直在北京手表厂工作,他现在已经退休,心脏搭了桥,但是他现在每天在家里继续用小闹钟去测试他研发的机芯的走时稳定性,还有什么比一个人一辈子在一个行业专注于对机芯研发、设计和对后续的质量监控这样的热情,更能体现“工匠精神”呢。

 许耀南老先生

      当然,对于北京手表厂来说,也有很多老师傅和年轻的制表师傅出现,包括我们现在的超薄陀飞轮机芯,一位1988年出生的小伙子就可以设计出来,我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北京手表厂大家血液里面流淌的还是有对制表的痴迷和热情,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匠人去做这个事情。当然前提也很重要,“工匠精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又短期之内,很难实现经济量产化,所以对于一个企业和品牌来说,它既要追求这种工匠精神,注重匠人的培养,但同时它也需要有一套非常好的管理体制,一个方面给了空间,让他们去创新创造,另一方面它也需要投入更多的研发成本,把匠人所取得成果,把它转为实现经济规模效应的产物。

腕表之家:提到“匠人精神”,西方品牌会用匠人作为品牌形象来打造专业制表的市场印象,国内也有很多出色的匠人,那么这种方式是否也值得我们尝试呢?

徐总:首先,市场宣传中没有哪一种是最有效的,每种方式都有它的合理性,使用明星使用匠人都有不同的述求点,来面对不同的客群,因为客群所关注的点不同,那需要去迎合消费者采用对应的宣传工具,这个首先是不分好坏或者正面负面的。那对于中国的匠人来说,我们都知道匠人一方面是要有手艺,另一方面也要有德艺,那像许老先生这样是很少见的,去年我们在表展的时候呈现出来一条视频,我们把许老先生请过来,但是现在我们不忍心再去麻烦他,老先生毕竟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又上了年纪,虽然他还很有热情,但这样的老先生是可遇不可求的,我现在逢年过节都常去拜访他。所以刚刚讲到我们中国品牌或者说北京表,我们使用匠人的形象吗?我觉得我们会,但一定要有最合适的人。

      并不是每一个能工巧匠都适合来做品牌的形象宣传的着力点,当然来说未来北京品牌需要持续不断的培养消费者,让更多年轻消费人群接触到品牌,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名人,不管是企业家还是明星,去选择北京品牌,他们会去帮我们做宣传,这样可以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现在去商学院做宣讲,在这样一个圈层中,中国的企业家也会越来越关注到北京品牌,他们会去消费。未来我们使用明星,使用匠人,使用企业家都有可能,但首先最重要的是要提供好的产品,这是根本。

腕表之家:您刚说要提供好的产品,而好的产品首先是质量和售后,而这一直都是国表比较薄弱的一环,那么针对品质保障这一块北京表有哪些举措呢?

徐总:首先,质量一定是一个品牌的灵魂,非常重要的灵魂,一枚好的手表,底层逻辑首先它是一枚质量稳定可靠的手表,否则再多天花乱坠的故事,也只是一个空中楼阁。在品控这一块,因为现在的腕表的制作,是产业链条上极大的融合,每一个环节,机芯的每一个齿轮,哪怕机芯的每一个游丝、发条盒或者夹板,每一个工序我们自己都要能做,另外是外部的合作伙伴一定要有非常好的合作和标准化,以及对工艺的高标准,所以有时候是需要“门当户对”的,品牌必须要使用达到一定质量标准的合作伙伴,壳、盘、针、带整个的零部件,也是同样的道理,同样的外观还有佩戴的感觉,设计的合理性,这些是构成一块好表的基础。

      那么品控、质量,就来自于品牌的标准,质量的评估,制造团队,软实力和对品牌的理解,如果装配工人没有质量意识,里面有灰尘有手印,那就谈不上品牌,品控的背后一个是在前端,生产端,另外品控很重要的一环在于售后的服务端。作为品牌,这是一个承诺,给消费者的承诺,那么北京表如何去做?我们目前有超过250家门店可以接收北京表的售后,以前北京表只能寄回厂里。现在依托亨吉利名表的售后服务中心,里面有专门修国际名表的技师,他们可以为北京表来提供这个支持。包括卓致名表服务中心,在全国开放了32个城市的门店去做名表接修,这一块其实非常关键,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万一不是质量问题,是他自身的使用习惯带来的不便,你要能快速帮他解决,这也是质量很重要的一关。我想品牌某种程度上来说,底层逻辑的第一要素是质量的承诺,虽然质量问题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更重要的是,一个企业做一块表的过程中的质量意识和软实力。

腕表之家:所以我可以理解为北京表现在是可以给消费者一个质量承诺的是吗?

徐总:我们当然一直致力于做这一块,但我们不能避免的是手工装配的过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我们一定使用最快的速度去解决,而目前我们现在新出来的陀飞轮,通过我们提高品控和技术标准之后,我们的返修率极其的低。至少我们在名表渠道里面的销售,几乎没有任何的质量问题。

腕表之家:北京表明年就是60周年,对中国人来说这是很关键的年份,那么有什么重要的计划吗?

徐总:60年一甲子,不仅对中国人来说这个年份很关键,对中国品牌来说,也很少有坚持做到一甲子这么长年份的。最关键的一个点,在手表行业大家都知道,北京表是从1958年开始至今没有中断过生产的企业,所以我们也希望在明年60周年有特别有意思的作品来和大家互动,一个是在作品上,一个是我们也在致力于东方美学在现代表达上的一个传承,我们也希望这个品牌的内涵当中,流淌的血液里面,除了我们北京这样的一个强烈的政治文化的背景,同时它本身也具有强烈的艺术性的DNA,所以在60年,我们不管在作品上还是渠道上,我们都会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暂时只能卖一个关子。

      北京表未来的发展,不仅仅在于60周年,实际上它产品的规划我们现在是按照5-10年的规划线来走的,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在技术上的突破,在资源的重大整合上,还是在整条渠道链条上的一个战略调整,都会有长远的规划,所以明年60年我们阶段性的会有很有意思的产品出来,同时后续我们会有越来越多有意思的产品出来。我们知道一枚机芯的研发,从试制,调整,再调整,一直到实现批量化量产,需要4-5年时间,复杂机芯可能要更长,所以这两年我们一直还在对超薄陀飞轮机芯进一步去提升,没有着急推向市场,就是希望在质量上给消费者一个承诺,并不断优化它的质量标准。我们也希望明年可以有一批这样的产品出来。

总结:在国表发展的历史上,有那么几个品牌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而在计划经济改制到市场经济时期,很多国表已经暗淡无光,坚持下来的品牌,应该说是我们骄傲。北京品牌,无论是品牌名称,还是天安门LOGO,都带有很重的分量,因此我们自当希望北京品牌能够越做越好。(图/文 腕表之家 吴一冰)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