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达翡丽超级复杂功能时计系列6104R-001腕表

一代“传奇”水客的陨落

2020年07月13日 11:39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线性时间

水客,一个现在大家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的“职业”,去中国香港买多了奶粉想着怎么带入关时就可能碰上两三个,“有没有多的要带?50元帮带两罐”。钟二级市场,水客更是交易链中很重要的一节:帮助中国香港庄家将内地表商订购的腕表走私入境。

而今天故事里的主角,便是位水客行业的传奇。传奇到什么程度呢?他最夸张的时候,手下团队一天可以带近两百只表过关。

然而,很有趣或者说很矛盾的是,很少有人见过他本人,只是内地表商口口相传,知道大概有那么个人,五十多岁、中国香港人、姓吴。

久而久之,圈子里也就以“老吴”相称,至于他的全名,反而没什么人提起了。

老吴最初被内地表商所知,应该是2004年左右的事情。

在那个内地钟表需求还不显现的年代,老吴已经一门心思扑在钟表珠宝上。开始只是个体户,接到单子后自己背包冲关;到了2013年左右,一来做得早口碑好积累了不少资源,再加上2008年后内地钟表需求骤增,订单越来越多,一个人忙不过来;二来早先过港过于频繁上了出入境管理黑名单,不方便再自己带货;于是开始转型,但并没有像当时其他水客般去做代购,而是着手组建自己的水客团队,从水客升级成了水客头。

吃水客这碗饭的,拉帮结派不稀奇,很多人干上几年有了固定客源后便会招几个小弟帮带,相当于二房东。

老吴最初也是如此,每一单收上家700元过路费,自己扣下三四百元,剩余的才交给小弟算作运费。

但老吴很有野心,不满足于只赚这点钱。他一方面不断扩建团队,两三年的时间里手下人数从几十增加到两百多;另一方面广开财源,在弥敦道附近开了家店,主要作为中转站——汇集全港庄家的货后分批带到关口再派给负责进关的小弟。

当时庄家圈子里流行着一句话,“中国香港是全球奢侈品的中转站,而老吴的那家店是钟表珠宝在中国香港的集散地”。江湖有传闻,巅峰时期,中国香港大概半数以上的腕表经由这家店散往内地。

与此同时,这家店还经营着行李箱销售(主要是老吴老婆负责)和外汇兑换的生意。所谓的外汇兑换,正是老吴在水客基础上衍生出的财路之一:提供人民币兑换港币服务,没有每日限额,以方便国内表商与中国香港庄家的交易。

这笔生意,老吴明面上赚的是汇率差,例如当日官方的港币汇率为0.92,那么老吴那家店里的可能是0.93或0.94;但实际上干的却是诈骗的活:国内至少有十几位表商曾有过给老吴账号汇了款后却被告知账户冻结钱拿不出来的经历,现在知道的金额总数已经高达400余万。

“我是2015年给老吴打的钱,30万左右吧,兑换时他告诉我银行通知他因为账户境外汇款的金额和次数过多而被冻结,现在没法操作,只能等账户解冻了才能还钱给我。我当时想着正常也就没多在意,结果一冻就是5年,钱现在都没给我”,国内表商李四很郁闷地说,“钱肯定是被那孙子吞了”。

最关键的是,汇率兑换这个还只是老吴的一种敛财手段。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即使腕表过关时被海关截获也能从中捞上一笔。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随着老吴团队走私规模的逐渐扩大,他们失手的次数也与日剧增。

有人统计过,曾经大半年都不见得会被扣下一次的老吴团队,在2014年到2018年平均每两三个月就会被海关扣一次,被扣腕表的数量不定,少则五六个、多则十几个、偶尔也会高达三四十个。只是老吴命好,从2013年开始便一直隐于幕后,每次总有人顶包,所以他的身影才未曾在海关公示的案件信息里出现过。

其中有两起最是严重。

2017年左右,老吴手下的水客被抓,没有供出老吴却牵连出了中国香港另一伙以红姐为首的走私团伙。也正是从这件案子开始,大部分的中国香港庄家不再像从前那样包水客,国内表商定货后需自己想办法找水客带表过关。偶有继续包水客的几家,也只包诸如百达翡丽6102之类的大表。

2018年1月,一则报道轰动整个市场,“一名中国香港男子利用自己9岁女儿的书包藏匿39块名表企图走私入境,过关时被罗湖海关截获”。报道中没有提及任何与老吴相关的字眼,但这事本质上就是老吴的锅:被截获的男子是老吴手下的水客,且事情的起因在于老吴收了庄家每只表500的运费共计小2万元,却只给了水客8000元,水客为了少跑几次,才想出了借跨境读书的女儿一次性过关的馊主意。后因39只表太重了,重到书包变形才引起了海关的注意。最终,大人被抓,39只表也全被没收。

