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百达翡丽

2020年07月03日 11:11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时间观

壳的设计可以造就或破坏手表,从视觉效果上讲,这是引起佩戴者注意的第一个地方,同时也可能是影响佩戴舒适度的最大因素。

尽管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与古典美学的联系极为紧密,但并不意味着这个来自日内瓦的制表品牌会在手表的设计中趋于保守。回过头去看就能发现,表王在百年时光里曾玩过不少匪夷所思的设计,本期就带你了解——不一样的百达翡丽。

第一部分

20世纪最知名的表壳制造商——Jean-Pierre Hagmann曾说,表壳的首要功能是提供保护,然后是显而易见的美学考虑,整个设计过程中需要学会在很小的空间内保持平衡。

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专注于百达翡丽的设计,在创新之前,都必须对经典进行重新认识。用他自己的话说,“先了解原有事物的设计规则,然后才能开始质疑它们,这是最重要的。”

初代Calatrava,编号96

什么是经典?第一款卡拉卓华(Calatrava)就是答案,没有多余的细节,比例均衡,所以自1932年以来,它一直是正装表的典范。

Calatrava 96的这种与表壳曲线柔和流畅地连接在一起的表耳设计,更贴合手腕,直接将佩戴舒适度升了一档,是第一次真正地把表耳作为表壳设计的关键元素去尝试,而不是单纯拼接,对后续的钟表世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百达翡丽在其他方面的许多设计也是如此,比如2499的凹槽表耳,比如3448的倾斜表圈,都是独一无二的。

第二部分

熟读经典之后,便是在规则上进行创新。Roni Madhvani是一位关注设计的藏家,他收藏了百达翡丽、卡地亚爱彼等多个品牌手表,他强调:作品应该是当代社会、当代设计理念的反映。

汽车与手表设计之间的相似性和交叉之处比许多人想像的要早得多

百达翡丽曾与里约热内卢的珠宝经销商Gondolo & Labouriau的关系堪比中巴,据统计,有超过1.2万枚带有Chronometro Gondolo字样签名的百达翡丽被售出,Gondolo & Labouriau在南美洲的影响力之大,以至于他们实际上可以要求品牌从装饰艺术风格的数字、甚至到擒纵结构对手表进行某些设计更改。

在1900年至1920年之间,从建筑和家具到汽车和远洋客轮,整个装饰艺术在设计和视觉艺术领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鼎盛时期,装饰艺术风格代表了奢华、魅力和繁荣,同时对社会和技术进步充满信心,因此南美新兴的富裕阶层对此特别赞赏。

百达翡丽将这股风潮融进设计,形成了Gondolo风格手表,装饰艺术范的数字时标,长方形表壳的上下表耳之间达到50mm,弧形设计以最优雅的方式贴合住手腕。即使到现在,由于它们的稀有性、质感,这些款式仍然受到收藏家的追捧。

值得一提的同类产品还有卡地亚那细长弯曲的TankCintrée,甚至浪琴表都在1920年代生产过Gondolo风格的手表。

这些作品的关键特征是创造了一种强烈的认同感,以至于100年后,百达翡丽仍然有个在产系列叫做Gondolo。

1924年,百达翡丽的蒂芙尼签的Gondolo风格手表

无论是繁荣的20年代,还是浮华的70年代,百达翡丽都在这些时期的设计潮流中加入了自己的风格。在任何特定的时间,它们都是围绕着发展艺术和美学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而创造了20世纪一些最不寻常、最精致的表壳设计。

第三部分

尽管Gondolo & Labouriau在1927年不幸关门,但这并不标志着百达翡丽创意的终结。在大萧条的长期影响和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政治动荡中,整个世界都在挣扎,但瑞士手表设计还是有了小规模的复兴。在接下来的30年里,我们看到了许多富有想象力的长方形设计,以及同样具有灵感的昵称,从“高礼帽”到“玛丽莲梦露”。

在此期间,百达翡丽将部分制作工序外包给其他领域的专家,不仅减轻了制造工作的负担,而且允许更多创造性的设计以高质量执行,有助于创造力的蓬勃发展。

令人印象深刻的比如一位叫C. Markowski的设计师,他以设计许多长方形表壳而闻名,这些表壳在战后年代越来越受欢迎,其中一个ref.1450的款式,独特的外形和带帽的耳板,看起来就像给手表戴了一顶高礼帽,这是世纪之交男性常见的配饰

