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之美:江诗丹顿阁楼工匠「Mécaniques Sauvages」主题腕表(下)

2020年03月26日 11:27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转载 作者:李浅墨

       在「Imperial Tiger」和「Majestic Tiger」两款作品上,江诗丹顿的工匠们使用18世纪末与19世纪初时便开始应用于怀上的雕刻工法,用金属材质的锤子、钝头雕刻锤以及凿子一刀刀刻画出老虎身型,透过打磨修饰与哑光、抛光、缎面拉丝产生层次,最后以氧化处理呈现老虎的斑纹,栩栩如生。

阁楼工匠Majestic Tiger腕表18K白金/18K 5N粉红金表壳,表径41毫米,手工雕刻金质老虎及细木镶嵌表盘,时、分、日期、星期,2460 G4自动上链机芯,动力储存40小时,日内瓦印记,蓝宝石水晶玻璃镜面及底盖,鳄鱼皮表带,限量各一只。

       至于背景则是使用细木镶嵌制作。这项工艺最早流行于法国巴洛克时期,后来发展到俄罗斯。日本过去也有使用过类似的工艺,主要应用于版画或是木制器具的表面上,常见的图案包含几何、花卉与植物的图形。工匠先在木片上画出想要的图案,再透过切割机切出一片片图案。

Majestic Tiger表盘的老虎图案由细木镶嵌工艺制作,栩栩如生。

       「Imperial Tiger」与「Majestic Tiger」腕表表盘上分别使用了200多片以及130片木片,用黄、红或是蓝色的鲜艳色调,搭配枯叶、岩石或松树,彰显老虎的龙骧虎步,虎虎生风。

阁楼工匠Wild Panda腕表表盘的熊猫以及背景用不同颜色的木材制作,色彩鲜艳且活灵活现。

       另外一款Wild Panda使用铁灰色、白色、咖啡色、墨绿色以及棕色等各种木材,用多样色泽展现出图案的层次。将木头切片的过程中,只要稍有不慎,切出的木片形状不符合草稿的规划,或是厚度没有统一,就得重新切割;加上组成表盘上的竹林及熊猫需要使用多达300片木片,让整个制作过程既费工又耗时。

江诗丹顿自制2460 G4自动上链机芯,时、分、日期与星期各自独立呈现。

       Wild Panda、Imperial Tiger以及Majestic Tiger皆搭载江诗丹顿自制2460 G4自动上链机芯,并将时、分、日期与星期各自独立呈现。

       透过座落表盘四个角落的扇形视窗,分别显示小时(11点半位置)、分钟(1点半位置)、日期(4点半位置),以及星期(7点半位置);其中时间显示盘采用转动,而日期与星期则是用跳动方式,相当俐落;翻到表背则能透过透明底盖欣赏这枚日内瓦印记认证机芯的美丽修饰。

阁楼工匠Wild Panda腕表18K白金表壳,表径41毫米,细木镶嵌表盘,时、分、日期、星期,2460 G4自动上链机芯,动力储存40小时,日内瓦印记,蓝宝石水晶玻璃镜面及底盖,鳄鱼皮表带,限量一只。

       Wild Panda以18K白金打造,而另外两款则具有18K白金以及18K 5N粉红金两种材质。 「Mécaniques Sauvages」主题表款每款皆限量1只,展现这些动物独一无二的倩影。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