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表复兴简史:1989-2000

2017年12月27日 16:04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编译 作者:许朝阳

       [腕表之家文化] 上一篇文章末尾,我们提到了百达翡丽为品牌创立150周年设计打造的Calibre 89怀表。这是一项机械奇迹,因其卓越的复杂性和惊人的成交价,登上世界各地新闻头版。与此同时,Calibre 89怀表也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彰显了机械表坚韧的生命力。石英表问世20年后,机械表不仅没有消亡(1970年代,机械表的消亡被视为必然),而是重振旗鼓。对于一项拥有500年历史的技艺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

百达翡丽Calibre 89怀表

       “机械表在高端市场涅槃回归,”笔者在1990年春季报道到,“这也是瑞士制表行业复兴的一大主要特征。过去两年,机械表出口额增长了44%,达到15亿美元,占整体出口额的39%。百达翡丽和劳力士仍然自主生产机械机芯,并将瑞士传统手工技艺的声望、价值和珍罕推向市场,接连取得创纪录的销售佳绩,其他公司纷纷仿效。今年巴塞尔钟表展上,新型机械如同雨后春笋,许多品牌多年来首次推出自动机械机芯。机械表的复兴甚至可能会朝向低端市场,SMH(即现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计划于今年推出新的Swatch Automatic自动机械表。”

       以上报道中,笔者做了两个误判。其一,搭载ETA自动机械机芯、售价85美元的Swatch Automatic自动机械表问世于1991年,不是1990年。其二,机械表并未朝向低端市场,SMH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G·海耶克(Nicolas G. Hayek)发布时也没有这样的想法。当时,海耶克表示Swatch Automatic自动机械表是为缺少电池和石英表的第三世界市场设计打造。后来,他告诉笔者,真正的意图是想提高Nivarox游丝的产量,彼时Nivarox是行业内唯一的游丝供应商。1990年,机械表的产量还比较少,不足200万枚。如果机械表东山再起,海耶克希望能够通过提高这个最关键的机芯零件的产量,实现规模效益。无论如何,Swatch Automatic的问世,对机械表而言是个好兆头。

一枚早期Swatch Automatic自动机械表

       需要明确的是,1990年巴塞尔钟表展的重头戏不是机械表,而是瑞士石英表的胜利。石英技术仍然统治制表世界,瑞士已经掌握这种技术,并涌现出新一代英雄品牌。摩凡陀由美国人Gerry Grinberg所有,其销售额从1983年的200万美元跃升至1989年的7,000万美元。过去两年,蕾蒙威石英表产量上升了76%,1989年销售额达到9,000万美元。Severin Wunderman拥有的GUCCI腕表,自1983年以来销售额每两年翻一番,最终达到3.31亿美元。1980年代初,瑞士在石英危机中踉跄蹒跚,成为日本附庸的担心至此已不复存在。

劳力士迪通拿腕表在机械表复兴,以及公众对机械表兴趣爆发方便扮演了重要角色。

       现在,机械表也重新起航。为了展示它们,巴塞尔钟表展管理层作出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允许Osvaldo Patrizzi于1990年盛会期间在Grosser Festsalle宴会厅主持包含400件拍品的拍卖,近1,000人参加了这场长达六小时的拍卖活动。令人惊讶的是,Osvaldo Patrizzi选取三枚现代劳力士迪通拿腕表开启拍卖,这是计时热潮引领机械表复兴的又一明证,且排头兵仍是迪通拿。“劳力士迪通拿计时码表依然盛行,”笔者在1992年曾这样报道,“伦敦皇冠珠宝商Garrards每天能收到八至十个请求,而配额:每六个月一枚迪通拿腕表。”

Calibre 89怀表效应

       1990年代初,又有另一种机械热潮兴起:复杂功能热潮。紧随Calibre 89怀表,前十年的机械先驱推出一系列时计杰作。这些腕表配备复杂功能——实际上是复杂功能集合——其复杂性远远超出了纯粹的计时码表。1991年,IWC万国表推出全球第一款超卓复杂功能腕表,售价高达15万美元。但价格不是问题:短短数月时间,IWC万国表接到350个订单,这意味着一些买家需要等待七年(根据瑞士传统,一枚超卓复杂功能时计必须同时具备万年历、三问报时和计时功能)。

