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癫狂的井然有序

2020年02月20日 11:2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大寫的蘿菈‧Capital LAURA
蓝思晴/华语知名钟珠宝评论家/生活艺术书写者/引想力工作室创办人

这一个冬天,瑞士不怎么下雪,光下雨了。

这是第一次我没有因为工作的关系逗留在瑞士,想想过去的将近二十年以来,进出瑞士不下百来次,我却鲜少作为一个居民身分观看这个地方,许多朋友我也绝少私下拜访,这让我自己有点小小的愧疚,不喜打扰朋友,有时候甚至极端到同在一个城市也不招呼一声,来去无消无息。

我和Anita Porchet总是秘密〝约会〞。

我和Anita Porchet认识已经超过15年,不知道她怎么看待我这样一个来自远方的朋友?那天从卢塞恩坐两小时火车去找Anita,天还是下雨,我们去看了她最喜欢的美术馆,然后在她最喜欢的一家日本料理餐厅用晚饭。上一回来看她,天刮大风且冷得让人难受,我们走了一阵街,然后去一家庭式的餐厅用晚餐,每一次见她,我总有新的收获(也是心的收获),也许这就是我们对彼此的意义吧。


Collection de l'Art Brut位于洛桑,是个小而巧的美术馆(照片来自网络)。

不知道Anita喜欢Collection de l'Art Brut美术馆的理由是什么?我已经听过她说了好几次,一直说着要带我来,我最初以为是一个收藏很了不得的美术馆,想着像她这样的珐琅微绘大师,喜欢的艺术作品一定是宏伟的。前几年我们一起去看了一个画展,是她的朋友的个人作品展售,环绕在她身边的朋友很多都是从事艺术创作方面的工作。最早认识Anita,也看过不少她微缩大师级的珐琅作品,不过这次参观行前,她特别叮嘱了好几次:这可是间非常诡异的美术馆,但十分有趣。

看到照片中左侧娇小的Anita吗?

Collection de l'Art Brut美术馆是一个收藏非职业、未经过专业艺术背景学习的人们所创作的美术作品。〝Art Brut〞这个名词来自于法国画家Jean Dubuffet在1945年举办的一个联合画展,集合了精神病院的患者或是禁闭于牢狱的犯人的美术创作,他把这样的创作称之为〝Art Brut〞。所以在这个美术馆,你看不到任何大师的作品,也没有什么需要瞻仰的宏大创作,你眼里所触及的可以称为艺术,也可以说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平凡的人,以生命诉说、创作的不平凡美术作品。

Collection d l'Art Brut展品之一。

当时Jean Dubuffet在1945年的那场展览上,定义了〝Art Brut〞就是:没有受过任何艺术文化、教育养成的素人,他们所创作的美术作品自成一格,完全没有古典艺术或当代美术的套路,不管在素材、题材等发挥,都是极为原始且原创的,他们以自己的直觉与眼光去创作,不受到任何专业定义的束缚,完全从自己的角度与偏好出发,去陈述自己的美学世界。没有模仿、没有复制,更没有为了讨好市场的创作考量。

Hidenori Motooka

在这个美术馆每件作品都附上创作者名字与详细的介绍说明,但这些名字对大部分的人来说没有意义,而创作者本身也从来不在意自己是否出名。从1995年开始决定要将日本所有火车列车的样子画下来,Hidenori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我们从画纸上看到他极其〝偏执〞地,将所有列车头的样貌细细描绘,紧密排在一起的列车,每一个都不重样。目前Hidenori是一个酒店后厨的清洁工,认真工作之余继续将这些他从小就热爱的火车一一把细节画出。

