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不再只看宝石尺寸的时候

2022年07月25日 13:36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珍贵天然宝石是大自然的礼物,而宝石雕刻则是人文工艺的瑰宝。

人生所有的惊奇大概都是发生在旅途中吧,对我这样一个血液都是射手血的自由分子,停留不动就让我焦躁不安,人生对我而言就该像是天上流动的云一般。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又回到旧时曾经长居的伦敦,每几年都要回来几次,这是充满了我年少纯真快乐的地方。好像也是因为这份旧情,让我这次在伦敦可以亲眼见到宝格丽为英国女王登基70年周年纪念创作的祖母绿钻石冠冕

适逢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迎来铂金禧年,Bvlgari宝格丽特别呈献高级珠宝冠冕和腕表专属套装,达对英国女王的崇高敬意。

2022年的五月整个英国都在欢庆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登基70周年,而宝格丽的珠宝创意总监Lucia Silvestri,发想了一个可以转换为项链的冠冕作品,并且为了让这件作品因为配有独特的宝石而更加独一无二,于是亲自遍寻。一开始Lucia就希望是一枚完美的祖母绿,因为英女王伊丽沙白二世最钟情的宝石就是祖母绿,所以作品就开始围绕着祖母绿发想

以祖母绿为发想,并寻得一枚63.44克拉的祖母绿做为主石(拍摄@Laura Lan)。

为了寻找一颗完美的祖母绿,Lucia看遍了各产地的供应商,都不够满意,因为即便是大尺寸的宝石、完美的成色都还是缺了那么一点灵气,而最终在印度斋浦尔(Jarpur)找到了一枚经过雕刻工艺装饰、重达63.44克拉的祖母绿

很幸运地我有荣幸在宝格丽英国Bond Street旗舰店试戴Jubilee Emerald Garden高级珠宝冠冕(拍摄@Laura Lan)。

有了这一枚雕刻精美、难得一见的祖母绿,宝格丽珠宝创意总监Lucia Silvestri便带领着设计与工艺团队开始进行创作。这枚祖母绿上雕刻的是一株花卉图案,祖母绿艳丽的色彩以庭园为主题再适合不过。宝格丽的几个珠宝创作特点:彩色宝石收藏丰富多元、描绘主题脱俗却充满大胆写意以及色彩混搭的出奇不意,在这件作品上不仅发挥的恰到好处,该收敛的地方低调,该辉煌的地方尽情绽放

宝格丽Jubilee Emerald Garden高级珠宝冠冕制作过程。

为了将这枚独一无二的祖母绿烘托得更加尊贵,六颗水滴状的祖母绿众星拱月,并穿插马眼型切割钻石像是枝叶般的充满生命活力,而最巧妙的就是工艺师用黑色缟玛瑙勾边叶状钻石,以强烈的对比色,让整体作品更加生动了起来,也只有宝格丽才会如此坚决地却又巧妙的发挥这样大胆的想象力。这一枚冠冕是以头箍的方式佩戴,并且可以透过机关转化为项链,头箍方式佩戴简便却又十分牢靠不会随意滑动掉落,这也是宝格丽的珠宝工艺师们的强大制作功力才能达成。

宝格丽以祖母绿、白钻和缟玛瑙交织打造出的宝石花园。这件为纪念英女王登基70周年的Jubilee Emerald Garden高级珠宝套装,除了象征王室辉煌的冠冕外,另配有同系列的珠宝腕表作品。冠冕是意大利风格强烈的宝格丽较少创作的题材,这一件作品不仅仅发挥了宝格丽最强项的宝石搜罗、组合以及镶嵌的功力,其宝石雕刻的主石祖母绿更是画龙点睛的,将尊贵高大的气质发挥到了极限梵克雅宝

位于巴黎市中心的梵克雅宝珠宝学院正在展出有关中古世纪宝石雕刻的展览(摄影@Laura Lan)。

说到在宝石进行雕刻工艺,我们在远古的西亚遗迹就可发现,到了西元一世纪罗马帝国将这种工艺发扬光大,广泛地成为欧洲常见的一种工艺:使用各种有色矿石进行雕刻,制成戒指胸针、甚至只是一个摆件,且多半为人物肖像为主题。从伦敦离开,我就来到了巴黎,也恰好遇上了梵克雅宝珠宝学院中心正在展出关于宝石雕刻的展览《Engraved Gems》