这款纤薄的三问报时表是1992年宝珀Blancpain推出的“六大师之作”之一

       1992年,宝珀Blancpain推出系列复杂功能腕表——“六大师之作”。随后问世的1735腕表融六项复杂功能于一身,成为全球第二款超卓复杂功能腕表(且计时功能为双追针)。宝珀Blancpain宣布将打造30枚1735超卓复杂功能腕表,六年内完工,每枚售价60万美元,销售一空。

雅典表推出开普勒天文表,完成“时计三部曲”,为现代制表行业带来了新的元素。

       同年,雅典表推出开普勒天文表,这是品牌天文腕表“时计三部曲”系列的最后一章。该系列源自1985年问世的伽利略星盘腕表。

       1993年,IWC万国表凭借另一款更加宏壮的超卓复杂功能腕表重回中央舞台。Il Destriero Scafusia(意大利语:来自沙夫豪森的战马)腕表具备双追针计时、三问报时、万年历、月相显示、陀飞轮等等,总计21项复杂功能,售价35万美元,限量发行125枚,整枚腕表由多达750个零件组装而成。

1993年,IWC万国表推出震惊表坛的Il Destriero Scafusia腕表。即使按照现在的标准,它也是非常先进的。

       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Kurt Klaus利用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技术设计这款机芯。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正如我们在讲述Calibre 89怀表时提到的那样,开创了微型机械的新世界。IWC万国表于1988年引进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和计算机辅助制造(CAM)技术。1996年,笔者参观IWC万国表制表厂时注意到,“在Kurt Klaus的办公桌上,看不到寸镜。他借助两台电脑、两面显示屏、一个电子板和一支手写笔、以及一个计算器工作。这也是当代制表大师的工具。”

       这些腕表是高级复杂功能浪潮中的主角,也令日益增多的腕表收藏家们不胜欣喜。至1993年,瑞士制表圈子中实际上出现了对复杂功能浪潮的不满声。“我们觉得市场已经超负荷,”百达翡丽首席执行官菲力·斯登(Philippe Stern)当年对笔者说道,“过去一年,百达翡丽所有复杂功能腕表的产量都有所减少。我们注重质量,而不是数量。”菲力·斯登认为,随着数量的增加,质量却在下降。他质疑,当收藏家见到售价从5万至50万瑞郎不等的三问报时表时,不知会作何感想。

至1990年代中期,陀飞轮已经重返公众视线。

       百达翡丽降低了复杂功能腕表的产量,但整个行业没有。翌年,六家公司推出陀飞轮腕表,陀飞轮成为新的火热的复杂功能类型。很快,那些没有生产复杂功能腕表传统的公司,也能从制表专家如Christophe Claret那里获取陀飞轮机芯。举例来说,1996年Philippe Charriol推出售价11万美元的陀飞轮腕表。陀飞轮热潮来临了(接下来的十年,陀飞轮迎来爆发,据统计,仅2004-2005年间就有117款新的陀飞轮腕表问世)。

       机械表的复兴不止造成了顶端市场的混乱。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机械制表虽是旧技术,但实则非常新奇。1993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上,卡地亚首席执行官Alain-Dominique Perrin向记者发出不同寻常的诉求,请他们帮忙告知公众、甚至一些贸易对象,机械表和石英表是不同的。Alain-Dominique Perrin表示:“我们接到一些人的电话,他们抱怨花几千美元购买的机械表,还没便宜的石英表功能性好。”

格拉苏蒂镇浴火重生

       与此同时,跨越边境,远离聚光灯的德国,一场独特的机械表复兴之旅已经开启。1991年9月15日,最初的15名员工开始了在萨克森州格拉苏蒂镇一家新的制表公司Lange Uhren GmbH的工作。一个新的机械制表中心正在诞生——更准确地说,重生。

朗格(A. Lange & S?hne)1994年首发作品之一,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腕表。

       1990年,东德和西德重归统一,将高级制表重新带回格拉苏蒂镇。作为德国高级机械制表中心,该镇制表历史悠久,可以追溯至1845年。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东德政府的管理下,格拉苏蒂镇制表行业被整合成巨大的共同体,开始生产廉价时计,先是机械表,后是石英表。重归统一拆散了共同体,取而代之的,五家只生产机械表的品牌在格拉苏蒂镇兴起,它们是:朗格(A. Lange & S?hne)、格拉苏蒂原创(Glashütte Original)及其姊妹品牌Union、Mühle Glashütte和Nomos

