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意大利“王室”,追讨国库珠宝

2022年05月09日 14:30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都知道在意大利管事儿的是总理,那你听说过“意大利王室”吗?

一位“意大利王孙”今年初上诉,要求拿回他亲爷爷——意大利末代国王翁伯托二世流亡前存放在意大利银行的珠宝。国王当年留下了个字条:“只求归还给最合适的人。”

归属有争议的意大利王室珠宝 《纽约时报》1950年代拍摄

家族后人觉得,这个“最合适的人”不就是自己吗?不过,这些珠宝当年有些是用于国家事务的,而且很多都是用公共资金购买的。

去年11月,家族委托律师向政府和银行发函索要,24小时后,被婉拒。于是几方在一起开会沟通,预计今年夏天要打官司决定这批珠宝的归属。

这批珠宝共26件,镶嵌超过6000枚钻石和2000颗珍珠。宝格丽一位家族成员帮他们估算了一下,认为值6000万欧元。但在媒体报道中,价值已经攀升到了3亿欧元。家族否认打官司是图钱。

01.这个突然出现的家族源于“意大利王国”,从1861年延续到1946年,前有文艺复兴,后有二战后的“甜蜜生活”,这段王国时代几乎被人遗忘。

1861年,由萨伏依家族统治的撒丁王国统一了亚平宁半岛,这在罗马帝国之后还是头一次。然而持续了还不到一个世纪,二战后意大利全民公投,放弃君主制,建立共和国。

王国在1946年宣告灭亡,因为萨伏依家族当政时期曾经支持墨索里尼,当时法律裁决家族的男性从此不得再回到意大利。

翁伯托二世家庭

末代国王翁伯托二世被迫流亡,儿子和孙子为了回意大利打了很多年官司,甚至上诉到欧洲人权法院,直到2002年才成功回国。他们仍然以王室成员自居,高调生活在镜头之下。

“王子”生活抓马,牵涉政坛腐败、色情甚至凶杀事件,和家族旁系成员之间爆发过口水战。

王孙名叫Emanuele Filiberto,颇有商业头脑,千方百计用自己王室后裔的身份赚钱。

回到意大利他参加过舞蹈综艺节目,推出过印着“王子”字样的T恤衫,扬言从政,还开快餐车在街头卖过意大利面。种种操作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网红,也赚到了一些钱。

王孙Emanuele Filiberto夫妇

这次追讨祖上的珠宝,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营销的噱头。他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的采访说:“意大利必须做正确的事,把珠宝还给我们家族。我们对珠宝值多少钱不感兴趣,重要的是它们对家庭的历史价值和情感价值。”

果真如此吗?1895年,王国还在的时候,珠宝商法贝热曾为王室打造过一顶冠冕,镶有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赠予法国皇后约瑟芬的钻石。冠冕传到了后人的手里,2007年就被拿出来拍卖了,收回105万英镑。

从财富到声誉,这个家族都早已泯然众人,但意大利银行保险柜里的珠宝仍价值不菲。

02.王室珠宝流向民间,通常都是因为——改朝换代,皇亲国戚们被迫流亡甚至被砍头。他们的珠宝要么被没收,要么因为后来的生活窘迫被变卖,出现在拍卖市场上的这些王室珠宝,往往各有一段伤感故事。

比意大利更戏剧化的是法国,法国王室历史悠久、体系庞大,在政权变动之际,大规模的王室珠宝拍卖就有过好几次。

1795年,佳士得创始人詹姆斯·克里斯蒂公开拍卖杜巴利夫人的收藏,这位路易十五的情人死于革命党之手。

1795年杜巴利夫人珠宝拍卖目录

1887年,卢浮宫举办了一场前朝遗物拍卖会,当时的共和国政府称:“一个放眼未来的民主国家必须摆脱毫无道德价值的奢侈玩意儿。”

为拍卖,政府整理了详细的资料发给各大交易商和媒体,聘请了专业摄影师拍摄拍品目录,甚至还为VIP举办了私人预览。手法之娴熟让21世纪的公关们也直呼内行。

1853年的欧仁妮皇后肖像

但这场拍卖在法国国内波澜不惊。当年《纽约时报》写道:“隔着大西洋的美国人比法国人兴趣更浓厚。”

拍卖行只保证宝石不会缺斤少两,至于色泽、净度乃至真伪,由买家自行判断。

卢浮宫阿波罗厅 专门用于陈列王室珠宝

这次的竞拍者,除了商业新贵,就是珠宝商。美国新贵垂涎欧洲王室贵族的光环,将“欧仁妮皇后同款”视为头号抢购目标。

纽约社交女王阿斯特夫人购得一枚蝴蝶结胸针;梅西百货创始人买了钻石绿松石发饰,之后放在纽约门店橱窗供人观赏。

法国王室珠宝拍卖前的分类整理

参加竞拍的珠宝商们则有其他的想法。法国王室御用珠宝商Bapst的作品受到热捧。来自沙俄的法贝热和英国Garrard先后出手,Bapst自己也顺手回购了一些旧作。

当年还是初出茅庐的Tiffany宝诗龙在这场拍卖上大出风头。Tiffany以量取胜,一举买走全场三分之一的拍品,而宝诗龙则拿下真正意义上的“王冠明珠”——19.07克拉的“大马萨林”粉钻。它由红衣主教马萨林赠予路易十四,那时在王室珠宝序列中已存在200年了。

大马萨林粉钻 图自佳士得

《权力游戏》中的权谋家“小指头”有句名言,“混乱是上升的阶梯。”在这颠沛流离的历史时期,Tiffany和宝诗龙大手笔捡漏。

他们依靠新旧世界间的来回腾挪赢得了关注和声誉,从而为今天的江湖地位奠定基础。

法国王室珠宝拍卖图册 图自佳士得

欧仁妮皇后的黑醋栗叶胸花饰品 图自佳士得

同样抓住机遇的还有佳士得。继杜巴利夫人收藏后,佳士得100多年后再度获得大国垂青——为布尔什维克政府拍卖沙皇珠宝。

这两场大拍赋予了佳士得名望,却没带来太多利益——《纽约时报》记者说成交额未能反映真实历史价值,这意味着佳士得当时获得的佣金不如预期。

王室珠宝的转手,代着全球范围内权势的转移。

03.