《Engraved Gems》宝石雕刻展览中,从工艺的展示到多件珍贵的藏品,展品丰富(下图摄影@Laura Lan)。

由于所有的古董宝石雕刻作品皆为匿名工匠作品,因此在收藏考究上十分不易,这是由艺术史学家Philippe Malgouyres策划、展出Guy Ladrière私人收藏的展览,Guy Ladrière为远古与中古世纪艺术的收藏家Charles Ratton的继承人,因此展出的宝石雕刻收藏虽然涵盖范围广,却更偏收藏者的个人视角搜罗的珍品。被统称为Glyptic艺术的宝石雕刻艺术,可以简单分为Cameo与Intaglio两种,我们较常见到的是中文翻译为贝雕的“Cameo工艺”,虽然被称为贝雕,但Cameo却不是仅局限于以贝壳材质雕刻,而是在宝石上以立体浮雕方式进行的雕刻工艺皆被称为Cameo;反之Intaglio则是在宝石内侧表面往深处雕刻出图样的凹雕技法(正面看仍是光滑表面)

《Engraved Gems》宝石雕刻展览现场展品(摄影@Laura Lan)。

从古希腊时期到19世纪,宝石雕刻的材质多样,但多为珍稀的矿石与宝石,主题也多半为个人肖像,因此这类的艺术收藏多半还是着重在手工艺与历史研究方面,也由于创作主题的特定性,使得目前这门手工艺术也渐渐消失。但的确在后世的珠宝设计上有着相当程度的灵感启发与影响。而梵克雅宝在珠宝创作上不常见的宝石雕刻手法,偶尔惊鸿一瞥的是在2016年发表、以祖母绿为创作主题的《Émeraude En Majesté》高级珠宝系列中,几件以祖母绿进行宝石雕刻工艺的作品

梵克雅宝Bouquet d’Émeraudes胸针,白K金和黄K金,镶嵌圆形切割钻石,凸圆形绿玉髓,11颗总重32.53克拉的雕刻祖母绿(赞比亚),以宝石雕刻手法将祖母绿制成花形。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梵克雅宝以雕刻过的祖母绿创作,1971年阿迦·汗四世(Aga Khan IV)的第一任妻子萨丽麦 (Salimah)公主,曾委托梵克雅宝以其收藏的58颗棱纹装饰的祖母绿宝石,创作出美妙的珠宝设计。这58颗祖母绿宝石皆有槽纹,其中一颗水滴形祖母绿的装饰雕刻纹路更有如松果般活泼可爱。梵克雅宝将用这些宝石打造出一条长项链和一对耳环,其中长项链为可转换式设计,项链的上半部颈链可以当成手镯佩戴,吊坠亦可转换成胸针。1995年萨丽麦公主在日内瓦佳士得将此件作品进行拍卖,如今它属于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私人珍藏,我们在梵克雅宝的公开展览中,可能还可以一睹其风采。

印度风格项链可转换为两条手链,可拆卸成吊坠/胸针,1971年,原为萨丽麦·阿迦·汗王妃殿下 (Her Highness Begum Salimah Aga Khan)所珍藏,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不过大家更熟悉的可能是梵克雅宝于1967年为伊朗皇后法拉赫‧巴列维皇后殿下加冕典礼所设计制作的皇冠。皇冠上的两枚祖母绿主石皆为弧面槽纹雕刻装饰。六个月之内造访德黑兰24次,梵克雅宝为这枚皇冠搜寻最美妙的宝石,最后以36颗祖母绿、36颗尖晶石及红宝石、105颗珍珠及1,469颗钻石打造出这件惊世绝美之作。


