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拍卖为何再现1.2亿天价?

2020年11月06日 10:46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10月,苏富比拍卖行通过无底价无估价、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拍出一颗100多克拉的无暇白钻,1.2亿港元。

由一位神秘的日本买家收入囊中,他以二女儿名字将钻石命名为“真依子星”(Maiko Star)。和刘銮雄一样,爱女狂魔。

“真依子星”(Maiko Star)

这场拍卖是否称得上成功,各方说法不一。有业内人士指出2013年一颗相似钻石的成交价是现在两倍,认为委托方,也是钻石切割商Diacore和苏富比被自己的无底价规则反噬。

但也有媒体认为,在疫情肆虐时刻,仍有藏家斥巨资购买宝石,证明了市场信心。何况,这位日本买家2019年在苏富比香港几乎以同样价格,为其大女儿拍下几乎一模一样的“鸽子蛋”,爱美星(Manami Star)。

苏富比忙着继续拍,双十一举槌的日内瓦拍场,将上拍一颗近15克拉的艳彩紫粉红钻“玫瑰花韵”,产自俄罗斯,名字也取自俄罗斯著名的芭蕾舞剧。

这次给出了估价区间,2300至3800万美元,差不多是“真依子星”的2倍。

“玫瑰花韵”

01

佳士得、苏富比等国际拍卖行起源于英国,随经济全球化在全世界布局,伦敦之外,纽约和香港成为当代拍卖重镇,代了北美和亚太的经济崛起,而日内瓦则是珠宝和钟表拍卖版图上最为重要的一城。

拍品也从三百年前的书籍发展到当今五花八门的品类,拍卖会一年到头各地辗转、日程满满。

亚洲拍卖中心香港差不多一年两次,上半年四五月份,下半年十一月前后,习惯上称为春、秋拍。今年由于疫情,春拍被延期至七月,变身为“夏拍”。

这些年随着线上功能发展,古董收藏与宝石投资之外,拍卖会也兼具当代产品的交易功能。拍卖行将当下珠宝拍卖大致分为瑰丽珠宝、重要珠宝、璀璨珠宝和网拍专场等不同场次,实质差别还是线上与线下。

线下仍是最重要的拍卖形式,要有重量级投资拍品领衔,汇聚全球最重要买家关注,而线上专场更适合爱好和兴趣收藏,拍卖价格也是从上亿到数千不等,丰俭由人。

格拉夫6克拉钻戒,富艺斯2020香港春拍,175万港币

2020年初,新冠疫情曾令人担心以线下为重的拍卖市场会出现断崖式下跌,不过目前的结果表明,珠宝拍卖市场表现平稳,天价拍品依然不断,而网络专场要比以往更为频繁且有针对性,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形式更是成为新常态。

一名佳士得高管深信大拍卖行悠久的历史和深耕多年的客户关系,以及拍卖行近些年在高清摄影和3D技术的投入,足以弥补藏家无法线下验货的风险。

6月一场网拍,佳士得便推出一枚近30克拉的D色“大冰糖”,同时上线虚拟私洽观赏间,将现场预览体验完全复制到线上。最后这颗钻石收到31次报价,并以210万美元成交,成为网拍单件珠宝价格的纪录。

佳士得网拍创纪录的D色无暇祖母绿切割白钻

不过这一网拍纪录仅保持了四个月,尽管10月份苏富比香港拍场上那颗“真依子星”是买家以电话投得,但其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注定要刷新历史。

香港今年的珠宝拍卖成绩可以说更让人惊喜,多场拍卖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不降反升,富艺斯春拍比去年同期大增50%多,而苏富比10月秋拍成交额一样超去年同期,达到3亿多港元。

显然,外部环境无法阻止藏家对重要拍品的追捧。截至10月底,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是一枚珍稀蓝钻,超12克拉,在佳士得香港春拍以1.22亿港元成交,这颗IF级别、马眼形切割的“燕蘭(YAN)”吸引了众多藏家竞投。


“燕蘭(YAN)”