德国制表孕育了独特的技术规范和根植19世纪的审美异趣。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朗格(A. Lange & S?hne)。德国VDO公司迅速采取行动来重振旗鼓,该公司拥有专业制表技艺,以及积家和IWC万国表等品牌。VDO公司调任IWC万国表首席执行官、德国人Gunter Blümlein为Lange Uhren GmbH掌门人,并邀请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的后代瓦尔特·朗格回到故乡,担任新的朗格公司的主席。

       他们的目标,是以朗格的“超卓传统”,生产高级机械腕表,重振品牌的美学和技术理想。接下来的四年里,VDO为新公司注入了1,000万美元。1994年,朗格发布第一批共四款新时代腕表杰作。以Lange 1为首,该腕表配备偏心式表盘、大日历窗口和“AUF/AB”动力存储显示。其他三款分别为Saxonia、Arkade和Pour le Mérite Tourbillon。

柏林墙倒塌后,其他品牌如NOMOS也在前东德地区发展起来。

       到本世纪末,格拉苏蒂镇的公司凭借自身独特风格和制表技艺,每年可生产4万余枚机械腕表。高级机械制表不再是瑞士的专利,这些品牌的浴火重生,是机械制表奇迹复兴中的又一个里程碑。

复杂功能制表大师

制表师Philippe Dufour在2016年迪拜钟表周

       1989年,如今已经成为传奇的制表大师Philippe Dufour决定制作第一枚腕表。在此之前,他一直专注怀表,主要从事修复工作。复杂功能腕表热潮的来临,使他的创意思如泉涌:他想制作一枚三问报时腕表。Philippe Dufour购买了计算机辅助设计(CAD)软件,并自学使用。接下来的两年半时间里,他一心扑在这枚腕表的设计制作上,并最终于1992年巴塞尔钟表展上成功展出。后来,他告诉“欧洲之星”杂志,“我收拾行装,带着腕表去了新加坡。十天之后,我卖出两枚,还收到五个订单。这给了我一个真正的开始,我不再修复怀表,而是转向独立制表工作。”

       Philippe Dufour不是独行者。1989年,制表师Daniel Roth离开宝玑Breguet),创立自己的品牌。1992年宾夕法尼亚州兰卡斯特,厌倦在汉米尔顿从事石英表工作的制表师Roland Murphy毅然离开,并于宾夕法尼亚州Mt. Joy附近创立机械制表品牌RGM。同年日内瓦,33岁的Franck Müller参加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展出新公司第一批共八款腕表。

       复杂功能的繁荣带动了独立制表的发展。这些制表师通常既没有知名度,也没有财力支持,创立品牌也往往以自身为名。但无可争辩的是,独立制表运动正在进行中。

制表大师Frank Müller凭借同名制表品牌,推广更加复杂的制表风格。

       第一个大明星就是Franck Müller。Franck Müller毕业于日内瓦制表学校,成绩优异。独立制作复杂功能腕表后,他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财力支持源自联合创始人Vartan Sirmakes,后者在日内瓦拥有一家表壳制造厂。Franck Müller应用硕大的酒桶型表壳和装饰艺术数字,凭借让人回想起1920年代的独特复古风格,引发轰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采用三轴弯曲设计的不同寻常的Cintrée Curvex表壳。

首次问世时,法穆兰GigaTourbillon腕表装配了彼时尺寸最大的陀飞轮机制。

       Franck Müller也是一位有天赋的营销员。和当时大多数制表师不同,他亲自推广自己的品牌。Franck Müller采用“Master of Complications”(复杂功能制表大师)这个绰号,与客户见面,并被艾尔顿·约翰等社会名流所接受。他和Vartan Sirmakes开展的营销活动,创造了一种新的现象:名人制表师。Franck Müller打破了制表师内向狭隘(指仅关注专业技艺)的陈旧刻板印象,体现了新的时代精神:机械表、以及充满魔力的制表师,可以非常酷。

最早的帕玛强尼腕表,Toric Memory Time,问世于1996年。

       1990年代,Franck Müller借助各种力量(蓬勃发展的经济、炫耀性消费、名人文化、品牌推广),迅速崛起,并产生极大影响力。他的商业成功(据估,2003年公司销售额达到4亿瑞郎)鼓励了更多天才制表师推出自己的品牌:1996年的Michel Parmiagiani(帕玛强尼);1997年的Felix Baumgartner(Urwerk);1998年的Vianney Halter;1999年的F.P. Journe和里查德米尔;以及新世纪的更多制表师。

