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有灼见:其实几百年前欧洲制表业就开始忽悠中国人了

2020年07月28日 11:41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王寂

1

千禧年以降,中国名表消费(所有奢侈品都一样)开始小跑儿前进,一路飙升,到了2013、14年算是一个巅峰,当时,就算基数销售额很大的品牌每年也能实现双位数、甚至是大双位数的增长,嗷嗷儿牛逼。中国消费者为欧洲制业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如果算上咱们中国人热爱的全球各地买买买的模式,中国市场早已领冠全球,笑傲宇宙了。

咱们的腰板儿终于直了,过去一百年的压抑终于得以释放了,全球再也没有哪个国家和地区瞧不起中国人了,因为任何一个市场和任何一个领域在强大的购买力面前都不得不低头,大家都是做生意嘛,谁有钱谁当大爷。可恐惧与贪婪、虚荣与炫耀,是人的本性,中国人也不例外,在上一次我们国力大强的时候,实际上欧洲制表业就靠咱们发了一笔财。

如果说推进手表发展的两大大事件分别是二战和奥运(军备竞赛&人体竞赛),那么推进时计这个大项目本身发展的,中国力量不容小觑,或曰,中国市场在历史两个时间结点真金白银为时计领域做了不小贡献,一个是18世纪末到19世纪,接着才是21世纪……

2

乾隆年间正是欧洲制表业刚刚起步的时期,虽然当时没有微信、qq、和陌陌,但信息传递并不慢,欧洲的“洋玩意儿”扑簌簌进入中国成为权贵阶层的装逼利器。有些本土工坊进口欧洲“机芯”,之后外壳和组装由本土匠人或洋匠人来完成,外观设计上间或有中国本土特色。有些搞笑的是那应该是迄今为止“中国钟表”在世界钟表史上最辉煌时光,彼时我们进口欧洲最顶级的机械装置,之后再中西合璧,最顶级的出品,与庸俗低俗绝缘。广钟,就是这个时代的杰作,现在广钟正在申请国家非遗。


广钟,1800年左右,外壳广州制造,音乐动画机械部分是欧洲的,而时计机芯部分则有PERRET签署,巴黎货。“攒起来”的座钟估价15-25万英镑,最终连佣高达553,250英镑

2012年7月5号佳士得伦敦拍卖,一个广钟(1800年左右),外壳在广州制造的,音乐动画机械部分是欧洲的,而时计机芯部分则有PERRET签署,巴黎货。“攒起来”的座钟估价15-25万英镑,最终连佣高达553,250英镑。2011年7月7号也是佳士得伦敦另一座青铜镀金广钟(1800-1825年之间)估价15-25万英镑,最后飙到连佣250万英镑还有零头,不可谓不天价,当真是艺术、手工、机械、美学多重的强强联合,牛逼闪闪。拿来主义,拿来得好哇!

2011年7月7号也是佳士得伦敦另一座青铜镀金广钟(1800-1825年之间)估价15-25万英镑,最后飙到连佣250万英镑还有零头

但这么整,当时做时计、以及做贸易最牛逼的英国(当时英国做表强国,法国和瑞士还要再等等)老兄们,总赶脚钱赚得不够喝小酒儿的,怎么能正儿八经忽悠忽悠中国人呢?

3

机会留给洞悉人性的人。英国人William Ilbery(1760-1851)“横空出世”。哥们儿特传奇,原是伦敦著名钟表师,有个非常有名的“好基友”叫Edouard Bovet,是大名鼎鼎的BOVET(播威)这个品牌的创始人。这俩人一起呆过现在的瑞士制表重镇Fleurier,又混迹过当时欧洲钟表贸易和表厂大本营伦敦,最后,俩人又都跑到了神秘的东方大国的最主要贸易港广州淘金,还一起稀罕上一个叫Anna Vaucher的老妹儿,好哥们儿终成了情敌。1822年,住在广东的Edouard Bovet与家人创立瑞士品牌Bovet,并开始在广州进行品牌推广,生产线则设在瑞士,数年后Bovet成为应该是首个拥有中文名称“播威”的瑞士顶级品牌。

大八件很多成双成对,是中国人的寓意,花卉图案很多。机芯基本都长成一个样儿。

我估摸着William Ilbery的中国行使他洞悉了中国人的秘密:这帮小辫子虽然贼有钱,但是根本不懂表,贼注重外表,注重装饰性,至于最为时计核心的机芯、功能,管他呢,能“走字儿”就行,什么计时啊复杂功能都不要。座钟是没啥希望了,所以,这老小子发明了适合中国品味的“大八件”怀表机芯。所谓大八件就跟SWATCH最近推出的简化机械机芯一个意思,由简单几个模块组成,机芯非常好做,适合大批量哇哇生产,而且知识产权保护做得杠杠滴,那些大八件怀表全部是百分百的原装进口,不给你中国组装的机会。

