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机械制表的永恒护卫:Blancpain Le Brassus & Le Sentier表厂探秘

2019年02月11日 14:49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转载 作者:李浅墨

       宝珀(Blancpain)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钟表品牌之一,自1735年由Jehan-Jacques Blancpain创立以来就擅长发挥巧思,融合特有的创新概念和顶尖制技术,在机械表制表领域发光发热。宝珀在超薄腕表月相表、飞返计时码表、陀飞轮及三问表等复杂功能方面尤其具有崇隆的声誉,不负「A Tradition of Innovation」的品牌宗旨。从18世纪发展出第一款腕表至今,宝珀不断缔造创新的传统。品牌成功的关键在于掌握顶级钟表的所有制程,从机芯生产以至依照钟表功能所组成的零件,再到材质的挑选,最后则是极致且纯手工打磨的成品。笔者日前得幸造访宝珀位于侏㑩山谷Le Brassus及Le Sentier的两处制表厂,为各位带来来自瑞士最悠久顶级制表圣地之一的第一手报导。

宝珀Le Brassus农场

宝珀Le Brassus农场

       熟悉钟表历史的读者们应该对宝珀(Blancpain)在上世纪8、90年代开始的机械表复兴所做出的贡献,留有深刻的印象。当时,瑞士制表业在日本石英表风潮的席卷之下惨淡经营。宝珀率先不遗余力地振兴机械制表,不仅宣示「坚持只生产机械表,从不生产石英表和电子表」,更筹画以一款创新突破的超复杂功能腕表,让世人再度认识传统瑞士手工制表的珍贵价值。

Villeret 飞行陀飞轮跳时逆跳分钟腕表18K红金表壳,表径42毫米,跳时、逆跳分钟、飞行陀飞轮、表背动力储存显示,260MR型手动上链机芯,动力储存144小时,蓝宝石水晶玻璃镜面及底盖,防水30米,鳄鱼皮表带。

       品牌在1988年推出一套「六大经典表款」,包括超薄腕表、月相表、万年历表、双秒追针计时码表、陀飞轮表、三问报时表;接着又在1989年推出1735大复杂功能腕表,汇聚三问报时、陀飞轮、万年历、月相与追针计时码表等五大复杂功能于一身,堪称是当时全球最复杂的时计。而为之惊艳的世人的确也因此再度回头认识传统机械表的核心价值,进而助长推波了方兴未艾的机械表复兴风潮。

宝珀不仅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钟表品牌之一,更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机械制表品牌,无论是超薄腕表、月相表、飞返计时码表、陀飞轮及三问表等复杂功能方面,都具有崇隆的声誉。品牌在Le Brassus 农场的工坊主要负责制作与组装这些复杂功能腕表,例如这枚三问表机芯,从机芯零件的修饰到表盘表壳的组装,均在此完成。

       要探究促成宝珀此一坚定品牌理念的根源,我们得回到品牌283年前创立的所在,回到那个寒冬严凛的侏㑩山谷。当今宝珀两大制表基地之一的Le Brassus农场与Le Sentier制表工坊,都位于瑞士西北部的汝拉山脉的侏㑩山谷(Vallée de Joux)。此地是瑞士制表工业的重镇及圣地,其悠久的制表历史可追溯至18世纪,当地的农民在酷寒的冬季从事手工制造钟表零件的副业以贴补家计。随着此一产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山谷居民投身此一行业,此地也诞生许多制表工坊,其中便包括了宝珀的创始人、制表史上的一代大师Jehan-Jacques Blancpain ,于1735年在此地区开创了自己的事业。

对宝珀来说,遵循瑞士传统制表工艺意味着制表师们必须使用磨石、锉刀、抛光轮和炭棒等传统工具,对零件进行装饰与加工处理。装饰与加工处理赋予每枚腕表独一无二的个性,这一工序主要以手工完成,即使是隐藏在内侧难以瞥见的零件亦是如此。

       19世纪末,瑞士制表业开始了工业化发展的脚步。由于侏㑩山区拥有数量庞大而技术精良的农民钟表工匠 (peasant watchmaker),因此许多钟表品牌都选择在此地区设立表厂。当然,这些工匠最终还是放弃了农业生产的本业,进入蓬勃发展的制表厂,成为专门的制表师。但「农民钟表工匠」的名称和精神依旧流传下来,成为侏㑩山谷的代表形象。因此,当宝珀在1984年迁址到Le Brassus制作和组装腕表时,特意选择了一座经精心整修的古老农场。农场的周围牧草如茵,林木葱郁,静谧安宁的环境让制表师们得以回到从前,仿佛置身于侏㑩地区古老且与世隔绝的村庄中,孜孜不倦地创作,将精湛的瑞士传统机械制表技艺重现于世人眼前。

