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禅的意思。小豆岛的艺术意思。

2019年07月29日 15:35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Laura Lan蓝思晴 《大寫的蘿菈》主笔 华语圈知名钟珠宝评论家,专精机械钟表赏析,亦对珠宝、生活、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有着独到的见解。创办《引想力工作室》从事专业文案、顾问、讲习等工作。

一叶是禅;一草是禅;一步是禅;一念是禅;你和我之间的对应即是禅。

人们常常追求所谓〝开心〞与〝快乐〞,这也许是我和大部分的人都〝谈不来〞的缘故,我的人生从来都不追求所谓的开心与快乐。在有人生低谷或纠结的时候,大家最日常的鸡汤安慰便是:人生过得开心就好,所以人们以为吃好穿好就能快乐,后来我们往往发现,自己追求了快乐与开心之后,仍然无法避免那时不时偶尔来的情绪空洞冲击。

Leonid Tishkov的创作作品《月亮和盐三部曲》,沙弥岛。

那么我追求什么呢?年轻的时候,我一直追求的就是所谓的〝平静〞,在青春期不免的躁动,有时候自己的情绪高涨,说起话来亢奋且音高八度,我便常常事后后悔自己的无知与妄为,这样的我有时候也会笑自己执念与执着。从来我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可爱的人,甚至是个很难交谈与交流的人,我的心理活动与脑部活动实在快,多数的时候我处于极度的不耐烦,只有阅读才能让我真的静下来,即便是阅读一个人、一本书、一件作品,这些阅读都让我的思想有了一个归处,开出了一条路又回到我的心灵深处,然后各自结出不同的果实,果实成熟落地后,就该成为下一批果实的养分了。

高桥治希的创作作品《Sea Vine:在海岸线上》,男木岛。

Yotta的创作作品《Yotta的流浪避难项目》,沙弥岛

所以我还是喜欢在主流中,寻找一些空隙,探索一些不广为人知的静谧之地。艺术季的时候,人们还是喜欢往直岛与豊岛去,那些名声显赫的美术馆让络绎不绝的文艺爱好者心神向往,每隔几年我都还是去,只是今年我感到疲倦了,疲倦成为一个文艺的追逐者,我极其有野心的认为,艺术就应该常在我们的身边,不是我们创造它,就该是它无意间走进我们的生活里。而我认为装置艺术家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创造了他们的作品,不但以他们的解释世界的方式创造了艺术,更让艺术在无意间就走入了我们的生活。

中山英之建筑设计事务所以当地原料建造公共厕所《石岛之石》,小豆岛。

当我不再搭着船东奔西跑只为了一次性地赶紧把所有的展品看完,急着去那些传说中的秘境美术馆们签到打卡,急着去看他们,好似这一生就大概仅此一次了的不留遗憾。我随意地任由今天的心情以及船期时间,走到哪里就算哪了。接近中午往小豆岛的船班,可以选择去草壁港,这是个比较冷门的港口,所以来往的人也少,要从这个地方去到小豆岛其他地方的公车班次也十分麻烦,我不纠结的情况下,其实出行也很尴尬。

五十岚靖晃的创作作品《天网》,沙弥岛。

一落地到草壁港,就能望见一艘巨大的船,中国艺术家向阳的作品《可达到的彼岸》其实在2018年的平遥国际雕塑季已经展出过,不过濑户内海艺术季的这件作品旁边还多了一个以中式古董旧箱柜搭出来的小高塔,并且在船身的一旁还有个小屋播放着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视频。这个在废弃的木材、木柜堆砌中的木船雕塑装置,是向阳在家乡搜集大量的废弃木制品一个个修整搭建起来的作品,如果我们用一些很虚幻的字眼去形容这样一件作品,自然会有各式各样的上升至哲学的词汇,而我真的只是看到了家乡,对家乡的回忆与思念永远是我们可以到达的彼岸,在我们游荡与徘徊是世界的另一头,对面的就是那些承载着我们的过往以及原始记忆中的熟悉的彼岸。而从废弃且不规整的木制结构中,搭建出一个具象且富含艺术家意念的装置,这也许就是开放空间中,装置艺术所能带给我们的震撼、触动与共鸣、想像的最美的地方。

向阳的创作作品《可达到的彼岸-向阳艺术航行提案》,小豆岛。

在小豆岛一定要看的装置作品,即使不在艺术季期间也能看到的,一定是王文志的作品。以大量的竹编出一个有顶盖公共空间,从山坡上看下去就是一个竹制建筑,走入这个建筑体你可坐可站可走动,处处都是竹编的穹顶,即便这是一个我们多么熟悉的植物,但是以高达两层楼的方式搭建起来,彷佛就有一种出自外星人创作手笔的错觉。以竹编织、以竹围形,晴天的傍晚这个竹制建筑体还可以举行音乐会等公共活动,王文志在过去的九年为小豆岛肥土山的山田低地里,留下了这么一个源自大地又贴近人类活动的创作。

王文志的竹编创作作品《小豆岛之恋》,小豆岛。(摄影:Helen Lu)

走进王文志的竹制装置建筑,阳光连同风声都被阻挡在外,但却又可令其穿越而来,竹的奥妙在这样的创作下,变得更为神奇。每每创作搭建都需要调动大量人马,甚至当地的居民,经过数个月的工程,留下了这个其实平日鲜少人造访,唯有观光旺季才可能有些人潮观看的艺术创作,若不是心中怀抱着对生命与艺术的强烈意念,怎么可能十年内打造四个造型完全不同的装置建筑,又怎么可能不求名不求利地让这件作品就这么默默无闻的归化在这片四季耕种的土地上?

