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腕表之家APP

专访珠宝艺术家陈世英:不做重复的设计,只做勇敢的思变者

2019年02月25日 12:3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Gavina
       [珠宝之家 对话大咖]Wallace Chan陈世英是首位在德国宝石博物馆及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个展的当代亚洲珠宝艺术家,作品曾参展伦敦Masterpiece大师展、法国巴黎古董双年展及荷兰马斯特里赫特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他被誉为世界顶级珠宝艺术家及创新者,他独一无二的创作结合禅意,打造出了一件件既精美又有内涵的珠宝臻品,实现了对昨日的传承。在2019年1月香港佳士得举办的“SHAPESHIFTER ──陈世英平行宇宙个展”上,不仅难得地集合了陈世英大师珠宝创作40余年的精品之作,而且还带来最新力作——“世英陶瓷”,珠宝之家受邀参加并有幸见到陈世英本人,对于那些惊艳世界的珠宝工艺及作品,我们也在现场请陈世英大师答疑解惑,并揭秘了许多背后的故事。

Wallace Chan 陈世英

“乾坤日夜浮”项链,采用了世英切割工艺

Jewelry Home:我们都知道,您最有代性的便是“世英切割”,能讲讲最初您为什么会想到要做这种工艺以及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吗?

陈世英:它源起于我年轻时候看过的摄影展,那时候我第一次认识到了双重曝光。我当时在做中国传统的图腾雕刻,我在想我怎么能够用雕刻将它实现呢?它对我来说一直是心中的一个梦。之后我接触了西洋雕刻,学习了宝石切割,我觉得我迎来了挑战的机会,便开始计算用什么样的角度、什么样的方式让宝石从正面看起来能呈现多面的效果。之后在我实践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发现宝石只能在背面雕刻不能正面雕刻,才会让光接触宝石之后反射到另一个方向,我必须开始尝试另一种雕刻方式。
      我用了两年半时间去训练和实验这种雕刻技术,但由于市场上没法找到能够达到我内心理想效果的工具,我就去机械工厂当了半年学徒,学会了如何改装工具。经过无数次的错误,我最终想到了将牙医的钻头改成雕刻刀。改装了工具后我还是不满足,钻头一分钟转动36000次,所产生的高温令宝石一碰即破,我必须改变我施刀的方法。
      我想到在水中雕刻,但当水吞没了石头我看不到宝石的任何细节,只能每雕刻一下就把石头拿出水面来,检查过了再放回水中雕刻,刀刀如此。在看不见宝石的状态下我十分集中,完全靠意识、听声音,慢慢的我能够在水中持续雕刻2、3分钟,在离开水的那一刻,女神的脸仍是完美无缺。
      在我研究“世英切割”的这两年半时间里,也是我个人的成长过程,我那时便觉得:只要还有一口气,人生没有不可能的梦。

“真空妙有”项链
Jewelry Home:“真空妙有”这件代表作品,用了十年时间才完成,在我们看来“世英切割”已经很难了,但是“真空妙有”所用的时间比它还要多很多,那么它的难点是什么?
陈世英:“世英切割”是由光的折射造就的,但“真空妙有”我希望它变成一种魔术,能走进去但不容易走出来,别人也看不出来,就好像魔术中的逃生术。“真空妙有”只有6.5mm的孔径,又是弯曲的造型,在工具上的研发比较费时间。而且不光是要将发晶的内部挖空、打磨,还要在里边镶嵌1111颗祖母绿,这个比研发工具还要难。“真空妙有”就需要我将过去的技术和想法全部清理掉,才能有新的想法和创造。

“宇宙新生”戒指
Jewelry Home:经过7年时间,您在2018年成功发布了比钢铁还要坚硬5倍的“世英陶瓷”,您也成为了首个成功把陶瓷打造成珠宝骨架的艺术家,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用陶瓷作为突破口呢?
陈世英:这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我和家人在我5岁的时候搬到了香港,但是当时生活条件很不好,大家都挤着住。每天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的兄弟姐妹轮流用塑料调羹,但是每个大人都拥有一只陶瓷调羹。我对它很好奇,有一次拿来把玩的时候掉在地上碎了,我还被打了一顿。那时候就在想,如果有跌不碎的陶瓷,我不就不会被打了吗?
      这个想法盘旋了好多年,我开始着手研究陶瓷。虽然陶瓷在现在成为了稀疏平常的材料,但怎么让它重新变得珍贵变成了我的课题。“世英陶瓷”比钢铁坚硬5倍,密度可与蓝宝石媲美,这就是它的价值所在,也是新时代的象征。每一种材料都能不断地进化,都有无限的可能。