高级制表(Haute Horlogèrie)

卡地亚是最早积极推动“高级制表”的品牌之一

       1991年,历峰集团(Richemont)在日内瓦举办了一场名为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的展会,与巴塞尔钟表展竞争,这是卡地亚首席执行官Alain-Dominique Perrin与巴塞尔钟表展长期争执的结果。Perrin认为这座城市和这场展会,不适宜奢侈品牌展示新产品,招待零售客户。经年批评巴塞尔的种种弊病后,Perrin决定自办展览,起初应者寥寥。第一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仅有五家参展商:包括三家历峰集团旗下品牌(卡地亚,Piaget伯爵名士Baume & Mercier,这也是当时历峰集团的全部阵容)、Gérald Genta和Daniel Roth。

       但没关系:Perrin想要给瑞士制表教授一课,无论喜欢与否,瑞士制表都已成为奢侈行业。石英技术问世前,各个价位都能买到机械表;然而在石英技术统治的世界里,机械表必须,也已经成为奢侈品。

自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创办以来,卡地亚继续将制表技艺推向新的高度。

       “我们谈论高级时装(Haute Couture)和高级珠宝(Haute Joiallerie),”Perrin在1994年告诉笔者,“我认为,高端奢侈品牌冠以‘高级制表’(Haute Horlogèrie)之名是很自然的。这些梦想时计不属于巴塞尔,而是巴黎或日内瓦。无论你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如果你问‘世界上最好的腕表是什么?’他们会告诉你“瑞士表。”你接着问‘瑞士表在哪儿制造?’他们会说‘日内瓦。’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卡地亚和劳力士,这些品牌所提供的不仅是品质,还有地位、魅力和魔力。”

       这就需要一种新的机械表业务模式,要求瑞士制表商改变陈旧的产业理念。高级制表意味着更加奢侈的业务模式:从产品、营销、到批发和零售。“他们必须这样做,”Perrin说道,“总有一天,他们会不得不展示一双耐克鞋和一双爱马仕鞋之间的差异。我们最早指出,制表行业存在奢侈业务,而且我知道未来会证明我们是对的。”

       事实上,新型模式不仅促进了奢侈表销售额的急剧增长,还催生了另一种新现象:奢侈制表巨头的出现。

并购狂潮

       1990年代后五年,机械繁荣加快发展。

在今天看来,我们很难相信大型奢侈集团结构对制表世界来说是相对较新的事物。

       1995年,“洛奇”巨星史泰龙走进佛罗伦萨的一家钟表店,注意到由一家名为沛纳海的当地公司生产的大尺寸(直径44毫米,以当时的标准来看确实硕大)黑色潜水腕表。他认为这将是正在拍摄的《十万火急》电影中水下场景的完美佩戴品,于是先买了200枚,后又追增了200枚。名人钟表收藏家如史泰龙、阿诺德·施瓦辛格(爱彼拥趸)、和艾尔顿·约翰(1997年50岁生日派对上向宾客赠送法穆兰腕表)促使媒体聚焦腕表,为行业繁荣提供了助推力。

随着L.U.C系列的推出,Chopard萧邦加入高级制表阵营。

       1996年,以成功的Happy Diamonds系列珠宝和腕表而闻名的Chopard萧邦,宣布研制出第一款自主机芯。该机芯名为L.U.C. 1.96超薄机芯(也即现在的L.U.C. 96.01),翌年随L.U.C. 1860腕表面市。至此,Chopard萧邦自豪加入瑞士制造商行列,这些制造商至少拥有一款完全自主设计和制造的机芯。1990年代中期,大多数瑞士公司的产出中,石英表仍占有很大比重。为提高机械表的产量,这些公司大多都从ETA购买机芯。随着机械制表的进一步蓬勃发展,一些公司开始自主生产机芯,以获得珍贵的“Manufacture”(制造)徽章。

1996年,江诗丹顿被旺多姆收购,后并入历峰集团。

       同年,历峰新设立的旺多姆奢侈品集团从沙特阿拉伯前石油部长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手中收购了江诗丹顿,拉开了接下来四年的并购序幕。1997年,旺多姆收购沛纳海。1999年5月,旺多姆取得巴黎珠宝商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大多数份额。

