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 Watch这个名利场

2021年11月17日 16:06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2021年Only Watch慈善拍卖,大有百家争鸣之势,成交价格超过100万瑞郎的拍品,共有5枚之多,为Only Watch创办以来之最。

其中不乏小众品牌,备受关注的F.P.Journe “只手遮天”最后获得450万,不少人仍觉得这个价格低了;De Bethune X Voutilainen的 “双面娇娃”,成交价格也高达130万。

De Bethune X Voutilainen,一人一面

不仅如此,这一届还有相当一部分独立制师以及其他小众品牌的腕表,大受欢迎,获得了诸多买家竞逐。

容易理解,与GPHG评选相似,坐在现场参与Only Watch拍卖的买家,大都是行业资深人士和钟表深度爱好者,他们容易将天平倾向于以创意见长的“小而美”。

那么这些“小而美” 品牌,都有怎样的过人之处呢?它们背后的那个灵魂“制表师”又是谁?

01

-

Rexhep Rexhepi

年轻人Rexhep Rexhepi(RR)自2012年开始独立制表,迄今也有近十年,品牌大名是Akrivia,全手工打造,起初只为极少数藏家所知,但他很快便被业内人士看好。

制表师Rexhep Rexhepi

2018是爆发年,Rexhep Rexhepi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RRCC)表款在GPHG上获得最佳男士腕表奖。

2019年,RR又请出已退休表壳大师Jean-Pierre Hagmann加盟,为当年Only Watch捐赠的RRCC腕表表壳上,便有JHP签名加持。

该表款最后以36万瑞郎成交,成为黑马,简单小三针,卖点是设计和打磨,被业界称为“Philippe Dufour(PD,昵称“豆腐”)第二”,一炮而红。

2021年, RR捐赠表款为RRCC II ,即该天文台系列第二代,还是小三针,但是全新机芯:两套传动轮系共用一套摆轮系统,其中一套传动轮系正常走时,另一套则实现跳秒功能。

RRCC II 腕表正面

RRCC II 腕表背面

2019年Only Watch慈善拍卖RRCC腕表

RRCC II 估价7万~10万瑞郎,显然偏低,成交价格最后来到了80万。

有趣的一点是,RR拍卖前接受采访表示,由于时间紧,腕表珐琅盘颜色还没调好,他原本想要香槟金色,但实际烧出来却有点土黄,RR说拍卖完成以后,他还是会为买家奉上一枚理想的香槟金盘面。

所以若干年以后,当这枚RRCC II再次回到拍卖市场上时,不要因为它的盘面与今天不同而感到诧异。

RR的手工坊在日内瓦老城区,现在一年产量三十块上下。说他是“豆腐”第二,不一定合适,他赶上了独立制表的好时候,但能否坚持到七八十岁还未可知。

02

-

MB&F

MB&F品牌由Maximilian Büsser(MB)创立,他不是制表师,但有很好的人脉关系,品牌名字里的F便是Friends之意,他与制表业界联合打造MB&F每一款创意无限的腕表。

MB&F创始人Maximilian Büsser

创意设计的出发点是“玩”,他回到童年时代寻找关于玩的记忆,从儿童的天性出发,将不可思议的想法变成现实。

MB&F作品看起来是一部时间机器,一艘宇宙飞船,一只仿生青蛙、猫头鹰……

本届慈善拍卖MB&F捐赠的腕表,是一只呆萌可爱的大熊猫,估价10万~15万瑞郎,最后成交价格为62万。

MB&F熊猫腕表

MB&F的创意很受市场追捧,但天马行空价格自然不菲。

MB在年头上以日本Miyota基础机芯做了一个全新子品牌M.A.D. 1,融入MB&F惯有创意——数字显示、以及非常炫酷的“陀螺转子”摆陀,定价2000瑞郎,只用来答谢亲朋好友,暂不对外发售。

但这块“内部表”却引发了市场的极度渴望。

在支持Revolution发起的粉红表盘慈善拍卖项目时,MB捐赠了一枚粉红色孤品M.A.D. 1,最后成交价格为17.2万美元,几乎是公价的80倍。

粉红表盘孤品M.A.D. 1

MB的市场号召力、MB&F品牌的市场价值,由此可再窥一斑。

Only Watch拍卖之前有了好消息,MB说M.A.D. 1在2022年会有对大众发售的版本,价格不会高,但容易买到吗?