三大彩宝表现同样突出,富艺斯春拍图录封面那颗祖母绿配钻石戒指,主石重量超过21克拉,哥伦比亚出产,无净度处理,成交价定格在915万港元。

富艺斯春拍图录封面祖母绿戒指

佳士得春拍的Etcetera红宝石项链和苏富比秋拍的Forms红宝石戒指,这两件香港高级珠宝品牌的作品成交价都超过2000万港元。

佳士得春拍的Etcetera红宝石项链

02

某种程度上,有钱人参与珠宝拍卖时秉持的逻辑和女生买包包差不多,喜欢盯着大牌经典款和名人同款下手。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品牌长期价值的重要性,以及哪类珠宝才最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历史悠久的法国品牌在这一环节占尽优势。以卡地亚为例,从苏富比春拍上的水果锦囊手链胸针,再到秋拍上Art Deco风格的卡地亚之眼、猎豹吊坠和花环风格的钻石冠冕,但凡品牌史上的设计,无一不受藏家热捧。

卡地亚水果锦囊手链,苏富比2020年4月网络专场,134万美元

受到相同待遇还有梵克雅宝,Zip项链是拍卖市场的常春藤,这一创意可追溯到1950年,在温莎公爵夫人的启发下,梵克雅宝以拉链为灵感,巧妙地将项链与手链两种珠宝佩戴方式合二为一。

梵克雅宝最为公众所熟悉的设计,毫无疑问是被称为“四叶草”的四叶幸运系列以及各类优雅的胸针,它们都是珠宝拍卖市场的常客,可以说是每一场拍卖会上必卖的拍品。

梵克雅宝“四叶草”项链,富艺斯2020年香港春拍,近24万港元

今年名人珠宝的代表有英国玛格丽特公主21岁生日礼手链,由王室珠宝商Garrard装盒。其实这件手链并非为公主定制,它诞生于1842年,运用了当时流行的玫瑰式切工,配上皇家蓝珐琅。

公主是一位改款达人,却始终没有对这条手链下手,因此它常被视为体现公主品味的真爱珠宝。

该手链曾于2006年佳士得拍场以最高估价的6倍——48000英镑被拍出。今年转战苏富比,成交价格又翻了近两番。

英国玛格丽特公主佩戴21岁生日手链

名人珠宝的非凡历史意义常常让人上头,有时根本无需贵价宝石和复杂镶嵌,就能引得买家们趋之若鹜。

苏富比9月中旬在纽约举办了一场Hip-Hop主题拍卖,领拍之作是顶塑料材质、镶满彩宝仿制品的王冠。

90年代美国东海岸说唱领军人物Notorious B.I.G曾戴着这顶王冠参加杂志拍摄,三天后他在洛杉矶遭遇枪杀。

美国说唱歌手Notorious B.I.G的假王冠

有5位竞买者表现出了强烈兴趣,最终这顶成本价不过6美元的塑料王冠以近6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

有时,珠宝的名人效益与情感意义,要比单纯的宝石学参数更让人死心塌地。

03

知名设计师作品,是当代珠宝拍卖市场上受到买家追捧的另一个重要品类。

前面提到的佳士得春拍Etcetera红宝石项链,便是出自香港设计师陈智安(Edmond Chin)的设计。

陈智安(Edmond Chin)

他曾任职佳士得香港珠宝部门主管,后来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其设计的一条采用无烧红宝石搭配钻石的高级珠宝项链,曾在2015年佳士得香港拍出了1亿港币的天价。

而即将于11月28日举槌的富艺斯香港秋拍,珠宝封面拍品同样是设计师作品,来自于丰吉(Feng J)的名为“吉维尼花园”的高级珠宝项链,估价1900万~2500万港币。

设计师丰吉(Feng J)

