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谁在穿Loro Piana?

2020年11月17日 10:55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9月末的一天,巴黎市政厅,一对新婚夫妇牵手走了出来。俄罗斯超模娜塔莉·沃佳诺娃和LVMH集团的“太子”安托万·阿尔诺结婚了。


水果娜和安托万的简朴婚礼

交往多年之后,他们本来选了一家小教堂举办婚礼,疫情改变了计划,仪式低调朴素得叫人意外。

沃佳诺娃1982年出生于前苏联莫斯科附近一个小镇上,少女时代帮妈妈摆水果摊勉强糊口。往事太有名,她在中国得了个昵称“水果娜”。

三年前,交往中的两人对W杂志打开了家门。安托万说自己第一次见到水果娜就惊为天人,而两人第一次真正约会时,都“超级害羞”。

过去几年,他们一直和五个孩子一起住在巴黎,一所可以看得见埃菲尔铁塔的房子里。

W杂志拍摄的全家合影,孩子们没法规规矩矩坐在一起

W杂志拍下了这个家有些混乱却充满了爱的场景。

在一张孩子们无法规规矩矩坐好的全家合影里,大儿子卢卡斯抱着当时只有一岁的罗曼,他俩都穿了Loro Piana,画面中坐在钢琴前的维克多穿的是Loro Piana的鞋子……像是妈妈在一家店铺里包办了全家孩子的衣装。

然而,Loro Piana对这个家庭的意义还不仅于此,男主人安托万正是这个意大利顶级羊绒品牌的掌门人。

2013年,LVMH集团收购了Loro Piana 80%的股份,剩余的保留在创始家族后人手中。

Loro Piana家族后人,哥哥已经去世

Loro Piana以面料商的角色开启了家族事业,是全球最顶级羊绒品质的代名词。

对原材料的偏执代代相传,多年前,采购员们就前往内蒙古大草原,在中国北部阿拉善地区的红色沙丘上与牧羊人见面。

如今Loro Piana是安托万的雄心所在,他没有改变品牌令人咋舌的定价,而是致力于在全球找到最有品位的客人,让他们享受稀有材质带来的心动。

2016年,安托万请来一位新的CEO,意大利人Fabio d’Angelantonio。他们推动Loro Piana走上了一条强势的开拓之路,更多的鞋履和皮具手袋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LVMH集团并不单独公布一个品牌的数据,但有分析师估计,Loro Piana如今的销售额比刚加入集团时的7亿欧元增长了一倍。

01 来自秘境的纤维

羊绒是山羊粗毛根部一层薄薄的细绒,入冬时逐渐长出,春季转暖后自然脱落,牧民用梳理的方法收集起来。羊绒是“钻石纤维”,从中变出精致的衣物,被称为“羊绒炼金术”。

去年,奥斯卡获奖导演吕克·雅克完成了纪录片《羊绒:秘境之源》,展现气候极端严酷的内蒙古阿拉善,牧民如何放羊、采绒。

纪录片《羊绒:秘境之源》

在各种羊绒之中,Baby Cashmere小山羊绒尤为珍贵,来自12个月大以内的小绒山羊,一生只能采集一次,每只产出只有30克。直径13.5微米,就像孩子的头发,柔软、细腻。

Loro Piana花了十年时间,说服牧民将小山羊绒和成年山羊绒分开收集,闻名遐迩的Baby Cashmere诞生了。

Baby Cashmere小山羊绒尤为珍贵

极端气候,适者生存,动物身上最极致的纤维总是出现在“世界尽头”一般的荒凉之地。在南美洲秘鲁和阿根廷,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生活着骆驼家族的一员——骆马。

为抵抗安第斯山脉的严寒,骆马长出了一种金色内层绒毛,由短薄却密集的纤维组成,有出色的温度调节功能。

生活在安第斯山脉的骆马

每两年,每只骆马会产出不超过250克的原始纤维,平均直径仅为12-13微米。柔软如云朵,仿若无物却又极其保暖。

古代印加人认为骆马毛非常人可以拥有,只为国王而生,称其为“神之纤维”。Loro Piana 就是这样发现、保护和培育出了Vicuña 骆马毛。

骆马生活在野外,不能人工饲养

从中国到秘鲁,再到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Loro Piana的足迹遍布这个星球。

2015年推出的产品线“The Gift of Kings国王的礼物”名字来源于18世纪的西班牙王室,国王将成对的美利奴绵羊作为礼物送给萨克森选帝侯以及法国、英国与荷兰皇室。


国王的礼物历史悠久

今天,只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四家优选农场可以提供美利奴羊毛,一年产量仅仅2000公斤。

这种羊毛具有天然的黑色,直径仅仅12微米,比羊绒还要精细、轻盈、纯净,自然的波形纤维,让面料保持特有的垂坠感。

这种神奇的活性纤维,可以随着外界温度的变化调节自身的温度,就像人的第二层肌肤。

国王的礼物产量极低

大海捞针一般寻找稀有的极致纤维,纵观服装这个庞大的产业,Loro Piana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如果拿代“新鲜感”的快时尚来做个比较,Loro Piana的行为方式恰好是其反面。

