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为什么能变成白天鹅?

2019年08月09日 10:57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芯选

“独立制人”这个概念这些年非常火热。

学做表,好做表,做好表,是一个独立制表人必经的三个过程,好多人都止于一二,真正能走出来的制表师寥寥可数。绝大部分所谓“独立制表人”的作品并不优秀,甚至有一些非常烂,烂到我都不好意思说。更别说后期从“独立制表人”转型为“独立制表品牌”,从事相关的设计、销售、经营、管理。我想这对几十年只潜心制表的人来讲,真的是巨大挑战。

到最后,能脱颖而出的人真的没有多少。Marco Lang、Franck Muller、FP.Journe、Philippe Dufour、Kari Voutilainen都是个中翘楚。而今天我们要聊的就是独立制表人FP.Journe,以及他的代表作Resonance。

FP.Journe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瑞士人,他来自法国。14岁的时候就进入了法国的制表学校学习,1976年毕业后,他就去了他叔叔的钟表修复工作室。在工作室的8年中,因为平台很好(毕竟亲叔叔),FP.Journe有机会接触到大量的客人送来保养、修复、鉴赏的古董钟表,特别是以Breguet、George Daniels为首的这类古董怀表领军人物作品。这为他后续40多年的制表生涯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础。

1989年,FP.Journe迁往钟表产业链更完整的瑞士,并在日内瓦开设工厂。F.P Journe于1982年在怀表上创制了自己设计的恒动力装置,9年后的1991年再将其加载到了手表之中,做出了“恒动力陀飞轮”。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机芯是独立研发的,但这只手表的风格还是非常明显是在学习Breguet、George Daniels......玑镂表盘、罗马字、宝玑针。当时万国找FP.Journe预定了125只机芯用于庆祝品牌125周年,换成iwc的商标,怎料这表成本太高,万国无奈放弃。最终初版就生产了3块,这一块恒动力陀飞轮就属于当年的试制品,一直由F.P Journe本人珍藏。

1994年10月3号的那天,FP.Journe在一家酒店用简易的餐巾纸向朋友画出了自己心中四块表的模样。5年后的1999年,FP.Journe正式创立了同名的钟表品牌,并以法语的"Invenit et Fecit | 发明并创造"作为宣传口号。随着公司的发展,当初的梦想一块块也变成了现实。

2000年,推出了餐巾纸图稿中右上角的这块表,“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前面提到,1991年,FP.Journe小规模发售了一批‘恒动力陀飞轮’,左边是围绕中心旋转的陀飞轮,右边是指针表盘,两者左右对称,颇有特色。1999年,品牌推出了‘恒动力陀飞轮’量产款,延续了这种对称设计。而2000年发布的这块Résonance也采用类似的设计概念。

左右各有一个表盘,呈对称分布,12点钟位置则有动力储存显示。

之前,FP.Journe的作品,无论是怀表还是手表,都有非常浓烈的Breguet、George Daniels风格。但从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以后,FP.Journe完成了一次惊人的蜕变。

FP.Journe启用了另一种数字字体和表针款式,极具辨识度。这种数字字体还是算作宝玑字的演变款,而指针的设计则被称为“水滴针”。这种“水滴针”目前查到的资料是来自Marc Newson,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创立腕表公司Ikepod,其表针的设计被称为FP. Journe的前身。Marc Newson还任Apple设计高级副总裁,操刀过Apple watch。

FP.Journe品牌一诞生,就牢牢树立了自己的品牌特色。做品牌要有特色,没有特色根本就没人会记住你的牌子。但有的独立制表人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把自己喜欢的'特色'‘当成了大家都喜欢的”特色“,做到了'与众不同',但是达不到'鹤立鸡群'的水平。“好看”真的很重要,普遍认同的“好看”更重要,有购买力的人所喜欢的“好看”最重要。