这款高礼帽共生产了20年,从1940年到1960年,分黄金、白金、玫瑰金金以及铂金等款式。

接下来再看看同一时期的另一朵奇葩,型号ref.1593,又称“沙漏”,因弯曲的表壳和向外凸出的表耳得名,从1944年到1967年间生产,共约1000枚,一年不到50枚,最常见的是黄金,只有250件是铂金,其中大约70件进入了二级市场。

从沙漏的侧面可以发现,表壳上的戏剧性比例在中间突出,然后逐渐向表耳下降,最后向后折叠。

类似的设计还有ref.2442,别名“玛丽莲梦露”,线条更平滑,边缘更圆滑,给人以更加女性化的感觉。特点包含是圆顶形、刻面状的表镜,当以不同角度观看时,这种表镜会使表盘变形,这在当时是十分大胆、抽象的做法。

宛如玛丽莲梦露的曲线

玛丽莲梦露的部分细节

不过,该表镜如果在今时今日损坏,恐怕很难找到匹配的零件进行替换。

以上三种型号手表均采用9-90酒桶型机芯提供动力,此机芯于1934年到1967年在百达翡丽内部生产,最初是用19,800vph的平面游丝跳动制成的,后来被宝玑式游丝取代。

9-90机芯尺寸仅为18mmx25.6mm,厚度为3.65mm,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多功能机芯,因此被百达翡丽在战后时期生产的许多矩形和异形手表中使用。

第四部分

1958年,Louis Cottier发明了线性时间显示模块,随后与传奇表壳设计师Gilbert Albert合作,在已经很成熟的9-90机芯基础上进行升级,由此诞生了全世界仅2枚的ref.3414,俗称“眼镜蛇”。

眼镜蛇虽然是概念产品,一枚目前在百达翡丽博物馆内展示,另一枚应该也在厂内,但它的前卫性直到今天还有品牌在效仿延伸,没错,就是URWERK和域

加了线性时间显示结构的9-90机芯

眼镜蛇是Gilbert Albert的一次性产品,但这并不是他的天赋上限。过去几十年中,所谓“最大胆的设计”几乎都包含了对称性的影子,而他以独特的不对称轮廓和夸张的造型,在百达翡丽收藏界开辟了自己的细分领域

他的设计在当时让该品牌的许多客户感到相当震惊,因此产量很低。1961年,法国首屈一指的艺术杂志《Connaissance des Arts》这样点评:“时尚界在方型和圆形之间交替多年后,Gilbert Albert为百达翡丽推出了不对称甚至是三角形的款式,他的创作受到现代雕塑大趋势的影响,没有几何规则,而是一种脆弱而神秘的平衡。”

ref.3424

Gilbert Albert20多岁时加入了百达翡丽,虽然年轻,但才华横溢,他不仅是手表设计师,许多人还认为他是现代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在后来的珠宝制造工作中同样做出了贡献。的确,他从Brancusi和Mondrian等现代艺术家那里获得了灵感,再次证明了20世纪创新艺术和设计运动对百达翡丽设计的影响。

ref.3412与Brancusi的雕塑

具体来说,如果看一看Brancusi的雕塑,就可以发现与Gilbert Albert作品的相似之处。尽管我们不知道Gilbert Albert是否曾将自己视为任何更广泛的运动的一部分,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像某些现代主义雕塑家一样。

Brancusi经常提到捕获他所雕刻的任何东西的“本质”,而不是完美地再现它。观看者可以更多地考虑雕塑的抽象、破碎和不表现,也就是说,是有意识的运动脱离了现实主义。

从许多方面看,Gilbert Albert的作品都具有相似性,因为它摆脱了传统形式,追求了更多抽象的线条和动感——这是现代主义雕塑中普遍存在的另一个特征。

我们来看看1957年巴塞尔钟表展的稀有目录,目录上专门介绍百达翡丽不寻常的设计。在里面,你可以看到一些Gilbert Albert最早的原型,其中大部分从未被生产过,但都是非传统的手表造型。

在百达翡丽生产的奇形怪状的量产手表中,最稀有的或许是ref.3422,从1960年开始生产,它只提供给客户4年,时间很短,仅制作了24件,销售在当时也出现了遇冷的境地。

