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界奥斯卡”还能撑多久?

2018年09月21日 10:34 来源:腕表之家 类型:原创 作者:卢曦采访手记

9月初,官方公布了2018年GPHG日内瓦钟大赏的入围清单,195枚报名腕表中初选出了72枚。

GPHG,同“两展”一起,并称瑞士钟表行业最重要的集体活动,也被认为是全球钟表业的盛事。 

不过最近几年,瑞士钟表年度盛宴碰到了些麻烦事。 


2017年GPHG获奖者

“两展”,分别指一月份的SIHH——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和三月份的Basel World——巴塞尔钟表珠宝展,是主要钟表品牌的新品集中发布会。

而每年十一月份的GPHG,就是品牌们将这一年来的新款腕表聚集到一起,来个才艺大比拼,好比是华山论剑,选出武功天下第一。

这两年一直传闻巴塞尔展要缩水,不巧在今年年中得到实锤,出乎意料的是,离开的居然是表展最大金主斯沃琪集团,其执行主席小海耶克对媒体说不再参加2019年的Basel World了。


斯沃琪集团执行主席小海耶克 

而事实上,斯沃琪集团的高级钟表品牌们,已经集体缺席了之前两年的GPHG。

这项曾被誉为“钟表界奥斯卡”的盛事,近些年来一直有知名高级腕表离开,百达翡丽,历峰集团的积家卡地亚沛纳海等,再算上斯沃琪集团宝珀宝玑雅克德罗格拉苏蒂原创、欧米茄等品牌缺席这两年,业界已经开始担忧GPHG的未来。

虽然GPHG活动资金并不是来自品牌,而是行业外的赞助商,但是如果参选的知名腕表品牌越来越少,小众、独立制表品牌越来越多,这局面公众们可并不喜欢。

如同金庸小说里的华山论剑一样,“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绝少来一个,比武结果都不是最令人信服的;更夸张一点想象,如果去华山的只是江南七怪和全真七子,那这场论剑还有人关注吗?


1983年TVB版《射雕英雄传》

看过刚刚公布的这份2018年初选名单,人们的忧虑变得更加严重:钟表界奥斯卡,还能撑多久?

先来简单了解一下今年GPHG的安排:设置12个分类报名选项,面向全世界开放,无论是瑞士、美国,还是中国品牌,以及独立制表师作品,只要符合评选规则,并支付500瑞郎报名费,都可以参加。

今年共有195枚报名表款,比上届181枚增加14枚。顺便说一下,也有中国品牌报名,比如飞亚达集团设计师品牌,沐杨时计君王剑系列的“亚瑟王”特别款腕表。


剑形时标弹出指示小时,中央剑指示分钟  

今年的12项报名分类与2017年大同小异:

原陀飞轮/特殊擒纵类别名称,改为天文台腕表; 

取消了历法和旅行时间腕表两个分类,男装复杂功能表款回归; 

小指针奖项被细分为二:小指针类目改为价格区间4000~10000瑞郎;为售价低于4000瑞郎腕表增设“挑战奖”。

最后评奖设置为17项,12个分类奖之外,还将在72枚候选表款里评出金指针大奖、最佳复刻腕表、创新奖和勇气奖4个腕表奖项,以及一个针对从业人员的评委会特别奖。


2017年评委会特别奖获奖者:珐琅师Suzanne和Anita  

与往届一样,评选还是分两轮进行,由收藏家、媒体人、经销商以及制表行业从业者等28人组成的评委会投票评分选出。

第一轮,就是前述72枚入围表款,由评委会从每个单项奖报名表款里,投票挑出6枚腕表。

接下来两个月里,被挑中的备选腕表将到世界各地巡展,今年是去威尼斯、香港、新加坡、日内瓦和维也纳;入围表款要为巡展支付5500瑞郎的费用。

第二轮评选将在日内瓦巡展期间完成,并进行颁奖。

评委会依据评奖原则,为每个设定奖项候选表款打分,得分最高者获得这个奖项。颁奖典礼将于2018年11月9日在日内瓦大剧院举行。

看起来似乎一如往常的歌舞升平,然而当你仔细浏览过72枚入围表款,就知道事实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首先,上一届浪琴的回归,并没有开启斯沃琪集团高级制表品牌的回归之路。不但宝珀、宝玑等品牌没有回来,本届入围名单,又失去了两个传统高级制表品牌——爱彼朗格


2017年爱彼皇家橡树霜金入围女装腕表

我们仔细查询了2018年的195枚表款,发现爱彼和朗格根本就没来报名。

还记得我们报道2017年GPHG入围表款时,爱彼以5只入选成为数量上的最大赢家;而朗格也有4只参与不同奖项角逐,与宝格丽萧邦并列入围数量榜榜眼。

不过很遗憾,在2017年终选15个表款奖项里,并没有爱彼和朗格的身影,对于这两个业界公认的高级制表品牌来说,这个结果并不合理;而与朗格并列的宝格丽和萧邦,则分别获得两项大奖。