“华彩心动”项链
Jewelry Home:您也是第一个将钛用于珠宝制作的设计师,在没有人做的领域内,您为什么会想到用钛金属?
陈世英:就传统而言,珠宝制作多数采用贵重金属,但我希望能打破常规。既然宝石本身已经具有超凡的价值,为何还要被金属的价值所限制呢?我开始寻找一种既可以让我镶嵌比较大型的宝石,又不需要牺牲珠宝的整体美感以及佩戴者舒适度的金属,钛金属就在这时走进了我的眼帘。
      我刚刚开始研究钛金属的时候走访了很多科学家,他们都觉得我很傻,因为这是没人做过的事情。但我觉得艺术展现的模式不应该被材料所限制,因为你所传递的是精神、工艺和文化的价值,所以我坚持以钛演绎我心中想表达的故事。我用了八年时间终于研究成功了钛金属,并在六年后将它的专利向全球公开,现在有更多的人在使用钛金属做珠宝了。但这个材料只是一个精神、艺术和哲学的载体,最重要的还是创意。
Jewelry Home:后来为什么要将钛金属专利公开?
陈世英:我觉得当你拥有这个技术的时候,应该向很多人传播,共同创造更加多姿多彩的世界,这是一个传承。这次的展览,香港佳士得为我提供了非常好的展览空间,还安排了很多的演讲和教育的活动。我觉得当艺术或财富到了最后就应该传承,应该通过教育将它传递出去。如果这个教育能传递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后还有人欣赏、学习、模仿,这种教育比在学校里教学生来的更有力量。
Jewelry Home:如果让您给自己的珠宝创作历程分为几个重要阶段,您会怎么分?
陈世英:最开始的十年是我学习中国工艺基础的时间,第二个十年我开始接触西方雕刻,第三个十年我将东西方的文化融合,第四个十年是我开始发明创造的时间。

“悟蝉知翠”胸针
Jewelry Home:您虽然比我年长一些,但想法却能保持如孩童般天马行空,而且还能找到最恰当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您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陈世英: 作为一个设计师,既要活在笔上,又要活在工艺上。因为我出身于雕刻,又因为“世英切割”接触了机械,对于建筑、家具我也都很有好奇心。但如果你认为我是个珠宝设计师,那我只能成为一个设计师,就像你认为砖只能是砖一样。但是宇宙是相通的,就像我的“平行宇宙个展”一样,要将其撕裂再重组,才会创造出新的东西。
Jewelry Home:这次香港佳士得举办的展览展出了您近80件作品,在这么多件作品中,如果请您向读者推荐、介绍几件您的代表作,您会选择那几款呢?
陈世英:那我肯定推荐刚刚出来的作品啊!其实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梦,每个梦都要很多年才能呈现,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宇宙,这些都是在展现宇宙的无限空间。
Jewelry Home:您在这45年间持续不断的发明创造,怎么保持对珠宝创作持续的热情呢?
陈世英:我觉得我的创作不像发明专利后要大批量生产,如果有人在我发明完之后想Copy我,也无所谓,因为我已经向另一个方向继续发明创造了,所以这个热情就可以永远延续。
Jewelry Home:您创作的很多珠宝都比较大件,在您的创作中,实用性是你考量的问题么?
陈世英:一件珠宝做出来如果不能穿戴就失去意义了,我使用钛金属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有机会希望各位都能穿戴我的钛金属珠宝感觉一下,你会发现这么大件的珠宝戴在你身上你还是很自由的。

总结:

      在这场香港佳士得举办的个展之后,3月16日至24日,陈世英又将前往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参与全球规模最大、以大师作品和古董为主的艺术盛会——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这是他连续第四年受邀参展。在展览上,陈世英将呈现30件珠宝艺术和雕塑作品,并于TEFAF 145号展厅举办短讲,分享钛金属与“世英陶瓷”的结合作品——《赫拉女神》的创作过程。这是难得的接近大师的机会,如果你有荷兰行程,不妨现在就关注起来!

      与大师的对话让人印象深刻,这四十余年的宝石之旅,他不仅为我们呈现了众多珠宝臻品,更是表达了他个人的人生感悟。人生是一场修行,珠宝的创作之路就是陈世英大师自身修行的道路,他赋予珠宝以生命,给我们带来惊喜,而我们是否也能去好好体悟呢?(采访/Monica  整理/Gavina)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图片
提交评论
  • 最新资讯
  • 最热文章
  • 评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