虽然不少人也觉得FP.Journe盘面、指针的设计很难看,但还好有一群人觉得非常好看。我是开始觉得FP.Journe很难看,但有一天突然发现,大多数时间,两根这种水滴指针重叠时,重叠部分的线条过渡会非常地流畅,弱化了交界处。尤其FP.Journe的水滴指针都是采用平面钢材,后经烤蓝处理,所以肉眼很容易看成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两根独立的指针,别有一番风味。

正面我们可以看见两个表盘,当反过来看机芯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它的背面好像也有两个机芯。这两个机芯呈左右对称,完全和正面表盘的布局一样。

Résonance一共有两个表把,再没有实物操控之前,很多人会以为这两个表把是分别单独负责左右两个机芯的。但实际上并不是,12点钟这个位置的表把在第一档位时,可以同时负责两个机芯发条的上链。在第二档位时,既负责左边表盘的时间调节,也负责右边表盘的时间调节,并且都是独立、单向的。

而4点钟这个位置的表把拔出后,就可以让两个表盘上的秒针同时归零。不然左右表盘上显示的秒针时间不一样,看着非常别扭。除此之外,这个表把没有其他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这块Résonance是目前遇到过上链最累、最麻烦的手动机械表。虽然它的表把都采用了螺纹设计,增加摩擦力,但是表把的厚度非常薄,另外还卡在表壳和表带之间,根本没有空间去抓握表把。即使FP.Journe的表款都采用了弯头表带,但这里留存下来的空间也非常小,只有2毫米左右。上链的时候只能把手表取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旋转,一不小心触碰到表带,就能让表带把表把头给压回去,上链失败,得再次拔出来。极其反人类的设计。

这块Résonance看上去很简单,就是使用两个手动上链机械机芯,但它背后却颇有故事,被称为“共振”表。但如果FP.Journe真的就这么简单的话,我就不会费这么多力气做芯测评了。

共振现象是一个物理系统在其所谓的共振频率下趋于从周围环境吸收更多能量的趋势。当两个具有相同共振频率的游丝摆轮系统在一起时,它们就会相互影响。简单一点说,一个机芯走时快了,而另一个走时慢了,两者中和一下,就不快不慢。法国宫廷御用制表师Antide Janvier在1720年左右制作了首台共振钟,Breguet在1795年发明了共振摆轮,利用两套相隔非常近的机芯相互矫正,而后共振就销声匿迹百年,这段岁月里面只有零星的共振怀表被制作。

FP.Journe是第一个将共振技术实践到手表上的品牌。Résonance必然也是品牌的代表作品了,2000年,也就是Résonance表款发布那年,FP.Journe甚至花了1000多万人民币的巨资买下一座Antide Janvier的古董共振钟。

其实之前一直觉得共振属于“玄学”,翻译过来就是“骗傻子”的。两个摆轮系统放在一起,真的可以产生“共振”,相互影响,提高走时的精度吗?

按照原本的测评计划,我们会释放掉一个机芯中的发条能量,测试并记录剩下机芯的走时精度,然后再对调进行测试,最后测试两个机芯整体的精度,这样就可以得出相应的对比结论。看看会不会有“共振”作用的产生。

不过,当时携带的工具并不齐备,实在是打不开。FP.Journe使用的表壳固定螺丝并非常见的一字平头螺丝,而是特制的三孔螺丝,需要相匹配的螺丝刀才能开启。否则不仅不能打开,而且肯定会损坏螺丝。

设置技术门槛,这样的做法也是越来越多品牌的选择一来可以强迫消费者到品牌官方的售后中心进行保养、维修,提高收益。二来可以避免一些野鸡维修师傅手艺不佳、贸然拆解机芯导致的二次伤害,进而怪罪到品牌产品本身的质量上。

不过万幸的是,国外有骨灰级的表友自己动手并测量了相关的数据。通过图表我们可以看见,一个每秒摆动4次的机芯和一个每秒摆动4.0055次的机芯可以产生共振效果,最终两者的摆动频率被平均到了4.000275次。

也就是说,一个机芯走时快了,而另一个机芯走时慢了,两者中和一下,就不快不慢。共振现象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既然“共振”这种现象是存在的,那么为什么近300年来,“共振”钟表数量寥寥无几呢?