王文志的装置建筑以竹编制造成。(摄影:Helen Lu)

小豆岛并不容易来往,艺术季靠的是班次紊乱的小巴公交,一般时候只能是自驾。我在小豆岛上的日子不是开车,就是得在迷糊的公交车班次中不断迷路,在日本游走的时候,我多半是沉默的,有时候可以一星期都不怎么开口,记得第一次到小豆岛的时候,就因为我不言不语,热情顺路开车带我上山崖的两位大姐姐,想出妙招用写字的方式与我沟通,甚至把我送到崖上的酒店,还特别交代柜台接待人员,说我应该是个失语者,请他们多关照。

清水久和的创作作品《橄榄飞机头》,小豆岛。

因为沉默,我更加能聆听,因为沉默,所有其他的感官就更放大。我喜欢小豆岛橄榄树随风摇曳的秋天,喜欢那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春季,还有酷晒的夏,张扬的晴天一点都不遮掩它那连梵高都调不出来的蓝色。岛上居民绝少,好像连空气都怕自动流动的声音会破坏了宁静,我居住在上海这样一个喧嚣且一日一变的国际都会城市,躁动的情绪已经是日常,在这种急剧变动的日常,沉默与独处就是我的修炼禅,而来到小豆岛这样一个地方,禅就在生活里面,就在反覆的日常例行庶务的繁琐里:每天看着同一片海,每天农耕看着同一片田地,日出、日落,该吃饭吃饭,该洗洗睡就洗洗睡,没有直岛纯艺术情怀的观光盛景,小豆岛就在直岛旁边,却如此质朴的脱俗。

小豆岛内的艺术创作。

2019年5月才在小豆岛开幕的〝GEORGES Gallery〞,是法国摄影师、装置艺术家Georges Rousse的专属美术馆,从草壁港进入小豆岛的好处就是能步行就到此美术馆,坐落在民居平房里的美术馆有两件重要作品,美术馆后方还有可以简单用饮品的小空间。低头脱鞋走入房间里,Georges Rousse在房间的墙面、屋顶、地面涂上不规则却又精密计算过的金漆,从每一个角度看,你都看不出这些金漆的几何规则,唯有跪坐在房间最中心点,平视房内深处,才发现这是一个金色的正圆。虽说Georges Rousse最擅长的装置作品,就是运用这种空间几何精密计算的错觉构成,但这个美术馆却是Georges Rousse少数完全融入当地文化的创作,很日本的构图、很日本的选色,与他在世界各地的创作皆以强烈的原色(红、蓝、黄)空间结构大相迳庭。

Georges Rousse在Georges gallery的艺术创作。

坐在那个最中心点,你好像已经可以看到Georges Rousse不断仔细地计算线条与结构,并且来回在这个中心点确认这个圆必须是完美的正圆。走到平房的阁楼去,你看到Georges Rousse以粉笔在墙梁上画出了一个方形,同样利用了视觉的错位,一笔一画地精密画出一个白色正方。Georges Rousse的作品让人感动的点,如同王文志的竹制建筑一样,〝细思恐极〞、超脱人性的严谨精确,那是我们都达不到极限,是我们苦思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激励自己达成的意念最远处,那靠着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的不可能与惊叹,就如同那些完美的手工机械腕表机芯一样,我一直认为艺术品的美都是由精密和严谨构成出来的,没有轻忽与随性,即便是那些看似随意的东西都是经由深厚的基本功与过人的创意达成。

Georges Rousse在Georges gallery的艺术创作。

我不是个修行的人,也不懂什么经书佛法,在这里说禅也太过狂妄,可我总在心底这么认为:所谓禅的意思,只能是往自我内心里头最深处挖掘,处处不放过的探索,然后才能处处都放过的释然(或是了然)。我在小豆岛最喜欢的三件装置艺术作品,也都是作者自身的心灵探勘吧?每一件作品都得深探且挑战自我的底线与极限,每一次都超越,每一次都不放过,然后再继续推向那在繁复中解构的简单,这是属于他们的禅,也就是我看小豆岛之于禅的意思。

加入蘿菈朋友圈搜索daxiedeluola蘿菈微信号,进入蘿菈的朋友圈,并有机会加入蘿菈表友群。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