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查德米尔男士系列RM 001腕表

不只以稀为贵,巧且罕者更贵│RM绝版珍稀表款

2018年11月09日 11:43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大写的萝拉

Laura Lan蓝思晴  《大寫的蘿菈》主笔 华语圈知名钟珠宝评论家,专精机械钟表赏析,亦对珠宝、生活、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有着独到的见解。创办《引想力工作室》从事专业文案、顾问、讲习等工作。

人们常说物以稀为贵,在某个程度来说有些道理,但RICHARD MILLE腕表一直就不仅仅只是稀缺,有些款式更是精巧且罕见

有人常常问,究竟RICHARD MILLE现在的身价与名声是意外巧合还是名至实归?我不想针对这个问题做回答,因为欣赏高级腕表不应该只是表面地去看定价与吃瓜群众的讨论热度,我只想在这里说一说一些RICHARD MILLE品牌创立之初的几年内所创造的杰作,去看看这些创作在(片面)客观上的市场价值以及我主观的鉴赏看法,更去观察其未来的可能走向。

2016年11月苏富比日内瓦拍卖会以及2017年5月富艺斯香港拍卖会上,RICHARD MILLE编号RM 001的白金材质、备有扭力与动力储存显示的陀飞轮装置腕表,分别在各自拍下了将近两百万人民币的成交价,这当然不是RICHARD MILLE腕表价格的最高记录,不过确实是观察RICHARD MILLE市场价值的其中一个指标。


2017年5月香港富艺斯以成交价约两百万人民币的高价拍出RICHARD MILLE白金款RM 001。

市场价值指标
—颠覆传统的设计美学

我不会简单粗暴地评断RICHARD MILLE腕表的价值,因为我认为所谓的高级腕表已经超乎日常佩戴的意义与选购考量层面,高级腕表本身就是一件工艺品,应该是以艺术品的观赏方向去理解。艺术品的价值欣赏评价有几个条件:艺术家自身的名声与地位、艺术家作品本身的时代意义与艺术价值,再者是与当代市场的自然机制也有着相当关系。如果我们将高价腕表以相同的方法欣赏,我们就会发现,也许我们不应该再将RICHARD MILLE拿去与其他传统腕表品牌比较,而是把它放在时代中,去观察它在这个时代所产生的意义与其运用的技术、工艺本身的对应价值。


RICHARD MILLE的首只作品RM 001陀飞轮腕表。

RM 001是RICHARD MILLE品牌旗下的第一只机械腕表作品,2001年发表的RM 001当时有几个令人惊艳的设计与技术点:这是一款完全摒弃面盘设计的腕表,以机芯的机械装置作为面盘的创新设计,在外观上同时吸引了不少不常关注钟表设计的人们,却也颠覆了一般人对机械腕表的传统审美。RM 001透过表背透明底盖看到的机芯夹板设计,类似跑车引擎的外貌设计,以全覆盖却又非传统的夹板、表桥轮廓和装饰方法呈现,机械轮系在RICHARD MILLE表款里头始终都是主角也是一切,更令人惊奇的是,强调全5级钛金属夹板与表桥、固定螺丝的规格,已经超越当时还停留在钛金属表壳仍属于小众的年代。


RM 001陀飞轮腕表的将机械机芯完全外露,并以全新的美学建构机芯颠覆传统制表审美。

RM 001奠定了RICHARD MILLE所有表款创作的几个重要特征,除了上述几个特点,还有个很重要的显示功能就是:“扭矩显示仪”,在面对传统机械钟表还是将机芯当做打磨、装饰功力最佳表现的舞台,RICAHRD MILLE要展示的是机械装置的性感与性能扭矩在机芯内影响着整体轮系运作的动力输出平稳度,进而影响整体走时的性能,透过这个显示仪配合动力储存显示,可以了解机芯本身运走的“健康状态”,这也是我一直认为RICHARD MILLE创作的腕表中,一直让我心跳加速的元素:直观机械的性感


扭距指示器自RM 001开始成为RICHARD MILLE表款的标志性功能。(此款表为RM 50-02ACJ双秒追针陀飞轮计时码表)

市场价值指标
—科技材质的大胆应用

透过5级钛金属的使用,RICHARD MILLE几乎就是科技材质的代言者,随后的RM 002就是以全钛材质打造表壳与全机芯。如果说AP曾经将不锈钢表壳的严谨工艺带到了奢侈品的境界,那么钛金属材质就是从RICHARD MILLE开始,逐渐成为钟表界表壳材质主角。不过RICHARD MILLE很快就不满足于这样的成果,RM 009已经推进到另一个航太合金领域