设计简约,从不叠加酷炫的潮流元素;品质精良,经得起最苛刻的放大镜;可以年复一年穿下去,经得起几十年的岁月磨炼,甚至可以传给孩子们。

02 诺悠翩雅

Loro Piana的中文名字是“诺悠翩雅”,轻盈、悠扬、雅致。多原色,不过分渲染,天生热爱自然的气息。

在经历过奢侈品启蒙的富人群体里,Loro Piana代表着沉稳的品质感,舒适、不会流逝的优雅。

找不到明显的标识,不是为了炫耀,不蹭流量,也没有明星代言,拍出来的大片是含蓄自然的。

刚刚发布的2020秋冬大片里,两个年轻人状态放松,素面朝天。

超模Cici轻轻抚摸着一匹白马,上身一件两面穿夹克,质地看起来像极了皮草,而其实是羊绒混真丝制成的新型面料,下缘收腰,舒适利落,Cici为之搭配了阔腿裤装和长靴。

没有多余的装饰,而表面的皮草质感给人一种回归自然的野性。去野外漫步,更轻便的搭配是穿上铅笔裤加长靴或运动鞋,更有帅气的猎装风。

而如果回归都市进入时髦丛林,内搭丝质连衣裙,用材质的对撞来展现大胆的搭配功力。皮草的粗犷与丝绸的精细,一种让人惊艳的反差。

演员任嘉伦舒服地躺在草地上,一张大片中他穿了一款“奶油杏仁色”圆领衫,运用了多种织法。

衣身采用绞花呈现钻石图案,罗纹针织的领口,轮廓微微落肩,还是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

任嘉伦选择了白色系的棉质裤装和小牛皮革的白色运动鞋,外套一件小山羊皮夹克,像是要在野外露营。

这一季男装设计都十分简洁,只在花纹、织法上稍稍添加变化,极易搭配。崇尚舒适简约的男生,可以根据怎么舒服怎么来的方式来选择裤装、风衣来搭配,稍稍在围巾上用一点心思,就足够雅致了。

关于搭配,最好的模特是本文开头的那对夫妇。

即使是在出席公开场合时,安托万也喜欢在西装内搭一件高领羊绒衫。松紧适度的线条,没有任何LOGO,看起来舒适随意,却没有丝毫邋遢的感觉。

安托万喜欢在西装内搭一件高领羊绒衫

03 鉴赏家俱乐部

华服只穿一次就成为收藏,这是红毯上的法则,Loro Piana属于那些不在乎出风头,只注重皮肤触觉,内心感受的人。

如此珍贵稀有的材质,却被自由穿着,可以散步,还可以打球、小跑,丝毫不会为衣服所困。高品质的羊绒可以让人穿一辈子,简洁,只略加入一些经典的细节和图案,足以穿越时尚潮流变迁。

美剧《亿万》里的金融大鳄Bobby Axelrod,也穿西装,而在大多数镜头里,穿的都是看似普通的T恤、帽衫,Loro Piana是他在剧中穿着最多的品牌。

媒体说他,穿着随意是一种“彰显绝对权力”的方式。

看似随意却品质精良,是Bobby Axelrod的风格

这些年,咨询公司、奢侈品牌,都对中国的精英群体展开研究。

一家顶级汽车品牌注意到,中国已经出现一个这样的群体,他们买过许许多多高级时装、皮具,也收藏高级钟表和珠宝,而他们如今越来越追求一种闲淡、随心的状态。

有人收集艺术品,有人研究世界不同角落成分奇特的水,他们饮食清淡,偏爱天然材质,对大LOGO避之不及。

当谈起Loro Piana客人,CEO d’Angelantonio曾对《金融时报》说:“他们是一周处在三个不同季节和四个不同时区的人们。他们从莫斯科、北京或伦敦出发,可以在伊维萨岛,格施塔德或圣特罗佩结束一周。”

他说这个群体正在不断变年轻,原因除了我们熟悉的硅谷巨子扎克伯格们,就是中国的年轻富人们。

Loro Piana的客人热爱大自然

中国很多行业都在急速增长,不断造就富有、高品位的群体。

这些年热播的电视剧记录了这一点,《我的前半生》里穿羊绒大衣的唐晶是咨询公司高管,《三十而已》里的顾佳支持丈夫开了一家中型公司。

她们是讲究的富有女性,她们从衣橱里的大衣,到夜里走上阳台随意披上的毯子,都是大有讲究的羊绒。

富有、高品位的客人在中国增长

今天的奢侈品世界受到民主化的撼动,而工业化一直以效率诱惑着这个行业,而Loro Piana决意从其中脱颖而出。

在描述中国客人的时候,Loro Piana说他们是注重品质、欣赏优雅设计的鉴赏家,是行业精英、社交活跃的高净值人士,他们频繁在世界各地旅行,热爱运动、热爱艺术。

成为Loro Piana的客人,如同进入了一个鉴赏家俱乐部,在这里的,都是同一个群落的人。在为客人举办的私密社交活动上,“只过了15分钟,他们就开始交谈、交换名片。”d’Angelantonio说。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