03

-

亨利慕时

亨利慕时这届Only Watch捐赠的疾速者柱状游丝陀飞轮表款,其实与MB&F有很大关系,其正是以MB&F的LM系列陀飞轮为基础,换上亨利慕时产的柱状游丝,以及盘面、壳型等设计元素。

亨利慕时Streamliner Cylindrical Tourbillon Only Watch

亨利慕时与MB&F联名合作始于2020年,双方挑选各自喜欢的对方特色,推出了两款各限量15枚的表款,用以纪念两个品牌分别创立15周年。

所以亨利慕时这枚Only Watch很有意思,应算两个品牌的再次连乘,获得了两个品牌粉丝的共同关注,估价6万~8万瑞郎,成交价格高达75万。

亨利慕时是个古老的名字,但当代腕表历史并不长,现在属于Meylan家族企业。其年轻老板Edouard Meylan脑洞大,过去几年里其打造的“机械苹果表”、“奶酪表”、“杂草表”等博得不少眼球。

亨利慕时CEO Edouard Meylan

不过亨利慕时也并非只靠噱头,其极简版万年历、分秒同轴计时机芯、还有烟熏表盘等独创设计,令其在钟表行业独树一帜。

04

-

“小丑表”

俄罗斯制表师Konstantin Chaykin(KC)是独立制表师协会AHCI会员,业内小有名气,最近几年因“小丑表”而声名远播,自此他的名字便与小丑表密不可分。

制表师Konstantin Chaykin

这次为Only Watch捐赠的是一枚火星小丑表,火星时、火星历、火星文,全部按照火星运转规律来。

并且它还是一枚陀飞轮腕表,陀飞轮以火星的一分钟时间为周期旋转,用以抵消火星重力影响,不知其效果如何?

火星小丑表

2020是火星探测器的发射窗口年,中、美、阿联酋三个地球国家发射了探测器,尽管俄罗斯此次缺席,但当火星探测器们不时传回最新数据,人类探索外太空的激情是一样的。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KC的火星小丑表就可以随人类登上火星、派上大用场了。

表款估价4万~6万瑞郎,最后成交价格为29万。火星小丑表的买家,或许已经准备好做火星登陆第一人。

05

-

Urwerk

Urwerk由Martin Frei和Felix Baumgartner两位制表师创立,以“漫游卫星”方式显示功能为特色,包括小时、分钟、月份等,二十多年来表款大都如此,建立了强烈的品牌风格。


Martin Frei & Felix Baumgartner

为本届Only Watch捐赠的表款UR-102是漫游卫星基础款,也是Urwerk品牌最早推出型号之一,此次孤品在于:一是表背装饰了两位创始人于2020年获得Gaïa奖的图案,二来是灰蓝色钽金属表壳。

腕表估价3.2万~7.5万瑞郎,最后成交价格为28万。

2021年Only Watch慈善拍卖Urwerk UR-102

不过今年这款不算Urwerk在Only Watch慈善拍卖上的最贵腕表,上一届与De Bethune连乘的表款获得了30万瑞郎。

同行业内品牌连乘并非时尚圈专利,在最近几届Only Watch慈善拍卖上,独立制表师之间联名颇为频繁。

这两届De Bethune参与的连乘,最后都获得了不低的成交,也许这是一个市场信号?

2019年Only Watch慈善拍卖Urwerk X De Bethune

06

-

Krayon

Krayon品牌非常小众,也非常年轻,由制表师Rémi Maillat(RM)创立于2013年。

RM制作的第一款腕表Everywhere,2018年获得GPHG创新大奖,品牌始为大众所知。

制表师Rémi Maillat

到目前为止,这位独立制表师只做了两款表,获奖的Everywhere和这次为Only Watch捐拍的Anywhere。它们共同的特点是显示日出日落时间,区别是前者更复杂、更厉害。

Everywhere可以显示南北纬60度之间任何一个地方全年的昼夜变化。Anywhere是前者简化版,需在机芯装壳前预设好地理位置。

Everywhere表款

Anywhere表款去年才面世,这次Only Watch特别版就直接把Prototype机芯给装上,表盘以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为理念制作,与腕表功能结合的刚刚好。

