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菈谈珠宝】谁都不是谁能取代 │ 沙弗莱石

2020年03月19日 11:14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大寫的蘿菈‧Capital LAURA
蓝思晴/华语知名钟珠宝评论家/生活艺术书写者/瑞士Gübelin古柏林彩色宝石中级专业

三大彩色宝石:红宝石、蓝宝石与祖母绿,是否也有分身或价格更容易入手的〝替代方案〞?

为了加深自己在珠宝设计研究方面的专业,前段时间我去了瑞士卢塞恩Gübelin的总部,学习了彩色宝石的鉴定专业课程,并取得了中级专业。当然距离专业的鉴定师还有一大段距离与经验的累积,不过我从这次的学习中,也获取了一些书写宝石与珠宝的新灵感。彩色宝石的鉴定专业其实一直到19世纪才真正确立下来,在此之前人们常常只能用颜色和外观来分类天然宝石,但是同样颜色的宝石可能不同种,也有级别上的差别,渐渐地,人们在这样专业的鉴定中,区分了宝石的种类并且开始有了市场上的营销、交易与价格通识。

其中一个让我最惊奇的故事,可能是老师提及Tiffany&Co.是几个重要的彩色宝石的发现者与命名者,并说到发掘了沙弗莱石(Tsavorite)与 坦桑石(或称丹泉石 Tanzanite)是作为祖母绿与蓝宝石的〝替代方案〞这样的概念。我虽并不能完全认同这种字眼,但又发现这是个有趣的事实:古今人们都不约而同地爱上晶莹剔透、有亮丽颜色的石头,我们倾慕于宝石的珍贵与美丽,用来作权贵的装饰、也用来做交易标的。从远古至今,这样的天性好像一点也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因为珠宝设计与收藏的风气更普遍之后,我们开始对彩色宝石有越来越多的认识,也越来越感兴趣,于是又有更多的市场身价说法此起彼落。


祖母绿(左)和沙弗莱石(右)同为绿色宝石,常常被拿来做比较。

我是个怀疑主义者,所以听到所有坚定不疑口吻说出来(自以为是的)理论,都保持高度的怀疑,有些网络文章写:沙弗莱石是比祖母绿更稀有的宝石,甚至还写沙弗莱石是明日之星,有投资潜值,这些言论基本上都太二分化,因为彩色宝石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珍贵而稀有的,而我们对彩色宝石的知识,其实还十分浅薄

祖母绿与沙弗莱石都拥有各种变化的绿色表现。

今天我就先不多说祖母绿的故事,先说说沙弗莱石吧。也许我们很难想象,沙弗莱石一直到1967年才被发现,祖母绿从古埃及文明就已经存在,甚至有学者认为在更远古以前,埃及是曾经生产过祖母绿的,但同样是绿色的宝石:沙弗莱石,却是在上一个世纪才被地质专家Campbell R. Bridges发现,据说当时在Tiffany&Co.蒂芙尼珠宝公司担任顾问的他,在非洲坦桑尼亚第一次发现了这种闪耀无比的绿色宝石。当时想把这种绿色宝石带回家的Campbell被当地政府严厉阻止,所以他只好离开前往别的地方去找。

沙弗莱石的产地为肯尼亚的Tsavo国家公园。

所有的彩色宝石都是经过地质运动产生且被发现,并且可能都经过百万年的生成,即便是同种族系的宝石,没有任何一颗会一模一样,每个都会有些外观特征上些微的差异。人类因为航海与旅行的渐渐进步,把散落在各地的宝石,透过这样的方法运输与交易,也因此非洲成为最晚被发现有彩色宝石的矿区。Campbell来到了肯尼亚,并且在Tsavo国家公园里头再度发现这种绿色的宝石,据说他当时为了保护这些宝石,极力地要带回家乡,甚至在树上造屋,用蟒蛇来守护这些宝石,以防被同行的工人抢偷。

Tiffany&Co.蒂芙尼曾在2016年高级珠宝Blue Book系列中推出重达11.79克拉沙弗莱石为主石的戒指,当时定价约为115,000美元。

沙弗莱石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石?它的珍贵之处又何在?每一种宝石都有其种别根源,沙弗莱石就是石榴石(Garnet)族系的绿色宝石,我们说的祖母绿则为绿柱石(Beryl)族系中的绿色宝石。一般人认为石榴石就应该如其名般:呈现了石榴籽的红色,但事实上石榴石族系中有绿色、红色、蓝色、紫罗兰色或黄色、橙色等不同颜色呈现。为什么同一种族系的宝石,会有这么大的色彩呈现差异?这都是因为在生成结晶的过程中,哪一种金属元素影响了晶体的色彩,而我们判定同一族系的宝石,不是靠颜色和外观,而是透过折射率、晶体形状、硬度、密度和石头内含纹理等科学数据分析而来

