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中 寻找芳踪

2017年04月10日 08:0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吴一冰

      [腕表之家文化] 上一篇,我们向大家展示了浪琴古董表修复工作室的一些细节,这很重要,因为目前市面上不仅依然存在很多浪琴古董表,而且它们的生命应该被一直延续下去。今天,我们将进入浪琴钟表博物馆,一睹浪琴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历程,从中你会发现,今天的浪琴不断强调的复刻腕表,背后都有哪些动人的历史背景,而且它们不是虚构的,是真实的,甚至在当时是具有时代意义的。

从工坊到工业化表厂

浪琴表原始数据档案馆(记录了近5000万枚表的资料)

      很多浪琴的表迷都或多或少了解浪琴的历史,这个首创于1832年的品牌,由阿加西先生创始,当时在索伊米亚的工坊,从村子的个人工坊里下订单,然后收集回来组装成成表进行销售,所以当时还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制表工厂,直到1867年,阿加西先生生病,邀请他侄子Francillon进入公司管理,并兴建了表厂,让附近的手工匠到厂里工作,才有了真正的制表工厂。而新建的表厂,选址在一个叫做“Les Longines”的地方,在当地的意思是“狭长的草地”,浪琴便以此地为名,注册了商标。同时,Francillon的一个明智之举,在于首次开始为每一只表编号,并记录在册,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到今天,总共有近5000万只手表的详细数据。

浪琴原始资料

      2007年,浪琴发起“寻找古老的浪琴表”活动,首站在俄罗斯,之后去到了中国、日本和台湾等地,其中所依据的“古老”的标准,便是因为浪琴具有详尽的表款数据,按照编号即可查找,而且这项服务免费。意味着假如你手上有一只浪琴表,那么在浪琴公司就能找到相关资料,甚至于多年之后,依然能得到维护。

浪琴当时的表厂

      当然,在早期,无论是浪琴还是整个瑞士制表业,都主要采用的是手工或半手工型的制造方式,精度有待提高,而且年产量有限,但我们知道后来很多表厂转型进行了工业化生产,那么浪琴是如何转型的呢?浪琴公司当时有一位名叫Jack David的工程师,有一次他去美国参加一个商会,现在可以理解为是展销会,他看到了处于工业前沿的美国,具备很多高科技设备,能够大大提高生产效率,于是他希望把这种工业化的理念和设备引入到钟表制造之中,因此他是早期浪琴率先进入工业化制表的推动者。当然,当时的工业化完全没有达到今天的科技水准,但相比手工制表,它却是更先进的选择。

上左二:20H计时机芯,背后有个叉形夹板

      1878年,浪琴生产出第一代的Chronograph,使用20H计时机芯,这枚机芯是当时另一位工程师所开发,当时大家觉得计时表不太好用,所以希望制作一枚更好的计时表,他的设想是添加计时模块,在怀表的背面直接装嵌上去就能用,浪琴认为这种模块化的计时很有价值,于是买断了这项技术,推出了20H计时机芯。这枚机芯的意义在于,在那个年代,能够模块化批量生产计时表,大大降低了机械计时表的价格。

参加天文台测试的机芯

 经过天文台认证的表以及证书

      1888年,浪琴表加入天文台表的竞争行列,天文台测试在当时是最重要的竞技平台,只测试机芯,大家将用于参加比赛的机芯,装在一个标准的壳内,外头用木质或者金属架固定,按照这种标准,所有品牌的机芯可以放在一起测试和比拼,最后得出公平的竞技结果。

13令机芯计时表 带有脉搏计功能

      1910年代,浪琴开发了机械计时表玩家的“梦中情人”13令手动计时机芯,这枚机芯几乎奠定了现代计时表的主要计时构造特征,也是后来著名的30Z和30CH计时机芯的母版。40年代之后,浪琴开始开发自动表,并进行量化生产。在1980年代之前,浪琴自主开发了大量的机械机芯,其中包括三问、计时、追针计时等在内的复杂功能,并且具备工业化生产能力,形成庞大的生产规模,同时与各项赛事、军队、铁路等合作,推出了大量的专业仪表,名噪一时。

探险之路

Lindbergh手持浪琴表 最上方文字为Lindbergh写给浪琴的感谢语

      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无疑是浪琴Lindbergh系列腕表,也就是连拔时角表。Lindbergh出生于1902年,是一位美国空军、作家、探险家,1927年,年仅25岁的Lindbergh驾驶单引擎飞行器Spirit of st.Louis横渡大西洋,从纽约飞到法国巴黎,全程5800公里,耗时33小时29分30秒,成为首个无停留单独飞跃大西洋的飞行员,因此被授予美军最高奖章。1932年,浪琴与Lindbergh合作,推出了连拔时角表。在当时,没有GPS的情况下,长距离飞行需要对位置进行准确判断,而其依据,正是通过携带的钟表,通过太阳的位置,大概可以判断出所在的纬度,而判断经度,则只能通过时间。