由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为伊朗皇后法拉赫·巴列维皇后殿下(H.I.H Farah Pahlavi)设计的皇冠(图为复制品),1967年,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所以如果我们再回看梵克雅宝在2016年的高级珠宝系列《Émeraude En Majesté》中的几件作品,Bouquet d’Émeraudes胸针的花型雕刻祖母绿,不仅在表面上使用了立体不规则的刻纹装饰,也将花瓣的边缘、花蕊芯生动的表达出来,而整件胸针作品的生命力都被点亮了


Grand Opus项链,白K金,镶嵌长方形与公主方形切割圆钻,方形上凸下刻型切割祖母绿,白色养殖珍珠,3 颗总重127.88克拉的雕刻哥伦比亚祖母绿。 项链可转换成耳环和胸针、吊坠可拆卸。而Grand Opus项链则简约地使用简单的槽纹雕刻装饰祖母绿,创作出如领巾结效果的项链。梵克雅宝还是犹如一位优雅的法国女士,简约、纯粹的高级风格,不多不少的恰到好处,却在细节又藏着无限的韵味。卡地亚

但如果要说起宝石雕刻的运用,仍然是卡地亚不遗余力地在保留传统的同时并将其发扬光大。珠宝发展史上最重要的祖母绿宝石:Taj Mahal泰姬陵祖母绿,这也是印度历史上最珍贵的宝石之一。Taj Mahal泰姬陵祖母绿出自约1630到1650年之间,为一六角形切割、重约141.13克拉、且经过雕饰的规则的菊花、莲花与莫卧儿罂粟花以及不对称枝叶装饰而成的祖母绿宝石

Taj Mahal泰姬陵祖母绿出自约1630到1650年之间,为一六角形切割、重约141.13克拉精美雕刻的珍贵祖母绿宝石。1925年在巴黎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上,卡地亚曾经展出的百余件作品中,其中一件就是围绕泰姬陵祖母绿创作的长项链。2019年这枚珍贵的泰姬陵祖母绿出现在佳士得拍卖会上,并以近190万美金落锤成交。卡地亚的珠宝设计风格多元且融合多地异国文化,这可能要说到1911年,当时的品牌经营人雅克·卡地亚前往印度出席为乔治五世加冕举办的杜尔巴宫廷宴会,从而开启了他对印度文化的好奇与挖掘兴趣,也造就了卡地亚在印度文化中融入自己品牌设计的独特风格与特点。

雅克·卡地亚(Jacques Cartier)的印度之旅。

也是这次旅程,雅克·卡地亚从印度带回许多以莫卧儿王朝时期传承的雕刻手艺装饰的红宝石、蓝宝石与祖母绿,并在1931年推出了20件围绕这些雕刻过的宝石创作的印度风格高级珠宝作品。这种在宝石上雕刻花草图样、甚至是祈祷经文的宝石雕刻工艺,发源于17世纪的莫卧儿王朝,因此有些人将经过这种雕刻装饰的祖母绿也称为莫卧儿王朝祖母绿。不过卡地亚最神奇的地方在于:在发现新事物之后,就让自己也成为专精此物之人,在宝石雕刻工艺上即为如此。

卡地亚Udyana项链,铂金材质,镶嵌2颗莫桑比克的六边形雕刻红宝石,总重90 .92克拉;4颗赞比亚的凸圆型切割雕刻祖母绿,总重41 .02克拉;雕刻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红宝石、蓝宝石和祖母绿圆珠、瓜型切割祖母绿和红宝石、圆形明亮式切割钻石 ;坠饰可搭配细链佩戴连接在卡扣上的图案可作为胸针佩戴。

1935年左右开始卡地亚就以这种莫卧儿王朝风格雕刻的红宝石、蓝宝石与祖母绿集合创作珠宝作品,而当时还没有我们熟知的〝水果锦囊(Tutti Frutti)〞这个名词,一直要到1970年才被正式命名,而且当时卡地亚已经开始自己进行这种宝石雕刻工艺了。莫卧儿王朝风格的宝石雕刻与我们前面说到的Glyptic雕饰工艺不同,其要在宝石表面上进行花草纹路或者单纯槽纹的装饰,而目前要觅得这种复杂的花草藤蔓雕饰工艺的宝石,都还是得到印度斋浦尔找寻。