水客行业,本没有货被截必须赔款的规矩。但老吴在2013年那会为抢生意,主动承诺了经他手的腕表若被海关扣下便会按表款进货价的2到3成赔偿。

挺有诱惑力的一事,起先也帮老吴招揽到了不少生意。但怀就坏在生意上去后,被扣的次数也大幅增加,若按最初的承诺,赔吧,老吴恐怕一年就要赔上小百万,不至于倾家荡产却也绝对是元气大伤;不赔明着赖账吧,那是绝不敢的,声誉毁了便没人再来找他了。

两难境地之下,老吴想出了个“妙招”:用将来的运费抵扣。简单点来说,就是假如表商有只4万的表被扣了,老吴先会很上路地告诉对方,“不要急,这笔钱全算我的”,接着话锋一转,“但我最近手头也很紧,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不如从将来的运费里扣,原来一只收800元现在只收400元,少了的400元就算还你的”。

内地表商一听有全赔这种好事,欣然应允,还安慰自己运费抵扣欠款的方式好似无息的信用卡分期,很稳妥。殊不知,这其实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

老吴收的钱少了,给手下水客的运费也随之减少,水客为了节省时间多赚点钱便会一次多带几款,想着用跑量的方式来弥补单价的下跌。

然而,一次带的货越多,自然就有更大几率被海关发现,被扣的表款也会更多。最终的情况,大概率就是欠款不仅不能如预想般被运费抵扣干净,还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watchonsite

除此之外,老吴还有个“更妙的招”。他有时会告诉国内表商自己已经搭通了天地线,只要额外再付被扣表款进货价60%的钱,便可将表拿回。

最初有不少人很信他这话,因为之前确实有国内表商付了钱拿回了表。但这两年,陆续有“受害者”回过味来,老吴这个有点空手套白狼纯靠蒙的意思啊:国内表商额外付钱从老吴那赎回的表,不是所谓的过关时被海关所扣,而是老吴事先自己截下的。

试想一下,假设内地表商张三托老吴带10只表,老吴只拿了其中5只并在其他表商拖带的表里共计40只一起交给了手下水客。水客过关时被截获,海关通报此次查货40只名表,老吴就可以告诉张三10只表全部被扣,随后最多便能白赚5只表的“赎金”。

毕竟,外人无法准确知道被截获的一批表里有多少是自己的,全凭老吴一张嘴,内地表商总不可能去海关自首问这批被扣的货里有多少是我的吧?

账户冻结、运费抵扣、腕表赎回……

老吴在过去四五年时间里打着这些明目委实坑了不少国内表商。期间,不是没有人去中国香港讨过债,只是没几个成功的。

每次有国内表商前来讨债,老吴总是先非常诚恳地表示自己正在跟进,事情很快便会有结果;随后不经意间询问国内表商什么时候来的中国香港,为的就是算准来人7天留港时间还剩多久;再接下来,便玩起了消失的把戏。

时间一到,内地来的表商找不到正主,更不可能报警,只能无奈回去。 至于圈子里的口碑,不知道老吴是不是算好了的,在他可劲坑钱的那几年,内地表商之间却很少能听到老吴的不是,相反还有很多人言之凿凿地说他多么厉害多么靠谱。

之所以会如此,不管现在回想几次,可能还是只能用“希望”或者“人心”来解释。

“我不继续找老吴带表的话,之前损失的钱就真的是没有了。而且,反正都要人带货,老吴还能便宜点”,被老吴坑了40多万的内地表商王阡说,“说他坏话没我好处啊,还不如多夸夸他让他生意好点,他有了更多进账可能还钱也能更快”。

或许也正是因为很多内地表商持有和王阡相同的心态,所以纵使客观层面老吴在过去四五年的时间里借着水客生意坑了不少人,但那段时间也确实是他水客生意的高速发展期,越来越多的内地表商慕名前往找其帮忙过关,1819年的时候俨然已经坐稳了水客生意的头把交椅。

2020年2月,中国香港因为疫情原因宣布封关,很多水客头考虑到14天的隔离期以及运输过程中增加的风险,选择停止接单。

水客的运费也一路水涨船高,从曾经的六七百块一套涨到1500——1800元一套,依旧没什么人肯接。这时候,老吴跳了出来。作为当时为数不多愿意继续带货的水客,他提出了运费阶梯式收费的概念:以2万元为基础,运费800元;表款进货价每增加1万元,运费增加150元。也就是说,一套进货价10万元的腕表,水客收取的运费高达800+8×150=2000元。