 Spirit of st.Louis

连拔时角表

      因此对于飞行员而言,可靠的钟表相当于当时的定位仪,最初的海军同样也依靠船钟进行定位。当然,这样的定位依然是粗略的,Lindbergh后来提出进行改造,将六分仪和无线电信号相结合,能够更快速而准确的进行空中定位,这就是当时著名的时角表系统。Lindbergh为感谢浪琴为其制造的时角表,特别写信以示敬意。这些表款很多具备真太阳时(恒星时)功能,以此利于空中导航定位。

第二表冠旋转内圈可同步时间的军用表

      除此以外,浪琴也为美国海军提供军用表,由于部队需要协同执行任务,对时间有很高的要求,并且需要在执行前大家校对时间,然而当时的表不具备停秒功能,很难统一大家的时间,于是浪琴开发了一套额外的调校系统,通过调整0刻度对准秒针的方式,实现时间的同步。

铁路表

      浪琴也为铁路公司提供高精度的钟表,包括美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铁路表有非常明显的特点,刻度和指针一般都比较大,易于看时间,机芯精度要求高,5方位调校,使用自补偿摆轮等高配置。当然,各个铁路局其实也有不同的标准,其中甚至包括尺寸。而当时除了美国的几个怀表公司享有盛名之外,浪琴也是瑞士最著名的铁路表供应商之一。

炮兵表

 浪琴指南针

运动与赛事

 左:浪琴的马术表   右:2014年复刻版

      今天,在广告效应下,我们能够轻易的将浪琴和“马术”与“优雅”联系在一起,但可能你不知道的是,浪琴热衷于马术,早在1878年就开始了,浪琴为马术运动提供专业的计时用怀表,表盖上会有马术相关的浮雕图案。此后,由于浪琴表在计时方面的领先技术,开始为很多赛事提供专业计时用表,其精度可以达到1/10秒。其中一台撞线计时器,在开始时选手撞一次线,启动计时,结束时撞一次线结束计时,实现了自动计时,同时还能准确判定是谁率先冲过终点,而在此之前,需要多名裁判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和记录才能判断。

撞线自动计时器 左上方为一只浪琴机械计时表

 可同时启动6只追针计时表的浪琴计时器

      此后,浪琴使用著名计时机芯供应商Lemania提供的追针计时机芯,生产了一套计时装置,能够同时启动6枚机械计时表,并分别停止,可以记录下6个不同的时间,从而为赛事进行更为精确和复杂的分段计时。

为各项赛事提供计时服务

 为奥运等赛事提供计时

      1960年代,浪琴开发了高速摄影机,每秒100帧,相当于达到了1/100s的计时精度,内部搭载石英计时器,2年后又开发了精度达到1/1000s的高速摄影机,用于各项赛事,包括奥运会和F1。

优雅

      除了功能腕表,浪琴从怀表时代,就已经在制作女士表款,这些小巧而精致的女表,在如今看来依然非常精美。

      除了小型的女士装饰艺术腕表,还有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小型怀表。

      从怀表改装而来的女士链表、挂坠表、手链表等等,在古董钟表修复工作室中,我们也看到了浪琴保留的早期女士怀表的珐琅表盘。

中:机芯厚度不足1毫米的石英表

      值得一说的是,浪琴于上世纪石英年代就制作过一只世界最薄的石英表,它的概念是将机芯整个融入到表壳之中,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枚没有表壳的表,底壳也是机芯的一部分。这个概念启发了海耶克先生,有了现在的斯沃琪腕表的壳与芯的设计。

现代浪琴

搭载L698机芯的名匠多重逆跳表

      1980年代之后,浪琴并入SMH集团,该集团后更名为斯沃琪集团,从1984年一直到2007年,浪琴一直使用集团内部提供的机芯,2007年之后,ETA机芯开始为浪琴提供专属机芯,其中有三大标志性产品,L698代表的多重逆跳自动机械机芯,L688带柱轮计时机芯,L788单键计时自动机芯。

带蓝色导柱轮的L688双按钮计时机芯

 浪琴单按钮L788柱轮计时自动机芯

      今年对于浪琴而言,又显得尤为重要,不仅仅是品牌创始185周年,同时也是Lindbergh系列腕表问世90周年,军旗(Flagship)系列问世60周年,参加巴塞尔表展第100年,没错,巴塞尔表展(当时还不叫巴塞尔表展)初始的第一年,浪琴便已参加。而今年的所有复刻或者纪念腕表,在此间博物馆中,均能找到它的源头。

军旗系列60周年纪念表

 连拔时角表90周年纪念表

      包括今年的V.H.P腕表,浪琴早在石英年代便已开发出了V.H.P高精度石英表,成为当时极少能够在此方面与精工正面抗衡的瑞士制表品牌之一。而Record开创者系列腕表,是浪琴时隔多年之后,以全系列通过天文台认证的姿态,重回天文台认证平台(尽管与当年的天文台早已意义不同)的力作。(图/文 腕表之家 吴一冰)

最新评论

jkl087

可惜啊!不再自产机芯了。

2017-04-11
1 0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