表款估价9.5~12万瑞郎,成交价格32万。虽然没有前面那些十倍估价来的生猛,不过这块表的买主很厉害,据说是LVMH集团老板最小的儿子Jean Arnault。

Anywhere Only Watch特别版

07

-

Only Watch 一些人和事

Arnault家族这次来了两位,Jean Arnault之外,还有他哥Frederic Arnault,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分别是LV制表和泰格豪雅的负责人。

表品牌出席活动是一部分,对于老幺Jean Arnault来说,还要拍下一块表、且让更多人知道也很重要,这是他以品牌负责人身份首次亮相的工作内容之一。

在此之前,他已代表LV在GPHG台上领了两个奖。

Jean Arnault与Frederic Arnault

Jean Arnault这次日内瓦之旅,其实就是他的正式开工发布会——在钟表行业最重要的事件上留下身影,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场景了。

LVMH集团旗下的钟表品牌,也都积极参与了这次Only Watch慈善拍卖,表现也都不错。

泰格豪雅捐赠的是一枚摩纳哥计时表,全碳纤维材料,并且再次用上碳质游丝。估价5万~10万瑞郎,最后以29万成交。

Frederic Arnault在社交媒体上说,这款腕表代表了摩纳哥系列的方向,也暗示了泰格豪雅正在做的事情。这个暗示是指碳质游丝终于可以量产了吗?

泰格豪雅摩纳哥系列Only Watch碳纤维腕表

泰格豪雅摩纳哥系列Only Watch碳纤维腕表

Frederic Arnault的社交媒体发言

Jean Arnault掌舵的LV,所捐赠的Tambour系列GMT飞行陀飞轮表款,以22万瑞郎成交。

路易威登Tambour系列GMT飞行陀飞轮腕表

宝格丽刚获得GPHG金指针大奖的超薄万年历,亦是22万瑞郎。宇舶表Big Bang蓝宝石自动陀飞轮,成交价32万瑞郎。真力时连乘艺术家Felipe Pantone的蓝宝石壳双陀飞轮,更是来到48万瑞郎之高。

宝格丽Octo Finissimo万年历

宇舶表Big Bang自动陀飞轮

真力时DEFY系列 21 双陀飞轮腕表

本届慈善拍卖一共有53件作品,共拍出2974万瑞郎,历史第二高,最贵拍品仍来自百达翡丽,一复刻座钟拍出950万瑞郎。

自2005年以来9届Only Watch,共为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研究,累积募集善款超过1亿瑞郎。

Only Watch历年拍卖总额(单位:万欧元)

这次拍卖地点在Palexpo,就是此前举办SIHH、明年办线下Watches & Wonders的展览馆,场地足够大,现场汇聚了上千人。

几乎所有瑞士制表业人士都出现在了拍卖会现场,包括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独立制表师 Francois-Paul Journe——作为捐赠方自然到齐。

还有Only Watch活动的发起人Luc Pettavino,支持者摩纳哥大公阿尔贝二世。

Luc说相关的医疗科研工作已经取得了较大进展,计划于2022年展开首次临床实验,有希望改变数千患病儿童和少年的命运。

更值得玩味的是,拍卖现场的人群中,还有佳士得竞争对手富艺斯拍卖行的Aurel Bacs等人。

Only Watch拍卖现场,Palexpo展馆

说富艺斯和佳士得是竞争对手并没有错,但是现在双方钟表部门的关系应该非常默契,不信你可以看下这次日内瓦秋季大活动的流程。

11月4日,GPHG颁奖;5日,富艺斯钟表拍卖上半场;6日,佳士得Only Watch慈善拍卖;7日,富艺斯钟表拍卖下半场;8日,佳士得珍罕名表专场。

时间交错安排的妥妥当当,行业相关人士以及大客们,即便没有分身术,每一场活动也都不会错过,如果他们愿意去现场的话。

11月的日内瓦,是钟表的名利场,行业内外的人们,各取所需。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你是一个魔法师
你是一个魔法师

钟表名利场,各取所需

2021-11-17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