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可以站C位却做了外缘 浅聊外缘式摆陀

2018年01月05日 07:0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王涛

      [腕表之家技术] 前段时间,佛系这个词突然大火,虽然佛系不是什么新词,但是谁让90后都“出家”了呢。佛系讲的是如佛一样讲究随缘,不爱争抢,当然也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那么它和手表又有什么关系呢(没关系不也得扯点关系吗,你懂)?手表就是个物件,顶多可以讲佛性,但是,偏偏有些表,一本正经的喜欢搞“小动作”。

      言归正传,其实今天要和大家聊的,是机械手表中的一个不太常见的结构——外缘式自动摆陀,它的外文名称叫Peripheral Rotor(简称PR,PR们请躺好)。我们常见的自动机械腕表,自动摆陀的轴心都是放在机芯背面的中心位置(所谓的C位),少部分珍珠陀自动机芯,摆陀在机芯边上。为了解决手表的自动上链问题(怀表的就更久远了),从上世纪30年代左右,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制表师们“冥思苦想”想了三十年,想出了大概四种办法:中心摆陀自动上链、偏心珍珠陀自动上链、撞陀自动上链以及“爱擦裤边的”外缘摆陀自动上链,当然可能还有别的,主要是这几种。

      外缘式自动摆陀的手表有个特点,就是自动摆陀因为在边缘不明显,常常被忽略,这种不争不抢很佛系啊,它明明可以放到机芯中间,用一大块贵金属摆陀遮掉机芯,让大家只看到它的美,但是它就不,就要让大家看到机芯的美,简直无私到发怒。虽然这么开玩笑,它实际上是因为设计师不同意它放中间,否则会增加机芯厚度。

      外缘式的自动摆陀上链结构,首次申请专利是在1955年,申请者是Paul Gostel,十年后,百达翡丽推出了批量生产的外缘式自动摆陀上链机芯Cal.1-350,有资料显示,百达翡丽在50年代就推出了外缘式自动上链结构的350机芯,但是由于当时的技术并不成熟,所制作出来的腕表有一个问题,就是表冠在手表的背面,因为边缘是自动摆陀,不方便设计表冠。曾经在见到搭载了350机芯的百达翡丽时,当时因为没有拆后盖,所以没有太理解为什么表冠要做到背后,后来才清楚是因为使用了这种机芯的原因。但是这会导致佩戴体验不太好,尽管腕表可以做的很薄。

      说起外缘式自动摆陀的机芯,不得不说的是宝齐莱,因为宝齐莱很聪明,北京奥运会那一年,宝齐莱推出了首枚自制机芯A1000,将这种“佛系”摆陀,推上了历史舞台,我并不清楚宝齐莱是不是为了做薄,但是这的确让宝齐莱一时间火热了起来,因为作为首枚自制机芯它需要让人印象深刻的亮点,有别于所有主流机芯的外缘式自动摆陀就很合适。当然,宝齐莱的外缘式自动摆陀上链系统,比起几十年前的那种,要先进的多。首先是它允许表冠位于常规的3点钟位置,而不必设计在机芯背面;其次是利用三个螺丝固定自动摆陀,又增加了DSA减震系统(共三个),安全性更好;第三,摆陀环齿啮合的上链齿轮,增加了避震器,进一步提高抗震性。除了这些之外,它本身还有一些别的技术特性,让这枚机芯成为一枚高素质、高品位的机芯。2016年,宝齐莱将这款机芯升级到了A2000。

      自宝齐莱将这种“佛系”摆陀再次引入到钟表世界之后,至今为止的10年间,很多品牌已“出家”。

伯爵910P

      从最近的说起,伯爵910P机芯,大家知道2014年伯爵推出了当时的超薄之最900P,那是一枚手动上链机芯,今年,伯爵在900P机芯的基础上,推出了自动版本的910P机芯,它仅仅比900P机芯厚了0.65毫米,而手表整体的直径,则增加了3毫米,即便如此,910P腕表成为了目前最薄的自动腕表,厚度为4.3毫米。而这,归功于伯爵使用的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因为腕表需要极致纤薄,所以伯爵的自动上链系统,包括摆陀,比其他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都要小型。

      伯爵的910P,由于内部空间非常小,因此在增加自动轮系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自动上链与手动上链之间不互相影响,因此它和900P在上链的部分,还是有所区别的,伯爵将手上弦的一个齿轮修改为具离合作用的齿轮,而在自动轮系中增加了一根杆簧,以作止逆作用。但是由于空间太小,因此没有办法做过多的防护措施,抗震性上需要有所注意。

江诗丹顿Harmony系列超薄高复杂计时腕表

      2015年,江诗丹顿在SIHH期间带来了一只超薄高复杂腕表,复杂腕表很难做,尤其是超薄的,所以这款表在当时很有看点,尤其是它又是枕型表壳,很美。这枚腕表拥有单按钮追针计时功能、动力储存显示、自动上链功能,而它的厚度仅为8.4毫米,比常规三针腕表还要薄。追针计时可以说是计时功能的巅峰,是最复杂的功能之一,因为它几乎是两套计时结构层叠组合的结果,也因此,这枚机芯零件数达到了459枚,是常规计时机芯的两倍。

      我们都知道,计时功能的模块组件,都是在机芯背面,自动上链也一般在背面,所轮系不太好排布,所以大多数计时表都不带有自动上链功能,而带有自动上链功能,则因为自动轮系的堆叠,会很厚,当然今天的制表技术,已经可以降低这个厚度了,但想要做到超薄,就不太容易了,更何况还是追针计时。为了实现超薄的追针计时自动腕表,江诗丹顿使用了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虽然它会增加一部分直径,但可以明显降低厚度。