RICHARD MILLE的RM 002陀飞轮腕表以高硬度的钛金属打造表款。

RM 009是为了赛车手Felipe Massa所设计的陀飞轮腕表,使用的ALUSIC合金为钟表制造的创举。ALUSIC是一种用于人造卫星的铝AS7G硅碳合金材质,其质地与外观看起来比起金属更像石材,拥有高强度与高耐磨性且异常的轻盈,堪称当时科技技术含量最高且要价极端高昂的尖端材质。RICHARD MILLE在2005年所推出的RM 009 FELIPE MASSA陀飞轮首度引入铝AS7G 硅碳合金这一材质用于制成表壳,腕表不仅轻量且经耐强大冲击力与压力,甚至Felipe Massa亲自佩戴陀飞轮上赛车场,不管如何的路面反馈的震荡,都无损于陀飞轮装置的正常运作。


为一级方程式车手Felipe Massa所研发设计的RM 009陀飞轮腕表大胆使用航太材质。

RM 009在我看来是代表着RICHARD MILLE再度将机械性能推向更极端的挑战,而航太合金材质正好是最佳的帮手,RM 009搭载的机芯使用铝镁合金打造夹板,像是一个赛车道轨迹的夹板轮廓,发条盒盖开了四个孔,RM 009几乎无一处不是意图将整枚机芯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这款腕表也是我认为RICHARD MILLE所有腕表里面最具有代表性的表款之一,现在RM 009已经停产,也极少见于二手或拍卖市场上,主要原因可能是当初生产数量真的少,还有就是拥有者还没有释放出来的意愿。这是RICHARD MILLE目前非常少数使用航太等级的合金材质制作表壳的款式,也是我认为RICHARD MILLE在品牌创作之初,最具有魅力的表款之一。


RM 009陀飞轮腕表机芯以铝镁合金打造机芯夹板,创航太材质使用之先例。

近三年的各大拍卖会上我们可以看到RICHARD MILLE的款式或多或少的出现,RM 008是记录中成交数量最多的表款之一,成交金额大约在200万到300万人民币之间不等,其中一款在今年5月苏富比纽约拍卖会上,曾拍出将近350万人民币的铂金材质款式。RM 008为RICHARD MILLE极具标记性的表款之一,同款也有各种贵金属材质表壳款式变化,而其机芯也是RM最著名的双追针陀飞轮加上扭矩显示仪、动力储存显示。2003年当时品牌才创立两年多,RICHARD MILLE已经胆敢尝试钟表界最复杂的两种装置:陀飞轮、追针计时码表,甚至把跑车换档的概念放入了腕表里头,透过表冠按钮的操作可以切换操作码表、调时、上链等功能。


2018年5月在苏富比纽约的拍卖会中拍出近3百万人民币的铂金款RM 008腕表。

RM 008搭载的复杂机芯还备有扭力限制的安全装置,在使用者进行手动上链时,在扭力(发条上链)充分后,将不再对发条上链而进入空档。不仅仅在机芯复杂结构上有着卓越的设计,RM 008使用了先前被放在了RM 006主夹板材质:纳米碳纤维。纳米碳纤维是一种碳化纤维构成的化合物,比人类头发还要纤细很多倍,密度远高于一般碳纤维,在高压高温下锻造而成,不仅质地轻盈且拥有高度的稳定性,过去是用在航空工程、喷气式飞机等高端装备中。2004年推出的RM 006中,RICHARD MILLE首度采用了纳米碳纤维这一高科技材质用来打造机芯底板,且在此之后亦陆续运用在其他表款的机芯夹板上,包括RM 004 V2、RM 008 V2、RM 020等表款。


RM 006首次看到RICHARD MILLE将纳米碳纤维用于制作机芯夹板。

如果对照了RICHARD MILLE后期的表款作品,早期的RICHARD MILLE表款更接近颠覆传统制表概念的前卫版,不过如果这样看待RICHARD MILLE却又太浅,也无法预测RICHARD MILLE发展的轨迹,更无法观察出RICHARD MILLE表款的价值核心所在。RM 008会最常出现在拍卖会上,在我看来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就像RM 011也是二手市场较受到欢迎的款式之一,这枚搭载了RICHARD MILLE自动上链飞返计时码表机芯的表款,使用的是后来成为RICHARD MILLE标配的可变惯性摆陀设计,面盘上接近中央轴的透明大日期显示,将机械装置用一种像是来自太空战舰的设计呈现,却又拥有传统机械码表的玩味,RM 011更接近大众对于机械腕表的审美与理解,因此受到更大众爱好者的追求,是很显然易见的。


