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黎巴嫩难民到大藏家,他砸过不少劳力士和百达翡丽

2022年06月23日 13:3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Claude Sfeir 是黎巴嫩人,今年60岁了。

他是钟行业里有名的大收藏家,名字经常与 F.P Journe、Philippe Dufour 出现在一起,他们私人关系相当亲密。

当 Philippe Dufour 创作的 Simplicity 表款在二手市场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曾先后为 Claude Sfeir 的儿子和女儿各做一枚特别钢表,作为礼物送上。

Philippe Dufour 送给 Claude Sfeir 女儿的 Simplicity 钢表

Claude Sfeir 喜欢两只手各戴一块表,这习惯有点像斯沃琪集团前主席老海耶克,只是后者更夸张,会把集团旗下品牌都戴上。巧的是,二人都来自黎巴嫩。

藏家之外,Claude Sfeir 更正式的身份是珠宝商人、宝石学家,他还曾做过日内瓦钟表大赏(GPHG)多年的评委。

2020年秋天,Philippe Dufour 宣布与 Claude Sfeir 合作,一起推出了 Simplicity 20周年特别限量款,Claude Sfeir 负责打理商务,Philippe Dufour 专心做表。

Philippe Dufour 与Claude Sfeir

该纪念系列的0号原型表被送上当年秋季的日内瓦拍卖会,一款当代小三针腕表,拍出了136万瑞郎的天价。

纪念款一共计划做21枚,拍卖原型表之外,1枚留给家人,余下19枚公开发售。但需求有上万倍,他们最后选择用“筛选加抽签”的方式决定购买资格。

价格未公布,应该不会高于0号的拍卖成交价,但也不会是此前 Simplicity 表款只有几万瑞郎的定价。

按照计划,他们这20枚表款要在今年年底做完并交付。

Simplicity 20周年0号拍出136万瑞郎天价

Philippe Dufour 这两年时间赚到的钱,可能比过去二十年还多。这一次,精明的珠宝商人,帮助只懂做表的制表大师,争取到经济利益最大化。

Claude Sfeir 并非含着金钥匙出生、也不是天生会做生意,他今天的事业也都是赤手打拼、不断试错而来,这一路也充满了故事。

01.从黎巴嫩难民到珠宝商人

Claude Sfeir 的家乡黎巴嫩,是个既传奇又伤感的地方,那有中东沙漠里罕见的绿洲和山地,黎巴嫩国旗上的高山雪松就是标志。

曾经的腓尼基人在那里建立过环绕地中海的贸易帝国,如今那里还是各个宗教相融合的地方,但矛盾,也从没有间断过。

1970年代中期,黎巴嫩宗教矛盾激化,并引发长达十多年的内战,当时只有十来岁的 Claude Sfeir,成为那段岁月里逃离黎巴嫩难民中的一员。

他来到迪拜谋生,在迪拜古老的珠宝市场(Gold Souk)里,他与曾经的同学一起学做珠宝生意。

今天迪拜 Gold Souk 市场仍是重要的黄金集散地

在成为钟表收藏界的名人之后,Claude Sfeir 跟外人讲起最多的故事,就发生在他刚到迪拜黄金市场这个阶段。

他们当时只有一个很小的门面,白天还要把桌子搬到门口营业。说是珠宝生意,其实他的业务也很简单:回收各种黄金制品。

彼时受中东战争、石油危机影响,黄金价格暴涨,从几十美元一路涨到近千美元,很多人把手里的金表、首饰拿去换钱。

他与伙伴从人们手中收购金表及首饰,提取黄金,然后卖给下一级大商贩,拿到钱再去回收。如此循环,赚取差价。

Claude Sfeir 说他那时根本不懂钟表,不会拆卸,回收黄金方法相当原始:拿锤子直接砸开,机芯、表盘、皮带等非贵金属都扔掉,只留下金质的表壳、表扣和表链。

他不知道自己砸掉的劳力士百达翡丽除了提取金子,还能有什么别的价值。直到有一天,他正在店里面砸表,一个日本人走进来,改变了一切。

日本人指着一块劳力士问他卖不卖,要多少钱。那是一块蒂芙尼蓝的 Stella 盘面星期日历型腕表,回收价格差不多800美元。

Claude Sfeir 收藏的 Stella 盘面星期日历型腕表

Claude Sfeir 根本不想卖,只想快点把人打发走,不要妨碍他做生意,就随口喊了“10000”的价格,他内心的意思是10000迪拜当地货币,差不多是回收价4倍。

