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班时光的列车,开往1900年的巴黎

2020年05月21日 13:48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法国,一个孤零零的小男孩藏在一座火车站里,他意外踏上一次奇幻历险,最终找到了隐姓埋名多年的电影大师乔治·梅里埃。

这是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2011年的电影《雨果》。

1895年,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发明了电影,当时在巴黎戏剧圈打混的梅里埃入了迷。

他想出各种惊险特技用在影片中,人们说他的电影是梦,是魔术,他被视为导演艺术的创始人。

电影业迅速在巴黎繁荣,一家接一家的电影院在巴黎开了出来,装修得像大剧院一样豪华。

巴黎人是如此痴迷,在1900年巴黎世博会的展场,电影播放场就有18个。

01

1900是一个奇妙的年份,巴黎沉浸在忙碌、丰盛、兴奋的氛围里。

那段岁月被称为“Belle Époque美好年代”,从1871年普法战争结束,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巴黎拥有和平,万物恣意生长。

后来人们用那个年代影像剪辑成了一部纪录片,片头从繁忙的巴黎街头市集推进,穿制服的警察在街头巡逻,先生太太们戴着帽子打着伞,准备登上火车去近郊旅行。

上流女性保持繁复考究的服饰,而有些女人已经抛弃令人窒息的胸衣。

正是在1900年,60岁的克劳德·莫奈在巴黎展出了他的22幅画作《睡莲》。

他不再从纷繁复杂的大自然中抓住细节,而是把景物分解到大片动感的色彩中,他是印象派的领袖。

野兽派马蒂斯在巴黎声名鹊起,后来是毕加索,而罗丹正在创作他不朽的《思想者》。

尼采曾说:“只有巴黎才能够担当艺术家之乡的重任。”

“当19世纪在风平浪静中走过自己最后20年,一股热潮突然涌起,并迅速席卷了整个欧洲,一种新式艺术正在兴起。”小说《无个性者》描述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新艺术运动(Art Nouveau)”。

1889年建成的埃菲尔铁塔像是工业时代的一种符号,名流贵族们在铁塔下的高级餐厅宴饮。艺术与工业,两种空气在1900年的巴黎集结、缠绕。

煤气灯逐渐被电灯取代,霓虹灯不断出现在街头,巴黎成为一座“光之城“。

02

“请品尝这杯酒,要知道她的酿造可以追溯至一个世纪以前,那时候,卓别林正在忙着拍他的电影。”在一场私密的宴会中,路易十三的品鉴官这样告诉来宾。

路易十三诞生于1874年,正值“美好年代”的开端。路易十三由干邑风土孕育而成——干邑Cognac是法国西南部的一个城镇,这里的葡萄蒸馏烈酒自古有名,这个地名后来也成了美酒的名字。

主导这一切的是法国国王弗朗西斯·路易十三,是他给了干邑独立的分类认可,因而他也被称为“干邑保护神”。

品尝路易十三是怎样一种体验?现任首席酿酒大师巴蒂斯特·卢瓦索有一个浪漫的描述:“路易十三是感官的波浪,将您带向远方。”馥郁的酒香在口中持续可达一个小时。

最令人感慨的是路易十三的窖藏时间,以世纪为尺度。

当今天的品鉴官和干邑藏家、爱好者聊天,他可以提出一个令人叹服的事实——没有一位路易十三酿酒大师有机会品尝到自己的作品,因为他们此刻所品鉴的酒液,是历代酿酒大师传承守护的结果。

远在法国小镇,路易十三专属的酒窖里,蒂尔肯橡木桶中的干邑安安静静度过了一个世纪,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而人间仿佛已过了几世几代。

琥珀色的干邑液体中,调配的是历史、时光,前人的暗语。

“马呢,它们会消失吗?但有一种人无疑会发生变化,就是马车夫。”1900年代,巴黎杂志上最热烈的议题,是马车是否会被汽车取代。

是的,今天我们品尝路易十三,回望卓别林生活的默片时代,那时巴黎处在欢乐之中,为这座“光之城”欢呼。

03

生活、愉悦才是要紧事,美好年代和平的阳光下,路易十三诞生后不久,便走向世界各地。

1880年,有一箱路易十三甚至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上海。奥匈帝国皇帝,瑞典宫廷……都成了路易十三的客户。

到1900年巴黎世博会开幕的时候,路易十三已经悄然风靡。经历数十年和平繁荣的巴黎,已经成为纽约、伦敦之后的全球第三大城市。

这一届世博会持续长达210天之久,吸引了全球各地五千多万游客。期间,历史悠久的巴黎钱币博物馆一共铸造了四万多枚世博会奖章。

路易十三的创始人保尔·埃米尔·雷米·马丁当时就在巴黎,他是巴黎世博会的评审团成员之一。路易十三自然也没有缺席,在这次世博会上获得至高荣誉奖项,在欧洲上流社会获得越来越多的拥趸。

