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2019年07月11日 10:43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表家号 作者:大写的萝拉

Laura Lan蓝思晴 《大寫的蘿菈》主笔 华语圈知名钟珠宝评论家,专精机械钟表赏析,亦对珠宝、生活、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有着独到的见解。创办《引想力工作室》从事专业文案、顾问、讲习等工作。

像是唐末时期、宋代南迁后的青绿山水,淡雅恬淡,带着雨后的一点慵懒却有重生的光明。

从小就生长在一个蓝、绿、青色彩的天然环境下,我实在无法想像缺乏了这样独特颜色的人生会如何?从出生到17岁的时光里,远处倚靠着的中央山脉在春天是碧翠清爽,夏天的浓烈绿林、秋天的转蓝点缀,一到了冬天云雾便开始聚集了起来,青色的种种样貌就开始在这个秋冬之际展开了。像是四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孩儿,每一个人轮流以青色为名作诗,即使四季如何周而复始,他们四个人从来都不重样地变化着青色的色调真谛:那是地球最开始的颜色,涵盖着山、河、海,包含着每一个生命的来去。

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烟青色中国限量款女士腕表,以浪漫的烟青色珍珠贝母制成表盘,仅在中国发售。

属于中国的青

青色是属于中国最初的样子,早在商周青铜器上的金文,我们就可见到〝青〞这个字:上部为〝生〞、下部为个〝丹〞字,是个形声字。在《说文解字》里:〝青,东方色也。〞东属木,也可能是因为这个理由,加上草木皆为青色,青就被认定为东方之色。不过青色似乎是所有颜色中,最难以捉摸了:绿、翠、蓝、碧、苍、缥都归属在青色的表现上,青可以是偏暗黑的青丝、也可以是偏蓝的青衫。

在中国,从绿到蓝的各种色阶都可被称之为〝青〞,江诗丹顿在艺术大师系列许多作品也常见蓝青色的运用。

在中国绘画史上,使用青绿色描绘山水的技法始于唐朝以前,但却在唐代发展成为风潮并且达到鼎盛时期,当时以李思训为首的青绿山水画派,宏伟且加入金碧素材,大篇幅地以青绿色阶在绢布上,先以工笔描绘底图,再以青绿渲染表现大幅色彩以表现山水光景,在安史之乱后,这样被称为〝大青绿山水〞画派,就渐渐演变出以王维为首的水墨淡彩的〝小青绿山水〞。然而经过几代时光更迭,青绿山水在宋朝却不怎么时兴,主要原因就在于此,水墨淡彩成为中国绘画的重要特点。

唐 李思训李思训 《江帆楼阁图》局部。

不过宋朝却有一个谜一样的少年:王希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更有人传言他在18岁时在宋徽宗的钦点指导下,绘出一幅与《清明上河图》有着同等地位的《千里江山图》,这幅画在青绿山水画系中成为巅峰盛名之代表作,而王希孟当然以这幅画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绝对顶尖席位,他却也只得这幅画流传于世,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最后往哪里去,更无人能考究他是如何在18岁就创作出惊人的《千里山河图》中磅礴、钜细靡遗、且大胆却又细心的工笔与色彩晕染。为什么《千里江山图》在中国绘画史如此重要?

王希孟所绘制的千里江山图。

此绢本设色的青绿山水画长达1191.5厘米,宽为51.5厘米,历史上也只有《清明上河图》可比拟,重点就在于宋朝绘画早期重人物或淡墨山水,并且认为大量以青绿等艳色作画非清雅之作,王希孟小小年纪突发奇想,要将唐代大青绿山水的画风引入自己的画作,并且更胜的是,他以绢布为底,工笔墨写底稿,大量地多层上色方式,才将这些碧青、缥青、青绿、青蓝等不同色阶的彩料厚厚地却又有安排布局地将大幅江山细细描绘出远大的格局。古时的青绿彩墨必须来自不同的矿石,如孔雀石、蓝铜矿、绿松石等多种矿石研磨而成的彩料,和以阿胶、鹿皮胶和牛皮胶等胶质才能上色。这些材料都是珍贵的画材,王希孟若非在天赋上获得宋徽宗最高的认可,是不可能在宫殿编制里以画师身分就能取得。

过去天然的蓝色颜料大多是提炼自不同种类的矿石。

人们说〝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是表示后代成就追上前代,但事实上,这句话真正的本意说的是:〝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蓝〞这个字本就是指做染料的草,而非形容颜色的概念,在《周礼‧地官‧掌染草注》里头曾提到:〝染草,蓝茜象斗之属〞,而蓝指的就是蓼蓝这种草,而这种草可以提炼出靛青、靛蓝色。没有侵略性,反而多用在写意的描写与叙述,青(蓝)色就成为最能融入我们生活,并且自然存在的一种颜色,它可以是高贵的、典雅的、可以是浓烈深郁的,也可以是云淡风轻的。

江诗丹顿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艺术大师“吉象”腕表。(摄影:Kyle Kuo)