如果那位《纽约时报》记者活到今天,他会发现王室珠宝因为稀缺和无可替代的历史故事,至今代表着地位,也被巧妙地商业化了。

今天,珠宝品牌、拍卖行、收藏家和博物馆构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圈子。珠宝品牌不断回购为王室而作的经典,并不断以各种主题举办展览,将品牌与尊贵王室反复绑定。

2015年,梵克雅宝回购了一条用料奢靡的项链,673颗钻石,204克拉,1939年为埃及王后Nazli定制。

这位王后流亡到美国后经济窘迫,仍坚持住在贝弗利山,变卖珠宝为她补充了现金流。

埃及王后Nazli和她的钻石项链

卡地亚则以近30万美金回购了一个世纪前为烟草大亨杜克家族定制的珍珠钻石发带。杜克家族并非王室,但影响力足以匹敌君王。

家族继承人和一名外国官员结婚时,甚至出动了美国外交部为其准备婚前协议,确保名下财富绝不涉政。

卡地亚为杜克家族定制的珍珠钻石发带

格拉夫海瑞温斯顿等新贵品牌也追求王室光环,它们收购或者重命名那些曾属于欧洲王室的历史名钻。

温斯顿买下传说中带来厄运的Hope蓝钻,格拉夫斩获Wittelsbach,后者曾是奥地利和巴伐利亚皇冠珠宝的一部分。

被格拉夫收购的Wittelsbach-Graff钻石

这两颗蓝钻拥有不少共同点:都来自印度传奇矿区戈尔康达、17世纪被带到欧洲、色调和净度也很近似。

2010年,研究员们趁它们在博物馆同台展出之际做了“亲子鉴定”,可惜结果显示双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对王室珠宝感兴趣的还有拍卖行,2007年,苏富比新开设Noble Jewels(贵族珠宝)拍卖,近年的“波旁帕尔马家族的皇家珠宝”专场是该品类的巅峰之作。拍卖总额高达5310万美元,斩获了100%成交的“白手套”殊荣。

由于全场拍品产权高度分散,苏富比花费整整10年来说服所有家族成员。时任珠宝部主席将其视作交易的艺术,“你必须在正确时间与他们联系,而不是在错误时间向他们施压。”

世界各地的收藏家们也看中了王室珠宝不可复制的历史价值。

日本古董珠宝藏家有川一三凭借30年来的冠冕收藏逐渐跻身原本只属于白人的私密社交圈;而另一些藏家更看重实际利益,打算跳过拍卖行出售个人收藏,不给中间商赚取差价。

有川一三和他的藏品

一位神秘藏家2006年以5.7万镑拍下了英国玛格丽特公主的一枚卡地亚腕表,现在自家网站上以12.5万镑挂牌。近年来Netflix剧集《王冠》的热播让他相信眼下就是最佳出手时机。

玛格丽特公主的Cartier被藏家重新拿出来卖

顶级博物馆也在回购王室珠宝。它们期待构建一个生动的文明史体系,其中难免暗含政治角力。

2008年,一枚原属于法国皇后欧仁妮的蝴蝶结胸针计划上拍佳士得纽约。但卢浮宫听闻消息后,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带回法国。

这场拍卖在最后一刻以“司法原因”被叫停。最终,卢浮宫通过私洽方式如愿以偿。代价是672万欧,500万来自背后慷慨的资助人。

卢浮宫回购 欧仁妮皇后的钻石蝴蝶结胸针

曾经的王室珠宝关乎真正的权力。大马萨林在225年间经历6位君王,他们加冕的瞬间,这颗钻石成为了比世间其他万物都更接近权力的存在。

后来的王室珠宝成为新旧时代交替时,急于变现的宝藏,被罚没、被拆解,少数有远见的品牌和机构顺势崛起。

后代的珠宝品牌借此深耕品牌文化、博物馆专注提升自身地位、拍行和个人藏家期待通过王室珠宝故事的传播,赚到更多的佣金和差价。

王室成员是一个高危角色,那些珠宝很少能在家族内部代代传承下去。王室珠宝见证了一个家族乃至一个民族的兴衰,耐磨的特性让它们不经意间成为了人类文明史上一个独特的截面。

《纽约一个雨天》中的甜茶原计划和女友过个只属于两人的周末时光,但接连不断的意外让他幡然醒悟,这座城市拥有自己的意志和灵魂,绝不甘心受人摆布。

其实宝石又何尝不是这样,出现在哪里,跟哪个主人,这些奇妙的小石头内心自有一本账。

卢曦采访手记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XB_NHDk9gY3
XB_NHDk9gY3

路过,简单了解下

2022-05-10
00 00
shena
shena

混乱时上升到集体

2022-05-09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