(上图)卡地亚从自然界取材,以古老的Glyptic雕饰工艺创作仿真花卉形体珠宝作品(下图)卡地亚Sixième Sens par Cartier高级珠宝系列胸针,2021年,18K白金,1颗1.14克拉彩棕色水滴型玫瑰式切割钻石,雕刻紫色玛瑙,粉红色梨形钻石。

然而卡地亚对于工艺的执迷与发扬当然不仅止于莫卧儿风格,西方Glyptic的立体雕饰工艺,也在卡地亚多件高级珠宝作品中频频现身。并盛邀目前法国国宝级的宝石工艺大师菲利普·尼古拉斯(Philippe Nicolas),为卡地亚高级珠宝作品进行创作。菲利普大师手工精巧生动,在这个Glyptic工艺几乎〝无用武之地〞的现代,他坚持创作之外,甚至创造出不同的雕饰方法,不局限在过往人物浮雕,而开始向自然生物取材。

(上图)菲利普大师以特殊罕见的黑白相间矿石进行动物图案立体雕饰,(下图)卡地亚石化木手镯,2012年,950‰铂金,石化木雕饰豹头,镶嵌缟玛瑙,黄色梨形钻石,圆形明亮式切割钻石。

菲利普·尼古拉斯大师的工作室也收藏了许多珍稀矿石,拿到主题之后便开始进行创意灵感的搜寻,找到最适合最能有出奇效果的矿石进行雕刻。擅长大胆鲜明且突破界线的创意设计的卡地亚,与菲利普的合作就显得相得益彰,而两者合作下的作品也确实珍稀罕见且独一无二。卡地亚从莫卧儿风格的水果锦囊、自行开发宝石雕刻技法,到与传承工艺大师的合作,都展现了卡地亚对世界的好奇与对自身的作品高度要求。同时间,在这样传承与创新的过程中,这些流传百千年的传统手工艺得以用新的形式保留

法国宝石雕刻艺术大师菲利普·尼古拉斯(Philippe Nicolas),是极少数掌握宝石雕刻工艺的大师之一。2022年卡地亚最新、以大地万物为创作灵感的高级珠宝系列《Beautés du Monde》作品中,其中一件Récif高级珠宝项链,非常巧妙的使用宝石雕刻技法与创意的串镶方式表达出海洋礁石生态。象征海洋生物的红珊瑚与祖母绿皆以弧面槽纹雕刻装饰,呼应了如卡地亚水果锦囊的莫卧儿风格传统,不规则蔓延直上与环串镶嵌的钻石缠绕,就像自由生长在海里的珊瑚与海藻。这也是难得一件卡地亚在珊瑚这个宝石材质上,使用莫卧儿风格宝石雕刻工艺,新意与创意以及饱满鲜明的效果都令人称赞

卡地亚Récif高级珠宝项链,设计灵感源自海洋生态系统,赞颂珊瑚礁的天然美态。以祖母绿、棱纹雕刻装饰珠形珊瑚象征海洋生物,盘绕在钻石镶嵌打造的环礁之上。当我们欣赏珠宝作品时,硕大尺寸的宝石当然是目光的焦点,自然我们关注的往往也在这些尺寸大、成色优越的宝石上。宝石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天然宝藏,其珍稀程度本就在可预料的范围之内,然而在宝石上进行雕刻工艺,就好似工艺师与大自然一场神秘的对话,矿石与宝石的纹理天然自成,且如硬度不高且自有内部裂纹的祖母绿或珊瑚,要在其表面上进行复杂刻纹,更是先得拿捏宝石内在〝脾性〞,这也好像是我们总爱观赏优雅的马术赛,马匹与马术师之间难以言喻的默契与浑然天成的表演。当我们不再只是看重宝石大小重量等具象价值的时候,我们已经透过宝石雕刻进入到看天、看地、看众生的高度审美境界

加入蘿菈朋友圈

搜索 daxiedeluola 蘿菈微信号,

进入蘿菈的朋友圈。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

表家号

大写的萝拉
已发表 298 篇作品

专栏主笔Laura Lan蓝思晴专精机械钟表赏析,亦对珠宝、生活、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有着独到的见解。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