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家族企业留给儿子,百达翡丽总裁在新加坡谈“传承”

2019年10月09日 10:43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八卦兔

大概在几年前,我还在纸媒做经济报道时,最喜欢的选题之一是“家族传承”,因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交接产业给二代时,却常常发现完全不了解孩子的爱好,而兴趣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

再看目前全球奢侈品领域的几个家族企业都非常活跃,证明了在财报数字的逼迫外,依然有强大的内在力量可以发掘潜力——用更长远不急躁的方式把自家生意做兴旺。

兔子近期跟随百达翡丽来到新加坡艺术大展现场,大饱眼福外,总裁泰瑞•斯登(Thierry Stern)也非常配合地接下我们所有的问题,坦诚而积极。

让儿子接班,但儿子有选择权

其实对于去过百达翡丽日内瓦博物馆的人来说,展览有不少展品是重温的感觉(它们就是从日内瓦博物馆千里迢迢而来),但你从来都不会觉得“我看够了”,它的魔力就在于令人乐此不疲。

展览易见,但背后意义常常更久远,我们在现场第一时间等到了总裁泰瑞•斯登,当然也是借机把这几年的疑惑抛给他。

最受关注的问题不用问,他自己先交代了——带了一个儿子来新加坡参展,让他们更多介入到家族产业,自然是希望未来把重任交给下一代。

泰瑞•斯登(左)与父亲菲力•斯登(右)

“没有人真正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无数友是被这句广告语深深击中的。当我自己在30岁出头拥有第一块百达翡丽时,找遍了各个剁手的理由,最后发现‘留给孩子’是最理直气壮的,但随着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顾客开始购买百达翡丽,而他们可能还没有“传承的概念”,那么这句Slogan会不会改变?

泰瑞回答得斩钉截铁:“不会。”

“这是我们品牌DNA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知道世界在改变,我认为让产品来适合发展更重要,让年轻一代喜欢它,让它们也相信这些,而非改变广告语。年轻一代会面对非常多的选择,但百达翡丽依然有强烈的吸引力。”泰瑞自己也把“传承”贯彻到位了,想把企业留给孩子,“我在这个行业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他们将来也会,当然我尊重他们的选择。”这一点,孩子们的母亲Sandrine Stern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这里有难得一见的古董时计

今年的大展,我逛了整整一天,在展厅来回踱步。在继2012年迪拜,2013年慕尼黑,2015年伦敦及2017年纽约后,新加坡已经是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第5个举办地了。

这次开展恰逢新加坡开埠200周年,所以百达翡丽还设立一间特别主题展厅,向新加坡及其东南亚邻国致敬。这里除了百达翡丽精选的东南亚主题时计外,我们会看到来自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提供的展品。

现场被划分为10个特色主题展厅,这就是特别主题展厅的展品,由藏家提供

兔子再给大家欣赏几件作品。比如这块日内瓦怀表(S-112),以微缩珐琅彩绘工艺描绘了广州港的忙碌场景,它制作于 1830年左右,专为中国市场打造。

这座百达翡丽圆顶座钟(Ref.20074M)饰有采用掐丝珐琅工艺打造的“泰式装饰”图案并镶嵌银色亮片,以展现泰国在建筑装饰和传统织物上的审美。

1810年前后,日内瓦还为中国市场打造过一对桃形挂表(S-303A-B)。

这座以“热带岛屿”为主题的百达翡丽圆顶座钟(Ref.20087M),其掐丝珐琅装饰描绘海底世界的奇妙景观。

两块百达翡丽怀表(P-1457)曾是暹罗(现为泰国)国王拉玛五世的心爱之物。

对百达翡丽来说,灵感来自各处,而多年来,这些作品共同组成了美好回忆。记得现场我们采访Sandrine Stern时,还特别提到一个和中国相关的故事。当年她来到上海豫园,无意间看到锦鲤的剪纸,回瑞士后还找中国团队帮忙收集了很多类似剪纸,几年后,锦鲤图案就出现在了作品中。

如果说特别展厅带有异域风的话,博物馆展厅则是浓浓的历史味了,它和日内瓦博物馆的布局一样,分为古董时计典藏展区,与百达翡丽典藏展区。

在这个区域,我们看到了历史积淀的美感

古董时计区域有些作品非常早,最初的自动音乐装置、珐琅怀表等可以一窥当年人们对于艺术和技艺的追逐。

比如这块1548年在纽伦堡(S-892)打造的鼓形怀表。

“百达翡丽典藏”区域展出了百达翡丽从1839年至今最具意义的精选钟表作品。比如1842年百达先生(Antoine Norbert de Patek)在30岁生日当天收到的怀表(P-1)。