原来,“共振”作用的产生并不是简单地将两个机芯的摆轮放在一起就行了。要想实现“共振”,困难重重。首先得重新设计两个镜像对称的轮系,摆轮摆动的方向要相反。其次,两个摆轮每秒摆动的频率相差不能太大,就好比,坐在汽车上面的人伸手出窗外去拉一个走路的人,这样是根本抓不住的。

前面这两个要求还容易达到,而第三个要求就很困难了。受地心引力的影响,手表摆轮在不同的朝向、位置上会产生不同的偏移,进而影响走时的精度。要实现“共振”,就得在6个不同的方位上都保证两个摆轮的运行状态的高度接近。

制作共振表最大难点其实是在后期的机芯“装配和调教”。

这个也是为什么Résonance价值不菲,生产数量稀少,维修、保养得送回日内瓦原厂的原因。

但近300年来,“共振”钟表数量寥寥无几的根本原因也不在于它后期的机芯“装配和调教”非常困难,而是在于“共振”是一个完全奇葩的概念。

前面讲到,要想实现“共振”就得先调教出两个走时非常精准的单独机芯,并且还是保证他们在6个不同的位置上高度协同。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已经先调教出了一个非常精准的单独机芯,我干嘛还要再去额外调节出另外一个和它高度协同的机芯呢?我是不是傻?!一个非常精准的单独机芯已经可以帮助我们读取时间了。更何况,调节第二个协同机芯的困难程度远远大于调教一个基础机芯。

即使我们再退一步讲,已经调教出两个走时非常精准的单独机芯,并可以高度协同,产生“共振”的效果。但产生“精准走时”的根本原因也不是因为“共振”效果,而是他们本来就已经是“非常精准”的机芯了。

Résonance这块表,全名叫“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本次测评出来的误差每天只有2秒,之所以能有很好的走时精度,原因是他本身就是“Chronometre”天文台调教。

印了那句话,“丑小鸭逆袭成为白天鹅的原因是她本身就是天鹅”。

配图来自于A collected man

END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锐思敏行
锐思敏行

敬爱的制表人!

昨天22:30
00 00
淡水的奉天
淡水的奉天

這廣告好硬,錶盤上那句話是拉丁文

2019-08-10
00 00
太阳发芽
太阳发芽

共振其实根本没道理,首先摆轮质量要占到整个振动系统较大的比重才能观察到共振现象,否则就好比一个人在整栋楼上跳,想引起这栋楼共振那是不可能滴。

2019-08-09
00 00
李伦
李伦

文末神转折。。。

2019-08-09
00 00
Ida仔
Ida仔

我有一套藏品嘻嘻

2019-08-09
00 00
Answer21121
Answer21121

这个牌子还真的没见过

2019-08-09
00 00
yunaez987
yunaez987

著實漂亮啊!!!

2019-08-09
00 00
FrozenKing
FrozenKing

历史悠久,故事吸引,逻辑清楚,深度好文。

2019-08-09
00 00
jade_z
jade_z

非常棒的技术贴,涨姿势了,感谢分享👍

2019-08-09
00 00
名字不重要
名字不重要

腕表之家的品牌库里没有这个牌子的表!

2019-08-09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芯选
已发表 198 篇作品

芯选Watchoosy是一个有态度、有深度且有温度的钟表媒体。除了追寻深度与温度并存的热门资讯,芯选更热衷于以有趣且易于理解的文字对复杂的钟表进行解析,拒绝公关稿搬运。在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上已收获数十万表友关注,月均浏览量超过千万人次.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