无论是复杂技术,还是艺术工艺、机芯打磨、运动或者正装,瑞士传统三驾马车之一的爱彼,加上德国顶级制表典范的朗格,共9枚入围腕表,一无所获着实让人不解。


2017年朗格1815年历和爱彼皇家橡树万年历同时入围历法腕表  

我想,这也许就是他们没有来2018年报名的原因。

第二个,本届小众品牌和独立制表师品牌入围比例又大幅增加,72枚中有24枚,比去年的18枚增加6枚,占比由1/4增长到1/3。

比例失调严重,比如男装腕表6枚入围表款中,只有1只江诗丹顿是知名高级制表,其他5枚皆为小众。


2018年6枚入围男装腕表  

年产量千余枚的亨利慕时已经营销很用力,也只是市场少数派,过去其在中国大陆并没有销售,才于今年在京东开出官方线上店,算是正式登陆中国大陆市场。 

其他4个入围品牌,小众到不知购买渠道、没有售后服务就不说了,甚至连品牌名字,普通消费大众可能连听都没听过。 

小指针奖的6枚入围表款中,小众品牌占去了4席;男装复杂功能表,小众品牌也占去一半。

新生钟表品牌和独立制表师品牌,有一定比列入围,是好事,评委会有意扶植起更多精致美好的小众品牌,当然更有利于钟表行业的健康。

就像早年GPHG获奖的独立制表师品牌儒纳、高珀富斯,以及理查德米尔,现在已经成长为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不过,这些年小众品牌和独立制表师品牌入围比例,是不是太高了?入围的合理性是不是有些欠缺?是不是挤出太多知名高级制表品牌?

比如Krayon这只Everywhere Horizon,据称其可以显示任意地点的日出日落时间,技术上确实是创新突破。不过2017年它已入围历法表款,虽然最后没有获奖,可是以相同功能表再入围2018年的男装复杂功能表款,是不是对别人不公平呢?


左:2018年入围男装复杂功能表  右:2017年入围历法腕表 

再比如AHCI现任主席的作品,小丑腕表,其以小丑眼睛显示时间的创意很有趣,2017年首次面世便入围艺术工艺表款;2018年,颜色小改款入围小指针奖,与Andersen合作的动偶款又入围复杂机械功能奖。同一个品牌同一概念,占去两个席位,真的合理?


左上:2017年入围  左下:2018年入围   右:Anderden 合作款2018年入围

GPHG的评委会真该反思一下,在对小众品牌和独立制表师表款的倾斜上,过头了。

第三个:入围产品超过3枚的品牌有8个,分别是LVMH集团宝格丽5枚,尚美巴黎3枚,真力时3枚;开云集团雅典4枚,芝柏3枚;历峰集团江诗丹顿、伯爵万宝龙各3枚。

8个品牌27枚腕表,占入围腕表的三分之一还多,其实这也是前面两个问题带来的结果:报名虽多,但靠谱表款减少,入围表款当然会向传统实力品牌集中。 

这也说明一个很重要现实:小众品牌和独立制表师毕竟势单力薄,持续创新能力,以及精致完美的作品,与大品牌的高投入高产出,是没办法相比的。

总结这块数据时,我们发现了另一个有趣的结果:目前LVMH和开云两大集团比较热衷于GPHG大奖评选,特别是LVMH,珠宝腕表品牌都有来报名。

不过,LVMH今年入围结果也并非完美,旗下另一个专业腕表品牌宇舶,并没能出现,事实上,宇舶也送来了5枚腕表报名。


2018年宇舶红色陶瓷计时表报名参加计时表款,未入围 

以宇舶这几年的实力和市场影响力,没能入围一枚,也是个不可思议的结果。

最后,还是一起来看一下2018年入围12个分类奖的72枚表款,以及我们选择的那块最佳单项奖得主。

女装腕表——伯爵 Possession

女装复杂功能腕表——宝格丽Diva超薄三问

男装腕表——江诗丹顿1942三历腕表

男装复杂功能腕表——芝柏镂空新三桥陀飞轮

计时腕表——真力时Defy El Primero 21

天文台腕表——雅典经理人自由之轮陀飞轮

复杂机械功能大奖——雅典奇想创见腕表

运动腕表——万宝龙1858系列计时怀表

 

珠宝腕表——梵克雅宝隐秘镶嵌瓢虫高级珠宝表

艺术工艺腕表——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热气球之巴黎1783

小指针奖——Konstantin Chaykin 小丑表

挑战腕表奖——浪琴康卡斯V.H.P.两地时表款

声明: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表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最新评论

solcola123
solcola123

这个评比越来越作死,太多没有新意没有技术含量的表获奖

2018-09-24
00 00
Clooney
Clooney

那个沐杨时计君王剑系列好有意思

2018-09-21
22 00

我来写评论

我来写评论
提交评论

表家号

卢曦采访手记
已发表 84 篇作品

知名时尚专栏作家卢曦创办的、专注于时尚和奢侈品的账号,在这里卢曦将为你讲述奢侈品腕表以及腕表品牌的故事。

TA的更多文章 >
下载APP
关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