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MOS TANGENTE系列165.S4腕表

包豪斯不仅仅只是极简而已

2019年09月05日 11:14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Laura Lan蓝思晴 《大寫的蘿菈》主笔 华语圈知名钟珠宝评论家,专精机械钟表赏析,书写艺术与文化生活,创办《引想力工作室》从事专业文案、顾问、讲习等工作。

我们耳熟能详的包豪斯都于极简有关,但包豪斯真的只有精简设计语言的观念?

有人问我写写包豪斯对钟表设计的影响,我知道包豪斯给人们的印象都停留在极简,好像只要是性冷淡的设计风格都可以称为包豪斯风格一样,所以我们难免把那些设计线条很简单的表款都归纳在包豪斯风格里,可其实包豪斯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种风格,更是现代工业设计的启蒙学说。说到包豪斯风格,在腕表设计中第一个能想到的一定就是Nomos,也正巧今年三月我去了一趟德国,去看了我熟悉的Nomos表厂,也和Nomos在柏林的团队们相聚。

Nomos位于格拉苏蒂的表厂。

2019年是包豪斯学院成立的100周年,虽然包豪斯学院自由治学的情景如今不复可见,但在柏林看包豪斯一百周年的系列展览是理所当然且必须的。我的好友、Nomos行销总监Laetitia便决定前往Bröhan博物馆的《Von Arts and Cradts zum Bauhaus》(从艺术到工艺再到包豪斯)。

2019年柏林Bröhan博物馆所举办的《Von Arts and Cradts zum Bauhaus》展览。

包豪斯前身—从新艺术运动到装饰艺术

展览一入场就展示了大幅英国织品设计师William Morris的织品挂毯,William Morris擅长的是重复性且繁杂的规律图腾设计, 这是包豪斯?这和包豪斯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们从William Morris的时代去看,他出生于1834年、逝世于1896年,那个时候连所谓的新潮艺术都还在萌芽,后来的装饰艺术根本还没有跟上,而他拥有历史中最著名的织品设计师之一的地位,他所代表的正是文化发展的时代,艺术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宗教崇拜延伸、也不是画家在纯艺术以及贵族肖像中求生存的创作,艺术已经渐渐朝向所谓工艺的方向前进,以手工的技术结合了对艺术的理解与审美,转化成可以在我们日常生活美学中体现的一种工艺,而这也揭示了新艺术运动与装饰艺术时代的多样化的宿命,两者广泛的在各种创作领域延伸触角,并且构成了20世纪全新的艺术审美与工艺生活的开端,然而在此,更进一步解释了包豪斯是在哪一个立足点开始的。

William Morris设计的的织品挂毯。

从William Morris之后的年代,时代氛围开启了对艺术新见解风潮,创作者将眼光放向对大自然的阐述,是绘画上的,也是日常生活用品的线条轮廓审美,大量被运用在家具上的花叶形体的雕花,各种以弧线、大自然生活形体为创作灵感的生活工艺品;之后的装饰艺术更上升到新几何装饰风格的建筑、服饰、画作、家具以及平面设计等。1919年包豪斯学校在德国魏玛成立,在整个欧洲都在萌芽装饰艺术风格的同时,有一群以不同观点关心艺术与工艺方面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在魏玛聚集教学,形成了影响后世各个设计层面的思维与创作方向。

21世纪初的家具设计。

包豪斯概念成形—艺术走向设计美学

很奇妙的是,如果你将钟表设计放入这个时代的流向中,从William Morris的时代,当时的钟表还在怀表设计的年代,都还是古典且上流社会限定拥有钟表的时代,那个时候的钟表设计自然倾向于上流社会对艺术与审美的理解,因此古典元素的金质华贵、华丽的书写体时标等,都是主流的设计方向。再进行到20世纪初期,腕表的需求开始明显了起来,特别是一次大战的爆发,飞行探险家的崭露头角等,都让腕表的需求从阅读时间、身分地位象征等,渐渐走向了实用性质的发展。到了装饰艺术时代,腕表在这段发展中也多倾向于装饰性风格的追随,且女性装饰性表款也广泛见于市面。