RM 011自动上链飞返计时码表是目前拍卖市场中常见的款式之一。

市场价值指标
—机芯结构的创意前沿

從RM 001到RM 009,RICHARD MILLE一步步奠定了自己的制表地位,其不是以最精妙的传统打磨为核心价值,也不是堆叠复杂功能强化自己的制表实力,而是如前文所述:机械的性感在于机能与结构本身,与材质、概念、性能发挥以及美学都有关系。不过我对RICHARD MILLE喜好的地方,不仅仅是前期值得玩味的航太级别的合金材质作品,更是RICHARD MILLE对于机芯结构的创意与前沿概念,一只如同RM 009极具代表性又极少出现在二手与拍卖市场的腕表:RM 012,极其罕见独特的“管柱型”机芯支架设计,让这款表在我心中仍然是RICHARD MILLE一款极其难得,且更有划时代标记的杰作之一。RM 012的管柱型支架犹如布鲁塞尔原子球塔建筑般,也是目前机械机芯中从未见过的形式。


以管柱型做为机芯支架结构的RM 012陀飞轮腕表。

原子球塔(Atomium)是为1958年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世界博览会而建的金属结构的纪念性建筑物,由André Waterkeyn所设计:高102米,包括9个直径18米的球体,与连接圆球的钢管构成相当于放大1650亿倍的α铁的正方体晶体结构。直到2008年以后才逐渐开放建筑体上的球体给游客参观。其12条管道连接着不锈钢球形成一个立方体,另外立方体中心球体连接8条管道通往立方体外围8个球体。每个连接的管道内都有电动扶梯与电梯,连接包含展览厅与公共场所等的六个可开放的球体,顶部球体可以观赏布鲁塞尔全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曾把它形容为欧洲最怪异的建筑。


1958年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世界博览会而建的原子球塔。

如同原子球塔一样,RM 012也是如此诡异的存在,2006年发表时限量铂金材质30枚,曾在2014年4月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以近350万成交价拍出一只编号12号的款式。RM 012管状机芯固定支架为PHYNOX钴铬镍合金材质打造,PHYNOX钴铬镍合金是一种融合高强度、延展性和良好机械特性的合金,且可再进行硬化处理,在多种环境下也有优异的耐腐蚀性且无磁性,多用于医疗外科植入物、牙医和整形手术等。PHYNOX钴铬镍合金被运用在RM 012陀飞轮机芯的管状结构中,实现以管状结构取代机板的概念,创造出高度复杂且极为坚实、宛如建筑体架构,其穿透性与建筑结构性,更创造了机械腕表领域中,关于机芯设计的无限可能,也同时展现出RICHARD MILLE几乎“不可理喻”的创意特质。RM 012腕表并在2007年获得了有“钟表界奥斯卡”之称的最大奖项:GPHG日内瓦钟表大赏金手指奖。


相似於RM 012的柱状型的机芯结构也出现在RM038(如图)与RM038-01的设计中。

以对收藏与品鉴钟表作品的眼光与判断,如果是我,自然也会将RM 012藏着掖着像宝贝一样收着,这也难怪我们现在几乎很少再見到已经停产的RM 012陀飞轮腕表。RM 012不仅仅在机芯设计上体现了RICHARD MILLE不凡的建筑结构概念的设计价值,以特殊合金材质创作管状支架固定陀飞轮装置这样的复杂装置,更是将钟表制作工艺与技术又带到了另一个境界。RM 012目前市面上一直少有人追捧,多半是因为收藏家与我有一样的心态,这种真正有着艺术价值的作品,还是要先留着,待到出手时机到来之前,自己偷着乐,乐着:“只有自己这样的行家懂”的心情。


RM 012陀飞轮腕表将建筑美学运用在制表领域。

RM 009和RM 012的罕见几乎已经成为传说,很多时候,我们光用拍卖会的成果去看待一个品牌或作品的收藏价值,其实不一定完全公平,只能说是在交易市场供需状态机制下的成绩,但却可以见到部分收藏者的兴趣和偏好,以及收藏市场对某一品牌和作品的价值看法。有些作品在还没有被卖家释出前,并不代表它没有价值,没有人(或媒体讨论)也不并代表它没有热度,只是因为大部分的人不能真正读懂作品的内涵罢了。现在大家追捧的RICHARD MILLE并不是一蹴可几,而是经历了将近20年的创作积累,就像一个新兴的艺术家,他的成功有其时代的背景与技术工艺的意义,也有着整个时代的特殊人群对他独一无二的憧憬。


采用钢索悬吊的系统的RM 53-01 Pablo Mac Donough陀飞轮腕表。

关于RICHRD MILLE的收藏价值与艺术鉴赏眼光下的特点,还有很多值得说的地方,今天就先到这里。虽然我更看好RICHARD MILLE特殊合金金属表壳或机芯的款式前景,但TPT®碳纤维材质表款也后期可观,至于我们怎么观察、欣赏TPT®碳纤维或其他RICHRD MILLE科技材质表款,就留待下次写写。

▼加入蘿菈朋友圈 搜寻daxiedeluola蘿菈微信号,并标注身份与拥有/喜爱的手表,可在表友群里直接与蘿菈畅聊钟表话题。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文章中涉及到的3款产品

34 3 9

最新评论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