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归来 芝柏表重返顶级制表行列

2017年05月12日 19:21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编译 作者:许朝阳

       [腕表之家文化] 钟表圈曾有一个词语,叫做“大工坊”(les grandes maisons),用以形容少数精英高级制表商,它们既制定了行业标准,又保持了遗产传承。这份名单中的成员包括爱彼宝玑芝柏积家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按照名称首字母排序)。其中,您几乎肯定不太熟悉的名字,就是芝柏。很难准确描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芝柏远远落后于同侪(甚至许多地位远逊的品牌);但事后回想,竞争对手纷纷加注投入之际,芝柏反而裹足不前。

       即使芝柏被开云集团收购也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毕竟拥有同属旗下的宝诗龙作为机芯销路本应有所助益。终于,2016年品牌庆祝225周年,形势似乎迎来了转机。然而,在赶上同侪之前,芝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况且15,000枚(估计)的年产量,也和其他大工坊相去甚远。那么,芝柏又在做些什么,以期短时间内扭转未来?首先,我们为什么应该关心?

       芝柏绝非虚有其表的“大工坊”,相反,品牌有着悠久而辉煌的历史。1791年,制表匠和金匠Jean-François Bautte制作了第一批钟表,很快获得成功,不久之后,他在日内瓦成立制表工坊。Bautte专注超薄怀表和花式时钟制作,后者样式五花八门,有乐器、有花卉、甚至还有能够喷洒香水的手枪。除此之外,Bautte还率先建起集中生产体系,从基础元件制造到最终组装,所有的一切都汇聚到同一个屋檐下。

芝柏制表厂

       Jean-François Bautte的公司是当时瑞士最先进的之一,1837年逝世前,他将其传给了儿子Jacques Bautte和女婿Jean-Samuel Rossel。二十年后,公司由Constant Girard及其夫人Marie Perregaux收购。接下来的时间里,芝柏将自身塑造成瑞士制表行业最优秀的品牌之一。1889年,Constant Girard呈现三金桥陀飞轮怀表,这枚怀表为公司赢得了无数奖项,其中包括巴黎世博会金奖。

       直到1928年易主之前,三金桥陀飞轮设计持续发展,成功续作层出不穷。随后几十年,芝柏扩展到全球市场,并发布多个关键创新和型号,包括1940年的海鹰潜水腕表、1957年的Gyromatic自动上弦腕表、以及1966年的5赫兹高振频变体。此外,芝柏是瑞士制表行业Beta-21项目组成员,品牌不仅率先应用石英技术,公司研发部门还确立了石英振荡的标准频率(32.7 kHz)。

一枚芝柏怀表,配备陀飞轮,产于1884年

一枚出自Laureato系列的原始石英机芯

       1980年代,芝柏重拾三金桥陀飞轮设计——起初是以怀表形式,随后1991年品牌成立200周年之际芝柏复又推出腕表款式,时至今日后者仍是芝柏历史上制造的最美的陀飞轮腕表之一。1992年,Luigi “Gino” Macaluso买下芝柏,他是品牌意大利经销商,同时也是企业家、建筑师和前赛车手。

       在Macaluso的领导下,芝柏推出了一系列自主机芯(从1994年的GP3000开始),与法拉利建立了富有成果的合作关系,同时巩固了芝柏的大工坊地位。2008年,Macaluso将公司少数股权出售给开云集团,双方开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0年,Macaluso逝世;翌年,开云集团获得多数股权。Macaluso的儿子Stefano留在公司负责产品开发,该家族仍然参与其中。

一枚芝柏三金桥怀表

       及至最近,又有Constant Escapement腕表。这款腕表应用硅材质,对摆轮和擒纵的运作方式进行了革命性创新。尽管拥有辉煌的历史、强大的设计(1966系列仍是最好的简约腕表设计之一)和丰富的产品,但令人惊奇的是,如今的芝柏知名度和影响力无法与爱彼或积家相提并论。

       原因究竟何在?内部纠葛并不容易厘清,但答案的一部分必然涉及市场开拓和产品营销,过去15年中芝柏在这方面的投入远不及竞争对手,于是不可避免地导致品牌丧失知名度和认可度。也有一种感觉,在Macaluso后,芝柏没有找到明确发展方向,管理层领导能力缺失。腕表的设计制造从来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产品的呈现缺乏信念。2014年,Antonio Calce被任命为芝柏首席执行官,重振旗鼓。通过他上任后的举措,我们可以发现问题的本质。