百达翡丽博物馆典藏图录,可见在十九世纪下半欧洲怀表主流复杂功能

大八件怀表机芯最多算五脏俱全,机芯夹板雕个花显得好像倍儿华丽,珠子口(表壳镶嵌一圈珍珠),有珐琅绘画,功夫均在表面。与现在机芯可以大批量生产、手工微绘高昂极为不同的是,当时二流子画珐琅的大把大把,能做复杂机芯的人才是稀有物种,那时微绘珐琅真的不值钱。即便大八件中的高档货也与同时期给欧洲的追针万年历三问复杂怀表不同,最多加了声乐装置,好玩好看就齐活。就这种套路,堪称换汤不换药,从19世纪早期基本卖到晚期,前后挣了小一百年时间,中国市场实打实为欧洲制表贡献了不少银两,算是为欧洲制表发展做了贡献。放眼彼时的亚洲,那几个货不都是给大清朝提鞋的嘛。

4

就前两天,微博上一个哥们儿问我“是不是在欧洲买劳力士的质量比在亚洲买的质量好一大截(一个是原厂瑞士,一个是劳力士海外工厂组装,最后放在瑞士组合)”。

我很奇怪,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持有这么离奇的,带有严重民族自卑的观点?

诚然,几百年前的欧洲制表就开始“忽悠”中国人,以十分廉价的方式包装了一批怀表兜售给了我们,那时候咱们爱美的嘛;

诚然,这批大八件又被一些国籍模糊的贩子以文化包装的方式,再度以私下转让或者拍卖的方式塞进了中国表迷的口袋里,钱赚了个第二轮;

诚然,今天的中国名表消费还有很大一部分消费者和中东土豪一样热爱哗啦哗啦的碎钻满天星,置顶级名表的机械价值、机械美感于不顾,够装逼的就行;

但是,毫无疑问,朦朦胧胧百多年的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再度崛起、审美的全球化、信息无缝连接的今天,最聪明也最勤奋的中国人早就不会被轻易忽悠,懂行懂得比谁都快,你认为鬼佬都把好产品留在本国、把垃圾都倾销给中国,那特么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中国的年青一代不光消费了很多钟表品牌过半数的产量,对于某些品牌而言,更可能七八成的生意都靠中国人;虽然土豪很多,但有品位的人可也真不少,较为鲜为人知的是年少多金的青年才俊其实正成为传统顶级表款的拥有者、拥护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重要钟表拍卖场上的常客,不光频繁下手当代名表杰作,原本只有老派欧美人才伸手的顶级珍贵古董钟表,那些真正有历史价值的重要时计,也扑簌簌地逐步落入中国人的保险箱。

1956年装壳的百达翡丽Ref.699轻触三问,月份、日历、星期,三者显示横着一线,是为“美国式”显示:简单粗暴,超级清晰。

5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可以输出文化,输出审美。在钟表历史上,美国人的“简单粗暴”成为了20世纪中叶的主旋律,比如有日期显示就有非常别致的“美国式”。21世纪,必然是看中国人的。我期待看到中国人的审美影响钟表业的审美格局。虽然现在已经有不少品牌特别为中国做了什么中国市场表,例如生肖之类,但暂时还没有形成相对系统风格,还没有哪个设计被称之为“中国式”。未来我相信可以有,你说呢?

【表叔周记】之这脸我不要了


通过以上平台可欣赏“表叔王寂”的精彩文章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哪有空烦忧
哪有空烦忧

就是卖表得讲故事,讲情怀,忽悠中国人。偏偏中国人喜欢跟风,而不是让手表公司为了得到中国市场而制作迎合中国人风格的手表。拥有最大的市场,确在做最肥的牛羊。

2020-07-29
11 00
飞虎下天山
飞虎下天山

抖音上看过视频。

2020-07-28
00 00
柚子的LV
柚子的LV

起得标题没看懂你想表达啥

2020-07-28
00 00
劳欧百浪
劳欧百浪

学习啦。老哥渊博

2020-07-28
00 00
NICOLEZHAO
NICOLEZHAO

据说:劳力士有4个工厂,一个在瑞士另外三个在日内瓦附近。

2020-07-28
00 44
LeoWu93
LeoWu93

原来还有这段历史 学习了👍👍

2020-07-28
00 00
墨舞酒歌
墨舞酒歌

乾隆,哈哈

2020-07-28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