Tiffany&Co.蒂芙尼2017高级珠宝Blue Book系列的作品之一,以大量沙弗莱石与黄色刚玉交错镶嵌的手环

石榴石分为两大族系,一个是铝镏石,一个则为钙镏石,而沙弗莱石就属于后者,在化学结构影响晶体色彩方面,沙弗莱石和祖母绿类似,都是以铬(Chromium)及钒(Venadium)主宰着颜色的变化,所以两者在颜色上也是从浅绿、青绿、翠绿到深绿,或者带点蓝色光泽的绿色,都是因为这些元素的存在比例而成。很多人认为沙弗莱石优于祖母绿的理由是:其内含物较不明显且原石中少有裂痕缝隙,所以从来不需要任何处理,就会呈现灿烂的绿色。不过也因为其晶体的特殊性,沙弗莱石绝少有大克拉数的型态出现,多半在市场上交易的沙弗莱石都在2克拉以下,因此绝少看到珠宝设计作品中,有大型沙弗莱石的运用。

Chopard萧邦2017年高级珠宝作品中,以沙弗莱石制作而成。

不过沙弗莱石真的就比祖母绿稀有?这个答案我们并不可能知道。彩色宝石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你永远不会知道某一个产区的矿产有多少优质的宝石,也无法断定这些宝石什么时候会被挖掘完,还有多少没挖到?这也是现在研究彩色宝石的实验室、或是供应商或学者、投资者等,认为彩色宝石更有市场潜力的原因,因为彩色宝石无法复制,也不可能再生,它可以反覆被处理、切割、镶嵌,但却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它。沙弗莱石目前只有一个产区,也是1971年由Tiffany&Co.蒂芙尼当时的总裁Henry Platt以其产地命名,所以我们能确定的就是,它的确相较于祖母绿更少产区,而更显唯一。

由伦敦独立珠宝设计师 Glenn Spiro以沙弗莱石搭配钻石设计的蝴蝶指环,其主人美国巨星碧昂丝将其捐赠给伦敦V&A博物馆作为馆藏。

如果沙弗莱石和祖母绿都是呈现诱人的绿色系,而沙弗莱石更显清澈璀璨,那么在价格上是不是就应该比祖母绿更高?目前市面上并没有绝对的彩色宝石的公定价码,我们只能从拍卖市场或者曾经成交的最高价格,去看到彩色宝石的最高身价,以推算最优质的宝石大概的行情。而宝石的真伪与专业鉴定都要透过彩色宝石的专业鉴定实验室出示证书,但不似钻石这么规范性的等级划分,所以更是市场供需机制所成,而目前三大宝石(祖母绿、红宝石与蓝宝石)则是价格相对较有公认标准的。


Chanel香奈儿高级珠宝Evocation Florale项链,以绿色碧玺串珠而成,其中薄荷绿的沙弗莱主石重达30.55克拉。

市面上最大的沙弗莱石为325.14克拉,价值约为2百万美金,如果以此推算,每一克拉的沙弗莱石的最高身价约为6,151美元;而祖母绿在拍卖会上的纪录:2017年18.04克拉的洛克菲勒祖母绿拍出5.5百万美元的高价,也让祖母绿每克拉的最高身价达305,000美元。不过这都是目前市场最高值的参考价格,并非适用在每一颗沙弗莱石或祖母绿宝石上头。


Harry Winston海瑞温斯顿也曾以沙弗莱石做为主石,搭配钻石镶嵌成戒指,此主石重8.18克拉。

折射率高过于祖母绿的沙弗莱石,且因晶体构成少有内含物,晶莹透亮的颜色与闪耀光芒,让沙弗莱石更加讨喜,也有了比祖母绿更稀有、罕见的说法。但是事实上让祖母绿更珍贵的原因在于其化学结构 (Be3Al2(SiO3)6) ,其中的铍(Be)要与钒、铬三个元素同时结合,几乎是在大自然不可复见的,从科学的眼光看来,祖母绿的稀有度在此,也因为祖母绿的内含物以及较多裂痕组织的天性,完美的祖母绿就更加难得,这也是祖母绿最有趣的地方。不过相形之下,沙弗萊石无瑕疵的美就更適合自由的珠宝设计创作。

卡地亚以沙弗莱石串珠搭配钻石设计的手链表。

绿色自古都一直都有着治愈能力的说法,也有人认为沙弗莱石的翠绿与晶透,可以疗愈人们心中的抑郁与创伤效果,更有说法说沙弗莱石有助于细胞再生。不过这些说法也都没有科学的实证,但又让沙弗莱石的美增添一点神秘。沙弗莱石是相对〝年轻〞的宝石,发掘到市场上才将近50年的时间。沙弗莱石还有着更长的岁月可以证明其价值,更大许多市场发展的空间。


Tiffany&Co.蒂芙尼的著名设计Cocoa Bean胸针,由名珠宝设计师Jean Schlumberger于1965年设计,此一经典后来以不少彩色宝石做不同版本的演绎,图为沙弗莱石版本。

在彩色宝石的世界里,谁都没有取代谁的可能,因为每一种宝石都是大自然的时间结晶,是在天时地利之下,天雷勾动地火的天然地质运动而成的宝物,在珠宝设计的世界里更是。一颗颗完美如春天绿草般色泽的宝石、如流云舞动的镶嵌方式、以不同色阶宝石组成的渐变效果,都是珠宝设计师在与大自然和时间的对话,对万物的礼赞,那是在地球形成之后,在我们来这个世界以前,它们就深深地埋藏在地底,是因缘际会将它们带到地表,与每一个宝石的邂逅,都是瞬间也是永恒。

喜欢蘿菈的文章,欢迎加入蘿菈朋友圈,搜寻ID: daxiedeluola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行梦者
行梦者

完全不一样的美

2020-04-04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