属于江诗丹顿的青

在钟表的面盘颜色表现上,蓝色面盘在过往并不常见,长期以白为重要面盘色调,多半是因为古时面盘多为白色珐琅烧制,又或者银质、金质的金属面居多,近代腕表的设计因为镀色技术的进步以及审美的变化,因此在面盘色彩上已经可以千变万化,但即便如此,黑、白两色仍然是几代最重要的腕表面盘主流色。而近几年才跃升热门面盘色的蓝色,在品牌不停开发出专属于自己最标记性蓝色的推动下,蓝色在天性上已经是人们最容易钟爱的颜色,在不同色调之中的蓝,人们又更可以依照各自的哲学体验去选择自己最爱的那抹蓝。

江诗丹顿Métiers d’Art艺术大师系列Elégance Sartoriale雅仕之裁格子纹款腕表。

江诗丹顿这几年在纵横四海系列的表款,非常切题地找寻到那个专属于江诗丹顿、带着闪耀光芒的靛青色,是深切的蓝,也是闪耀于海面上艳阳下的蓝色光波,镜头不容易捕捉它的真实光彩,必须以肉眼才能细细观察这一个蓝色在不同角度中所产生的变化。这让我想到了自己童年至今一直相伴着我的太平洋海面,随着天色与气候的变化,这个蓝可以产生不同的光彩折射,时而接近黑色的暗蓝,有时候却又可以是飘忽于天地的青蓝,更多的时候它是艳光却稳重的湛蓝,而纵横四海的蓝色面盘就像是我小时每天看望着的太平洋波涛。

江诗丹顿纵横四海计时码表,直径42.5毫米,不锈钢表壳,搭载5200自动上链机芯,防水150米,具日内瓦印记,人民币定价218,000元。(摄影:Kyle Kuo)。

当这个非常少见于江诗丹顿古典创作的蓝色到了传承系列的时候,又成为那远处山脉最深沉的蓝靛青,那混合着时光岁月推演的沉淀,哑光质地的深沉,搭配上玫瑰金的暖色调,竟然如此合拍。在绘画中,所有的颜色都可以分为冷调与暖调,即便是同一个色阶、同一个色种都有其冷暖属性。在我看来,纵横四海的蓝更偏于冷色调,而传承系列的蓝面就更倾向于暖调,一个活跃有生命力,一个沉稳诉说历练,两个都像是从张大千的蓝绿山水画作中走出来的主角。

江诗丹顿Patrimony传承系列自动上链腕表,直径40毫米,18K 5N粉红金表壳,搭载2450 Q6自动上链机芯,具日内瓦印记,人民币定价201,000元。(摄影:Kyle Kuo)。

属于你的青

虽然此文标题乃取自于歌曲《青花瓷》,而实际上青花瓷上的青色绘花更接近蓝草色,而烟雨中的青色,该是那种混合着白、蓝的缥青色。像是唐末时期、宋代南迁后的青绿山水,淡雅恬淡,带着雨后的一点慵懒却有重生的光明。在《说文解字》里,是这么说〝缥〞色的:〝缥,帛青白色也〞。《楚辞》中形容身着绿丝衣的美丽女神的字句:〝翠缥兮为裳〞,缥青是我认为最接近白话中所谓的〝烟青色〞,是接近天空的蓝,却带点白烟缥渺笼罩的神秘。

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烟青色中国限量款女士腕表。

江诗丹顿最新中国限量版的传袭系列〝烟青色〞面盘款式,以烟青色珍珠贝母色调搭配温暖的玫瑰金表壳,再衬以表圈的钻石光彩,珍珠贝母随着光线温和却有着细致变化的白光质地,更好在这个烟青色调中演绎出那个等着烟雨的天青色,在烟雨来临之前那一点点绽显出的阳光,和光影折射出的光泽相互闪烁,三者以光谱不同的折射交错,融合在一只传袭系列中国限量版〝烟青色〞面盘款式。唐代大家李思训的画〝青绿为质,金碧为纹〞,将青色与金色两者结合之瑰丽与优美展露无疑,而江诗丹顿这如云的烟青色,搭配上暖光的玫瑰金,不正也是这种青与金的完美结合?

江诗丹顿Traditionnelle传袭系列烟青色中国限量款女士腕表,18K 5N粉红金表壳,直径30毫米,烟青色珍珠贝母表盘,表圈镶有64颗钻石,限量50枚,人民币定价127,000元。

青色之于东方,烟青色之于江诗丹顿眼中的中国,正如我最喜爱元朝黄公望的一幅《天池石壁图》,那远处深入云雾中的山棱,如此仙风如此缥渺却又自有另一番生命活力模样。在天青色等着烟雨洗礼中,等的就是江诗丹顿以青色描写的中国的你。

扫码下图识别小程序,预定江诗丹顿传袭系列烟青色中国限量款腕表,8月1日正式发售。

加入蘿菈朋友圈搜索daxiedeluola蘿菈微信号,进入蘿菈的朋友圈。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blueoranger
blueoranger

有生命力的纵横四海,让我着迷

2019-07-12
00 00
阿鼻堕僧
阿鼻堕僧

好看,限量的

2019-07-11
00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