芝柏Laureato系列38毫米精钢蓝盘腕表

       谈到芝柏现状,Antonio Calce丝毫没有幻想:“芝柏陷入困境,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将产品重新置于品牌工作的中心。”今年早些时间他在一次采访中如是说。这并非意味着全新的设计,只是更有条理的梳理产品系列。再者,就是更好、更多地进行针对性营销和沟通,明晰分销渠道,使品牌的策略更容易理解和相信。“意见领袖和零售商对我说,现在他们重新了解了芝柏。”Antonio Calce表示。

       他继续补充道:“过去两年来,我们专注通过产品系列,凸显品牌遗产传承,同时也在丰富不同价格段的产品。我们恢复了五大支柱产品系列:1966系列,三金桥系列,猫眼系列,Heritage系列(如Laureato腕表和Constant Escapement腕表),以及像Competizione这样的新古典运动计时系列(其灵感源自1980年代研发的标志型号)。我们更加深入地开发了1966系列,引入全新功能和亲和材质,例如推出不锈钢型号。”

芝柏1966系列蓝盘腕表

       实际上,Antonio Calce正在做的事情证明只需更好的领导管理和明确的发展方向,芝柏的历史和资源也能重焕耀眼光彩。毫无疑问,Antonio Calce已经让情况变得不同。首先,他重新梳理的五个支柱系列合乎情理,同时这也为品牌的未来发展明晰了道路。顺便一提,Heritage系列也让芝柏能够重新发布Laureato腕表和Gyromatic腕表,后者于去年推出后一直备受好评。

       而在商业方面,Antonio Calce清楚地知道什么是芝柏所需要的。“我们努力与合作伙伴共同协作,优化库存管理水平,并提供新的营销和销售工具。今年,我们投资打造了一个全新广告活动,既具有时尚风范,又符合奢华和高级制表传统。我们将着眼长远发展,调整分销布局,明晰价格策略。此外,得益于主要市场中高技能人才的热诚奉献,品牌才能持续稳定发展。”

芝柏1957 Gyromatic腕表

       例如,芝柏1966系列玫瑰金蓝盘腕表,今年早些时间一经推出即在市场引发积极回应。简约纤细的三针自动腕表是制表行业最基础(同时也是最困难)的概念,而1966系列正是最佳诠释之一。摒弃复杂功能和无关紧要的细节,这类腕表最难设计得当,任何指针、时标和数字的不协调,任何表壳、表圈和表冠的不平衡,都显而易见。通常,此类腕表以银色、奶油色和白色表盘的形象出现,但芝柏别出心裁,玫瑰金和蓝色的搭配赋予了腕表更加强烈的印象(表盘上微妙的旭日纹亦有助益)。

       然后是最近推出的1966系列全历腕表,1957 Gyromatic腕表,以及备受欢迎的Laureato腕表。为了庆祝周年纪念,并展现品牌未来发展,芝柏还推出Place Girardet系列腕表,共计225枚,均搭载简洁而又能体现品牌高级制表特性的机芯——GP01800-0005。该系列所有腕表的共同之处,在于表盘侧六点位置设有单一玫瑰金金桥,用以支持可调节的Microvar摆轮。

芝柏Place Girardet腕表

       然而,225枚腕表每一枚的表盘均不相同,九点位置装饰小金片并刻有1791至2016的年份,中央的短句刻画该年的重要时刻,包括文化、科学和政治领域的重要里程碑(如1808年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以及芝柏和制表界的重要时刻(如1880年芝柏第一枚腕表)。

       Antonio Calce了解芝柏仍然需要触及年轻市场,同时他也深知自己处在品牌特别的历史阶段。“芝柏在制表领域拥有大约80项专利,始终致力开拓创新。这是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财富,我们将继承并不断丰富。”那么,Antonio Calce佩戴什么表款?“芝柏制表规范的完美平衡,Laureato腕表。”(图/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

最新评论

挨有味
挨有味 [北京不限网友]

………那个五折都买不起,不过刚买的1966英国真的是一点折扣都没有。

2017-05-22
00 33
wstylk
wstylk

我带的1966钢款全历,设计真的很经典耐看,机芯也稳定。折扣问一问肯定是有一点的,但是一折什么的过分了。几千块买芝柏?给我来一集装箱,谢谢

2017-05-16
00 11
师兄
师兄 [辽宁省沈阳网友]

买完都没地方保养,三十万的表卖一折,公价高得要死,折扣低得要命

2017-05-16
00 22
rayrayyang
rayrayyang [广西南宁网友]

看这两年的产品我还以为倒闭了

2017-05-13
00 00
挨有味
挨有味 [北京不限网友]

产品本身有实力,只是缺少宣传和广告

2017-05-12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