然而,它显然是领先于它的时代的,因为它现在获得了崇拜的地位,这种不对称的菱形设计引人注目。

ref.3422在上下表耳之间的宽度有明显差异

ref.3424和ref.3422均具有Gilbert Albert的标志性黑色刻度线,表盘上涂有珐琅,并从中心散发出来。这个设计线索再次让人联想到一些现代主义雕塑,几何形式的相互作用,结合直线和更圆润的形状,是一个常见的主题。

ref.3424

不伤害任何人的感觉,ref.3412可能是Gilbert Albert所有设计中最讨人喜欢的。表壳两侧之间比例上的巨大差异,右侧的尖线与三角形的尖端相交,效果非常好。它看起来像是科幻电影中的东西,而不是百达翡丽该有的设计,它是如此出乎意料且违反直觉,却又似乎合情合理。

ref.3412的棱角

此外还有为女性设计的ref.3270,钻石形状的表壳突出了Gilbert Albert与珠宝界的联系,增加了俘获女士内心的砝码。

ref.3270的不同形态

第五部分

在制表史上,最受关注和提及的时刻可能是石英危机。无论是解决大部分市场的淘汰,还是解决市场的变革和创新,这似乎都是该行业不可避免的阴影。

有人说,当公司或行业面临最大压力时,也就有最大创造力的潜力。如果你看一下石英危机后百达翡丽提出的设计,那么您肯定会同意。的确,从电视形的Beta 21手表、Golden Ellipse系列,再到标志性的鹦鹉螺,70年代诞生了一些钟表史上最激动人心的设计

当整个瑞士制表界竭尽全力采用新技术时,日内瓦制表师也致力于对电池动力机芯的诠释。实际上,百达翡丽自1948年就成立了电子部门,因为他们清楚地看到了石英技术的潜力。

Beta 21机芯

Beta 21,这是百达翡丽与其他20个组成中央电子钟表(CEH)的瑞士品牌合作开发的机芯。具有前瞻性和未来感的机芯需要具有相同特征的表壳设计,ref.3587就此诞生,于1969年在巴塞尔钟表展上推出。

这款手表的直径为43毫米,是当时百达翡丽有史以来最大批量生产的系列手表,特点是电视形状的设计和隐藏式表耳。

佳士得拍卖行的负责人兼百达翡丽专家John Reardon说:“20世纪70年代初,石英革命重新定义了钟表业的整个方向。这款特别的手表对我来说代表了这一里程碑式的转变,不仅是对钟表界而言,对百达翡丽而言更是如此。它与我喜欢的审美风格相去甚远,正因为如此,我爱上了这款手表。

John Reardon收藏的Beta 21

据说,百达翡丽只生产了18枚石英表,这并不奇怪,因为百达翡丽获得的机芯数量有限,所有21家公司只生产和共享6000个Beta 21机芯。

该表推出的目的并不是直接与来自东方的廉价石英产品竞争,而是在融合当今技术和创新的同时,忠实于百达翡丽的核心理想和价值观。为了保持贵金属的使用和高水准的装饰,他们拒绝使用LED或LCD显示器来显示时间。

百达翡丽的各种石英表壳设计

Golden Ellipse系列也在同期诞生,椭圆造型最初的设计初衷是用一种不同的方式对抗石英手表。用Philippe Stern自己的话来说,他希望这款手表“比石英表更优雅”,因为他知道,机械机芯在精确度方面永远无法与之匹敌。充分利用黄金分割的视觉冲击力,这款新时计的造型既现代又永恒。

这个轻巧的系列后来在1977年升级,内部搭载超薄自动上链240机芯。

该系列在百达翡丽的整个产品线中也很独特,它激发了不少配饰灵感,椭圆型袖扣、钥匙链、打火机等,展示了纯粹和多功能设计的真正力量。

最后

按照时间轴继续讲,便是大家熟知的鹦鹉螺了,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看到百达翡丽在上个世纪诞生的所有非同寻常的设计,很难不产生敬畏之情。Gilbert Albert不常有,Gerald Genta不常有,始终忠于核心原则又极富前瞻性设计能力的品牌更不常有,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它能成为表王的原因。


不求增粉只聊手表的公众号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雷蕾爱吃鱼
雷蕾爱吃鱼

pp看透了时光,每一款都是传承

2020-07-05
00 00
LESLIE
LESLIE

ref.3412

2020-07-05
00 00
LESLIE
LESLIE

三角形的那块很有个性

2020-07-05
00 00
ttlong
ttlong

一些神奇的表

2020-07-03
11 00
电鱼儿
电鱼儿

第一块不是汉米尔顿?!

2020-07-03
11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时间观
已发表 39 篇作品

纸媒逐渐消亡,希望这里能成为你品读时间的一方净壤,时间观,与你聊手表。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