丰吉出生于西子湖畔的艺术世家,以原创风格打造的收藏级艺术珠宝而进入收藏界。10月30日,在富艺斯上海预展上,我们见到了这位年轻的中国艺术家。

“这件‘吉维尼花园’项链,是以印象派画家莫奈在巴黎近郊吉维尼小镇的花园为灵感创作的,我很喜欢印象派艺术对光影的表达。”丰吉说。

她感受到今天的收藏家们,关注点不仅仅是运用的宝石价值,对作品的艺术价值兴趣越来越浓。

以彩色蓝宝石结合尖晶石、坦桑石、海蓝宝、沙弗莱等彩宝,丰吉将印象花园凝聚成一条花环。

花团锦簇的正中央,是一枚罕见的19克拉淡彩粉红钻石,如同莫奈画作里那穿透云雾的晨曦,映射出整座花园的光芒。

富艺斯即将上拍丰吉(Feng J)“吉维尼花园”项链

设计师珠宝是现代作品,除了追逐高级珠宝的藏家,其现代风格设计的小件珠宝往往也更能吸引年轻消费者,在网拍专场上获得更多关注。

David Webb、Verdura和JAR等设计师的作品,在今年多场网拍中拿出了全明星级表现,他们的创立者均被视为20世纪下半叶最具天赋和才华的珠宝设计师,风格往往带有点童趣,还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JAR标识“铝花”耳环,富艺斯2020年9月网拍,近5万港币

珠宝网拍的井喷需求和对设计师品牌的追捧,一定程度上也让拍卖行有了更大野心,它们不仅仅满足于扮演功成名就设计师的展示场,还试图利用自身影响力来培养有能力横扫拍场的下一代大师。

9月末,富艺斯推出了Flawless在线平台,将原先小众的幕后私人洽购业务正式搬到了台前,他们选择了英国设计师Shaun Leane新系列作为开场。


富艺斯推出的 Shaun Leane 作品 “Couture Quill”

苏富比也早有类似动作,其与钻石切割商Diacore合作的珠宝品牌“苏富比钻石”,便是邀请设计师来设计作品,为客人提供私洽服务。

2020年最新一季,苏富比携手华裔设计师刘孝鹏(Nicholas Lieou),共同推出十件新作品。

04

总而言之,珠宝其实是个慢节奏且有些寂寞的行业,它仿佛凝固了时间,再大的社会变革和外部环境的改变,在这里也仅是泛起微微涟漪。

长期以来,珠宝以稀缺性和独特的情感价值成为人们投资的偏好门类,这一基础并不会因为新冠疫情而发生改变。相反,高级珠宝和黄金一样,被视保值增值的最佳资产配置之一。

被Vogue杂志誉为纽约珠宝之王的Lee Siegelson,就将珠宝比作最为轻便的财富存在形式,他曾拿十月革命前后的沙俄贵族举例,当年他们曾将大量珠宝缝进袖子里逃亡欧洲。

Lee Siegelson是纽约古董珠宝商Siegelson家族第三代

10月以1亿多港元拿下“真依子星”的日本买家,《罗博报告》也打趣说他的举动相当于将奥巴马夫妇近30公顷的庄园打包装进了口袋。

对于那些将目光投向顶级珠宝的大玩家而言,越是疫情、金融危机等危难时刻,顶尖珠宝的避险功能就越是凸显。而疫情所导致的旅游禁令下,大拍卖行、知名珠宝品牌、高等级4C标准,是最好的保障。

至于财富积累尚未达到“大宝石自由”的年轻买家,David Webb和Verdura等设计之美多少可以将人们暂时从对疫情的无力感中解脱出来,带来一些慰藉和对未来的希冀。


David Webb蓝宝石、钻石耳环,富艺斯2020年9月网拍,近3万美元

正如苏富比珠宝部门专家Frank Everett所言,在这样的特殊时刻,我们都需要通过一些美好事物来转移注意力。

那退一步说,有没有哪个珠宝类型真的因为疫情而变得不好卖了呢?

答案是那些非名家设计的古董珠宝。这在珠宝拍卖中是个更为小众而隐秘的存在。

因为没有品牌和清晰的历史溯源背书,这类古董珠宝的价值非常依赖藏家通过亲眼所见、亲手触摸过后的自行判断。由此可见,即便拍卖行在短短半年内强迫自己进行了一场全方位的数字革命,也依然会有无法解决的盲区。

要让小众古董珠宝的成交回暖……等待恐怕是唯一的办法了。

/ end /

卢曦采访手记
加入读者群,请发 姓名+职业+微信号 到
luxi_sh@163.com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