      江诗丹顿这款机芯做的非常豪华,自动摆陀使用了整块贵金属以增加重量,同时表面装饰了周年紀念卷形花紋。这个图案使用了「fleurisanne浮雕工艺」,灵感來自1755年带有Jean-Marc Vacheron签名的首枚怀表的摆轮夾板上装饰的藤蔓形图纹。有意思的是,江诗丹顿3500机芯正是从2008年开始研发的,它还增加了一套系统,当发条盒处于满链状态下,摆陀将停止转动,以避免向发条过度加压,这个很巧妙。

积家超薄大师飞行陀飞轮三问

      2014年,当然是更早些时候,积家在SIHH上推出了超薄大师飞行陀飞轮三问腕表,这枚腕表有这样几个看点,首先是外置框架的飞行陀飞轮,其次是三问,第三是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第四是超薄,厚度仅7.9毫米,是当时最薄的三问腕表。除此以外,还有一些保护装置,也很新颖。积家的这款腕表,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同样使用的是滚珠式的结构,不过因为空间有限,它只设计了顺时针单向上弦。同时也因为三问需要安装音簧,所以自动上弦摆陀只能安装在了表盘一侧,通过盘面开口可以看见。

宝玑经典系列超薄陀飞轮腕表

      2013年,宝玑推出了一枚超薄陀飞轮腕表,它的机芯厚度约为3毫米,腕表厚度仅为7毫米,而它更是一枚自动腕表。为了达到这样极致纤薄的厚度,宝玑的轮系全部做成平铺,发条盒悬挂在机芯主板上,没有下层夹板,轮系夹板表面全部做雕刻。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由一个贵金属摆陀、齿轮环和上条轮系组成,其中齿轮环与摆陀固定,三个滚珠圆轴能够让自动上链圆环顺畅运行,自动上链轮系位于机芯背面的2点钟位置。

卡地亚Panthère au Clair de Lune de Cartier

     2012年,卡地亚也带来了一枚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的腕表,但是卡地亚更有创意的是,将品牌标志性的猎豹与这个围绕机芯旋转的摆陀连接在了一起,这样每当外缘式自动摆陀转动时,表盘上的猎豹,就好似沿着表盘边缘“奔跑”,因为这样的创意,并且通过表壳隐藏了外缘式自动上链结构,以至于这只猎豹变得如此神奇,大家以为只是一种很有创意的装饰,却没看透它更独特的结构。这枚9603 MC自动上链机芯,由著名的机芯设计师Carole Forestier,她可谓是钟表界最著名的女性设计师,也曾与其他几位独立制表师,被冠以“制表天才”之美名。

爱彼皇家橡树离岸型自动上链陀飞轮计时码表

      2011年SIHH,爱彼带来一枚非常复杂,当然也很有看点的腕表——皇家橡树离岸型自动上链陀飞轮计时码表(内置Caliber 2897机芯),它有三大要点组成:陀飞轮、导柱轮计时、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爱彼之前有出过陀飞轮计时码表,但这一次的自动上链系统,让这款表有些不同。

      绝大多数的腕表,自动上链系统会做在机芯的背面,因为盘面空间有限,而爱彼则把摆陀做到了表盘一侧,这样的设计即便在今天也是很新潮的,因为自动摆陀在盘面旋转,让表盘更有动感,这很符合皇家橡树离岸的系列风格。为了尽可能减少原计时、陀飞轮轮系,爱彼采用了外缘式自动摆陀,它拥有很好的上链效率,比传统摆陀更轻的重量,以及不需要增加机芯的厚度。

      而这项设计,正是来自于爱彼的御用机芯研发团队APRP。

Ellicott MG3

      Ellicott这个品牌在国内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在国外也是一个小众品牌,它的品牌名字来自于18世纪的一位制表师——John Ellicott,据品牌官方宣传他是为国王乔治三世的制表师,也是科学家和发明家,公司目前在瑞士的拉绍德封,公司规模不大,但是做的东西比较有个性,也是一个高级制表品牌。2008年的时候,Ellicott推出了一款带有外缘式自动上链结构的机芯MG3,公司CEO曾强调说他们是现代第一个推出外缘式自动上链机芯的品牌,但是具体他们早还是宝齐莱更早,就无从考证了。

      这款机芯并非Ellicott完全自己生产,而是和Les Artisans Horlogers合作的产物,Les Artisans Horlogers是一家瑞士的高级机芯研发团队,他们也为MB&F提供机芯设计,也曾经给宇宙表、昆仑、ZEITWINKEL等品牌设计和组装机芯甚至成表,总之,这是一家设计、研发、组装为一体的机芯工坊。MG3机芯就是他们的产品,这款机芯用的是18K金的自动摆陀,摆陀直接固定在齿轮环上,齿轮环与摆轮旁边的齿轮啮合,然后通过三个齿轮传递到发条盒。

      但是机芯上又有三个大型的螺丝固定的滚珠圆轴,这三个是与齿轮环相组合的,能够让齿轮环具有很高的滑动性,以提高上链效率,当然也具备固定齿轮环位置的作用。所以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数学上讲三点确定一个平面,这些品牌的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基本都是由三个点来固定的。

总结:自2008年开始,外缘式自动上链系统不断被各个品牌所使用,它能大幅降低机芯的厚度,减轻机芯重量,节省机芯空间,被广泛使用在一些超薄机芯、高复杂机芯之中。但是我们也看到,它依然没有成为主流,原因只有设计师们知道,但我想未来这可能会成为一种趋势,因为它能够让机芯的美完全呈现,同时也具备自动上链的功能,一举两得。(图/文 腕表之家 王涛)

最新评论

小象多多
小象多多

有没有便宜的款?

2018-01-05
00 11
阳光追随我心
阳光追随我心

长知识,长见识……

2018-01-05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