金钱使人疯狂。2月中旬开始,老吴疯狂地接单运货,额外赚了一大笔不说,还又一次扩大了自己的声望,手下水客的人数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然而,中国还有句古话,叫做“福兮祸所伏”。

不知道是不是老吴命里该有这一遭。

从今年2月中旬到6月初,他手下团队差不多带了三四次货,每一次都被海关截获。而且最近一次的案子里,有水客供出了老吴,老吴的状态也从出入境管理黑名单“升级”为了通缉。 按照过往经验,这几次的失利充其量只会让老吴再新增几笔债务,不会对他的口碑造成影响。

但很微妙的是,在老吴通知国内表商腕表被扣后,坊间突然冒出了一则消息,“老吴疫情期间总计帮带了800只腕表,号称全部被扣;但事实上海关在这段时期总共只截获了600只腕表”。 “为什么会多出来200只?”“是不是老吴事先自己扣下了?”“老吴之前有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一则消息引发了三个问题,仿佛成为了雪崩的导火索。

可能是刚被扣的国内表商损失过于惨重不信老吴能赔得起,或许是曾经的苦主积怨太深觉得已经没有希望了,总之就好像在一夜之间,老吴几年前坑国内表商的各种黑历史被不断翻出,要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

老吴花费了近20年时间积累下的行业名声也随之瞬间跌至谷底,“经过这次,国内不会有人再信他敢让他带货了”。

老吴,曾经钟表水客领域的“传奇”,经此一役后算正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7月初,中国香港也有消息传来:老吴手下的很多水客或者改换门庭或者自立门户。

老吴的故事已经落下帷幕,但他疫情期间的疯狂至今还在影响着水客乃至代购行业。

第一,不管怎样,老吴疫情期间被海关截获了几百只表是事实,这让很多水客和内地表商深切感觉到了运输风险的增加,会选择低调一段时间不再走货,宁可增加进货成本直接调国行的货来卖。

第二,老吴最近的一次走私案子里,内地海关是放水客到顺丰服务点贴完快递单后再抓人,也就是说订购那批走私表的内地表商的名字、电话、地址海关早已全部掌握。这样的情况下,谁敢保证将来海关不会按图索骥,以补税和罚款去填补2020年第一季度税收的亏空?一旦成真,表商岌岌自危,又哪来的心思去做生意呢?

这两点,也正是为何我们在之前文章里反复提及即使中国香港开闸后内地行情依旧不会下滑的原因所在:开闸后看似道路顺畅了,但海关查处力度的增加以及水客、表商因老吴一案而产生的恐惧,反而会让腕表更难从中国香港进入内地。

除此之外,老吴引发的连锁反应里还有个猜测中最严重的结局。

因为运费抵扣这事,老吴手上至少有本账记着自己还欠哪些人多少钱。一旦老吴在内地被抓,账本落入海关之手,那时,要被请去喝咖啡的就不只是疫情期间托老吴带货的那伙人了,还有曾经和老吴有过交易的。

想想老吴曾经的走私规模,一旦成真,二级市场会是怎样的局面?

*全文除老吴外,所有名字均为化名;感谢接受采访、提供资料的各位大佬。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2款产品

最新评论

锐思敏行
锐思敏行

精彩,太精彩了!

2020-09-02
00 00
RFZ
RFZ

本故事纯属虚构?

2020-08-30
00 11
小公爵
小公爵

担心老吴会被做掉

2020-08-13
11 00
liuli666liu
liuli666liu

在偏门儿里捞偏门儿的人

2020-08-13
00 00
瞅誰誰懐孕
瞅誰誰懐孕

根本原因,为啥香港便宜。

2020-08-04
22 11
lordTommy
lordTommy

要是国内买得到,谁会在乎那点小钱,关键是像百达翡丽这种,源邸的货很少,买个表要让老子等几个月,太烦了,代购两个星期全球淘货

2020-08-03
00 00
RICH888
RICH888

根源还是国内价格跟国外价格差价太大导致

2020-07-16
22 00
加利亚迪尼
加利亚迪尼

但凡国内税少一点,谁闲的没事坐飞机来回买块表,玩几天回国发现总费用比国内表售价低。咱们发展中国家,价格比发达国家贵,呵呵

2020-07-14
33 11
anthony_8303
anthony_8303

归根结底还是国内价格太贵导致,为啥咱们的总是全球最贵

2020-07-13
00 11
嗑石头的鱼
嗑石头的鱼

如果以后突然法律规定:腕表国内保养维护全部必须出示国内购买发票或完税证明,那就热闹了!

2020-07-13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线性时间
已发表 36 篇作品

一个钟表媒体人的钟表自媒体,给你一个看待钟表的不同视角。在这里,能看到深度的手表测评,能看到很多钟表流言的证明或证伪,还有很多你想象的到或想象不到的~~~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