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18罗汉|No.2

2021年01月28日 13:33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王寂

疫情比较严重的春节期间闲着没事儿天天和小文网聊,他推给我Petermann Bédat的最新款1967 Deadbeat Second,很快,室温都上升了几度,我们俩越瞧越喜欢,越看越心痒痒,哇塞,这个初出茅庐的手工表相当卓越啊,隔着换了几个厂的手机屏,好像看到了实物一样,这么精致的手工修饰我们盯着瞧了一个初三了,楞看不出缺陷,貌似真无敌了。我叫他写封邮件整诚恳点儿:我们来自遥远的东方名表市场极度兴奋的中国,我们是中国钟表圈儿略有薄名的媒体,微博粉丝不多,也就六百多万,我们对最新限量跳秒十分感兴趣看看能不能撸下两只。BR。

对方邮件回复还是蛮快的,全文大概四五米长,翻译成中文就仨字儿:卖光了。

18K白金/红金各限量10只,59,800瑞郎,表壳直径39mm、10.7mm厚,Cal. 171跳秒机芯摆频18,000,36小时动力储存,尽管略带惋惜,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款新作完美地符合我们对小众品牌手工表的三大要素,

1. 均衡;
2. 内敛;
3. 极致。

均衡的意思,就是内外兼修,就是机芯很漂亮、外观也很漂亮,两者相得益彰,互相呼应。但事实上,这特么太难了。这个世界上能把机芯做得很漂亮的手工制表人还是有那么几个,比如REXHEP REXHEPI的The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这个年轻老兄机芯做得确实好,但外观真的太直男了。好硬。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在一个小旅馆里我考虑了一晚放弃了这么昂贵的简单表,花几十万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还不满意,这太亏了。我知道,我没买另外一个老兄开心了,因为他觉得这位新秀会是豆腐第二。没有多久之后一位老乡在Only Watch用几十万瑞士人民的币撸下慈善孤品,不得不钦佩,为啥人家就能开印钞厂呢?

2019年巴塞尔期间,我看豆腐和Biver都去了REXHEP REXHEPI的booth,感觉得出小哥的意气风发,这就感觉像一个创业有两年的企业一下子有了几家超级大佬基金去做了调研,反正不论内心啥感受吧,人去了就是门面到位了。可是他们2019的作品外观那真的是人猿泰山,我觉得这品牌未来很难了。

我不喜欢但不少顶级藏家称赞的Laurent Ferrier陀飞轮在我眼中也属于机芯胜过外观的典范,但不是表盘不佳、而是过于浑圆的怀表风格的表壳少了棱角,总觉得是老气、少了筋骨。

我坚持我的这种观点:其实大家对机芯美学是比较容易把握的,机芯轮系的逻辑本质上是一个公式,这个公式是不容大幅改动的,无非大摆轮、精致日内瓦条纹打磨和华丽倒角,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美是有教科书范本且相对比较教条和单一的。但外观设计就太难了,非常非常多的表外观不堪入目,因为外观这个事儿、是审美是考验设计者的真正的美学功力的,它不是靠黄金分割之类的学前班算术可以轻松解决的,正是由于它可以真的天马行空绝对自由随心所欲,所以,大家搞的乌七八糟。

如果说Petermann Bédat的初代目作品盘面略显朴素,那么最新表款1967 Deadbeat Second堪称卓越,与机芯的奢华更加相得益彰,表盘open得性感却不放荡,3点位置的锁骨妖娆的曲线、如水的抛光,光华流淌,确实令人口水连连。半开放的表盘即夹板,轴眼的处理画龙点睛。

内敛的意思,更加丰富了一些。首先是尺寸太大了,过犹不及。比如Greubel Forsey Hand Made 1,抛开价格不谈,它的口径过分大,直径达到了43.5×13.5mm之巨,如果品牌拿出来苹果做手机的劲头儿把尺寸做到40×11mm——我相信这是完全可能的——那我这个18罗汉2就要献给它,而它也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我心目中无敌的满分表。

Hand Made 1这表真的好,它不均衡吗?均衡。内外兼修。层次无敌丰富、细节无敌精致,它的布局,抛光打磨,绝对是这个星球上最美、最手工、最顶级的腕表没有之一。Simplicity气势上绝对没法和这只比,当然定价也差远了。但Simplicity最近最高炒到五百多万,Hand Made 1定价“只要”645万港币,一年两三只的产量,要做一个世纪才能在存世数量上和豆腐PK,折扣(假设有的话)下来同样是五百多万那Hand Made 1绝对碾压Simplicity。可Simplicity不光炒势正猛,它的尺寸也更加内敛,广为人所接受,这是内敛的力量啊。

内敛的次一层意思是造型上,要尽量“不出奇”。还是拿天价Simplicity作为标杆,怎么Kari Voutilainen的尽管身价不低却上不去呢?KV的招牌表款Vingt-8不均衡吗?均衡,内外兼修有里有面儿,手工出品顶级了,假设豆腐是茅台它起码是五粮液了吧。它的问题,在我看来、就是不够内敛:它的水滴表耳相比豆腐的藏巧于拙,还是嚣张了。Simplicity有一张无比朴实的脸蛋和匀称不出奇的身材,但看后背哇塞塞这种极致对比的震撼一下就出来了。KV的表壳清奇、格调高远,但受众却因此受限。后来这个老哥把表耳“磨钝”了些,感觉还是乖张。

再看Petermann Bédat,看啥媒体说这俩哥们儿采访坦言最爱的表是百达翡丽古董杰作2526,他们的作品神韵上忠实致敬,看似平凡却饱经岁月的洗练、这种壳型绝不会“出错”,属于人见人爱,直径39、10.7mm的厚度更是教科书般的经典正装。

极致的定义或者解释就非常简单了,机芯的极致华丽修饰打磨。Simplicity的打磨那确实是真的牛,大牛。但Greubel Forsey的所有表款其实打磨也都极致的牛,不过他们的机芯喜欢营造一种非常冰冷的并不传统也并不温暖的机械感和未来感,他们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是RM和豆腐之间的一个平衡点,很诡谲。

最后,我不得不提一下手工制表领域身价奇高的传奇大师George Daniels和他的学生Roger W. Smith,虽然他们犹如乞力马扎罗的雪般高傲挺立,但我个人真的也不喜欢,有钱也不会买那种。直不愣登的英式怀表风格我只能说确实非常高级手工制表,但那种范儿我感觉既不够极致、也略显过时。Marco Lang也一样,那种故意为之在我看来过分做作的劲儿,过犹不及了。

Kari Voutilainen的大摆轮和厚重夹板怀表风格的细致打磨,当然是巅峰制作。KV我多年前订做了生日表,不过叫我重新选一次小众手工制表精品的话,我选Petermann Bédat。这俩哥们儿在朗格历练过,打磨功力极度牛叉,隔着屏幕,心向往之。

腕表18罗汉No.2,Petermann Bédat 1967 Deadbeat Second。

校对:赵奕|流程:刘维丹
焦点图:View of Delft,Vermeer|图片审核:黄海生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狐狸的影子
狐狸的影子

豆腐是菲利普·杜佛

2021-01-28
00 00
我加的表叔数不清
我加的表叔数不清

见识少,完全看不懂,豆腐是什么?

2021-01-28
00 11
淼森焱
淼森焱

我膨胀了啊!

2021-01-28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