1935年,路易十三在开始巴黎丽兹酒店展出。

时至今日,我们仍能在路易十三看到历史,看到一个世纪前巴黎的荣光。

2020年,路易十三联合巴黎钱币博物馆和圣路易水晶共同致敬1900年路易十三干邑于巴黎世博会上获得的至高荣耀,推出《时光典藏》系列全新杰作【光之城-1900】。

不同于这个系列首款作品【源-1874】,纪念的是路易十三的诞生,而【光之城-1900】是一件赞颂巴黎“美好年代”的作品。

120年前的巴黎——与我们今天所处的时空,是多么不同,也许只有足够漫长的岁月,才能激起我们如此强烈的好奇。

《美好年代:1900-1914年的法国社会》里写道:“虽然法国已经是一个民主共和国,但上流社会的生活依旧保持着第二帝国时期的铺张排场。巴黎仍然是那些权贵、巨额财产继承人以及其他‘上层人’的欢愉之所。”

文艺繁荣,科技进步,不同阶层的人都在火热地生活,谁不爱这千面女郎。

04

对路易十三的收藏家来说,酒樽也是一大谈资。经典的轮廓,都会配合讲究的细节。

为了致敬一百多年前的巴黎,路易十三邀请了两位更加古老的角色,巴黎钱币博物馆,以及圣路易水晶。

路易十三的酒樽已经成为极具辨识度的经典,设计灵感来自于1569年雅纳克古战场遗址发现的一支古老金属酒壶。

此次《时光典藏》系列【光之城-1900】的酒樽在原有的基础上稍有改变,瓶身两侧的齿形花边不再是从前的10个,而是13个,雅致的瓶颈及7朵皇室百合花均由18K香槟金点缀。

创作水晶酒樽的圣路易创立于1586年,传承至今已经有434年历史了,如今在爱马仕集团旗下。

1900年代的意义颇为深远,圣路易和许多其他水晶作坊一样,受当时新艺术运动的影响。当时的艺术家从自然界的花鸟鱼虫寻找灵感,圣路易的枝形吊灯和餐具逐渐成为经典作品。

漫长岁月锤炼出的技艺、专注与耐心,圣路易是法式生活艺术中的重要角色。

在为路易十三拍摄的短片中,工匠仍然用最传统的方式烧制出路易十三酒樽的形状,逐个按压,让齿形花边成形,所有工序都在古老的工坊中由灵巧的双手来完成。

此次新品限量发行2000樽,也许每一个酒樽都有手工留下的微妙差异。而酒樽的瓶塞,形态恰是一个倒置的酒壶,十分有趣。

酒樽的正面中心位置,是巴黎钱币博物馆此次为路易十三创作完成的全尺寸纪念章,自然也只有2000个,限量版的每一位拥有者都可以获得一枚纪念奖章,镌刻有酒樽相同的唯一编号。

创始于864年的巴黎钱币博物馆,距今已经超过一千年了,是世界上最老的钱币博物馆。而从1775年起,巴黎钱币博物馆就在巴黎孔蒂码头制造硬币、勋章、珠宝和艺术品。

博物馆里收藏了古往今来钱币铸造的工具,更让发烧友感兴趣的自然是法国和其他国家千百年来的钱币,在这里按年代齐整地陈列。

这是历史极好的见证,曾有人发现古罗马银币纯度的下滑,判断出了国运的衰退。

这座博物馆的建筑是新古典主义风格,历史、艺术与时装,在巴黎可以扎堆。

【光之城-1900】包装盒上的精美版画正是源自巴黎钱币博物馆的原始插图,巴黎林荫大道上的标志性建筑、塞纳河上的桥梁……那是手工艺的黄金时代。

1900年的巴黎,人们骄傲自信,充满希望。对新世纪的到来,人们激动、争论,和一个世纪之后的人们似乎没有太大的不同。

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1900年的光之城是尘封的宝石,她的光芒与妩媚,也许恰如那一枚遗落在战场上的酒壶。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数字时代,人类赢得了效率,却遗失了许多缓缓流淌的美。

如果美酒可以让人漫游另一个时空,你是否也想乘着马车,在1900年的巴黎,闭上双眼,感受日出、日落、华灯初上。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Forbes
Forbes

我要买了!!!

2020-05-22
00 00
琛式帅气
琛式帅气

酒瓶比酒都好

2020-05-22
00 00
3117耶
3117耶

现在京沪的地铁就像巴黎的地下水道一样四通八达

2020-05-22
00 00
LinBin1969
LinBin1969

那时多美,不像现在满大街黑鬼

2020-05-21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