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一大腕表机芯厂 ETA 断供悬念

2020年01月03日 14:12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2013年的时候,斯沃琪集团就ETA机芯对外供货问题,与瑞士竞争委员会COMCO(Competition Commission)达成了一项协议:

以2009~2011年的平均水平为参考,斯沃琪集团2014/2015年要为行业提供的机芯数量为上述平均值的75%,2016/2017年为65%,2018/2019降到55%,而且要无差别对待大小客户。再之后,也就是2019年12月31日以后,斯沃琪集团将解除其所有义务。

感兴趣钟的读者可能对ETA不陌生,它是斯沃琪集团下属机芯工厂,著名的“统芯”制造商,过去我们买的很多基础款式瑞士腕表,从简单两针、三针款,到计时、全历款,大都使用它家机芯,ETA市场占比最高时可能超过了四分之三。

ETA主要机芯之一Cal.2892

COMCO,是一家瑞士联邦权力机构,负责依据瑞士联邦的反垄断法保证市场充分竞争,一方面要监控企业的垄断行为,一方面也要防止联邦政府限制了竞争。

有意思的是,就在2019年即将结束、人们准备欢庆21世纪20年代到来的时候,这件本该到此为止的事情又起波澜。

先是12月中旬,COMCO对外宣布说,自2020年1月1日起,ETA不能再向第三方品牌供应机械机芯。

斯沃琪集团老板尼克·海耶克却说,这个禁令并不符合“鼓励竞争”的初衷,会给瑞士制表行业带来负面影响,很多品牌的未来计划都将被打乱。

斯沃琪集团老板尼克·海耶克

萧邦品牌联合总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接受ETA总部所在地格伦兴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了相同担忧,他说如果禁令真被执行,那么萧邦2020年的部分新表计划将无法实现,即便萧邦有自己的机芯厂,但是突如其来的变化需要较长时间消化。

斯沃琪集团随后发表了声明,反对COMCO这个决定,还提到了ETA的竞争对手Sellita,认为这个决定将让ETA离开机芯市场,而让Sellita成为一个新的垄断者。

COMCO也没有示弱,格伦兴本地媒体报道说,该竞争委员会主要负责人Patrick Ducrey说:“是斯沃琪集团自己早就不想对外供货了。”

好在圣诞节假期之前,双方终于暂时结束了口水仗,达成了一项临时协议:ETA可以在2020年继续向中、小规模的第三方企业继续供货,直到双方达成最终解决方案,结果可能会在今年夏天发生。

为什么ETA机芯对瑞士钟表行业如此重要呢?COMCO的决定真的会带来行业地震吗?斯沃琪集团与COMCO真能和解吗?

我们先回到2012年,看一下为什么会有文章开头那个协议。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瑞士腕表市场经历了世纪初的一段繁荣,瑞士腕表品牌们几乎都赚得盆满钵满。

但当时大部分品牌基础功能腕表的机芯,大多还是从ETA买回来,经过自己工厂润饰和修改,再打上自家品牌标识,然后卖给终端消费者。如果你仔细观察很多老款腕表的机芯主夹板,上面还能找到ETA的花体品牌标识和机芯代码。

采用ETA Cal.2892机芯的波尔表

其实,ETA机芯的垄断地位,是瑞士钟表行业几十年发展的结果。其中有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起了决定性作用。

一次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瑞士钟表业受重创,很多品牌倒闭或者联合重组,当时诞生了两家比较大的联合体Asuag和SSIH,ETA机芯厂前身主体便在Asuag旗下。

第二次是1970年代石英表的冲击,这次危机中,Asuag和SSIH组建成了一个全新的企业,即后来的斯沃琪集团,瑞士最大钟表企业,尼克·海耶克的父亲老海耶克成为当时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斯沃琪集团创始人老海耶克

整合过程中,老海耶克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做品牌的用心去经营品牌,做机芯零件的组合在一起,后来又不断并购汝拉山一带机芯相关工厂,逐渐建立起ETA这个基础机芯行业巨头。