Gregory L. Blackstock

1946年出生于美国的孤独症患者Gregory L. Blackstock,则是以世界上的建筑、国家国旗以及各种鸟禽动物等为主题,密集式且钜细靡遗地画在一张约两公尺长的纸张上,从小就一直待在特殊教育中心的Gregory,在一个私人会所里担任清洁工,1966年在会所刊物里第一次发表作品,从此就没有停止过创作。Gregory会将其绘制的物种进行严谨的分类,同一种分类才会被画在一起,这种百科全书式的绘制方法,不仅仅是其专注力达成,Gregory也有着过人的记忆力,将所有物种的细节记住并且绘制出来。

David Braillon

同样也喜欢画火车的David Braillon出生于铁路工人家庭,不过他却没有机会在铁路公司工作,他经常性地收集关于铁路与火车的杂志,由于他的父亲与哥哥都死于铁路交通事故,因此1995年被迫送到收容所,于是他便开始在不安的失眠夜画火车。与Hidenori不同的是,David以横向构图绘制火车车身细节,也像是目录式的方法把所有想画的火车全都一一画下来。除了火车,David也画直升机、喷射机等。

Madge Gill

虽然这种特殊的美术呈现一直到1945年才被定义,但却是更早以前就已经有无数的特殊人士在进行着自己的创作。1882年出生的Madge Gill,在孤儿院里头做农耕、帮佣工作,1918年由于儿子死于西班牙流感,她便开始作画、写作、刺绣。她的创作同样有着偏执的特点,以所谓缠绕画的方式,用不规则的几何与女性的脸庞做构图,使用印度黑墨沾水笔或是圆珠笔绘画。

Laure Pigeon

命运有些坎珂的Laure Pigeon,母亲在生下她之后就过世,由祖母带大,后来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一位牙医,但却最终还是因丈夫不忠而离婚,后来接触灵学后就开始以蓝色、黑色墨水作画,她创作的内容多为抽象不可辨的图案,但却用细线一条条地将画面涂满,连深浅的表现都是由线条的密集度来达成。她的创作一直到1965年过世的时候才被家人发现。

Magali Herrera

出生于乌克兰名门之后的Magali Herrera,自学舞蹈、剧场与摄影,并经常举办文艺活动,不断写诗、创作剧本的她却一次也没发表过自己的作品,但却经常帮报纸撰写东方哲学的观察文章,1950年代开始作画,自由的图案行走在黑色或白色的纸张上,抽象却又带点诗意的构图,有时候还会夹杂一些文字在画作里头。

Yumiko Kawai

具有孤独症重复行为的特征,日本创作者Yumiko Kawai从18岁开始就一直待在孤独症工作坊里,她喜欢刺绣,从2000年开始在纸上先画出图案,然后再进行刺绣。Yumiko不仅仅只是绣上图案,她还一层层地搭建出绣线厚度层次,她的刺绣作品看起来就像抽象图案的绣线浮雕,每一幅都需要三个月以上才能完成。

目前Collection de l'Art Brut美术馆正在展出以〝戏剧〞为主题的双年特展,集合了全球素人创作、具有剧场、或戏剧化效果的作品,他们有些是以串珠缝制出舞台效果的服装,有些则是日常便以废品、闲置物品创作打造的夸张服饰,还有些是以电影、戏剧为主题的画作,包罗万象也各自巧妙。

如果我们在街上看到一身穿着:用坏掉的灯罩拼贴一些捡来的贝壳做成的帽子,还有一堆废弃衣物组合长袍的老头,不知道我们会觉得他是个疯子,还是艺术家?但在Collection de l'Art Brut美术馆里头,他们都是素人艺术家,他们都值得在这个美术馆里头拥有自己的名字。

也许这就是Anita喜欢这个美术馆的原因,那些专注且心无旁骛的创作,令人瞠目结舌的细节描绘,像是世界就要末日也不知恐惧的执着,用一种超越生命力量的方法在呼喊、咆哮或挣扎,而创作者透过这种重复性的偏执,得到内心的平静。那是在接近且碰触癫狂前的井然有序,每一笔、每一画都有它必然的道理和必须去的地方,像一把射出去的箭,不能回头、不能偏航,只能击中目标方休。