约制作于1850年前后的珐琅彩绘怀表,制表师为Moulinié,现藏于日内瓦历史与艺术博物馆。

江诗丹顿制作于1903年的飞行腕表。

装饰艺术年代的钟表设计,左一为爱彼女装珠宝腕表,制作于1922年;中为江诗丹顿女表,制作于1920年;右为江诗丹顿女表,制作于1924年。

包豪斯本就是一个学院,研究材质、几何、新美学、艺术新风格的教学系统,而其中百花争鸣却万流同宗:艺术家们在找寻一种更贴合现代需求的美学形式。而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所有的设计都应该与生活贴近,并且与生活使用性有所关连。这与过往的艺术和工艺风格发展有很大的不同,艺术家与工艺设计们纷纷考虑到的是设计语言本身(和创作的本身)是否传递出与我们生活命题有关连,是否能突破艺术无法通用在每一个人身上的议题。诚如前言,腕表的实用性早在一战时期已经开始有所转变,腕表的实用性变成一个过往没有被大量思索、探索的领域,精准度、佩戴性、阅读性等渐渐开始在腕表设计中变得重要。

江诗丹顿于1921年曾推出的一款风格独特、盘面略微倾斜的表款。

包豪斯设计风格—走向日常与通用

其中我认为包豪斯风格概念中,影响腕表面盘设计的最重要的关键之一:在于时标的字体。1921年到1923年间赫伯特‧拜耶(Herbert Bayer)在包豪斯学院求学,而1925年就被学院创办人邀请教授文字排版设计与印刷工作坊,他所提出的字体设计必须是削弥文化差异,并可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不带有任何寓意的容易辨识且流通的。这也就是在包豪斯概念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理论:通用法则这种基础于群众都有追求精神意义与一致性的倾向,而设计语言在审美的范畴里,必须使用可以通用于大部分人群的观点,那些存在于大自然、在我们身边周遭的原始几何,加以设计的修饰,即可成为一种审美上的通用,而这种通用将跨越国籍、文化等社会背景,得到一致的审美认可。

讲究设计美学的爱马仕(上图)更为整体风格自创时标字体,Nomos (下图)甚至百般比对适切的字体粗细大小等,找到最符合整体美学的时标组合。

如果我们去用这样概念去欣赏1930到1940年代左右的军表设计,就会发现其面盘数字时标,几乎都是一致的粗黑体,工整且不苟的线条,让我们几乎没其他的联想与延伸,将数字落实到:易读与实际两个层面;而罗马数字时标也是精简、粗细适中,没有多馀的修饰与装饰,这些面盘上使用到的字型,几乎都是同一个族系,虽在不同的款式有些许的小变化,却万变不离其宗地一致与统一。而这种简短不拖沓的字体也广泛地在军表类的设计中可见,比如IWC腕表常见的阿拉伯数字设计、百达翡丽近期的飞行表创作、沛纳海所有表款时标的简洁度以及许多品牌在军表和运动表款上,常见的粗体、轮廓精简的罗马数字或阿拉伯数字时标。

IWC万国表的飞行表采用易于辩读的粗体阿拉伯数字,表款为IWC马克十八飞行员腕表“劳伦斯体育公益基金会”特别版。(摄影:Tony Wang)

百达翡丽Ref. 5524R Calatrava 飞行家旅行时间腕表。(摄影:Tony Wang)

包豪斯设计代表—德系制表品牌

许多人认为德系表款自然在设计上多承袭包豪斯的精神,我却认为并非皆是如此。德国制表的发展从德累斯顿开始,那些从瑞士学习并在德国建立自己制表体系的大师们,多少还是承袭着古典艺术的影响,并且各自发展出各自的风格,后来几位在德累斯顿发展的制表大师因为当时政府的鼓励与对制表产业的热情驱使,去到了德累斯顿旁边的格拉苏蒂小镇发展,形成了德国制表的新天地。在这个时候身处于东德的格拉苏蒂小镇,在制表发展经历过与瑞士、法国不一样的命运,但也因此发展出近代迥然不同风格的腕表设计。

朗格(上图)与格拉苏蒂原创(下图)皆为德国格拉苏蒂制表的品牌代表之一。

如果说在格拉苏蒂小镇上的几个重要腕表品牌里,有谁是最符合包豪斯风格的,我仍然要说Nomos绝对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这个设计总部在柏林、制表组装厂在格拉苏蒂小镇的小品牌,即便被大家误以为只是〝设计类〞的玩票型腕表,Nomos在表款的制作面上早就非常明确的两线并行:自制机芯的坚实可靠与外型设计绝对重要,在外型设计上,位于柏林的设计总部以极为严谨的方法与态度,从表壳、外部件与面盘设计上,都遵循了美学平衡度与成品实用度的原则,这也是包豪斯一个极为重要的精神:视觉是透过逻辑性的分析理论,反覆验证后构成物件的美感,几何的严谨都是为了最终达到作品的平衡与实用性。有人说极简就是包豪斯的风格,我却认为极简只是一种手段,最终包豪斯想要传递的风格是将工艺品的美学与实用性,透过艺术化的设计语言给表达并普及出来,设计不能脱离生活物件,也不会单独存在。因此不必要的装饰与多馀的细节,皆可以被去除,因此成就了包豪斯极简风格的印象。