而精细如陀飞轮这样复杂而精细的零件,更需经验丰富的制表师专心一志地费心处理,才能以最佳面貌呈现。

       宝珀Le Brassus制表工坊目前专精于生产高复杂功能腕表与艺术大师系列,令笔者印象相当深刻的是,此一生产基地并未按现代化制表工厂的布局安排,而是完全按照在侏㑩山谷延续至今的制表传统来进行设计。建筑保留了外侧的石墙,而内部却利用了大量的樱桃木装饰。樱桃木具有特别意义,是用来打造制表工作台传统木料。工坊的环境极为宁静明亮,让制表师们得以全神贯注地工作。因为心无旁骛正是制表的首要条件,而宝珀腕表之所以能达到完美无瑕的境地,全然取决于工艺师每个动作皆精确无误,Le Brassus农场的设计即是为达成此一目的而设计。

工坊内每一枚腕表的组装均只由一位制表师从头到尾包办,从无到有安装数百枚零件完成整枚机芯后,再进行面盘、指针与表壳的组装工作。

       宝珀Le Brassus制表工坊目前专精于生产高复杂功能以及艺术大师系列腕表,其所有机芯的零件在进行组装之前,均需经过制表师与雕刻工艺大师之手,进行倒角、镜面抛光、珍珠圆点打磨、螺旋纹和日内瓦波纹等各式加工装饰处理,成就为一枚枚微型艺术品,并赋予每枚腕表独一无二的个性。所有的这些工序都以手工完成,即使是隐藏在内侧难以瞥见的零件亦是如此。

Blancpain金雕大师以最精湛而传统的手工技艺将腕表作品升华为可以传承数代的艺术作品。

       宝珀非常重视表款的雕刻装饰工艺,目前有四位雕刻大师专精于在面盘、表背或摆陀以手工操作各式雕刻刀具,创造出或神圣庄严、或俏皮可爱的大千世界,更可因应佩戴者的需求,镌刻上客制的个性雕刻图案。

所有这些繁复工序的每个步骤都极为关键,唯有完美无瑕的一连串作业才能锻造出一件精美的艺术作品。

       Le Brassus工坊所生产的每一枚宝珀顶级腕表的组装都只由一位制表师负责,组合数百个发丝般细微零件的工序极为精细而繁复,每个细节都一丝不苟,不容许丝毫差错。在完成机芯的组装并调校之后,制表师才接着依序进行表盘、指针、表壳与表带的组装。在组装过程中,制表师必须仔细检查每个可能导致腕表品质不合格的微小瑕疵。当机芯与表壳组装完成后,品质管制工坊会再次进行多项不同测试,检测每枚腕表的功能是否运作无误、外观是否完美无瑕,才会踏上交付给消费者的旅途。

宝珀Le Brassus农场工坊除了专精于生产高级复杂功能腕表外,也负责品牌旗下极受追捧的艺术大师系列,图为Blancpain珐琅表盘。

宝珀Le Sentier制表厂

       宝珀总裁马克·海耶克(Marc A. Hayek)先生曾表示:「宝珀的承诺之一即是坚守制表传统,把精湛的制表工艺代代相传。传承工艺的关键在于大力投资于人力资源和生产设施。尽管,这与当今追求短期效益的潮流完全背道而驰,但这是我们的实力所在,也表达我们长远的视野。」这样的愿景正是宝珀在2010年实行生产垂直化发展,正式合并与其一脉相承的Frédéric Piguet机芯厂,并更名为宝珀制表厂(Manufacture Blancpain)的原因。今日,这个位于 Le Sentier的制表厂聚集了品牌的研发与设计团队和制造工坊,雇用数百名员工在此设计、研发、测试、组装与制作经典时计作品。

Villeret 艺术大师赤铜工艺腕表18K红金表壳,表径42毫米,Shakudo赤铜工艺「双牛争王」图案面盘,时、分、表背动力储存显示,13R3A 手上链机芯,动力储存8 日,蓝宝石水晶玻璃镜面,防水30米,鳄鱼皮表带。

       宝珀制表厂掌握所有腕表零件制作的关键技术,包含绝大多数的机芯零件,确保腕表的创作自由度与品质管控。 Le Sentier制表厂不仅拥有冲模、切削金属制作零件的技术,更自行培训设计与维修用冲模设备的相关人才,确保此类传统工艺能源远流长。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宝珀的制表师有时必须使用市场上无法找到的特殊工具,他们也秉承瑞士制表的悠久传统,能自行设计并制作满足自身要求的工具。

Le Sentier制表厂

       另一方面,宝珀的过人之处在于其制作的腕表不仅是恪遵瑞士传统制表工艺的作品,更是具有创新精神的时计。所以,Le Sentier制表厂拥有实力顶尖坚强的研究与发展部门,致力于研发前所未见的机芯与新型复杂功能。除了繁复的机芯设计与测试,Le Sentier团队也努力不懈地设计和制作表壳、面盘、指针与表带,才能让每一只腕表都与众不同,却都具有宝珀腕表的独特美感,体现品牌特色,并展现佩戴者的个人风格。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