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微知著 设计师眼中的朗格

2017年01月06日 19:1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编译 作者:许朝阳

       [腕表之家文化] 或许是大日历日期显示,或许是不对称表盘布局,又或许是一丝不苟的严苛和德式设计的内敛,让朗格如此与众不同,动人心魄。这种情感,也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随着生活阅历的不断增长,审美意识的逐渐成熟,在朗格爱好者的眼中,简洁、易读而优雅的表盘(特别是阿拉伯数字字体和带有明显弧度的品牌标志)显得愈发引人入胜。

 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的标志性五分钟数字时钟

领先时代

       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舞台上方悬挂的五分钟数字时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数字显示时钟之一。这座时钟由宫廷钟表匠约翰‧克里斯迪昂‧菲烈特里西‧古特凯斯设计打造,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担任助手学徒。五分钟数字时钟信息清晰易读、设计大胆颠覆,这些特色由150年后推出标志性Lange 1腕表的朗格继承发扬,并获得专利。

       五分钟数字时钟左边以罗马数字显示小时,右边每隔5分钟以阿拉伯数字显示分钟,采用Didone字体,反映出鲜明的时代特点。从功能上看,这座时钟原本目的是为了避免观众一再启动怀表的钟声报时,扰乱表演秩序。换作更现代化的说法,这种措施和剧院内屏蔽手机信号异曲同工。

尊重传统  

 Monotype发行的Engravers字体样式

       自1994年重整旗鼓以来,朗格一直严格使用Engravers字体,这种字体最初由德国(出生)雕刻师和字体设计师罗伯特·韦布金于1899年创造,鲜明而精致,堪称传统和工艺的完美融合,朗格的选择合情合理。20世纪,许多铸造厂对其进行了中心设计和重新发行。上图样式由Monotype发行。

       一般地,特排字体(Display Type 也即展示字体)对比度高且只用大写。仔细观察,可以看出朗格使用的应为一种定制字体样式。那么,朗格的定制Engravers字体和Monotype发行的Engravers字体之间有哪些关键区别呢?

 朗格定制字体明显比Monotype发行字体更加厚重

1. 对比标志性数字“25”,可以明显看出朗格定制样式增厚了字体,提升了易读性,细节处理上规避了技术困难。

 朗格定制字体(左)和Monotype发行字体(右)

2. 放大后,可以看出(朗格定制样式)所有字符的末端都装饰Glyphic衬线和锐化尖角,这很可能带有象征意义,旨在致敬19世纪的Chiselled字体和朗格的雕刻传统。

 Sans-serif无衬线字体排版(左)和Engravers定制字体排版(右)

       有趣的是,重建早期的朗格腕表,“Made in Germany”使用Sans-serif无衬线字体;而后来以及最近的朗格腕表,表盘上的所有文本元素都使用Engravers定制字体。

弧度曲线

       回溯二战前朗格作为优质怀表制造商的历史,你会发现早期的文字商标就已按照圆弧排列,并且恰好与表盘和表壳弧度平行。或许早期朗格怀表的精心排版,为所有后来的时计奠定了基调,毕竟从一开始美学就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当时的朗格是一家初创公司,资源有限,目标是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生产外观独特的时计。

 朗格定制、Engravers’ Roman、Monotype Engravers和Engravers’ Gothic中的“&”符号样式(从左至右)

       观察品牌重建后朗格的文字商标,视觉焦点自然而然地落在中央“&”符号上,其平顶的字体样式独特而反常。联系罗伯特·韦布金Engravers字体和Engravers’ Gothic字体(一种为桌面排版系统数字化的传统雕刻字体)的元素特征,只能推测朗格文字商标中的“&”符号样式源自20世纪初各种“Engravers”字体设计的相互融合。

 通过虚线勾勒字符的高度,还可以推测,顶端圈环的缺失从视觉角度看可能是一个合理的选择,这样就保持了商标和表盘的几何完整性。

背后故事

       随着市场上出现更多的身份认同型公司,品牌也对视觉语言和排版设计给予了更高的关注。专有字体可以巧妙地、潜移默化地形成有效沟通,传达品牌个性,彰显鲜明风格,因而朗格斥资从Linotype定制独家字体样式也就不足为奇。

       朗格品牌的主要字体以Versailles为基础,这种字体最初由瑞士著名设计师Adrian Frutiger于1984年创造,其灵感源自金属切割字形。Versailles字体衬线非常锋利,很明显会令人联想到制表工具和雕刻技术。

       作为Serif衬线字体补充的,是Frutiger和Linotype原型的变体——Univers Next,“冷静优雅和理性能力的诠释表达”。朗格将其用作技术信息和图例旁注的说明,进一步强调了这种字体的功能性和实用性。

空间问题

       虽然朗格对于排版的选择明智合理,但是仍有较大的改进空间。首先,就是进一步发展一系列Engravers变体,用于表盘设计。分析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Terraluna”腕表的技术图纸和形象照片,可以看出星期和月份显示数字的外观稍显比例失调,扭曲变形。

 扭曲字体(Custom Engravers)和适当的压缩版本(ITC Garamond)

       以上图所示的“OCT”为例,很显然字符宽度和高度的缩放不成比例:“O”的曲线失真,“C”和“T”的衬线不自然地伸长。相比之下,使用适当的版本(ITC Garamond),压缩比例和视觉效果会更加协调。空间狭窄有限的情况下,风格紧凑的字体类型是绝对必要的。

       再就是,两位数小时时标的间隔可以更好更专业地进行合并。早期数字排版从传统排版演变而来,故而引入了金属活字的字形,字符间宽度差异很小,而数字通常铸造成相同的宽度。因此,采用数字化传统字体(如Engravers)时,等宽数字和不等宽比例数字的差异尤为明显。

 Engravers字体“10”和“11”的排版对比,等宽数字(左)和不等宽比例数字(右)

       等宽数字的字符宽度具有统一性和固定性,这样可以更加清楚地显示统计数字数据,但代价是牺牲了视觉均衡性和美观性(即字间距)。

明智之选

       像朗格这样特别注意专业排版的品牌仍是少数,其他制表商有的依赖计算机系统字体(可能导致外观单调平庸),也有的照搬历史原始设计(可能损害信息辨读效果)。向制表品牌的设计部门提出关于字体选择的问题时,得到的回答通常表明:排版并不在设计考虑范畴内。

       为什么?可能是由于许多腕表设计师没有接受过字体排印和平面设计的正规培训,他们中的一些来自汽车设计领域,一些被训练为“艺术家”,甚至还有一些没有设计背景。虽然经过排版培训,不一定会创造出美丽的事物,但至少可以避免出现不协调的情况。如今,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关注商标和字体的选择,传统制表师们是时候改变轻视排版的观念了。(图/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

最新评论

爱擒纵分分秒秒1
爱擒纵分分秒秒1 [安徽省网友]

我滴个乖乖!厉害了我的朗格

2017-01-06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