这是首枚瑞士腕表(P-49),1868年的作品。它不是单纯把一块表装上手镯,而是真正一体设计的。

还有首枚具有万年历功能的腕表(P-72),诞生于1925年。对于擅长复杂功能的百达翡丽来说,很有意义。

这个区域有利于加深我们对百达翡丽的了解,品牌历史上最复杂的几款作品也陈列在此,比如排名第一的Calibre 89(超过25年来一直是全世界最复杂的便携式机械表),以及排名第二的Star Caliber 2000(有21项复杂功能)。

至于其他8个展厅,我觉得大家可根据自己的兴致来安排观赏。比如我自己对于现代产品非常熟悉,就可节省时间观看历史影片,或者了解珍稀工艺等。

买不到的新加坡特别款,看看也好

对于消费者来说,今年还有一个亮点,自然是6块新加坡特别款的揭幕,大多用了新加坡的代表色红色。

首先是两块手雷,分别是限量500枚的Ref.5167A-012和限量300枚的Ref.5067A-027。兔子一眼看中5067,这是一块石英女表

旅行时间腕表Ref.7234A-001限量400枚,这个蓝色调在这次的特别款中很突出,也颇有优雅感,有意思的是,百达翡丽第一次使用了织物表带。

这块世界时Ref.5930G-011限量300枚,表盘也是红色,东八区代表城市是新加坡,用以致敬。

话题性最高的自然是Ref.5303R-010,这是一块三问陀飞轮,限量12枚,从表盘正面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三问音锤和音簧的敲击(之前的三问万年历5304也是类似风格,把机芯展现出来)。更因为百达翡丽第一次在腕表中露出了陀飞轮结构——以往百达翡丽都把陀飞轮隐藏,只在表盘上写明TOURBILLON几个字。

虽然网络上有各种猜测,但在我个人看来,这无非是做了一个“镂空”结构,恰好把机芯零件包括陀飞轮全部展露出来。

泰瑞•斯登也回应了这个问题:“这只是一块限量版,未来并没有做类似的陀飞轮打算。”在泰瑞眼里,陀飞轮无非是机芯部件而已,并不觉得有多精美(且认为有人卖陀飞轮仅仅是因为它是陀飞轮),因此百达翡丽一直选择把它隐藏,直到好友们相聚才会把表摘下来欣赏,这也是一种愉快的交流。

当然从技术上来看,泰瑞认为关于润滑油的技术已经成熟,可以抵抗开面后紫外线的影响,所以就做了。

最后还有一块三问世界时Ref.5531R-010,表盘中间是用掐丝珐琅制作的新加坡地图,东八区代表城市也是新加坡,只有5枚。

相信很多读者和我考虑的一样,怎样才能买到这些特别款?事实是很难,它们面对新加坡及东南亚市场发售,中国内地的客人估计要费点劲了——可以试试新加坡店铺预定,机会渺茫,但寥胜于无啊。

至于大家关心的展览何时会来中国,泰瑞•斯登的态度是:“作为一个年产量只有62000枚的企业,我们还很小,但中国市场很大,需要做很多准备。我们会来,但不是明天。”

这次展览会持续到10月13日,位于新加坡滨海湾金沙大剧院(Marina Bay Sands Theater),免费对公众开放,但需要预约。关于展览本身就留待大家自己发掘更多吧。

但这次新加坡之行我感触比较深的是几点:1,无论是总裁泰瑞•斯登还是商务总监Jerome Pernici,对于网上销售PP腕表都是坚决否定的。真正的奢侈品必须体验,这点我无比赞同。2,保持和年轻人的对话,包括这个展览本身,都是互相间加深感情的重要途径。

而Sandrine Stern有一段话我记得很清楚,她在珍稀工艺展区和我们聊天时说到百达翡丽不会特别安排所谓的工艺培训,而是让年轻人跟着老师傅学习。而每个人的手艺和理解也会有差异,并不会要求绝对统一。

想起个别问过我“通过看书学习钟表知识”的读者,我一直相信人要被兴趣驱使,才能发挥最大潜力。而审美从来不是只从枯燥的专业书本技术分析出来的,它一定还包含体验,从生活和使用中获得更深理解。

我想百达翡丽之所以做到今天,也是因为家族有比“能卖多少钱”更重要的热爱吧。

八卦兔只做原创,欢迎转发!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