NOMOS位于柏林总部的设计部门,遵循包豪斯实用与美学平衡的精神并落实于表款设计中。

NOMOS为纪念包豪斯100周年推出限量版腕表,共直径33毫米、35毫米与38毫米3种尺寸,面盘外圈有红色、蓝色、黄色3种配色,各限量100只,38毫米定价约4,750欧元。(摄影:Kyle Kuo)

很多人认为Nomos其实只是一个设计性品牌,只在外型上追求简洁包豪斯风格,但我却认为Nomos重视机能为先的概念更贴近包豪斯不断追寻材质、制作方式等实质执行方式理念,而这样的概念则是落实在Nomos在循序渐进的研发中,不断开发出更贴近外观设计的自制机芯。Nomos几乎拥有所有自制机芯的所有规模与设备,已经慢慢步入表款全面搭载自制机芯的前奏。在包豪斯风格的历史中,有许多著名的记录短片在很多相关展览中可以看到,我们往往在这些纪录片中看到当时家居设计、室内空间设计,如何完整的利用空间进行收纳与空间再利用的巧思,研究一些可以量产的材质与制作方式,以普及设计这么一件事,这也是我在Nomos在格拉苏蒂小镇和柏林设计本部所感受到精益求精的精神。

Nomos在格拉苏蒂拥有自有表厂,早已具有自制研发机芯的实力。

NOMOS Autobahn neomatik 41 Date,不锈钢表壳直径41毫米,搭载了NOMOS自制的DUW 6101自动机芯。

在柏林设计总部,我与Nomos腕表设计师Thomas Hohnel谈起2019年巴塞尔表展上发表的链带款式,特意延续皮带款式表耳较长且与表带带点距离的设计,这个链带也非同一般链带款式表耳紧接链带的寻常设计,但也带给制作部门特别头疼的挑战;从侧面完全看不出螺丝链结的设计、可以徒手拆解组装的链带卡榫,都是Thomas Hohnel与团队反覆推敲、绘制无数图纸与不断比对精进工作下而成。

Nomos 2019年推出全新Tangente Sport腕表首度配上了链带,Nomos在这一链带的细节设计投入诸多心思。

这几天在日本旅行,意外地在新潟美术馆发现《kommt ans bauhaus ! 》的展览,展品虽然不多,却样样有精道主张。其中难得一见的包豪斯时期的舞台芭蕾表演剧,演员们穿着线条硬朗却规律犹如建筑体的服饰,步伐与走位都是精密算好的角度与位置,每一次的抬腿与肢体动作都像是有着样板照着来的样子,这样实验性的舞台表演,大概也只有包豪斯概念的冲击下,才会研究出这么一种去个人化、精密研究反覆推敲的严谨工学表演形式。

包豪斯风格舞台剧表演。

被我们称为包豪斯〝简单〞风格其实都来自不简单,是包豪斯在20世纪给予〝设计〞这个行当最崇高的启发与概念总结,〝设计〞本身就是艺术表现形式之一的延伸,而设计的精神的来源就是我们耳熟却不太熟悉的包豪斯精神。包豪斯精神为Nomos设计与工艺制作团队奠定了坚持原创与自我的基础,在Nomos的表款中我们只看到纯粹与淬炼,而其实包豪斯精神也带领着纯艺术之外的美学领域,让工业设计的艺术感能够深植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里。

加入蘿菈朋友圈搜索daxiedeluola蘿菈微信号,进入蘿菈的朋友圈,并有机会加入蘿菈表友群。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文章中涉及到的4款产品

1

最新评论

LA一支花
LA一支花

少就是多。。感谢作者

2019-09-06
00 00
jade_z
jade_z

Nomos纪念包豪斯100周年限量款不错

2019-09-06
00 11
zitonga4
zitonga4

简约清爽之美

2019-09-05
00 00
徐万鹏
徐万鹏

好文收藏!感谢作者!!

2019-09-05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