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表最不简单: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2018年01月08日 14:15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转载 作者:李浅墨

       A. Lange & Söhne朗格是我非常喜欢的钟表品牌,我欣赏它每一个制工序与每一支表几乎都搭载不同的机芯,不像其他同级品牌一机到底,小机芯装大表壳,仿如小孩开大车,既危险又不专业。高级表款从面盘制作到表壳的研磨都不马虎,机芯的倒角修饰,做工绝对都属于高规格。顶级品牌的面盘可能是银质、金质、珐琅、稀有宝石或天然的珍珠母贝,并且搭载K金的指针或时标,基本上高阶与低阶的钟表在外观的差异除了品牌外,机芯的设计与做工细致的程度绝对是截然不同。

简单的表最不简单,朗格Richard Lange有纯银的面盘,18K金的时、分指针与高温烧制的蓝钢秒针,简洁又优雅。此外,Richard Lange秒格内又分为五等份,总共有六小格,是除了计时表外独有的设计。

       Richard Lange的缘起于1935年朗格表厂向齐柏林飞船厂供应了两个天文台怀表,做为导航与燃油计算用途。天文台表又称为精密时计,它至少经过五方位以上至八方位调校,走时准确的程度甚至一天误差在一秒内,早期做为航海钟更需高准度的要求。这只Richard Lange大秒针腕表从外观看起来很普通,却集结了朗格的制表高标准,包括双层游丝与砝码微调摆轮。双层游丝的优点可让摆轮的摆动等时性较好,冬天与夏天游丝的收缩与膨胀较有空间,同时各方位受力点平均,方向差较低,当然走时的精准度会更佳,以工艺技术的观点而言,制作难度更高。

对于顶级的制表工艺,机芯的等级关乎钟表的价值,其中精致的抛磨占有绝对的比重。

       砝码微调摆轮是一种被认为最精密的微调方式,Richard Lange的大秒针腕表在推出时即采用这种高级的微调机制,可见品牌对此表款的重视,而这枚L041.2机芯的鹅颈微调则用来调校摆轮的大小摆幅,这几项都是最高等级钟表所具备的工艺,Richard Lange一样都不少。另外,在摆轮桥板上有手工雕饰的花纹,目前厂方有六位专职雕刻的技师,所有雕纹皆由人手完成,每位技师的雕刻刀法皆不同,从雕刻的纹路即可看出是属于谁的作品,当然也是独一无二。朗格机芯的摆轮桥板手工精雕让人折服,令我更加爱上A. Lange & Söhne的制表工艺与艺术。

Richard Lange重视每一个细节,L041.2机芯的鹅颈微调用来调校摆轮的大小摆幅,非常的精密。

       简单的表款最不简单,Richard Lange搭载纯银的面盘,18K金的时、分指针与高温烧制的蓝钢秒针,搭载罗马字体的时标,看起来既简洁又优雅,引发了想立即拥有的欲望,尤其秒格内又分为五等份,总共有六小格,呼应了每小时21600次振频。朗格表除了计时表在秒格内有小格划分外,仅有Richard Lange的大秒针腕表有此设计,可见其独特性与优异的功能。

L041.2机芯的双层游丝可让摆轮的摆动等时性较好,走时更加精准。

       对顶级的制表工艺而言,机芯的等级关乎钟表的价值,其中精致的抛磨占有绝对的比重。现在做机芯其实不难,不过要做出有特色的机芯却不容易。一只好表端视机芯的等级,从是否为自家或专用机芯?到特色、功能及抛磨装饰等,都是挑剔的重点,但当条件都相同时,精致的抛磨将是决胜负的要素,因为机芯细腻的抛磨会让人感受到它存在的价值。朗格的制表工艺高过其他一线品牌,截至目前为此朗格已经做了五十九枚机芯,每一枚都遵循最高规格的标准完成,如果您是玩机芯工艺,朗格表不容错过,因为即使是最简单的款式也绝不马虎。细节成就品质,品质创造价值,朗格具有这样的特质,非常值得拥有。

最新评论

紫星星
紫星星

非常珐琅细腻,值得拥有

2018-03-07
00 00
敕海大仙
敕海大仙 [上海静安区网友]

理查德大三针虽然外观最简单,但机芯上链时的手感绝对超好。放到耳边听手表声,理查德的滴答声是最清脆和最响亮清晰的好表之一。个人的体会和意见。

2018-01-11
00 00
蝴蝶炫火.刀哥
蝴蝶炫火.刀哥

上手时感觉略厚,笨重了点,若是薄一些就更精致了。

2018-01-09
00 00
110米飞人慕斯
110米飞人慕斯 [国外澳大利亚网友]

最具德式美的大三针,可惜太大太厚。

2018-01-09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