一致抵御亚洲石英表的年代,瑞士钟表行业对ETA的垄断地位并不敏感。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后,瑞士机械表强势复苏,外部对机械机芯需求越来越多,事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老海耶克还在世时,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ETA把机芯卖给竞争对手,一方面与自己的品牌竞争,抢走了市场份额;另一方面,那些品牌没有在机芯材料、设备、工厂等方面投入,对瑞士腕表行业整体发展也是很不利的。

比如斯沃琪集团倾力投资硅材料研发,很多品牌并没有参加。老海耶克在世纪之初就提出了要让ETA停止对外供货的设想,但当时其他品牌对ETA依赖程度比2012年那时还要严重得多,这么做真的会带来行业地震。

ETA主要机芯之一Cal.2824

作为反垄断监督者和协调者的COMCO,站出来为瑞士钟表行业处理这件事。COMCO认为,ETA是瑞士钟表行业在艰难时期整合所产生的垄断性龙头企业,对整个瑞士钟表行业有义务,要对其他品牌持续供货,直到其他企业有了解决办法才行。

这个问题从世纪初诞生,双方一边谈一边经历钟表行业的周期起落,期间有和解也有争议,断断续续到今天也有快20年了。就算达成2013年解决方案之后,双方也有不一致的声音。

比如2016年,斯沃琪集团就曾公告说,按照约定2017年度ETA要对外提供150万枚机芯,但实际上外部品牌并没有给到足够的订单,比如Sellita以及Tudor减少了近70万枚,斯沃琪集团向COMCO提出希望外部品牌能按协议足量采购的要求,但COMCO并没有同意。

斯沃琪集团与COMCO之间一直在ETA这件事上存在不同意见,外媒曾打趣说,格伦兴最不欢迎的就是竞争委员会的人了。

不过时间来到了今天,不管是ETA主动还是被迫停止对外供货,对瑞士钟表业的影响,已经比当年小得多了。

从老海耶克提出断供开始,特别是2013~2019这七年时间,给曾经对ETA有依赖的企业留下了足够的时间窗口,大家都想办法拥有自己的机芯控制能力,或者自建机芯厂,或者寻找其他资源。

在过去这些年里,我们看到了历峰集团强化了自家集团机芯工厂部分,LVMH集团的品牌们也互相帮助,香奈儿参股帝舵的机芯厂,帝舵与百年灵互换机芯使用,等等。

品牌之外,原本的通用机芯小厂Sellita崛起,斯沃琪集团在对COMCO的不满声明中就举例说,2019年Sellita机芯出货超过了100万枚,已经是ETA对外供货量的2倍,所以现在要求ETA停止对外供货,确实会继续加强Sellita的垄断地位。

ETA主要机芯之一Cal.7750

到这里,事儿也就比较明晰了,尽管斯沃琪集团还拥有技术领先的优势,但瑞士钟表行业对ETA机芯的依赖已经没那么严重,其实COMCO可以退出了,由市场参与者自己决定就好。

12月中的那个决议,看起来COMCO并没有从斯沃琪以及当下市场的角度考虑问题,思路好像还停留在了七年以前。

而斯沃琪认为当年ETA尽到了义务,现在结束义务的时间到了,我可以按照市场规则来了,想卖给谁卖给谁,想卖多少买多少,想卖什么价就什么价,不是不卖哦。

当然,ETA那对外的50万枚的机芯产能不再对外销售,斯沃琪受影响也不会太大,集团主要的收入还是靠18个品牌卖出来的。而且2019年一季报中,斯沃琪还在为自家浪琴等品牌因机芯供应不上而发愁呢,不外供还可以满足自家品牌。

只是斯沃琪必须向COMCO讨个说法。2020年夏天,双方能达成什么样的和解方案?还真不好说。

/ end /

卢曦采访手记
加入读者群,请发 姓名+职业+微信号 到
luxi_sh@163.com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为本文评分

最新评论

keshoudaxian
keshoudaxian

纯血统的制表厂只有百达翡丽,劳力士,积家,真时力一共四家,其他的都是组装厂。

2020-01-03
33 44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