看到我拿起手机拍照就让位给我拍的Anita,好不容易被我捕捉到一个背影。

不断地鞭策自己前进的Anita,在每一件作品都想要突破一件事,她为爱马仕创作的珐琅彩绘作品,曾经以透明珐琅与不透明珐琅混用,造成一种像是大理石或矿物宝石质感的珐琅彩;她也为伯爵贡献出如今几乎无人能够挑战的日内瓦工法珐琅绘法,她甚至为江诗丹顿绘制过随性笔触的夏加尔壁画,夏加尔的画作走笔与色彩之随意,对于必须层次烧制且准确预估色调的珐琅彩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Anita Porchet为爱马仕创作出如矿石一样质感的珐琅彩(图片来自SJX.com)。

Anita Porchet以绝活:日内瓦珐琅绘制工法,为伯爵创作玫瑰彩绘。

每见一次Anita的创作,我都看见了一个新的她。她说过,只有我能够看出她作品的玄机,而我想我只是看懂了一个以灵魂与生命在对自己作品对话的艺术家,是如何〝无视〞于他人的眼光与规范,在自己的世界里追求至高的巅峰,接着不断重复且几近偏执与癫狂的反覆推进,然后从这个过程中得到美好的结果与心灵的平和。对自己怒吼,对自己刺激呼叫,不放过自己,于是才能打造出他人无所及的境界。

Anita Porchet为江诗丹顿绘制的夏加尔巴黎歌剧院壁画,为微缩珐琅画中的一绝。

我最喜欢Anita为爱马仕绘制的老虎,她也曾为百达翡丽怀表画过雪地中的虎,而在为爱马仕的创作中已经不仅仅是微缩彩绘的生动,而是结合了多种珐琅技巧,以及如同爱马仕创作丝巾时打造出的各种不可思议的色彩,对Anita Porchet来说,已经没有她绘制不出来的颜色,而她现在最想挑战的是各种技巧的融合与突破。

Anita Porchet为爱马仕绘制的丛林之虎(上两图)与雪地之豹(最下图)。

我知道其实Anita更想做的是,像这些素人创作者一样,能够来一次毫无顾虑没有界线与框架的创作,不再被指定绘制的样子,不再需要遵守规矩,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心无旁骛。她曾经对媒体说过,她还没真的成为大师,谦虚的她到现在仍然对自己的创作战战兢兢,从她的作品受欢迎的程度,其实在大家的心里,她早已是名符其实的大师。我想真正能成就艺术的,不仅仅是作品本身的精彩与价值,可能更是艺术家本身专心一致,以高超的技巧、偏执的细节追求,完整且完美的完成度,进入无人之地的那种超凡

晚饭期间,Anita给我看了几个最近正在做的创作,最值得期待的是,终于有位伯乐,愿意让Anita完全Free Style的创作,我和她一样兴奋,她说,这会是件抽象风格的作品,今年六月我们一起期待着。

美术馆地址
11, av. des Bergières CH - 1004 Lausanne
Tél. +41 21 315 25 70
art.brutATlausanne.ch

喜欢蘿菈的文章,欢迎加入蘿菈朋友圈,搜寻ID: daxiedeluola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常州麻糕
常州麻糕

大师的朋友都是大师

2020-02-22
00 00
各种看看
各种看看

厉害👍👍👍

2020-02-21
11 00
惠州徐
惠州徐

感谢分享…………

2020-02-20
00 00
已经确认过眼神
已经确认过眼神

大开眼界!nb

2020-02-20
00 00
shengm
shengm

很好看,很想看!

2020-02-20
00 00
jasson777
jasson777

开眼,很有意思的展览,感谢分享和美文

2020-02-20
00 00
独卧青石
独卧青石

要是讲艺术很少人来围观,现状!

2020-02-20
00 00
redlakenac
redlakenac

满画纸都是火车真好看👍

2020-02-20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