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重磅 NEWS | 巴塞尔回归

2021年08月26日 10:1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转载 作者:小众非主流

-今天,开始吧-

停摆已两年、坊间传闻即将关门大吉的巴塞尔钟表展(Baselworld)近期又回到公众视野。

日内瓦巴塞尔钟展会场示意图

8月30 - 9月2日, 2021

10个参展品牌包括Claude Meylan,ICEwatch,BA111OD,Bomberg,IKEPOD,SINN,Riskers, Furlan Marri 及AHCI代表的2个独立制表Ludovic Ballouard和David Candaux

巴塞尔钟表展在日内瓦举办,是不是有点穿越的感觉?

和电影里的惯常桥段不同,巴展回归完全没有王者归来的气势。只是借日内瓦钟表日(GenevaWatchDays)举办期间,在日内瓦市区租用一处名为Icebergues的场所举办的mini型展会。规模几乎可以当成牛年夏末的某个下午茶歇,或几个不知名朋友的闲情小聚。

细小的微风掠过时,日内瓦湖中并不会泛起一丝涟漪。

百年巴塞尔展,在所有钟表人心中都是一个永不消失的神话。尽管参展费用、酒店价格以及展会形式年年被人诟病,但你真见过比Baselworld更好的钟表展会吗?

如果有,日内瓦钟表奇迹展(原名“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算是一个。

日展的高级是确定的,但规模和巴展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另外,一个是闭门的沙龙,一个是开放的展会。沙龙的7成展区给了历峰集团的10个品牌,另外3成展区则包括10多个小众独立制表,规模仅此而已。而巴塞尔钟表展几乎囊括了日内瓦表展以外的所有钟表品牌,至少几年前还是。

我个人挺怀念巴塞尔钟表展。一年一度的展会上,不仅仅可以一览整个钟表行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新款产品,同时也是和业界同行相聚交流的好机会。04、05我负责蕾蒙威手表那两年,在巴塞尔展会上拿到的订单,几乎可以达到公司全年销售目标的6成多。所以每次展会结束后心情都不错,然后借机去周围国家游玩,这是一年工作里最放松惬意的时刻。

巴塞尔钟表展似乎已被时代抛弃

最早抛弃巴塞尔钟表展的不是时代,而是全球最大的制表公司斯沃琪集团。本来缺了斯沃琪集团的巴展仍可以勉力支撑,但巨人离开带来的连锁反应让所有人始料未及,更多品牌相继宣布退出。最后劳力士百达翡丽也决定投奔日内瓦表展,成为导致百年巴展怦然倒下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有了巴展的世界,会更好吗?

首先会导致赴瑞士参展的钟表代理商和零售商减少。这个逻辑很简单,经营历峰品牌和独立制表的代理商/零售商毕竟只占钟表行业的四分之一。

斯沃琪集团离开巴塞尔后独立办展,目前的形式(至少疫情前)是旗下高端品牌在瑞士独立办展,其他中低端品牌则在当地市场自行解决。当年斯沃琪集团以巴展跟不上时代进步(参展费用高企应该也是原因之一,只是没明讲)为由退出,但随后自办的表展,也没看出在哪儿超越了巴塞尔。新技术和新媒体的利用、与终端消费者的直接互动以及产品展示形式的创新等等,似乎都是纸上谈兵、说说而已。另外,舍弃在巴塞尔的集中参展,让中低价位品牌在全球各地市场单独举办新品展示,总体成本肯定不会降低。有时会觉得,这可能是一件劳民伤财的解决方案。

感觉不适的还有众多钟表爱好者。每年的巴塞尔展,都会有很多表友来到巴塞尔,自己购买门票进去参观。直接面对消费者是很多参展品牌所期望的,如果能再安排合适的交流,就可以拿到消费者第一时间对于新品的反馈。但没有了巴展,这些表友也就失去了参观这一年度盛会的机会。更糟糕的是,大量的尾部品牌将失去这一与主流大牌同场竞技/展示的机会;失去大展流量之后将如何独立推出新品,对于规模较小、财力一般的品牌,将会是一场极为严峻的生死挑战。

而且,没有了众多的长尾品牌,表圈的世界不是会变得越来越单一枯燥?长此以往,头部品牌们也将失去创新的意愿和能力。

强势集团和强势品牌在诟病巴展的时候,他们思考的中心是自己的得失利弊。至于行业的整体考量以及健康发展,通常都在资本的雷达之外。

物极必反,这个世界更多发生的是矫枉过正,比如电商的迅猛精进以及和实体店铺的博弈,比如知识的快速迭代以及对市场对中年人的淘汰。巴塞尔表展的落幕,其实也不过如此套路。

巴塞尔表展的静静回归,源自展览公司的求生本能。小型的回归方式,是对市场的妥协,但也有客观的需求推动。

此次参加巴塞尔展的10个品牌,全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众(除了时装表icewatch略微知名以外),产品各有特色但不为人知。他们都需要和代理商/消费者互动,而展会可以共享客流和分摊费用,依然是效率较高的一种选择。

这次参展商中,有两个品牌我本来就较为熟知和喜欢。

Bomberg

#tattoo your desire

我之前的瑞士老板之一曾经短暂负责过这个品牌,并邀请我在某年巴塞尔表展期间参观这个品牌的展区。印象最深的是机车腕表款式,通过巧妙的机械机构,实现了一只腕表可以手腕佩戴、当怀表用和立于机车前端的三种使用模式。展区中除了显眼的大功率机车,还有前凸后翘、花臂纹身的性感美模。再后来去台湾出差,发现台胞们给Bomberg取了个很炸的中文名字:炸弹表。

Ludovic Ballouard

天才制表师

有个新加坡好友和制表师相识,非常欣赏他的upside down系列,几年前就发了资料给我看。我也特别喜欢,优雅的奇思妙想从硬核的机械运动中传递出来,简直让人着迷和欲罢不能。当时就很想搞一只,后来去问了价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Upside down系列腕表,在国内柜台唯一见到是在上海南京西路的BH独立制表师店铺,和几只HYT摆在一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那种优雅从容又幽默风趣的气质,是所谓时尚潮牌没法比拟的。

疫情加快了大型表展的衰落,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大势所趋,实体展会正变得不再必要。正如work from home和网络视频会议被普遍推广后,往返office办公和出差旅行的必要性也在遭受前所未有的质疑。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的虚拟世界,正在逐渐取代面对面的沟通。

我倍感忧心忡忡的是这一趋势得到了多数社会精英的认同,在这个商业模型和工作业绩都可以完全量化的时代,数字化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 THE END -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小众非主流
已发表 21 篇作品

挖掘并介绍小众非主流的腕表产品,推广有别主流的小众生活方式和消费选择。以腕表为主,引入跨界产品或服务如汽车/咖啡机/极限运动/纹身等。将产品置于更宏大的生活场景中,产品的带入更鲜活,为读者提供更多产品之外的思考。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