       其他奢侈品集团也注意到了,特别是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表公司,但却不是奢侈制表力量的一极。斯沃琪集团只有一个奢侈品牌,宝珀Blancpain;1992年,海耶克以4,4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宝珀Blancpain及其姊妹公司Frédéric Piguet。此后,海耶克专注于其他投资组合:低端市场有Swatch;中端市场有欧米茄OMEGA)。历峰集团的举动迫使海耶克关注奢侈领域。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集团(LVMH)也是如此,该集团完全忽视了机械表的复兴,旗下没有一家制表品牌。于是,两个集团开始抢购奢侈制表品牌。

1993年,欧米茄从乔治·丹尼尔斯手中购买了同轴擒纵技术。随后20多年里,这成为品牌自主机芯的主要特征之一。

       1999年9月13日,路威酩轩集团宣布以8.14亿美元收购TAG Heuer泰格豪雅。次日,斯沃琪集团宣布以约1.1亿美元收购宝玑(Breguet)和Nouvelle Lemania。10月,路威酩轩集团再次出手,以4.6亿美元收购Ebel(这笔交易包含法国珠宝商尚美巴黎)。11月,路威酩轩集团又收购了Zenith真力时,这一次没有公布具体金额。短短三个月间,路威酩轩集团接连收购了三家制表公司。

       并购狂潮持续到2000年。4月,斯沃琪集团收购雅克德罗(Jaquet Droz)。6月,BVLGARI宝格丽收购Gérald Genta和Daniel Roth品牌。7月,历峰集团抛出重磅炸弹,以令人咋舌的16.8亿美元收购积家、IWC万国表和朗格(A. Lange & Söhne)。10月,斯沃琪集团又将格拉苏蒂原创(Glashütte Original)和Union招致麾下。至此,品牌并购狂潮方才告一段落。

1987年至2017年,瑞士制表行业机械表出口量(单位:百万枚)的变化

       进入新世纪,机械制表显然已经重新归来。市场对机械表,以及机械制表品牌的需求呈现爆炸式增长。机械表出口量从1987年的170万枚,提升至2000年的250万枚,涨幅为47%。2000年,机械表出口量仅为整体出口量的9%,但出口额占整体出口额的48%,与石英表相差无几。

1987年至2017年,瑞士制表行业机械表出口额(单位:十亿瑞郎)的变化

       从那以后,机械表的新生变得更加神奇。1990年代的合并趋势得到进一步发展,更垂直的并购整合,更高的拍卖纪录,更高科技的研究(如硅质零件),更多的独立制表品牌,更多的自主制造品牌,更多的奢侈营销(如名人大使),更多的新媒体(博主、有影响力的人士、社交媒体),以及更多的对复古作品的兴趣。所有这一切都极大地扩展了机械表市场。2016年,瑞士机械表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占到整体的27%(696万枚)和80%(147亿瑞郎)。

       最后,让我们重新回到文章开头。1999年,欧米茄推出限量发行99枚的De Ville系列腕表,该腕表搭载Calibre 2500同轴机芯,应用乔治·丹尼尔斯擒纵机构。欧米茄是这样夸耀的,“250年以来首款实用新型腕表擒纵系统。”时年72岁的乔治·丹尼尔斯,终于也确实,向“电工们”发出了有力的回击。(图/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

机械表复兴简史:1976-1989

最新评论

广天
广天 [河南省郑州网友]

受教了,什么时候中国也能出高级腕表

2018-01-15
00 11
张涵溪
张涵溪 [北京不限网友]

腕表版的时间简史

2017-12-28
00 00
嘉伯利
嘉伯利

拜读好文,学习了!

2017-12-28
00 00
雲淡and天高
雲淡and天高 [未知网友]

好长的文章。。

2017-12-28
00 00
Alic1988
Alic1988 [未知网友]

学到很多知识喔!

2017-12-27
11 00
Ditaus
Ditaus

人家Hodinkee的文章你翻译过来就变成你写的了?图片是人家的内容是人家的 你注释一个From HODINKEE 很难吗?你这样算不算抄袭?

2017-12-27
1010 33
腕表鬼鬼
腕表鬼鬼

好文拜读,希望今后多出一些这样的文章

2017-12-27
00 00
xuzhizun
xuzhizun [天津网友]

好文,顶起来

2017-12-27
00 00
熙熙阳光
熙熙阳光 [重庆不限网友]

好文拜读,制表业豪门的发展史。

2017-12-27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