日本人并没被高价吓走,再次确认数字后,直接从腰包里拿出10000美元放在桌子上 ,换走了那枚18K白金劳力士腕表

这事儿给 Claude Sfeir 巨大冲击,他拿起桌上的10000美元,感慨万千,不知道自己这一年多来毁了多少值钱的宝贝。

第二天开始,他特意为日本人留下他们想要的 Stella 面大金劳。珠宝生意之外,他也赚起金表的差价来。

没多久 Claude Sfeir 专门去了意大利和日内瓦,从拍卖行了解二手表在收藏市场上的价值,也开始学习收藏知识,从此与钟表收藏结缘。

02.价值连城的藏表

收藏钟表四十多年,Claude Sfeir 经历了很多,人来人往、尔虞我诈,有人过世、有人退出、有新人进场,市场风格变幻,怀表没落、腕表崛起……

他说自己收藏钟表也交了相当多的学费,早些年买了不少拼装劳力士“假表”。

表盘往往是决定一枚腕表稀缺性的关键,比如百达翡丽双签名表盘上的经销商Logo,比如劳力士迪通拿的“保罗纽曼面”,这些特殊盘面让表款在市场上价格倍增。

“保罗纽曼面”迪通拿

不过劳力士几乎从不为拍卖表款提供佐证资料,因此便有人通过拼装特殊款、甚至制作假表盘来牟利。

Claude Sfeir 早年就是吃了假表盘的亏,他大概有十几枚假保罗纽曼面迪通拿。

买卖古董劳需要自身功力,只有深耕多年,才能从机芯及表壳序列号、表冠、按钮、印记等信息辨别原装与否。交了“学费”,Claude Sfeir 也一步步成为钟表收藏大佬。

其藏品以古董劳力士和百达翡丽为主,他偏爱原型表和独一无二表款,他在拍卖市场上猎取目标。

他的百达翡丽藏品中,有鹦鹉螺第一只原型表,还有几块孤品钛金属复杂表:Celistial 型号 5102T ,Sky Moon Tourbillon 型号 5001T,年历三问型号 5033T。

Claude Sfeir 收藏的 Sky Moon Tourbillon 型号 5001T

这些钛金属表款是百达翡丽为卡塔尔王室做的,Claude Sfeir 在2014年苏富比纽约拍卖会上把他们买了回来,以上三枚在当时就要200多万美元。

当代劳力士几乎不做复杂功能,因此复杂功能古董劳在收藏领域里颇为抢手。

1940年代的型号4113追针计时便是其中之一,据称只有12枚,Claude Sfeir 拥有该系列的第一只。

Claude Sfeir 收藏的劳力士型号4113追针计时

《007》系列电影里詹姆斯邦德戴过的劳力士水鬼,伊朗末代国王的水鬼,也都在他的劳力士藏品里。

与 F.P Journe、Philippe Dufour 等独立制表师关系匪浅,Claude Sfeir 收藏中自然有相当一部分是重要的当代独立制表。

F.P Journe 1999年创业时,效仿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当年做法,发布20枚预定陀飞轮,Claude Sfeir 拥有编号20那枚。如今这系列预定陀飞轮,市场价已是数百万瑞郎级别。

Claude Sfeir 收藏 F.P Journe 的20/20预定陀飞轮

F.P Journe 还为 Claude Sfeir 定制了不少独特款式,比如契合他珠宝商身份的红金蓝色宝石盘面的大自鸣等。2014年,他们还合作开出了 F.P Journe 在黎巴嫩的第一家精品店。

Claude Sfeir 还在 Only Watch 慈善拍卖会上买走了相当多孤品,数枚百达翡丽、F.P Journe、RM、帝舵等腕表。

他还在2016年以45万瑞郎买下了 Naissance d’une Montre 第一枚原型表,该项目由 Philippe Dufour 和 Greubel Forsey 发起、旨在传承手工表技艺。

Claude Sfeir 收藏 Naissance d’une Montre 原型表与“保罗纽曼面”迪通拿

与大部分钟表藏家一样,Claude Sfeir 不打算出售自己的藏品,甚至是那些拼装劳力士他都还留着。他曾表示打算开一家钟表博物馆,把藏品放在里面,免费向公众展示。

03.做世界上最贵的珠宝表

Claude Sfeir 在钟表圈里颇受尊重,人缘很好。一方面是他无与伦比的收藏,另一方面是他的为人。

同是GPHG评委的 Nick Foulkes 如此评价 Claude Sfeir,说他超有亲和力、心胸开阔、健谈、慷慨。

他对慈善拍卖和独立制表师的支持是慷慨,他与 Philippe Dufour 之间则超越了慷慨范畴。与其说他们是合作,不如说 Claude Sfeir “拔刀相助”。

Philippe Dufour Claude Sfeir

Philippe Dufour 今天已封神,他的作品在拍卖市场被疯狂追逐。去年秋拍,18K黄金款孤品大自鸣腕表拍出470多万瑞郎,成为迄今为止独立制表师作品的天花板。

大自鸣腕表之后,是双摆轮作品 Duality,1990年代诞生时无知音,Philippe Dufour 仅制作了个位数。同样在去年秋拍上,该系列最后一枚、编号 No.8 以366万瑞郎天价成交。

Philippe Dufour 在2000年开始制作小三针 Simplicity,前前后后总共制作了200多枚,当年定价3、4万瑞郎,五六年来拍卖市场上一路攀升,如今已要七十多万瑞郎。

但这些天价,与制表师已没关系,没有一分钱会进入他的口袋。

Philippe Dufour 的四款作品拍出1150万瑞士法郎

这正是 Claude Sfeir 要帮 Philippe Dufour 操盘20周年纪念表款的原因之一,他认为 Philippe Dufour 应该得到更多尊重,经济利益也理应分得更多。

他们很早就相识,同在 GPHG 做评委让他们成为了好朋友。用他们的话说,他们是 “Family”,Claude Sfeir 会住在 Philippe Dufour 汝山谷的家里。

Philippe Dufour 已经73岁了,单打独斗了半生却在古稀之年正式“创业”,其实他更多是在为家人考虑。

他第二次婚姻的女儿 Danièla Dufour 刚成年,虽是女儿却要学制表,从专业学校毕业后便回到了父亲工坊。

Danièla Dufour 与 Philippe Dufour、Claude Sfeir 在工坊

要求高 、一辈子都无法成功建立团队的 Philippe Dufour,对女儿却有百般耐心,手把手教。

从游丝加工到螺丝打磨,从车齿轮到组装腕表,所有工作都教会她能够一个人独立完成,并达到大师标准要求。

Danièla Dufour 现在已经制作完成自己的第一枚 Simplicity 腕表,父亲早已承诺这枚“出师”作品是送给她的礼物。

Danièla Dufour 的 Simplicity 腕表

未来 Danièla Dufour 将是 Philippe Dufour 品牌主要的制表师。Simplicity 20周年项目之后,Claude Sfeir 与 Philippe Dufour 还计划了不少项目,其中有一款女表颇有故事性。

有一年 Basel World 展,某珠宝品牌发布了一款定价5000多万美元的珠宝表,乃彼时世界之最。

当 Claude Sfeir 与 Philippe Dufour得知其内部是石英机芯时,两个“老直男”皆嗤之以鼻。

于是他们诞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要联手做一枚“真正”的最贵珠宝表,珠宝商 Claude Sfeir 负责找最闪的宝石,制表师 Philippe Dufour 要奉上最好的机械机芯。

Philippe Dufour Claude Sfeir

其实最贵珠宝腕表计划比 Simplicity 20周年要早,两人已经准备五六年。它大约用了366克拉宝石,有项链手链、皮带扣等六个部分,核心是一枚34毫米的铂金 Simplicity,表盘同样镶嵌宝石。

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到现在还没有人真正见过它长什么样。因为疫情,这事一直耽搁着。

Simplicity 20周年纪念腕表在今年内完成后,也许就到了发布这枚“绝世”珠宝腕表的时机。

两个“老顽童”,究竟会给人们什么样的惊喜?

卢曦采访手记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全钢快摆
全钢快摆

盛世珠宝,乱世黄金。砸表卖金子的事情不奇怪。刚改革开放的时候,结婚要三金(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就传说当年上海有把祖辈留下的金表溶了打戒指的故事。

2022-06-24
11 00
Probleman
Probleman

文章标题排版怪怪的

2022-06-23
00 -1-1
XB_6EoZQooB
XB_6EoZQooB

闺女怎么是黑的…

2022-06-23
00 -5-5
董董湘瑜
董董湘瑜

非常喜欢看这样子的故事。

2022-06-23
00 00
表瘾又犯了
表瘾又犯了

大老粗做表……

2022-06-23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